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緩緩閉上正要開口說話的唇。

遛?呵!離渦輕聲氣笑,清眸微微眯起。

還在幻想天天開著他家『渦渦』出去的某少爺樂得眉眼彎彎壓根沒察覺到寒氣從旁而散。

『啪』一本粉粉藍藍的小本子拍在車內的儀錶台上頓時吸引了還在幻想的某人。

他疑惑地看過去,只見她不急不緩地翻開第一頁,拿筆寫了個『1』字然後蓋上,本子又收了起來。

長長的儀錶台,她沒放副駕駛那邊寫,反而整個人稍微歪向他這邊寫。他不笨,知道這是特意給他看到的。

眨了下眼睛,他指著已經被她裝進包包里的小本子,期期艾艾開口:「那個…是什麼?」

「哪個?」她平靜道。

知道她特意的,可他還是耐心重複:「就是,為什麼要裝個小本子,而且寫個『1』?」有什麼含義嗎?

她淡淡地『哦』了一聲:「以後這個本子專門用來記錄你的不良行為。每天寫一頁,犯一次就是1、兩次就2,事不過三,每天寫到3就截止了。」

他一呆,不良行為?搖頭,他沒有。

可是,他瞄了一眼她平淡沒什麼表情的小臉,小心翼翼問:「寫到3會怎麼樣?」

「寫到3,我們就分房睡,每天寫一頁,哪天寫到了哪天分房。」她解釋。

什麼?分房?分什麼房?誰分房?!

猶如晴天霹靂的騰曳傻獃獃坐在駕駛座上,他已經不想知道為什麼好好地他被寫了個『1』,滿心滿腦想著怎麼擦除那個『1』。

「你可以開車了,騰媽媽要催了。」

一路上,他哆哆嗦嗦地開著他的『渦渦』蝸牛似的爬到騰家大宅。

路上多得是圈內人看到這輛極其囂張霸氣的超跑,一看就知道是騰少「出巡」,沒辦法,整個Y市就這一輛,標誌性得很。

女尊之有衿莫寒 到了騰家大宅,兩人剛進去舒瀰漫就火箭似的從門口衝進屋。

舒瀰漫對著那道高大身影嚷嚷:「阿曳,等下你去車庫開別的車走,你的車借我幾天,你媽也想顯擺下。」那輛鈦液銀超跑實在讓她流口水。

騰曳一聽,轉身走到茶几將車鑰匙拿了回來寶貝放進口袋,還拍了拍往醉離渦走去,壓根不理人。

留下舒瀰漫在原地拽著騰天煜跺地直嚷『早知道生個叉燒算了,起碼能吃,生個兒子有球用!』。

心心念念某件事的騰曳趁著離渦去了洗手間,躡手躡腳去翻她的包包,偷出那本該死的粉粉藍藍的小本子。

傷心地看著那個『1』,拿著不知哪找來的橡皮擦搓了搓,還在。

他急了,心虛地瞄了眼洗手間的門,看著那個顏色鮮艷的『1』,這怎麼搞? 狂女重生 塗改液?搖頭,不行,改動起來也太明顯了。

抿了下薄唇,掏出手機對著本子拍了張照發了出去,又鬼鬼祟祟地把本子放回醉離渦包包里。

不一會,騰家家族的人也來了,只不過今天他們看離渦的眼神猶疑暗含揣測。

舒瀰漫心裡暗笑,不用想都知道是因為外面停靠的那輛全Y市獨一有錢都買不到的某人的生日禮物。

今天一大早已經不知多少家族打來明裡暗裡打探渦渦的背景。 至尊狂妻:全能馴獸師 切,她家渦渦是隨意能讓人打聽的?一群狗眼看人低的人。

餐桌上,黃琳實在忍不住打探:「呃,離渦家裡是…做什麼的嗎?」

她那柔弱的表侄女自從騰曳戀愛以來見天躲在家裡哭,比起普通家庭的離渦,思思也就家世能稍勝一籌,若是連家世也…

離渦瞥了眼桌上被某人扔得滿桌都是的舒瀰漫給她夾的菜,不著痕迹蹙眉舀了滿滿一勺胡蘿蔔丁給還在扔的某人。

呃,黃琳和其他人有點尷尬地看看離渦又看看騰曳,家族裡誰都知道這個暴躁的小霸王最不愛胡蘿蔔和青瓜。

離渦擦了擦完全沒沾到的嘴角才抬頭緩聲道:「家裡做些小生意,名氣很小不足為道。」

看到騰曳薄唇抿成一條線瞪碗里的小紅丁,騰天琦剛想開口就見他擰著濃眉夾起往嘴裡塞。邊吞邊打冷顫,每吞一口自然又委屈地往離渦碗里舀一勺米飯塞自己嘴裡,又端起離渦的湯碗灌了一口。

