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也不是認真的,不過是兩人互相在調著情調。

「都是真的,尚情要是不信,那些惱人的蒼蠅,我可以和尚情一起把他們都拍了,嗯……拍死。」

什麼花啊草啊,敢擋在自己幸福的路上,那就要堅決清除掉。

「還真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不過無情好啊~我喜歡。」

憐花什麼的,是個鬼?自家的男人,敢去惜那些見鬼的花,二話不說就一個字,「切」了。

「保證會做到眼中再無他物。」

雖然很清楚慕尚情的這番話,多是在逗自己,但閻宸在人展顏的笑容下,還是大大的舒了一口氣。

想把老婆鬨笑了,容易嗎!

「阿宸知道你什麼時候最帥氣嗎?就像現在,一臉嚴肅說著保證的時候。既帥氣又迷人呢!」

「是嗎?那我一定會做到更帥氣的。」

怎麼樣更帥氣,當然是做到保證的話。這種暗示性的話,其實已經很明顯了,不是嗎?

「嗯,我相信阿宸一定會做到自己說到的。我等著看更帥的你。」

慕尚情說著話,眼神中透著一副你要加油,我很看好你的神情。閻宸只能只能接著這話,並且還要做好。

老婆在看著呢……

兩個人在正事之餘,好好的皮了一把。一人在實驗什麼叫做肢體語言,另一位在這試驗中得到了沒想到的福利。

這還真是一個雙贏的局面呢。

在夫妻二人閑暇的不處理半點正事的期間,身為技術人員的餘生趕來的。

主子終於想起來辦正事了,當然要以最快的速度出現在人面前。雖然奎不斷的再說不用急,可怎麼能不急呢?

自家主子辦事,可是從來都講效率的。若是遲到了,那後果絕對不會太好,一個弄不好,別說是雨林,沙漠都有可能被丟過去。

奎看著餘生再接到電話以後,表面上平靜,但眼中卻很急的樣子,不由得嘆氣。

他能說現在的主子,早就不是以前的性格了嗎?

如果是獨自一個人在處理事物,那在談論工作時散發的壓迫感還是挺強的。

可一旦和先生在一起,是談工作,可談著談著就不知道會被拐到什麼地方去了。

那種節奏感偏離的實在太快,讓人反應不及。

「主子竟然主動聯繫我們了,看來應該使用了大發現。這幾天另一方的人,也該和老闆聯繫了,應該是兩方交接后發現了重要線索。」

在前往沐家祖宅路上,坐在車內的餘生和奎談論著老闆可能要找他們商定的事。

「這個是一定的,畢竟已經許多天過去了,該查的事情也都該有個定論了。只是不知道我們這次要先從哪個方面下手,事情參與的人有點多,還有許多是不好辦的,細想想真有些麻煩呢。」

