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能期待的僅僅只能是奇迹的出現!而如今唯一能給左尋梅心裡帶來安慰的估計就是,李逸晨的確是一個經常書寫奇迹的人。

事實上李逸晨的確是抱著把這股寒氣收入自己體內的意思,反正自己有嘯天火源,還有聖戒空間,無論哪一樣都可以令自己立於不敗,而花怡香如今有千臂冰焰護住心脈,同時寒氣不斷流入自己的體內,她體內的寒氣減弱自然也不會再繼續惡化。

當然這僅僅是李逸晨最初的想法,但是當瞬間被冰封之際,李逸晨才意識到自己的天真!

花怡香乃是天人境後期巔峰的存在,這是一個已經開始觸摸到世界之力的境界,雖然此刻還未能完全感悟而達到突破,但是花怡香的寒冰之氣中卻已經包含著淡淡的世界之力,如此一來,李逸晨悲哀的發現,由於那股淡淡的世界之力的干擾,被冰封的自己居然無法打開逍遙聖戒。

若是自己的身體沒有被冰封,那麼自己自然能有其他辦法做到與逍遙聖戒形成聯繫。

當然若僅僅只是冰封,以自己的實力,李逸晨自然也能將其破開,可是現在自己被冰封的手臂仍然還在花怡香的小腹之上,花怡香體內的寒氣彷彿找到了宣洩口一般,還在不斷的匯入自己的體內,此刻不要說破開冰封,就算是想要抵抗這股寒氣都做之不到!

而且李逸晨更清楚,如今雙方的連接已經形成,哪怕自己具備那份力量強行打斷連接,那麼以花怡香的情況也會瞬間斃命!

突然之間,李逸晨自己因為太過強大的自信而使得自己一下子陷入一個極其危險的境地,接著數息之後,李逸晨更感覺在寒氣的侵襲之下,自己彷彿全身已經開始在逐漸僵硬起來…… 每一所大學的門口,都有一家「川湘飯館」。

敖夜、葉鑫、符宇、高森四人全員到齊,這也是307寢室四個室友的第一次聚餐。

葉鑫說他請客,自然由他霸佔了點菜權。

“喝點兒?”葉鑫看着符宇和敖夜,出聲問道。符宇家裏比較有錢,敖夜看起來比較難搞…..所以這兩個人都是他要重點關照的對象。高森傻大缺一個,性子憨厚,隨大流,家庭條件也非常一般。所以,他的意見一點兒也不重要。

從進入大學的那一天開始,便是進入了一個小型社會。學生們在這裏學習、交友,也嘗試着處理一些簡單的人際關係。有些人懵懵懂懂,有些人家學淵源或者無師自通。

都市透視醫尊 “喝點兒。”高森舔了舔嘴脣,看起來極其饞酒的模樣。“我在家裏經常陪我們家老頭子喝點兒。”

“喝多少?”

“三斤。”

“啤的?”

“白的。”高森說道。

“……”

“不多,兩個人三斤。要是讓我放開量喝,我一個人就能幹掉三斤。”高森一臉驕傲的說道。

葉鑫就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大耳巴子,沒事兒提什麼喝酒?喝什麼酒?

“要不,咱們每人喝瓶啤酒潤潤喉?”葉鑫說道:“今天是開學第一天,要是喝倒了回去怕是不好交代……說不得下午還有什麼事情要處理呢。等到咱們穩定下來,好好陪高森這個酒瘋子喝一回,不醉不歸。”

嘴上這麼說着,心裏卻想着以後自己再也不請客吃飯了,就算請客也絕對不提「酒」字。

“我酒量不好,只能喝一瓶啤酒。”符宇說道。

“我無所謂。”敖夜說道。

對他來說,喝不喝酒不重要,和什麼人喝酒才重要。

他以前的酒友是李白杜甫白樂天柳三變,現在是葉鑫高森符宇……你聽說過後面這三個人的名字嗎?沒有吧?

敖夜和他們沒有共同語言。

高森一臉遺憾,但是想到開學第一天就喝醉確實不太合適,聽說輔導員還要到各個寢室去看望新生了解情況呢。

於是他便點了點頭,說道:“那就喝一瓶潤潤喉嚨吧。”

對他而言,一瓶啤酒怕是連喉嚨都潤不了。

葉鑫叫了四瓶啤酒,每人一瓶。

“來來來,喝一杯。慶祝307寢室正式成立,也慶祝我們有緣在同一間屋子裏同居四年。”葉鑫很有老大哥的風範,率先舉起手裏的酒杯。

大家也跟着一起舉杯。

點的菜依次開始上桌,端上來一盤西紅柿炒雞蛋,敖夜剛剛夾了一筷子,那盤菜就瞬間在眼前消失不見了,比他的移形換影還要快。

又送上來一盤青椒炒肉絲,敖夜準備去夾第二筷子的時候,盤子已經空掉了。

敖夜貴爲龍族之主,什麼樣的山珍海味靈果仙芝沒有吃過?在人類世界的時候又特別學習過東方的儒家禮儀和西式的紳士禮儀,所以吃飯的時候細嚼慢嚥,很是優雅從容。

但是這幾個傢伙可不講究吃相,一筷子就能夠夾走盤子裏三分之一的菜量。特別是高森,塊頭大,飯量也大,他一筷子下去,一盤菜也就差不多見底了。

“敖夜,你的速度太慢了。完全跟不上我們的節奏啊。”葉鑫出聲催促。

“動作太溫柔了。”高森笑呵呵的說道:“照你這種吃法,以後聚餐你可要餓肚子了。”

“就是,吃飯不積極,腦子有問題。”符宇說道。

敖夜可以吃飯不積極,甚至吃不吃對他而言也不是個問題。

但是,因爲吃飯不積極,就說他腦子有問題,這個敖夜就接受不了了。

他的腦子絕對沒有任何問題!