全程下來彷彿把離渦的飯和湯當成了安撫,吃得俊臉都難忍地皺起來了,卻依舊乖乖把小紅丁塞完,就是離渦的湯和飯都被他吃完了。

所有人:「……」這都要給他們塞一波狗糧嗎?

而舒瀰漫三人神色自然,這都很往常的樣子。

「對了離渦,好像沒聽你提過你家裡,你家裡就你一個小孩嗎?」黃琳繼續問。

「家裡人全在瑞士,我還有個哥哥,家裡就兩兄妹。」除開一堆堂兄弟姐妹的話。

騰天琦好奇:「你家裡人放心嗎,就放你一個女孩子在外面這麼久。」還是這麼漂亮出色的一個女兒。

離渦接過騰曳給她盛的湯,淡笑:「剛畢業,現在算是放鬆度假,家裡都知道我的安全行蹤,所以是放心的。」

騰曳不滿她一直說話不喝他的湯,開始瞪對面惹醉離渦說話的人。

「你剛剛說的小生意,我們也不算是太孤陋寡聞的人,說不定能知道…」黃琳不死心。

騰見軍不輕不重地放下手裡的碗,沉聲道:「好了,餐桌上一直說話還讓不讓人吃了,都消停點吃飯。」

這下沒有人敢再說話了,即使再好奇也只好安安靜靜用餐。

飯後,一伙人在客廳聊天,目光卻總是被在茶具前安靜給騰見軍泡茶的醉離渦吸引。

精雕細琢的五官,最是出色的是那雙清冷眼眸,澄澈卻不迷茫、淡漠卻不無神,讓人一見會不自禁從心到身安寧下來;

同樣出眾的是那身與她眼眸相當的淡然氣質,乾淨到晶瑩剔透讓人無端想靠近,也想…摧毀沾染,詭異的極端。那身奶白近乎透明的肌膚更是不必說了,簡直是無數女人的追逐。

此刻的她,洗茶、沖泡、封壺、分杯、分壺…一系列動作優雅熟練、行雲流水,她的茶藝有一股獨特的泰然貴氣,讓人視線無法移離。

尤其騰曳為最,那邊沒地坐了,自個兒搬個小矮凳黏在離渦身邊,黑眸要不盯著人家白嫩小手、要不盯著人家漂亮小臉,流氓得上檯面了。

就在離渦要斟茶的時候才發現剛不久泡洗乾淨的杯子不見了,放著一排杯子的地方空落落的,她想也不想就往騰曳看去。

不知什麼時候所有杯子被他收了起來摞成一棟放在一旁,別人面前都是空的,他自個兒跟前放了個大大的空玻璃杯,眼睛一眨一眨,無辜期盼地看著她。

所有人:「……」

------題外話------

第九十二章到底什麼樣的家庭?

十分感謝親愛寶貝們的收藏和珍貴的票票以及打賞,今天又是努力的一天! 「少爺,這塊進化晶石是死物而不是活物,它雖然機緣巧合下發生了異變,但它沒有任何成長性,除非將它放在某個適應的地方,而現在它裡面的能量,能夠讓6個人二次覺醒異能已經算是極限了。「王語嫣對著張碩道。

「只夠6個人二次覺醒異能了?」張碩很是意外,不過也沒有糾結這個問題,畢竟連王語嫣都沒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那麼張碩再厲害也沒有辦法做到。

