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村子裡面還有些存量,出來的人到處尋找一些食物,剩下的這些人省吃儉用一些還能勉強活下來,但是死亡依舊離他們越來越近,這讓整體的氣氛都十分的壓抑。不過不論如何壓抑,李隊一直在安慰著其他人,政府一直在努力的向這裡進發,救援隊一定會來救助他們的!李隊也一直這樣堅信著,但是對於政府能不能進來卻一直心裡沒底……所以李隊把希望放在了最近剛出來的修鍊者們的身上……這地震也不知那些修鍊者們能不能進來……

今天中午的時候李隊聽到有飛機的聲音,雖然那個聲音很弱很弱,但是李隊依舊聽到了,他知道這個飛機距離他們絕對有幾千米的距離,李隊也是從部隊裡面退下來的人,如何不知道這已經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

儘管對於跳下來那些人能不能活下來並不抱太大希望,但是他還是安慰其他人,已經有空降兵來了,國家並沒有拋棄他們……

李隊疲憊的坐在簡易的帳篷前面,他雖然知道那些空降兵一定會帶著醫療用品和食物,但是他實在是分不出力氣去尋找那些空降士兵了……

「做的不錯。」就在此時,一個手掌落在了李隊的肩膀上,李隊一回頭,卻看到一個面帶微笑的年輕人,年輕人的身後還跟著兩個中年男子,這個年輕人李隊不認識,但是那兩個中年男子李隊之前見過,是傳說中龍組裡的人物……

「敬禮!」張明輕喝一聲,三人齊齊的向李隊敬了一個軍禮……雖然張明不是龍組的正是成員,但是此刻卻沒有人計較這些……

李隊顫抖著舉起了早就被纏滿了沾著血跡的布條的右手,默默的給張明三人敬了一個禮,緊接著雙眼默默的流出了眼淚,在淚眼婆娑之中李隊昏睡了過去……

「都是些外傷,太疲憊了才昏過去的,沒事。」張明身後的一個龍組成員走上前探查了一下李隊的身體情況說道。

「好,你去救助那些重傷員吧,我們去挖掘剩下的生還者。」張明點了點頭說道:「藥品還夠么?」

「足夠了。」

「好……他們已經快要到極限了,剩下的就看我們的了。」張明深吸一口氣說道。

——

外面的世界已經逐漸的進入了救援的正規,雖然依舊有很多人在哭泣、很多人在嘆息、很多人在焦急,但是好歹一切已經逐步在掌之下了,但是林軒這裡卻是依舊沒有什麼頭緒。

雖然藉助劍域林軒的劍勢變得十分的強大,林軒甚至感覺現在已經無限接近天境的力量了,但是依舊斬不死這個魔體……

這個魔體的恢復能力像是沒有止境一樣,無限的消耗著林軒的神力,雖然林軒的源氣十分的龐大,但是也經不起這樣的消耗,而且封天每一瞬間消耗的神力都極為龐大,也幸虧林軒的天境精神力和龍盤陣的力量能夠支持下來……

「每次使用恢復的時間是五分鐘。」林軒瘋狂的在魔體上不斷的留下劍痕,眯著眼睛計算道:「暫時沒有摸到魔體的恢復上限,但是每次恢復都非常的消耗能量,而且越重的傷恢復需要的能量越多……任何能力都是有極限和破綻的,沒有完全無敵的能力,不知道魔體有沒有什麼命門……難道是傳說中的那裡?」

林軒有些不懷好意的望著某個魔體的後面兩股之間……一般來說這裡貌似都是命門,畢竟你怎麼修鍊者總不會修鍊到那裡……而這一段時間裡林軒一直都沒有攻擊到那裡,偶爾一兩劍過去也沒有絲毫的反應,就像是那裡擁有強大的防禦力一般……但是林軒絕不相信,反而覺得那裡一定有古怪……

「合劍!」林軒目光一凝,既然普通的劍法破不開防禦,那麼久別怪我心狠手辣了!哼哼,林軒舔了舔嘴唇……好像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混了進來……

林軒隨手一招,封天的無數金劍中頓時有九十九柄金劍飛了下來,林軒覺得九劍合一應該依舊是破不開他的防禦,既然這樣,那就加量!

