女子的臉色微微一變,可是看著那些漂亮的雪花,她的心頭警兆突然急響。

「碰碰碰……」

手中蛇矛急抖,片片雪花被絞碎,傳遞而來的震蕩給人感覺完全就是兵刃交擊。

雪花越來越急,就似突然間下起暴風雪,成百上千的雪花如若利劍。女子冷靜異常,這些劍氣所化雪花根本奈何不了她。

陡然!

女子的眼神猛地一變,可怕的警兆讓她的心臟都要驟停了。

不好!

女子瞬間意識到了什麼,扭身出矛,應變快到極點,當她轉過身來時就見葉凡手持龍刃一擊殺來。

這一擊女子見過,當初葉凡就是依靠這一招差一點將秦壽秒殺,可是當她一矛絞殺而出時,發現這一擊看上去同先前所見一樣,可又完全不一樣。

破了!

女子一矛絞殺而出,瞬間就發現自己的招式被破了,電光火石間給她的感覺就是葉凡似乎知道她會如何出招一般,總是先她一步一步做出變化。

「鏘!」

龍刃同蛇矛發生碰撞,幾乎是瞬間,蛇矛應聲而斷,只驚得女子臉色大變。

退!

女子踉蹌而退,武器斷了,那一瞬間讓她有些亂了分寸,斷成兩截的蛇矛勉強力擋,可惜仍被殺得很是狼狽,要不是葉凡想要生擒活捉,她早就被幹掉了。

「嗤啦!」

一聲布料碎裂的聲音突然想起,女子驚得手中的斷矛都扔了,她驚羞而退,一隻手臂緊掩胸口。

「你無恥!」

女子這個時候哪裡還敢跟葉凡戰鬥,不顧一切的開始逃走,慌不擇路的衝進一片密林中。

葉凡冷冷一笑,他可不覺得襲胸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一切都是這個女人臉太嫩了,要換做那些膽子大的女人,才不會顧忌這些。

葉凡追進密林,他的速度很快,數息間就拉近了跟女子的距離。

女子臉上紅暈未消,被一個修為遠不如自己的傢伙追殺,這讓她感到深深的恥辱,心中安安詛咒,一旦脫困她有一點一定要將這一切連本帶利的還回來。

驟然,疾馳的女子突然僵在原地,一口利劍突兀的架在她的脖子上,這一幕來得實在是太快了太突然了,讓她腦子發懵。

一名俊美無匹的男子出現在女子身前,她第一眼就看出這是一個女人,並不是因為這位身著公子裝的男子胸脯特別鼓的緣故,而是她有自己一套獨特的觀女之術。

「你……你是誰?」

俊美公子哥淡然道:「你最好老實些,不然這漂亮的腦袋可就要搬家了。」

俊美公子哥的聲音有著女人獨有的嫵媚,她雖然女扮男裝,但並未要可以掩飾自己性別的意思。

一名同樣裝束的男子出現在俊美公子哥的身旁,綻火的目光落在女子胸口,嘖嘖贊道:「身材不錯,冤家一定會喜歡的。」

葉凡緊追著女子而來,兩人相差也就數個呼吸的時間,對於突然出現的兩個俊美男子先是一驚,不過很快他雙目瞪圓了,看著當中一個吃驚的道:「小……小白臉,你怎麼來了?」

葉凡一下子就認出月娥來,他實在是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到這個女人,想到這個喜歡女人的黑寡婦,他感覺很是頭痛。

「冤家啊,別來無恙?」

月娥可不管那些,人瞬間出現在葉凡的身邊,一把挽住他的胳膊,笑靨如花道:「戰鬥就在閑雲藥行,不巧的是人家就在那裡,自然要追出來幫冤家喏。」

聽到月娥的話葉凡算是明白是誰將自己的信息泄露給那兩個人女人知道的,他的目光不由落在另一個一身公子哥裝扮的女人身上,相比月娥的專業,這個女人只能算是業餘,任誰一眼就能認出她的真實屬性。