「那好,倒是先讓我們幾個將異能二次覺醒,然後在留著給你做研究好了。」張碩最後拍板道。

張碩、張寧、貂蟬、蔡文姬以及王語嫣5人用了之後,剩下最後一次的能量,要麼留著備用,要麼給王語嫣研究,看看還有沒有利用價值。

王語嫣有了張碩的決定,自然是立即忙碌了起來,將激發進化礦石中的能量儀器做了出來,不出幾天的時間就完成了儀器的製作。

有白皇后的輔助,加上蜂巢內不管是材料還是技術都十分的完善,做點小型儀器還是沒有多大問題的。

而在這幾天的時間裡,張碩一直坐鎮在末日世界中,在出手擊殺周一鳴並消滅了周一鳴所屬的勢力后,人類聯盟中自然是引起了軒然大波。

李議長哪怕是想壓下這件事都是不可能壓下去的,同時還有其他議員也擔心他們的處境以及傳送陣的情況。

畢竟人類聯盟能夠維持運轉,傳送陣是當居第一功勞的,沒有傳送陣的話,別說是掌控多個聚集地了,就算是兩個聚集地都麻煩得不行,甚至可能隨時都在進化生物的威脅下丟失。

而傳送陣被張碩掌握,可以說直接掌控了人類聯盟的命脈,那麼張碩以後想對付誰還有誰能逃得掉?

可群起而攻張碩,不管是李議長還是其他議員都沒有太大的信心,張碩不僅實力上還是勢力上都壓了他們,哪怕張碩不依靠在人類聯盟內,那麼也能自給自足,而他們離開了張碩,哪怕張碩不將傳送陣收走,他們也難以發展。

「這件事你們怎麼看?打還是不打?如果打,我們該怎麼打,如果不打,我們又該怎麼看待這件事情。」李議長對著眾人道。

打,李議長都沒有信心,除非誰能給他一個足夠的信心,李議長真的不介意拿張碩開刀,甚至奪取張碩手中掌握的各種技術,特別是傳送陣技術。

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李議長真的是一點詭計都想不出來了,一旦真的開打,誰知道張碩有沒有辦法瞬間關閉整個人類聯盟中的傳送陣,然後控制了傳送陣對他們進行反制?

可如果不打,面對這種殺人奪寶而且還是明目張胆的張碩,他們也擔心自己會布了周一鳴的後塵。

「議長,我想我們現在能夠做的,只有先安撫手下,然後在想辦法解決傳送陣的事情,如果在沒有掌握傳送陣的情況下貿然出手,那麼我們就算有比張碩還要強的實力都不是他的對手。」一名議員說道。

以前的時候,他們都沒有把傳送陣的情況太重視,畢竟傳送陣只要能用就好了,就好像末日前手機電腦這些東西,買回來懂得用就好,而且壞了還有專業人員修鍊。

最後一個修真者 可是卻想不到製造商在其中留下了暗門,如果製造商想要控制的時候,他們就完蛋了,這一情況只有當出現的時候才讓人知道,自己用的東西是多麼的危險。

「那麼就這樣吧。」李議長掃了眾人一眼最後嘆息道。

張碩勢力太強,已經強大到了威脅他這個議長的情況,以前雖然如此,但是張碩一般很少出現,而且是神龍見首不見尾,李議長就算有點想法,但是都沒法使出,哪怕想滲透張碩的勢力,但是在張碩的親衛軍制度下,滲透都滲透不進去一丁點。

而現在傳送陣又是在張碩所屬勢力掌控中,李議長更是感覺很無力。

張碩在末日世界待了幾天,人類聯盟中完全沒有任何動靜,哪怕張碩親衛軍中的探子已經打探到李議長等人聚集在了一塊,但完全沒有行動的徵兆。

「慫了?」張碩笑了笑,讓手下親衛軍小心留意后就返回到了地球位面。

不管李議長等人慫沒慫,張碩都知道已經同李議長等人有了一道很大的裂痕,雙方之間哪怕是合作都很難保證默契了。

而張碩也沒有後悔,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張碩一點也不擔心對方能怎麼樣,而有了足夠的利益,翻臉都是正常的,如果說張碩手中有絕對吸引其他人的東西,而其他人又有對付張碩的實力,那麼也絕對會出手,就好像在武俠世界,大秦皇室看上了張碩的懸浮島一樣,至少才開始試探出手,就被張碩一舉滅了。