「錚!」煌煌巨劍利於天地之間……以林軒現在的力量,儘力之下的九十九劍合一還是可以做到的!強大的劍勢竟壓迫的魔體此刻無法動彈……不過這力量也太過龐大了一些,林軒感覺已經要握不住劍了……

「走你!」林軒一把將金色巨劍扔了出去……魔體瘋狂的凝聚著身體裡面的神力,高高的舉著石刀便沖向了飛躍而來的金色巨劍……

「蠢貨……我刺的可不是正面……」林軒嘿嘿一笑,即將觸碰到石刀的金色巨劍忽然消失不見…… 如果是面對真正的蚩尤,林軒恐怕還不會這麼明顯的運用空間天道,這樣的小伎倆根本瞞不過人家的眼睛,這可是林軒現在的儘力一擊,如果被人家直接抓住破綻廢掉的話,林軒哭都沒地方哭去……

不過隨著這麼長時間的不斷戰鬥,林軒已經摸清楚了這個人可以說是蚩尤的遺體了,這個沒腦子的傢伙根本一點都不記得蚩尤的武技,只知道無腦的用石刀亂砍,要不是這個魔體繼承了蚩尤的無與倫比的肉體和強大的神力,這個魔體連跟林軒一戰的資格都沒有……

好歹林軒也是打過小流盲,斗過嘿社會的社會主義新青年……咳咳,畢竟在正式成為修鍊者之前就有很長時間的戰鬥經驗,軍訓的時候還跟教官過過招,那個時候軍訓還是有真正的士兵來訓練的,不像現在,全是學長們帶的……

扯遠了,林軒之前在軒轅空間裡面也算是殺出來的,再加上有道元這麼一個大手子一直在指導林軒修鍊,所以林軒的武力還是非常強大的,繼承了林頓那邊的華夏武學和道元這邊的強大文明武技,林軒可以說隨便洗刷這個「莽夫」了……

魔體失去了巨大金劍這麼一個目標,頓時有些迷茫,不過金劍沒了,但是林軒還在啊,於是魔體在迷茫了一瞬間之後就拎著刀沖向了林軒……完全一副顧頭不顧腚的樣子,像極了街頭打群架的不良少年……

林軒一瞬間有了回到初高中時期,那時候時間還早,不像這兩年治安好了不少,當時還有一些很多不良少年整天沒事幹精力過剩在學校周邊遊盪,林軒當時教訓了不少這樣的人,也抓著一些青年送回了學校……還有家長來送過錦旗,現在都是當個笑話說了,不過當時還是很自豪的。

收拾好心情,林軒揮劍抵住了魔體飛過來的大刀,現在壺內世界裡面的空間似乎有些問題,不知道為什麼變得穩定了不少,那並柄劍要破空飛出去還是要一些時間……

「有人要來了,不然這裡的空間不會突然變得穩定。」道元忽然說道,現在道元基本上只有在林軒修鍊的時候才會指導林軒,在實戰的時候除非遇到超出林軒實力的狀況,不然一般不會出聲的,就連上次在維也納方天祤扔出了一個天境的技能捲軸道元都沒說什麼,而是交給林軒自己處理,不過此時天道的變化讓道元看到了一絲不尋常……

「看來不是一般人啊,竟然逼的天道都做出了限制,恐怕這個人已經是天境高階的強者了吧……」林軒一邊和魔體過招一邊說道。

「應該是天境高階沒錯了……」道元說道。

「會不會是他來了?」林軒問道。

「不會,他當年的實力就是天境高階了,這麼多年過去了,就算沒有抵達道境,也應該是天境巔峰的實力了,以他的實力應該不只是加固空間那麼簡單了……」道元說道。

「出來了。」林軒咧了咧嘴,這裡自然不是那個神秘的強者出來了,而是林軒發出的那一劍終於飛了出來,直奔魔體的後庭而去,林軒在前面牽制著魔體,不知道魔體有沒有感覺到那啥一緊,不過林軒自己還是不自覺的收了收……畢竟那地方確實太敏感了……

「吼……」魔體發出了一個凄厲的聲音,那身後的防禦根本防不住林軒這個巨大的合劍,彷彿被一層紙一樣直接刺破了……

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屁股後面夾著一個巨大的金劍,金劍前面一大半都伸了進去……林軒嘖嘖稱奇的看著這個蹦蹦跳跳的魔體,果然還是強悍啊,被這麼大一柄劍懟進去竟然還這麼生龍活虎的,果然不愧是傳說中的不滅魔體啊,被人家這麼搞進去看起來都不是那麼致命,疼點就疼點唄……

