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動了,頭頂混沌珠,帶著蒙蒙的破敗之力攻伐被魂心打臉的巨頭,欲助魂心逃跑。

「滾開,否則殺你了。」那個人很生氣,氣血滔天,全身發光,瘋狂的攻擊,打得雪雲霧連連倒退。

「快走。」雪雲霧的聲音急促,但非常的好聽,猶如仙音在耳。她雖然不如對方可怕,但有混沌珠守護,暫時還頂得住壓力。

「我有至寶護身,沒事的。」雪雲霧讓魂心走,可見魂心衝過去與那巨頭搏殺,說道:「沒人能殺得了我,他們不敢的。」

魂心看得出女子眼中的自信,一腳踹飛那巨頭跑向那張石桌。

石桌上放著一本石書,一副茶具,還有一杯冒著熱氣,彷彿剛剛倒好的茶水和那顆華麗無雙七海吞龍珠。魂心很驚奇,遭老頭之前那麼一巴掌居然沒打翻石桌。

他關注石書,因為這是一本帝書,裡面是天宮大帝的法。

他很勉強的拿起了石書,重的很,起碼有十萬斤。隨後他使盡全力的翻開石書,每一頁都重的出奇,像座山般,難以拿動。

「敢圍攻我,我把帝書撕了。」魂心發狠,看也不看帝書,一手將帝書按在石桌上,一手翻起一頁石書猛力的拉扯。

可是石書不僅重,而且太堅硬了,魂心十萬八千斤的巨力硬是沒能一下子撕開。

「給我碎。」魂心用蠻力,最終撕開了一頁石書,又撕成兩半猛的扔向了宮殿中央,扔向了人群。

「給你們帝書。」魂心哈哈大笑,一點也不手軟,即便是一本帝書。

「該死的小子,本尊要屠你三魂七魄。」幾大巨頭皆是怒吼,但帝書落向人群,他們捨棄追殺魂心,去追帝書。

帝書飛落,無數人都紅著雙眼,想要去接住,但一見那幾個巨頭衝來,都嚇得魂飛天外,頭也不回的逃跑。

輪迴境的極致肉身啊,在禁法領域中是無敵的,一般的人碰一下就化成血霧,沒人敢挫其鋒芒。

「哧」

魂心再次撕開一頁帝書,這次他撕得更爛,變成了好幾個殘片扔向了宮殿的另一邊,離那幾大巨頭很遠的地方。

「魂心你他瑪也太暴殄天物了吧。」小胖子大罵,恨不得衝過去將魂心狂打一頓。

「我草,真是瘋狂的小子。」在場的修士都想吐血,恨不得一起將魂心亂拳打死。

那可是帝書,裡面記載著天宮大帝的法,是世間最寶貴的東西。魂心居然毫不留情的撕掉,真是讓人恨的牙痒痒。

「真瘋狂。」雪雲霧也是驚呆了,她輕輕的笑了笑,對帝書並不是很渴望。而是對魂心更加感興趣了,似乎比她姐夫當年更瘋狂。

「好一個臭小子,老夫若不是被困在這裡,一定助力撕遍天下帝書。」遭老頭兩眼發亮,露出賊意。

「小賊子,本尊要屠你千萬遍。」六大巨頭跑來跑去撿帝書,這可是他們耗了大代價才破開九重天宮得到的東西,還沒來得急看就被毀了,心痛的他們想咬舌自盡了。

魂心一邊撕著石書往不同的方向扔,另一邊不自覺的拿起那杯冒著熱氣的茶水喝著。

這杯茶微熱,無色無味,和一杯白開水沒什麼區別,魂心沒有在意,很愜意的喝著茶,撕著石書。

這一幕不僅驚呆了所有人,更是令所有人無比嚮往。

飲茶撕帝書,還戲弄幾大巨頭,人生在世,若能做得一回,就是立刻去死也值了呀。

不知道有多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簡直是羨慕嫉妒恨到死!