回到地球位面,此時張碩也將張寧幾女都帶了回來,大家算是好不容易聚集在了一塊,在張碩的勢力越來越大之後,自然要有人主事,所以也就需要將張寧等幾女分出去管理,而這次為了異能二次覺醒,張碩自然也是將張寧幾女都召集了回來。

「少爺,坐上來吧。」王語嫣對著張碩道。

張碩點點頭坐上了儀器上,在準備就緒后王語嫣也開啟了儀器抽取進化礦石內的服飾力量灌入了張碩體內。

張碩感覺到身體內的力量發出了劇烈的波動,都讓自己有些控制不住,而不出幾秒的時間,一股感悟出現在了張碩的腦海中,就好像第一次覺醒異能的時候那般,那股對異能有了了解和掌控,就好像吃飯喝水一樣的天生能力感。

「變身系異能——火麒麟!!」

張碩想不到自己覺醒的是變身系異能,而且變身的對象還是火麒麟,此刻王語嫣也是通過異能看到了一些東西,立即將其記錄了下來。

「少爺,異能者二次進化,應該是進化另一個方向,如果第一次覺醒了精神力方面的異能,第二次就會覺醒素質類體魄型異能,反之亦然。」王語嫣對著張碩說道。 「這樣嗎?」張碩對王語嫣的說法點了點頭。【最新章節閱讀.】

而在張碩異能二次覺醒后,接下來張寧、貂蟬、蔡文姬以及王語嫣也先後二次覺醒異能,同時也驗證了王語嫣的推斷。

張寧的第一系異能為強化系異能,在提升到7級異能者后已經成為戮氣,比初級的勁氣以及的中級罡氣更加適用於殺戮之上。

而這一次張寧覺醒的第二系異能則是輔助系異能,增強個體力量、速度以及防禦三位一體,十足的為了近戰猛將專屬能力。

貂蟬的第一系異能覺醒的是變身系的九尾狐,在近戰上雖然有一定的優勢,但更多的還是在其他方面上,比如魅惑之力,在身上的異香釋放亦或是眼神等舉動下能夠將目標陷入迷幻之中,有點類似精神幻術,但不管怎麼說都是身體方面的強化,精神上的輔助。

而這一次貂蟬異能二次覺醒,覺醒的是元素系的風系,雖然對於眼神上的誘惑沒有多大的力量,但卻是輔助了近戰上的力量,讓爪攻變得更加犀利,同時異香的釋放也能夠控制得更強更廣泛,攻擊目標群體也更高了。

蔡文姬覺醒的是輔助系異能,在聲音上對敵軍進行削弱甚至掌控全場輔助異能的情況,而這一次異能二次覺醒,蔡文姬覺醒了生活系異能。

生活系異能對於很多異能者而言都是感覺到很雞肋的,畢竟沒有戰鬥力的異能,在末日中就得依靠勢力而活。

而蔡文姬的生活系異能是輔助道具製作,不管是自己的焦尾琴改進還是其他輔助系異能者能夠用得上的法杖、扇子、算盤還是其他等等事物,都有能夠增強輔助系異能的功效,可以說蔡文姬一下子就成為了工藝大師。

王語嫣第一系覺醒的是特殊系的物質分析異能,後面還有了物質解析以及衍生能力,而這一次同樣是覺醒了特殊系異能複製武裝。

王語嫣可以通過感知對方的能力進行複製使用,活脫脫的加強版小無相功,甚至是任何異能、武功、魔法都能夠複製並模仿出來,由沒有任何戰鬥力的柔弱小女子變成了戰力十足的文武雙全的巾幗。

王語嫣的這項異能,可以說真的是學什麼會什麼,絕對是讓人眼紅的異能,不過這項異能對身體以及精神都有很高的要求,至少王語嫣也不是想模仿什麼就能夠模仿什麼的,身體方面的訓練以及精神方面的訓練都是不可少的了。