俊美公子哥沒有理會葉凡那古怪的目光,淡然道:「你想要怎麼處置這個女人?」

葉凡眨眼,好一會兒才看著捂住胸口,臉色很是蒼白的女人。怎麼處置?他最開始的設想可是要將這個女人給辦了,現在兩個巨大的燈泡在這裡,他如何下得了手。

「你說我該怎麼辦?」

俊美公子哥微微笑道:「這女人修鍊《妖如月》,已經完全成熟了,月宮的宮主全力栽培她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她成為自己兒子的爐鼎,使其一舉晉陞到脫胎境。你身具【玉龍體】,如此爐鼎在前,只要上了她保證修為會飆升一大截。」

葉凡有些狐疑的看著俊美公子哥,他自然知道《妖如月》有何特性,先前看到這人女人就有感覺,只要上了她自己極有可能晉陞到先天圓滿之境。只是面對兩個極有可能嗜好古怪的女人,葉凡自然不會將這種想法付諸行動。

葉凡剛想開口,一旁的月娥突然放開他,腰間的綢帶離體,她動作麻利異常的將女子捆綁起來。

葉凡瞪大眼睛看著被月娥綁起來的女人,那姿勢實在是太香艷了,絕對是一種男女體獨特體位,很方便男人幹壞事。

月娥捏著女子的屁股,嘖嘖笑道:「雖然不是那種屁股很大的女人,但這肉還真多,尤其是這彈力非常驚人,很符合我的胃口了。」

暮爺你夫人的馬甲有點多 葉凡暗自翻白眼道:「你想要幹什麼?」

月娥沒有回答葉凡,而是看向一旁的俊美公子哥道:「你肯定有藥物能夠放大《妖如月》的功效吧,快點將藥物拿來,給這個女人用上,待會兒咱們男人上她時好處將達到最大。」

俊美公子哥白了一眼月娥,只見她手中一個古樸的戒指閃爍著粉紅光波,很快一個玉瓶出現在她的手中。

「這是內服,一炷香的時間之後保證能夠完美激活《妖如月》,讓效果達到最佳。」

話音一落,俊美公子哥的手中又出現一個瓷瓶,扔給月娥道:「這個外敷,應當知道如何用吧。」

月娥強行將取出的一枚藥丸塞進女子堵住的嘴中,然後打開瓷瓶,扒掉女子的褲子,開始敷藥。月娥忙活了足足一炷香的功夫,才拍了拍女子的屁股道:「好了,總算將一切都搞定了。」

葉凡忍不住道:「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月娥吃吃笑道:「自然是讓冤家上這個女人喏,咱們兩個給冤家把風,冤家就放心大膽的上就是,絕不會有人中途來壞你的好事。」

說完,月娥拉住俊美公子哥的手消失在密林中,只剩下葉凡跟仍在掙扎中的女子。

眨了眨眼睛,葉凡對於眼前發生的的一切仍然有些糊塗,那兩個女人唱的到底是哪出?看著被捆綁住的女子,葉凡皺著眉頭,上還是不上了?

目光落在女子的身上,隨著時間推移,他發現這女人修鍊的《妖如月》在超高速運轉,顯然剛剛月娥給她服用的藥物見效了。《妖如月》就跟《妖玉訣》很是類似,葉凡自然知道該怎做。此時天色完全暗下來,月亮的光芒透過樹梢投入林間,不藉助【真武之眼】的能力,他都將能看到被女子那同月光交相輝映的白嫩屁股。

隨著《妖如月》的高速運轉,葉凡體內的《御天訣》就像似驚蟄的巨龍,開始咆哮起來,全身的真氣就似沸騰一般,只讓他心頭一股強烈的**燃燒起來。

呻吟很快在密林中響起,那是雌與雄兩種生物在奏響原始的樂章,已經消失在密林中的月娥再度出現,月光下她的眼睛很亮,夜色根本無法阻攔她的視線。俊美公子哥的臉蛋很紅,她沒有想到自己會在如此近的距離欣賞這樣的限制級畫面。