一滴滴黑色的血液隨著魔體不斷痛苦的扭動滴落到大地上,不說別的,這魔體的血是真的多,這麼幾滴滴下去都快成一個小湖了,就是這血看起來似乎不太正常,怎麼變成黑色了,就算蚩尤是老祖宗也是人類啊……不過想到被人家用煞氣煉了幾千年似乎也可以理解了。

「這算是找到了不滅魔體的破綻了么?看起來這魔體也不怎麼強啊,當年黃帝怎麼打的那麼艱難……」林軒嘿嘿的笑著,黃帝要是聽到這句話絕對能從道域衝出來砍他兩刀……當年誰閑的沒事會桶人家那裡,都是堂堂正正的剛正面好吧……

「當年黃帝要是像你這麼猥瑣,估計早就一統天下了……」道元打趣道。

「呸呸呸,什麼叫猥瑣,這叫戰術,戰術懂不,既然他有弱點為什麼不抓住,還傻乎乎的跟人家剛正面,要是打不過都不知道找誰哭去。話說你最近學的詞不少嘛,連猥瑣都知道了……」林軒翻了個白眼說道。

「行行行,你說的都對……」道元笑呵呵的說道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只是和林軒向嘮家常一樣的拌嘴……

「他很強?」林軒嘆了口氣說道。

「很強,一口氣就吹死你好幾回了……」道元嘆了口氣說道。

「有沒有這麼強啊……」林軒張了張嘴。

「這個魔體在他手中只是玩物而已。」道元說道。

「不是道尊?」

「不是……」

「……你們道域還真是卧虎藏龍啊……」

「他只能算是域主一級的強者,比他還強的應該都去了通天塔……」道元無奈的說道。

「……好吧……那黃帝在你們那應該屬於哪一級的?」林軒問道,現在他就指望黃帝能夠出來幫他一把了……

道元猶豫了一小下,然後說道:「黃帝是在我離開之後進入道域的,現在的情況我也不知道,情況不好的話,恐怕只是一個城主都有可能,最好的情況應該是一方域主的級別,之前那個方天祤所在的冰皇界域就是比域底一級,冰皇當年也是隨我一起征戰的將軍之一。」

「那這個要來的人是什麼人?」林軒問道。

「他曾經帶領過一直強大的軍隊,現在應該聽從道尊的命令了,當年我手下四十九域主之一,名為奴天。」

鄉村小神醫 「這一個域多大啊……」林軒張了張嘴。

「至少比地球大個兩三倍吧……」

「道域有四十九個域?」 任性首席 林軒張大了嘴巴。

「有五十個,最後中間一域,也是最大的一域是在通天塔的直接統治之下。」

「我勒個去……這道域也太大了吧……」

「要不然其他的那些文明也不會那麼覬覦道域,無數歲月之前,那一次大戰讓他們的世界崩潰,現在勉強有道域一半大小吧……」

「……」那也很大了好吧……至少是地球的無數倍了吧……

「別和地球比,地球是不同的,這個你以後就知道了。」道元說道:「準備吧,他來了。」

就在林軒默默的恢復自己的神力的時候,一直大手輕輕的撕開了煉妖壺內的空間,連帶著林軒的封天劍域也一併被撕碎了,緊接著大手輕輕的一點,林軒辛苦製造出來的巨劍便煙消雲散了……魔體晃晃悠悠的倒了下來,躺在了自己的血泊之中不知生死。

「廢物!」一個冷酷的聲音從空間裂縫中傳了出來…… 魔體得到了解放,但是卻也受到了重創,畢竟之前魔體一直不管是什麼樣的傷痕都能夠完全恢復,魔體有個很厲害或者說很賴皮的能力,就是在他恢復之前受的傷都不會真的傷害到他自己本身。

所以之前林軒的諸多傷痕其實都沒有真的傷害到魔體,而魔體自己本身也在不斷的循環恢復,只要這個循環不被打破,沒有超過他自己本身的極限就不會有問題,以林軒現在的攻擊力還沒辦法打破這個循環。

但是不管是什麼樣的強大能力都有自身的破綻或者說是弱點,這個破綻、弱點可能很小,可能很隱蔽,但是總會有的,抓住了就能夠很容易的破解掉,所以一個人的能力資料很容易,面對一個完全陌生的敵人需要不斷的去試探,不斷的去從各種角度找到敵人的弱點,不然的話就算是敵人的等級比你低,也很有可能會一些很詭異的能力讓你防不勝防……