王語嫣原本只是想安安靜靜的做一名科學家,現在武功和魔法都要學習了,不過好在王語嫣的異能輔助讓她能夠輕鬆的領悟任何東西,同時也能夠輕鬆的學會任何東西。

二次異能覺醒完畢后,張碩幾人小聚了一天後,張碩也將張寧幾女送回了工作崗位上。

末日世界需要戒備人類聯盟中議員會對自己的制裁,武俠世界也是要將大唐帝國的軍隊趕出去,將原大秦帝國的地盤統治起來。

張碩來到了武俠位面,也是準備試試二次異能覺醒后的實力,至少張碩感覺這一次的覺醒,讓自己的各種能力都有了融合的徵兆,實力也在身體強化增強後進入了武道大宗師級別,甚至有同武聖一爭的資格。

武俠世界,有張寧統領著大軍同大唐帝國的入侵大軍對持,張碩的到來自然是開始調兵遣將準備動手了。

大唐帝國入侵軍方面,李寵也是發現了這一情況,馬上將大軍調動起來,將城牆守得嚴嚴實實。

李寵將軍在同張寧交手過幾次后,沒有張碩的時候,張寧的幾次攻擊也都是同李寵將軍打得個旗鼓相當,雙方互有勝負,但都沒能撼動得了對方。

而這一次張碩到來,明顯是有了不一樣的情況,張碩一出手自然是聯合魔法大隊先給李寵將軍一發天焰葬禮。

天焰葬禮的龐大火雨覆蓋下來,黑色的火雨轟得城牆上的唐軍都有些扛不住,那些想要起飛的飛虎騎軍都縮在了城牆下根本不敢出來。

「第一大隊,隨我殺!!」

張碩騎上冰雪靈狼一馬當先的殺了出來,而此刻張碩的身體也開始發生轉變,變身系異能——人形狀態火麒麟變身。

張碩身上出現了大量的火麒麟鱗片,黑色的鱗片上燃燒去了幽黑的火焰,而這股火焰並不是炙熱的,反而冰寒無比,同冰雪靈狼的力量融合在了一塊。

張碩變身人形火麒麟,雙眼燃燒著幽黑火焰,全身覆蓋火麒麟鱗片,手裡提著的正是殺戮神兵,在火焰、寒冰的相互融合之下,不管是火麒麟的火焰還是張碩本身的火焰力量亦或是殺戮神兵中的冰霜之力還是冰雪靈狼的力量,在這一刻都融合在了一塊形成了黑色的冰焰。

張碩一馬當先,後方的張寧騎在赤兔上指揮戰鬥,而第一大隊親衛也隨著張碩發起了衝鋒,當天焰葬禮剛剛落完的一刻,張碩也衝到了城門下,一劍重重的斬了下來。

轟!!

巨大的暴響沖開了城門,城門後方堆積的泥土全部被轟開,就是那些躲在城門后的士兵也都被暴力沖開了。

「不好!!」

李寵將軍在城牆上發現這一幕的時候已經知道壞事了,張碩帶著人馬殺入了城內,對著城牆下的飛虎軍展開了襲殺。

而剛剛張碩破城的一擊,也打得城門附近的城牆出現了裂紋,不少人站在城牆上都沒站穩,倒霉的甚至從城牆上掉了下來。

「攻擊,迅速支援!!」張寧在後方真的是抓准了機會,元素異能大隊與魔法大隊紛紛推進,在輔助系異能者的輔助下紛紛釋放遠程打擊。

而武裝直升機也在這一刻紛紛從天空上衝過去,火箭彈對準了那些起飛了的飛虎騎軍發起攻擊,將它們都打落下來。

「完了,撐不住了。」

李寵將軍看著城內的唐軍都被打得潰敗,軍令都無法順利傳達,這樣的潰軍哪裡擋得住虎狼一般的敵人,這讓李寵將軍當機立斷的帶著一部分親衛迅速的趁著混亂逃出了城市。

在這一場大勝后,張碩帶著人馬乘勝追擊,將唐軍都趕出了原大秦帝國境內,而此刻,趙昆也完成了張碩交代的任務,製作出了引蝗藥劑以及引蟻藥劑。

「大唐,是時候給他們一番教訓了。」張碩拿到了這兩份藥劑后,也準備進行先前的長安混亂計劃了,這是要將大唐給打疼了,讓他們無暇在出兵對付自己。 「醉離渦快點,要哪個?」騰曳笑著俯視她催促。

她仰頭『搜索』著他附近的石榴,指了一個:「那個,那個圓圓的不太綠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