「【玉龍體】具有如意之能,真是名不虛傳啊,我突然發現原來有男人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啊。」

月娥咯咯直笑。

俊美公子哥紅著臉道:「你慢慢看,我去林外。」

月娥急忙抓住她,笑道:「姑姑知道你體質特殊,這回算是放心了吧,咯咯!別告訴姑姑你準備那些藥物不是想看看他的能力如何。」

俊美公子哥突然笑道:「我的目的可不僅僅是這個,不久后就是天院入院考核,既然是我的男人,修為怎能夠太弱,起碼要橫掃所有考核之人才是。」

目光落在密林中那道狂躁的身影上,這一刻的她顯得格外嬌媚動人。

葉凡這個時候哪裡還回顧及兩個女人的窺視,《御天訣》就如脫韁野馬,一瞬間他感覺自己的意識似乎被抽離身體,重新出現在試煉夢境中。時間在這一刻似乎完全失去作用,九幅先天虛脈圖齊現,先天真氣瞬息間直貫一條條虛脈。 拓脈是一件很繁瑣,很耗精力的事情,可是當遇到修鍊《妖如月》的女人時,一切都變得輕鬆容易起來。根本就不用葉凡自己控制,《御天訣》將所有工作都接管了,先天真氣如若箭矢射入一條條虛脈中,而他只剩下原始的本能。

東方的天色露出魚肚白,光亮穿透密林,落在葉凡的身上,衣物不知是被露水還是汗水浸濕,扔在了腳邊,不知是否是錯覺,他的體魄強壯了很多。臉上儘是愜意的笑,《玉龍訣》上記載的這些爐鼎真是美妙補品,讓人如痴如醉不說,修鍊效果竟然還如此恐怖。先天境的九級虛脈圖全通不說,竟還一舉邁入先天圓滿之境。

體內獨處一顆宇宙樹,它雖然看上去才似剛剛長出嫩枝,但內里奔涌的先天真氣從量上來說絕對是同階的十倍。有宇宙樹,就會有新的黑洞,自然也會有神文。讓葉凡喜出望外的是,原先宇宙樹跟元竅中消耗掉的【御天之種】數量彌補回來了,各自達到十枚之術,這讓他很是後悔,早知如此,就將十枚都種下,說不定能夠多數一倍的種子來。

新的宇宙樹跟元竅中同樣有【御天之種】,讓葉凡意外的是都只有九枚,顯然整宿的修鍊不知不覺中.將其種入女子的體內。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葉凡才開始觀察女子,人完全失神,顯然他整宿的修鍊讓她死去活來,不知道昏死過去多少回了,使得她的臉色極度蒼白。

葉凡鬆了口氣,昨夜可不是在幫忙,而是在犯罪,還好沒有死人,不然那就膩味了。嘗試喚醒女子,不過效果不佳,她的消耗實在是太大,現在還沒有回過勁來。葉凡這才從儲物戒指中拿出衣物來,不過他還沒來得及穿上,兩個公子哥裝扮的女人聯袂出現,這讓他很是尷尬。

月娥的目光很是放肆,對於葉凡的作案工具充滿窺視,也不知道她是否在妒忌自己為何沒有,還是想要給自己用一用。

葉凡輕咳一聲道:「你們昨夜不會看了整整一宿吧?」

月娥咯咯笑道:「如此好戲豈容錯過,咱們兩個可是在一旁欣賞了整個過程,真是看得讓人上火啊,害得我的褲子都濕了,現在難受的很。」說到這裡,她扭頭看向一旁的同伴道:「你是不是也弄濕褲子了?」