這個名為奴天的強大修鍊者自然不可能真身降臨地球,除非他不想活了,界心現在對於地球的保護還是非常周密的,不過降臨一個分身付出一些代價還是可以做到的……一個中年男子模樣的靈體出現在了魔體的上方,不過這個奴天似乎並沒有表現出對林軒強大的敵意,反而是有些好奇的看著林軒。

「你就是林軒?」奴天問道。

「是我,前輩有何指教。」林軒向奴天拱了拱手,這個時候出現在林軒面前的自然就是敵人了,對待敵人並不需要太多禮節。

「道尊為什麼讓我順手將你擊殺,你可知道原因?」奴天面無表情的問道……

「嚇?」林軒愣了一下,不應該直接動手么?這問了一下是什麼情況,難道這個什麼奴天並不想聽從道尊的命令?這話問的好白痴呀。

「我也想知道……」林軒裝著苦笑了一下……道尊為什麼想要殺了自己?很簡單啊,這貨肯定是怕自己身體裡面的那個道元,這貨當了一萬多年的老大,要是原來的老大跳出來說你下來,我還是老大……換了誰都不願意啊,當年明景帝和明睿帝倆人還是親兄弟呢,最後不還是鬧得分了生死……任何涉及到至高權利的都沒有感情和道理可講,一個當慣了至尊的人絕對不會甘心屈居人下……不論他在這個至尊的位置上呆了多久。

奴天仔細的看了看林軒,對於林軒的言不由衷他還是能夠看出來的,不過奴天並不打算真的殺了林軒,奴天雖然實力不如道尊,但好歹在域主的位置呆了近萬年了,什麼樣的爾虞我詐都見過,如今道尊讓他越過空間壁壘,跑到地球上來殺一個物境……

奴天感受到了這裡面的不同尋常,畢竟即使是在道域中道尊也沒有吃相這麼難看的時候,雖然道尊說的是要對抗黃帝,順手殺掉林軒……這個順手就顯得很刻意了,接到這個命令的時候奴天表面沒說什麼,但是心裡卻一直在犯嘀咕……

這個林軒看起來也就是一個比較有天賦的後輩,這麼多年什麼樣的天才奴天都見過,但是能夠讓道尊這麼在意的還是頭一回……而且道尊不是為了招攬林軒而是要殺了他,那麼這個在意就可以變成忌憚了,能夠讓道尊忌憚的人不多,除了那幾個如今在道域稱霸一方的超級強者以外,也就是曾經的那位至尊了……

之前奴天一問其實也是在試探林軒,如果林軒是道域中那幾位的任何一位的人,剛剛也會承認了,也只有和曾經那位至尊有聯繫的人在時機不成熟的時候會選擇隱瞞,其實這並不難推理,只要知道的足夠多,很容易就能推斷出來,符合條件的也就那麼幾個,那麼這個地球上的小夥子和曾經的那個至尊有什麼必然的聯繫呢?

不論是有什麼聯繫,奴天都不想殺掉林軒,一來當年那位對他也是有恩德的,當年也是他的頭領,只是後來他煙消雲散了,他才認可道尊的。二來道域實在是太缺少一位道境的強者了,這麼多年來一直被其他幾個文明壓制著,如果不是有武者和科技一直暗中幫襯著,其實道域的損失將會非常大。

反正你道尊也只是讓我順手殺掉林軒,那麼我就順一下手,沒殺掉就不怪我了,奴天心中有了計較,順手拍出了一擊,然後便不再出手了,將順手這一個詞演繹的淋漓盡致。

林軒此時感覺到了泰山壓頂一般的壓力,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林軒沒有在這一擊裡面感受到任何的殺意,不過這一擊所攜帶的能量確實不少,自己能不能擋下來還是未知數。

於是林軒在這一瞬間就收縮了劍域,現在這個級別已經不是自己可以參與進來的,話說這個時候黃帝那邊的人也應該出來了吧,再不出來自己可就要被人家「順手」給拍死了。

「奴天,這麼大一個域主,欺負人家一個小孩子可有失身份。」就在林軒在心裡吶喊的時候,終於有人出現了,一個淡藍色的身影出現在了林軒的身前,揮揮手將奴天拍出來的攻擊散掉了,不過這人影並沒有像之前奴天降臨那麼艱難,還需要撕開空間,彷彿就這樣就出現了。

「你們從地球上出來的修鍊者回到地球果然也容易一些。」奴天盯著眼前這個靈體,沒有再看林軒一眼,彷彿就這樣無視了林軒一樣……對於這個奴天林軒一直有很怪異的感覺,彷彿他來了就不是要殺他的一樣……