奎一邊開著車,也一邊考慮著以後所要面臨的情況。畢竟他不是真的只是名司機,只要把車開好就夠了,他可是幽靈里的主要成員之一。

「哼,有什麼可麻煩的?只要是敵人,不管是什麼路數的,那就沒有存在的必要。我們雖然在很多時候都是處於銷聲匿跡的狀態,但這並不代表有人在面前蹦躂時,還不為所動。

想要找死的人很多,他們既然不知所謂,我們就好心的告知一下,幽靈部隊並不喜歡看人表演,他是專門送人去地獄的。」

餘生靠坐在車內,將自己完全放鬆。微眯著的眸子,雖然是看著窗外那不斷向後掠去的景物,但深藏的卻滿滿都是算計,而腦海中,則是快速整理著所需的資料。

那張欺騙性很強的娃娃臉,此時布滿了嚴肅,吐出的話音,更是與之不符的陰森。

「放鬆放鬆。老闆還沒說什麼事呢,先別把自己綳得這麼緊。近來的事情雖多,但卻並不被咱家主子放在心裡,所以你呀,也不必草木皆兵的。

該處理的人,到了時候自然都會被處理掉。對於這些,咱家老闆心中可都是自有算計的。該做的時候自然會叫我們,用不著提前來操心。」

老闆以前是工作狂,還是那種說一不二,雷厲風行的。跟著她的這些屬下們,跟的人時間久了,多多少少也都沾上了點這樣的陋習。

現在呢,老闆的狀態改變了,每天的日子變得愜意起來,而他們這些屬下,卻一時間還不能完全適應。

現在怕是也只有充當司機的自己,被勉強的適應了一些。看著身邊這個夥伴,也一定會改變的。

跟在老闆身邊久了,想不改都難。

「你剛說的這些我會不知道?可最近發生的很多事,似乎都有點超出掌控。串聯起來的越多,心中略有不安,似乎不知名的暗處正有一張無形的大網,一點點的靠近我們。

這樣的感覺相信不止我一個人有,只是大家更多時候都放在心中暗暗警惕罷了。我別的不擔心,只擔心老闆這裡會出問題。

從很多事上都不難看出,正有不止一股勢力的人在盯著她,是對沐家的這個明面上的身份。」

對於暗中的那隻隱藏在深處的黑手,他們這一眾兄弟可以說已經是十分警惕了。

獨寵萌妻 躲的深,卻是明晃晃的在對自家老闆下手,還是那種下死手。

這是妥妥的死敵。

奎瞄了一眼坐在副駕駛上的餘生,小九是真的認真了,那一眾兄弟向來也是一樣的,幽靈動起來了。

車在飛馳的前進著。

空間里靜悄悄的,都在心中做著思索。

「放心吧,主子不是那種任由人算計的人。而現在這位先生,也同樣不是個簡單的角色。相信這夫妻兩人一旦連起手來,不把背後的人打得哭爹喊娘,後悔敵了不該做的,那都已經是輕的了。」

臨近祖宅的時候,開車的奎說出了心中所想的。那兩個人可都不是好惹的主,一旦共同聯合,絕對會是敵人的噩夢。

惡魔總裁的定製寵婚 「這個先生……雖然我不想說,但不可否認,本事確實是有的。無論是在身份上還是在能力上,和咱們家的老闆確實是蠻相配的。」

聽著奎的話,餘生也不由得將心地所想的說得出來。

雖然嘴上一直不服氣小團隊突然加進來這麼一位先生,但隨著時間的驗證,最後也不得不對這個閻宸服氣。

這個人無論從各個方面來講,都是首屈一指的,用人中龍鳳來誇讚,一點都不為過。

和自家主子站在一起,雖然不想承認,可是真的很相配。

「哈哈哈!你也這麼覺得了是吧,我當初就這樣說,你還極力反駁。先生無論是從能力上講,還是從個人上來講,和咱家老闆站在一起都是很登對的。

前幾日大哥那邊也說了,幽靈和亡靈在幾次合作下,默契度都是十分好。就連一開始我們所想的會出現一些刺兒頭的情況都沒有發生,這還真是有點出乎意料呢。」

在說到合作愉快這件事情上,奎還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對方簡直太配合了!

除非自己一方的提議,在那邊真的不合理,否則就不會提出異議。

這情況想不通啊,完全想不通……

…… 幽靈和亡靈兩家已經開始有了密切的交集,合作的情況更是頻頻發生。

一開始還擔心這樣那樣的問題,但準備了多項方案,卻發現一個都沒用上。

對方很配合,兩方几乎沒有一點分歧,幾次合作簡直是順利的不能再順利。

只讓他們這些幽靈的將領,都有些無法理解。

他們這些猜不到,更想不到另一方的人心中到底有多苦。那個護妻狂魔,就想著不讓自己的老婆吃虧了,怎麼會考慮他們這些做屬下的感受。

每次只要一有聯合行動,就一句話,把該做的都做了,不該做的就盡量幫著對方完成,敢在中間挑事耍滑,聽說極光很好看。

明目張胆的威脅啊,還是那種你必須要妥協的。誰讓人家是老闆,自己是領工資的……

追了十幾二十年的老婆了,人覺得是在極度暴躁中,敢捋這樣的虎鬚,他們表示都還沒活夠呢!

「是啊,亡靈的人很配合,這讓許多行動開展起來都方便了很多,這一點是在當初怎麼都沒想到的。」

餘生在想到另一邊傳來的各種消息時,看到頻頻配合下的默契,也是感覺很不可思議。

但不得不說,聯合下取得的成果,絕對是斐然的。

由於兩個組織是在不同的區域,龐大的勢力在結合時的效應可比一加一要大得多。開展起行動來,撒出的網相應來講也會覆蓋的更廣。

就是不想卻也不得不承認,在這一點上,絕對是他們喜聞樂見的。只有網撒的大,才能撈出更大的魚不是!