因為懼怕,宮殿內雖然有數千修士,但沒人敢去觸霉頭。一來他們是大教巨頭,甚至可能是一方教主或聖主;二來,他們在這裡肉身無敵,誰動帝書誰死。

也就小胖子和遭老頭去干擾了一下,但效果並不好,反而是被六大巨頭聯手暴打了一頓死的。

「該死的敗家子,你可以去死了。」被魂心打臉的巨頭殺氣騰騰。

「將帝書交出來。」其他巨頭則是更在意石書,怕被魂心毀掉。

茶水喝完了,帝書也被撕的差不多,只剩下了最後一頁。

看著逼近的幾大巨頭,魂心緊緊的握著最後的帝書,心中在盤算如何以這頁帝書擺脫六大巨頭的追殺。

這是個非常嚴重的事情,不說出了禁法領域,就是在禁法領域中他也要被活活打死。 六大巨頭逼近,殺氣騰騰,大有將魂心大卸八塊的氣勢。

魂心手握帝書,想也不想,直接威脅道:「不要激動,否則我毀了帝書。」

他說到做到,一口就咬掉帝書的一角,用以威懾。

六大巨頭皆是皺眉,停下腳步不敢逼近,帝書已經被魂心撕的只剩下一頁了,他們毫不懷疑魂心會將帝書吃掉。

「帝書萬古難求,你就不想要。」那個和尚冷笑。

魂心沒有說話,以實際行動說明一切,他猛的用力拉扯,又將帝書撕下了一角。

「不可,將帝書交出來,本尊放你一條生路。」幾個巨頭同時阻止,他們好不容易才破開九重天宮,為的就是這本帝書,眼看就能到手,怎能毀在一個後輩小子手中。

「你們都不是好人,大哥信不過。」魂心從來都是有事說事,直言不諱的人,六大巨頭視世人為螻蟻,根本就不是什麼好人。

突然的,他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主意。

魂心抓起被他喝光了茶的杯子扔向了宮殿上方被石桌砸出的窟窿。

「希望我想的不錯。」魂心一直盯著那個飛去的杯子。

因為這副茶具太特殊了,與帝書同桌而放,歷經了無盡歲月不成腐朽,定非凡品。雖然並不確定,但魂心還是願意一試。

「噗」

茶杯飛到窟窿上,沒有受到絲毫阻攔,直接就飛出了宮殿,不知所蹤。

魂心暗喜,茶杯真的不同,與他想的一樣,禁法領域竟然對它不起作用。

而在場的所有人包括六大巨頭也是傻眼。禁法領域封鎖宮殿,只能進不能出,一個杯子竟然如此神奇,他們都很詫異。

「想要帝書,你們自己去找吧。」魂心嘿嘿一笑,把帝書撕成了十多片,朝宮殿上的窟窿拋去。

「噗噗」

如茶杯一樣,帝書不受禁法領域的影響,直接飛出宮殿,誰也不知道被魂心扔到哪裡去了。

「該死,天宮便是你的葬身之地。」六大巨頭震怒,但暫時管不得魂心,他們沖向了石桌,一人搶了一個杯子,衝出了宮殿追向帝書。

當然,杯子總共就六個,被魂心扔掉了一個,因此,六大巨頭中有一個是提著茶壺衝出禁法領域的。

對於六大巨頭來說,與帝書想比,魂心的生死根本不值一提,就是那顆華麗無雙的七海吞龍珠在帝書面前也暗淡無輝。

六大巨頭出了禁法領域追逐帝書,宮殿內所有人都是鬆了口氣,彷彿是架在脖子上的刀突然就消失了,全身輕鬆。

帝書已走,七海吞龍珠自然就成了最受關注的存在,但無人敢亂動。六大巨頭雖走,但魂心、小胖子、遭老頭還有那個手握至寶如同仙子般的女子都太可怕。

在禁法領域中,他們是無敵的,沒人敢去送死。

「七海吞龍珠是我的了。」魂心眼熱,伸手就要華麗無雙的珠子收入囊中。

「小傢伙,將七海吞龍珠給我,我保你安全離開天宮。」雪雲霧走向魂心,討要龍珠。

「你又打不過我,才不給你。」魂心對這個女子有種很奇特的感覺,不想與她打架,也想將龍珠佔為己有。

「你拿著它也沒用。」雪雲霧氣的要死,之前在祭壇的時候,這個可惡的小子就得到了純凈本源,現在還要爭龍珠,也太過分了吧。

「不給。」魂心把玩著龍珠,喜歡的不行,說什麼都不肯給。

就在此時,一道金光從遠處竄出,一躍而起在空中撞向了魂心。

金光快如閃電,在所有人包括魂心和雪雲霧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金光已經撞到了魂心身上。