「這個奴天好像並不想殺我。」林軒奇怪的說道。

「奴天本就是主修精神力的修鍊者,當年在我手下的時候就非常聰明,如今經過了萬年的歷練,恐怕他已經看出很多事情來了。」道元有些感嘆道,或許是因為奴天並沒有對林軒真的出手讓道元頓時有些老懷大慰的感覺。

「別高興的太早,我估計這個奴天如果真的猜出來跟你有關係的話,也只是想要你的道境實力,如果他知道你已經不是道境了,不知道他還會不會支持咱們去擾亂道域的穩定。」林軒說道。

「胡說,誰說老夫現在不是道境了,老夫明明還是道境好吧,不然我早就死了。」 閃婚有毒:顧少撩妻無度 道元頓時吹鬍子瞪眼的。

「……好吧好吧,你厲害。」林軒無奈道:「不過現在貌似沒我什麼事情了,這個跑出來的人應該就是黃帝那一邊的人了,只是不知道他是哪一尊大神,竟然有和奴天對拼的實力,那豈不是說他也是域主一級別的了,不是說域主已經是道境裡面頂天的人物了么,如果黃帝手下都是這樣的實力,那麼黃帝是什麼實力了?」

林軒瞪著眼睛看著兩個雖然沒有動手,但是已經在不斷交鋒的強者……自己蚩尤魔體都被晾在一邊,前一秒自己和魔體還打得火熱,沒想到現在都成了背景板了…… 林軒站在邊上好奇的望著這兩個天境強者的分身靈體,雖然林軒也進入過天境的境界,不過那畢竟是血晶的天境,血晶之路並不完整,所以天境也稍弱一點,感悟也不如原本的天境強大,所以就算是軒轅部落現在的三位族老以後會進入道域,也會逐漸的改變自身的根本,或者找黃帝要金晶,如此才能夠成為真正完整的天境。

所以林軒對於這樣的頂尖高手的戰鬥還是十分好奇的,這兩個靈體的實力自然是遠遠不如他們的本體,畢竟在地球上天道強大的壓力之下,他們就算是頂尖的天境也只能降臨天境低階實力的分身……

不過就算他們現在的分身只有天境二三品的實力,但是他們的境界實在是太高了,一招一式都會讓林軒獲益匪淺,現在龍盤陣法的力量還沒有完全散去,天境低階強度的戰鬥餘波林軒還是可以承受的,這麼好的機會林軒自然不會錯過,也就是魔體那個剛誕生的沒腦子的靈智才會在一邊躺著裝死……

比如現在這兩個人還沒開始動手,但是雙方氣勢的爭鬥已經開始了,如果一方的氣勢被壓制的話,接下來的戰鬥就會吃大虧,他們這個級別的戰鬥,任何一些失誤都會引起整體的潰敗。

「這個人好犀利的氣勢,抓住一點一往無前,倒是很有些劍士的樣子,不過和劍士又不太一樣,這個人到底是誰呢?」林軒稍微往後退了退,看著眼前這個淡藍色的身影,而在他不斷蓄勢的時候,藍色卻在不斷的加深,不多時,這個原本的淡藍色都快變成藍色了。

那個奴天的氣勢卻是看不出來顏色,彷彿透明一般,這倒是讓林有些疑惑,林軒還是第一看到透明的氣勢,氣勢這東西和修鍊者所修的類型有一些關係,很多時候會有重複的顏色,但是沒有顏色倒真的是很少見。

「奴天擅長的是傀儡一道,如果和他對戰沒有足夠的準備的話,很容易會被他直接控制,他的精神力非常強大,並不是平衡的神力,而是以精神力為主,源氣為輔的神力,所以即便不帶傀儡,只是使用精神力化身降臨,依舊十分強大。」道元說道。

「原來如此。」林軒點了點頭。

「不過這個來助你的強者我倒是沒見過,應該是後來進入道域的,他的氣勢十分的凌厲,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這個人應該是修箭術的,不是和你一樣的劍,而是弓箭。」道元說道。

「說道箭術……我倒是想起一個人來,不知道會不會是他。」林軒笑著說道。

「誰?」道元問道。

「大神羿,不是夏朝有窮國的那個國主后羿,而是當年帝堯手下那個被受封商丘的大羿,傳說中可是射掉了九個金烏的牛X人物,我猜啊,黃帝手下能夠把箭術修鍊到這個級別的也就是他了。」林軒笑著說道。