國外的事情現階段,還只是撒網摸清,再撒網再摸清,盡量將攪渾水的傢伙全部都找出來。

直到可以收網之時,再將其全部打盡。

這樣一來,兩方的勢力相互配合就變得很重要了。只有及時的掌握了對方所掌握的線索,再將其結合,做安排,才能做到資源最大利用化。

「確實是這樣。在這期間,兩家聯合搞掉了幾個活躍挑事的,配合間可以說是相當默契了,就彷彿我們本來就是一家般。」

想到這些,奎有點感嘆。其實都猜得出,會有這種情況的出現,絕對是那位先生耳提面命的。

否則一個個桀驁不馴的人,哪有可能說聽話就都聽話了。干他們這一行的,如果不是在強壓下,是絕對不可能對另一方人直接就什麼都聽從的。

「看在他們這個樣子的情況下,想必大哥也不會做什麼為難的事,畢竟對方表現出的是友好,是真的想成為一家。

不過我們這兩方里裡面有一個活寶,雖然不至於是不對付的那一種,但聽大哥的意思這兩個人總是弄出點小故障。」

餘生知道,這一點倒不是什麼不和諧的因素。不管在哪裡,出現冤家什麼的其實也很正常。

畢竟有的人,天生就會出現性格不合,不能說是水火不容,只是瞧著對方不順眼。

而這樣的情況就是,沒事的時候總想給對方找點事干。

「你是說那兩個人啊!不是大事,聽大哥說是安排他們兩個一起去雨林了,是去追一個查出來的線索。

大哥說了,找回來就讓他們兩個回來,兩個人若是覺得那裡的氣候特別適宜,也可以在那邊長住不歸。」

一向是不苟言笑的奎,在說到這裡時,唇角都忍不住勾了上去。

氣候適宜?那地方除了雨多潮濕,就只剩下超大個頭的蚊子和分不清種類的蛇蟲鼠蟻了。

別說長住了,待上10天半個月,不僅人要長毛,弄不好還會發瘋。

小住都會死人,別說長住了。

「那兩人調查事情的進度,想必一定會特別快的。絕對會做到通力合作,相互配合。」

看不順眼,那是沒遇見事呢。一旦被發配去了那種地方,什麼矛盾?沒有的事,發揮渾身之力爬回來才是想要的。

餘生在說完這些后看向奎,兩人相視而笑。敢在大哥的面前炸毛,絕對是欠收拾。

他的手段可是和自家老闆有一拼。

「相信這次回來,那兩個人絕對不會再互看不順眼,一定會很有愛的。」

在這一點上,奎和餘生兩人都持著相同的觀點。記得家裡的大哥說過,找事情那隻說明一點,就是人太閑了。

是啊,就是太清閑,有事了不就好了。

兄弟兩人談論著幽靈裡面發生的各種事件,有正在調查的,也有出了結果的,左一句右一句,也不按照什麼思路來,想到哪兒就說到哪兒。

不知不覺間,車子已經行駛到了祖宅里。

周管家引著兩人來到了西院。

到了外面他便不往裡走了,直接請兩人自己進去。

周天福雖然在沐家並不被當作外人,但這位老人家支持身份,知道什麼是該做的,什麼是不該的。

大小姐明顯是在談著事情,關於機密的,自己就應該知道要避嫌。

當兩人來到會客廳時,看見那夫妻兩人正在做著品茗看書的悠閑之事,沒有半分要商討事情的凝重。

這讓進來的兩人對望,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不是發現了很重要的事嗎?

「來了,坐。剛切好的茶,挺不錯的,一起來嘗嘗。」

說著也不管兩人是不是想喝,慕尚情已經抬手添了兩杯。心情好的她,看著這兩名手下都比以前和藹了不少。

閻宸坐在一邊看著人的動作,滿心的不樂意,茶才剛切好,自己都還沒喝到呢。

「謝謝老闆,」

「謝謝。」

別管是不是想喝,茶都已經添上了,面子是絕對要給的。

而老闆的這態度,真是有點讓他們受寵若驚。是不是有點太親切了?怎麼感覺心裡有點發毛。

奎是屬於粗枝大葉的作風,品茶什麼的,別開玩笑了。對他而言茶水和水的性質是一樣的,是用來潤喉的,俗稱解渴。

新添出來的茶水雖然熱,但對於奎而言還不至於被燙到,三兩下便進了肚子。

好不好喝?只感覺比白開水有味道。

穿越之農女變大小姐 這樣的動作只讓其他圍坐著的人想翻眼睛,什麼叫如牛飲水?有沒有太形象,看著他喝茶只有兩個字,浪費。

餘生雖然是個樂於品茶的,但眼下真的沒什麼心情。茶味雖甘雖香,但心不在此物之上,也還是暴殄天物。

「我說你們這一個兩個的,都是經過風浪的,不過是來商討點小事,至於如此不靜心嗎?」

看著這兩個人的狀態,慕尚情想著好好的氣氛都搞得沉悶了。

自己的這兩個屬下,真是太把事情當事了。出了問題解決就好,哪裡用得著這麼掛心。

現在慕尚情的心態和他們可是完全的不同呢,享受生活才是應該做的,至於其他的,那只是娛樂。

不管是大的事件,還是那些令人噁心的人,對她來講都屬於是閑暇時打發時間用的。

太放在心裡就不好了,就真成了事。

「您是老大,我們是屬下。您可以不著急,但我們卻必須要把該抓的抓起來。不然等到您急的時候,我們豈不是要乾瞪眼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