俊美公子哥臉上紅暈立綻,急忙扭頭看望一旁,只不過她已經不打自招,原形畢露了。

月娥咯咯笑道:「看吧,咱們兩個可都是因為你弄濕了褲子,你不覺得自己應該有所表示嗎?」

葉凡沒有理會月娥,而是扭頭看向一旁的俊美公子哥道:「還不知道姑娘名諱了?」

「葉璇!」

俊美公子哥臉上紅暈越來越盛。

葉凡眨了眨眼,旋即恍然而悟道:「原來都是自己人啊。」

葉凡真的很意外,沒想到這位西貝公子竟然會是自己的未婚妻,仔細打量葉璇,他感覺很是親切,一個能夠給自己放風的未婚妻怎麼看娶進門來都不虧。

葉凡一句自己人就是在說自己是他的人,葉璇倒沒有否認,因為這是事實,將來他們可是要拜堂成親入洞房的。葉璇的臉雖然仍然很紅,但她明顯鎮定很多,看望一旁的目光挪過來,盯著葉凡的作案工具道:「還不擦一擦,將衣服穿上,這樣子簡直丟人現眼。」

「娘子教訓的是,為夫這就穿,這就穿。」

葉凡現在鎮定很多,清理作案工具,穿衣服都顯得很是大方,而兩位美人也沒有要避諱的意思,還看得津津有味。

等葉凡穿戴整齊,月娥才將女子放下來,她的捆綁手法很是特殊,其他人還真不一定解得開,這就是為何昨天夜裡女子一直被這樣綁著的緣故,不然葉凡早就給她鬆綁了。失去繩子的束縛,女子一屁股跌坐於地,人也跟著回過神來。

女子並未驚慌失措,她的目光第一時間尋到葉凡,眼神哀怨而痴迷,似乎在怨怪他昨夜我和如此欺負她。

【御天之種】絕對霸道,更何況是雙管齊下,兩枚種子效果各不相同,再加上《妖如月》的困惑,今後這個女人想離開都難。

「你叫什麼?」

「甄晴。」

「你們兩個誰有衣服?」

葉凡自己是有,可絕對不適合甄晴,他不由看向一旁的兩個女人,從身高上來說都差不多,衣服自然會合身。

葉璇裝作沒有聽見,月娥則是變戲法似地拿出一套男衫,她沒有直接扔給甄晴,而是自告奮勇上前幫忙,美其名曰清理葉凡留下的犯罪證據,其實就是色心大動,只瞧她盯著甄晴屁股咽口水的樣子就能知道她心中在轉悠什麼念頭。

「冤家有沒有發現,她的屁股更翹了?」

月娥忍不住又捏又吻,一點兒也不介意葉凡留下的犯罪痕迹,完全就是一個變態色魔。

葉凡看得直翻白眼,他自然早就注意到甄晴的變化,《妖如月》很是邪異,那更大的變化只有試過的他才會明白。

一旁的葉璇很是臉紅,這倒不是羞澀之故,而是對於自己有這麼一個姑姑感到異常難堪,當眾親一個女人的屁股實在是丟人。葉璇輕咳一聲道:「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妖如月》有一個很奇特的屬性,能夠讓修鍊的女人屁股生孩子。」

「有這樣的事情?」

月娥瞪大眼睛,看著甄晴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不過很快她頹然大道:「可惜我不是男人,不然……」說到這裡,她意識到什麼,看著葉凡道:「冤家不要誤會,我還是喜歡做女人的。」

一番忙活,甄晴才穿戴整齊,她的臉蛋很紅,蒼白之色完全消失不說,一雙眼睛都水汪汪的,這自然是月娥這女人弄出來的。 總受美人長無衣 甄晴絕對性取向正常,對於月娥很是害怕,穿戴整齊之後就躲到葉凡身後,一副惹不起我躲得起的樣子。