「有可能,可能性很大,這個人的氣勢非常強大,也不是隨便有個人都能達到這種程度的。」道元點了點頭。

就在林軒和道元聊天的時候,忽然兩個人的氣勢一變,彷彿商量好了一般,齊齊的一起動起手來,林軒身前那個身影身前出現了一個深藍色的巨弓,緊接著將手搭在了弓上,隨即一個一個同樣顏色的巨箭也出現在弓弦上。

虛引未發,僅僅是搭在弓弦上,而且還沒有對準自己,但是林軒此時頓時感覺到渾身無法動彈,彷彿被鎖定了一般,此箭一出林軒感覺自己恐怕躲都躲不開。

「嗡!」沒見有其他的多餘的動作,那個深藍的色巨箭直接飛向了奴天,龐大的箭只攜帶著一往無前的龐大能量,奴天輕嘆了一聲凝聚了一面巨大的盾牌,雖然這箭只是攻擊一點,但是其身後所攜帶的龐大能量不防禦的話也會將他的靈體吹散……

「轟!」巨箭和巨盾同時消散了,但是奴天的靈體明顯淡了許多,這一箭奴天輸了。

「黃帝果然知道是我來,所以派了你過來,是么,大羿。」奴天凝視著羿說道。

「不錯。」羿點了點頭。

「若在道域,我不會輸。」奴天看著羿說道。

「這裡是地球。」

「到底是你們的主場,我在這裡受到的壓制太多。」

羿稍微沉默了一下說道:「你們也曾是這裡的主人。」

「不一樣了,界心已經拋棄我們了,除非新的道聖者出現,不然我們和外面那些文明沒什麼區別,界心選擇的人,雖然不是道尊,但是也不可能是黃帝。」奴天說話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似乎隱晦的瞥了一眼林軒……

「總歸是會是從地球上走出來的。」羿笑道。

「你覺得你家姬軒轅能容得下有人站在他的頭上?」奴天挑了挑眉。

「一切都會有他最好的選擇,奴天域主,請回吧,這裡族長已經布局數千年,自然不允許道尊染指,那魔體被你們利用了在華夏的土地上製造了一場劫難,如今也該他回到該去的地方了。」羿一揮手,一道藍色的匹練席捲到了在裝死的魔體身上……魔體大吼一聲想要反抗,但是實在是小胳膊擰不過大腿,被羿給收到了一個藍色的青銅燈之中……

「若你還是當年的蚩尤,或許還有反抗的力量,可惜你被族長用煞氣破壞身體長達數千年,早就不復當年了,可笑那些九黎族的遺民還在期待著你的復出。」羿盯著青銅燈感嘆道:「族長當年既然已經戰勝,又怎麼會連你們這些伎倆都看不出。」

「好一個黃帝。」奴天目光閃了閃說道:「恐怕道尊也被黃帝給欺騙了,這魔體的信息是黃帝故意縱容九黎遺民告訴道尊的吧。」

羿微笑不語。

「道尊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你們好自為之吧……既然黃帝如此算計,我已無勝算。」奴天並不遺憾,本來他就沒打算真的做什麼,因為奴天知道道尊的真正目的恐怕就是要殺林軒,從一開始他不打算殺林軒,那麼他就已經不可能讓道尊滿意了。

沒有再多說什麼,奴天這具分身直接破碎,消散在了天地間,從奴天派出這具分身就沒打算讓他回去,回去的代價還不如直接破碎了。

「先祖。」林軒見奴天自碎靈體,大羿轉過身來立即躬身行禮,不說大羿是來救自己的,就說他是自家的老祖宗,就當得起林軒這一拜。

「不錯!」大羿盯著林軒還有林軒手中的軒轅劍說道:「族長所託不錯,你足以繼承軒轅劍了,雖然有族長的龍盤陣加持,魔體又被削弱不少,但是以你現在的境界,能夠抵擋這個魔體這麼久,實屬不易。」

「先祖謬讚了。」林軒笑著說道。

「如不嫌棄,不如叫我一聲羿爺爺。」大羿笑道。

「羿爺爺。」林軒點頭叫道。

「好好好,你還有什麼疑問,儘管問吧。」 「先前還有一些疑惑,不過現在已經知道了。」林軒笑著說道。

「好,既然這樣,那我便回去了,巫說明年其他文明將會降臨地球,好生守護華夏,我們在道域等著你。」大羿點了點頭,讚許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