「轟」

天搖地動,宮殿搖晃,大地崩塌,如同發了地震。魂心慘叫一聲被金光撞進了地下十多米深,七海吞龍珠也脫手而出,拋飛到了空中。

「噗」

一隻金色的蟲子從坑洞內跳出來,一口將龍珠吞下肚子,落下之時,大地龜裂崩塌。

這隻金色的蟲子只有一米多長,肉呼呼的,猶如一顆小太陽,金光耀眼而燦爛。

「是你,可惡的肉蟲子。」魂心從坑洞內跳出來,直接暴走,威勢驚天,震的地面裂開。

看到那隻蟲子魂心一眼就認了出來,是趴在鐵血巨鱷背上那隻曾給他危險感覺的金蟲。

「將龍珠交出來。」魂心警惕,這隻小蟲子看起來不大,但卻重的出奇。他超越極致的肉身居然被金色蟲子的重量給壓倒,有點可怕。

「龍珠在我體內,有本事來拿。」金色的蟲子沒有和魂心打架的意思,快速移動沖向了那張石桌,並且拿了就跑路。

「不交出龍珠,我打破你的肚子。」魂心氣急,猛的追擊,像頭蠻牛般撞了過去。

「看起來好好吃的肉。」遭老頭兩眼發亮,盯著金色的蟲子流口水,直接撲了過去。

「滾開。」金色的蟲子對遭老頭非常厭惡,帶著一團金光將遭老頭撞飛。

「七海吞龍珠是我的,你永遠也得不到。」金色的蟲子和魂心硬碰硬,兩者都是倒飛。

「你是什麼鬼東西。」魂心吃驚,這頭蟲子肉身太強了,比之前的六大巨頭還強上一些,超越了極致。

金色的蟲子不再與魂心糾纏,它也知道魂心這邊人多勢眾,會被虐殺的。它回到四陵古地七頭凶獸旁,一起頂著石桌高高躍起從宮殿上的窟窿沖了出去。

魂心、雪雲霧、遭老頭還有小胖子阻止,但金色的小子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擋在前面硬撼了了四人一擊,雖然吐血,最終還是被它們逃離。

「可惡的毛毛蟲,下次遇到非要打死你。」魂心臉色難看。

到手的寶貝居然被搶,對他來說是從來沒發生過的事情,他差點暴走,這種事情太令他難堪了。

「可惡的小孩,全怪你。」雪雲霧也是氣,把責任全扔魂心身上。

魂心一臉無辜,憋屈的要死。

「要是龍珠在我手裡,那隻蟲子能搶走嘛。」雪雲霧哪管魂心無辜不無辜啊,她本就是為了七海吞龍珠而來,現在倒好,被那隻蟲子搶走,想搶回來真的不太容易。

「好吧,全怪我。」魂心還能說什麼,只能將一肚子的氣全憋在肚子里,將來找那隻蟲子出了。

「好吃的肉全飛了,就你好吃了。」遭老頭剛剛吸了和尚那麼多的血,還是一副餓死鬼的樣子,它盯著雪雲霧直流口水。

「遭老頭別打我的主意,我姐夫會殺了你的。」雪雲霧被遭老頭盯得全身起雞皮疙瘩。

也是,這個遭老頭太噁心了,打不死就算了,還總是趴在被人身上吸血,誰受得了!

「你姐夫是誰?能殺得死我。」遭老頭一點也不害怕,嘿嘿的笑著,躍躍欲試。

「不信你試試。」雪雲霧雖然覺得遭老頭噁心,卻也不怕。

這個遭老頭若是個有血有肉的人,魂心非要將遭老頭打個半死,他再也看不下去了,對著小胖子道:「小胖子,一起把它塞進破罐子里。」

小胖子很久以前就看遭老頭不爽了,現在有天帝托世幫忙它非常樂意。

於是,兩人直接將遭老頭暴打了一頓,打的遭老頭哇哇直罵人,才把它塞進破罐子里。

「臭小子,我覺得你還是把老夫帶在身上比較好。」被塞進破罐子前,糟老頭還在爭取機會。

雖然它是不死的,也不想無止境的呆在破罐子中,想要自由。

「你這麼噁心,不把你塞進破罐子都對不起大帝。」魂心覺得遭老頭太噁心了,不關起來都不行。

「嘿嘿,你和她扯上了關係,註定沒有好結果。」遭老頭奸詐的笑著,沒有威脅魂心,也沒有求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