我的帝國 葉凡沒有理會月娥,而是看著甄晴道:「今後你就跟著我,做我的貼身女衛吧。」

「嗯。」

甄晴含羞點頭,水汪汪的眼眸中儘是藏不住的喜色,這一刻幽影族女人的特點在她的身上表露無遺,一旦被男人干服,那就是真正的心服口服。

「嘻嘻!冤家真是好樣的,能將月宮未來掌教夫人弄來做貼身女衛,這樣的壯舉足可羨煞天下所有男人。」

「月宮未來的掌教夫人?」

葉凡有些發愣。

「昨天跟冤家作對的就是月宮少主,而這女人就是他的未婚妻,她不是未來掌教夫人還是什麼。」

月娥笑得很是得意,那感覺彷彿這一切都是她的壯舉似地。

「月宮很厲害嗎?」

「月宮的公主修為達到神魄境,實力還是可以的。」

葉璇嘴角微微綻起,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幸災樂禍。

毒妃天下 葉凡看著嬌羞動人的甄晴,上都上了,那就等若貼上他的標籤,這個時候自然不可能退貨了。管他月宮實力如何,敢動他的女人就將這個月宮剷除。

葉凡雖然還有很多問題要問,但一宿未歸,他還是必須儘快趕回癸月派,免得讓人擔心。當然,葉凡也很想知道那個月宮的少主到底怎樣了,既然是甄晴的未婚夫,那還是幹掉的好。 漠城很熱鬧,這倒不是因為秦壽這傢伙的緣故,而是隨著天院招考的臨近,越來越多的人湧進來。這次報考天院的遠不止出雲的天才年輕一輩,整個東玄,甚至就連其它幾域都有天才來到。

天院的號召力如此之大,真正的原因是院主葉遮天,作為天院第一高手,一身修為超越九境的可怕存在,年輕一輩的武者誰不想得到他的指點。

葉凡並未回癸月派,他對秦壽的下場很關心,如果幹不掉這傢伙他知道對方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作為月宮的少主實力遠在癸月派之上,這可是一個大麻煩。要了解秦壽的下場自然需要去秀女齋,葉璇回閑雲藥行去了,而月娥則是死皮賴臉的跟著葉凡,一副夫唱婦隨的架勢。

「你真是葉璇的姑姑?」

葉凡一臉古怪的看著月娥。

「如假包換,他爸可是我同父異母的親哥哥。」

月娥根本沒有一點兒覺悟,反而有種沾沾自喜的感覺。

葉凡無語道:「你不覺得咱們在一起很不合適嗎?」

月娥不以為然道:「有什麼不合適的,她嫁她的,我愛我的,咱們互不干涉。」

葉凡翻白眼道:「開什麼玩笑,葉家又不是小家族,怎麼可能同意如此荒唐的事情發生。」

月娥挽住葉凡的胳膊道:「這的確是一個問題,可如果咱們將生米煮成熟飯又如何,那是老頭子只可能默認咱們的關係。當然,最為理想的情況就是你將人家的肚子搞大,只要我們有了愛情結晶就沒有人能夠反對我們的結合了。」

踏入秀女齋,這裡仍是一片寧靜,宛若就是世外桃源,月筠第一時間出現,美人兒雙目亮晶晶的,充滿喜悅。

「昨天的事情怎樣?」

「這事具體的經過可要去問幾位小姐,婢子可不清楚,不過卻將少主想要找的那兩個女人帶回來了,現在她們就在內宅,只能少主去幫她們破解體內的媚葯了。」

月筠的笑容透著一絲古怪,似乎情況並不像葉凡預料的那樣。

葉凡帶著狐疑走進內宅,讓月筠招待月娥跟甄晴兩女,他則去找靳妤,不過他卻先一步碰到了嫵玫。不知為何,葉凡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昨天月筠跟自己商量的事情,先一步將她的小姐搞定,他頓時將去找靳妤的事情押后。

「嫵玫姐姐,好久不見。」

嫵玫仍是一襲紅色,她的衣著算不上性感,而是非常保守的,不過穿在她的身上后卻給一種特有的性感味道。葉凡想到第一次見到真箇女人時可是在她僅穿一條嫣紅肚兜的時候,每每腦中浮現那一幕之後,她**所帶來的誘惑就像似一團火。

嫵玫媚功超乎葉凡想象的強,如今的他媚功已經媲美後天巔峰境,自然一眼就看出她的媚功已經達到先天的極致。一般媚功高手都是善於察言觀色之輩,嫵玫一眼就瞧出葉凡看她的目光透著古怪,她不由蹙眉道:「少主是否找玫兒有事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