當第三道菜蒜薹回鍋肉端上桌的時候,其它三人立即抓起筷子過去夾肉……全部都夾了個空。

大家看向敖夜,發現他除了嘴脣有一層油光之外,就好像完全沒有動彈過。

“肉呢?”葉鑫問道。

“被我吃了。”敖夜說道。

“這麼快?”

“吃飯不積極,腦子有問題。”敖夜說道:“我的腦子沒問題。”

“……”

第四道菜是宮爆雞丁,其它三人伸筷子去夾雞丁的時候,發現雞丁沒了,只有花生米和胡蘿蔔塊。

第五道菜是腐乳青菜,大家伸筷子的時候,只有腐乳,沒有青菜。

第六道菜是酸菜魚,酸菜魚滿滿一大盆,大家心想就算你速度再快,這次你總沒辦法把所有魚都吃進肚子裏面吧?你難道吃魚能不吐刺?

而且,這次大家都早有防備。菜纔剛剛放下,大家就伸筷子一捅而上。

蜜意 「啪!」

敖夜打了一個響指,時間定格。

等到高森葉鑫符宇等人的筷子伸進盆裏的時候,撈來撈去,只有酸菜。

“魚呢?”高森問道。

“對啊。魚呢?怎麼只有酸菜?”符宇問道。他們敢保證,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怎麼可能就沒有魚了呢?

“老闆,你們家酸菜魚沒有魚啊……”葉鑫對着櫃檯後面的老闆娘出聲喊道。

“不可能吧?”老闆娘走了過來,拿起勺子撈了一記,盆裏果然沒有魚片。

當她看到敖夜的時候,生氣的說道:“怎麼沒魚?魚都被他吃了。”

大家這才發現,敖夜面前的碗裏面堆了滿滿一碗的魚骨頭。

“敖夜……”

“吃飯不積極,腦子有問題。”敖夜說道。

“……”

正在這時,敖夜口袋裏的手機響了起來。

敖夜摸出手機看了一眼,說道:“我接個電話。”

“接吧接吧。”葉鑫說道。他還在猶豫着是不是要繼續點菜。點吧,自己吃不着。 至尊追美系統 不點吧,自己沒吃飽。

敖夜接通電話,問道:“淼淼,有什麼事嗎?”

“敖夜哥哥,你在哪裏?”話筒裏面傳來敖淼淼嬌滴滴的聲音。

“我在吃飯。”敖夜說道。

“啊?你吃飯都不叫上我?你這個沒良心的……哥哥,人家還沒吃飯呢。”敖淼淼撒嬌的說道。

“哦。”敖夜端起啤酒喝了一口,一口氣吃乾淨一盆酸菜魚,嘴裏還是覺得有些油膩。“那你去吃吧。”

“……哥哥,你在哪裏吃飯呢?”

“學校門口的川湘菜館。”敖夜說道。

“太好了。我最喜歡吃川湘菜了。哥哥,你在那裏等着,我們很快就到了……”敖淼淼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敖夜收回手機,發現三個室友都虎視耽耽的盯着自己。

“女人?”葉鑫問道。

“不,是個年輕的女生。”符宇說道。他坐在敖夜旁邊,話筒裏面的聲音他也能聽見。

“嘿嘿嘿……”高森傻笑出聲。

敖夜有些爲難的看着自己的三個宿友,一臉歉意的說道:“是我妹妹……她知道我在外面吃飯,所以也想過來。”

“來。”葉鑫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豪氣干雲的說道:“敖夜的妹妹,那就是我的妹妹。老闆娘,加菜。”

“對,敖夜的妹妹,也是我們的妹妹。”符宇說道,再次嫉妒的打量了一番敖夜的樣貌,心想,哥哥都長的這麼好看,妹妹也不知道是多麼的國色天香。 幻夢 “今天這單我埋了。”

“那怎麼能行?說好了我埋單。”葉鑫說道。

“好,那下次我買。”符宇說道。

“……”葉鑫有些失落。我就是隨口客氣一下,你怎麼當真不搶了啊?

敖淼淼不是一個人來的,而是帶着她的三名室友一起來的。

敖淼淼和敖夜的際遇完全不同,她憑藉着可愛的樣貌,活潑的性格,以及苦練了兩億多年的必殺鐗「撒嬌」,一進寢室就成了「室寵」。每個人都喜歡她,每個人都想摸摸她嬌嫩可愛的小臉。

就算什麼都不做,只要看到她都覺得心情愉悅,開心的不得了。

聽到敖淼淼說自己還有一個哥哥,而且哥哥也同樣在鏡海大學讀書,今天和自己一起報道,三個室友就紛份慫恿她立即聯繫敖夜,她們要請他吃飯。

看在敖淼淼這麼可愛的份上,她們都很樂意成爲她的嫂子。

有句話是怎麼說得來着?肥水不流外人田。

當敖夜的三名室友看到敖淼淼時,簡直驚爲天人。

“天啊,敖夜你妹妹太漂亮了。”

“好可愛啊,跟小仙女一樣……”

“敖夜,你實在是太不像話了……你們兄妹倆一起到鏡海大學讀書,爸媽一定叮囑過你要好好照顧妹妹吧?都這麼晚了,妹妹還沒吃飯,這多說不過去?以後吃飯可以帶上妹妹一起嘛,不就是多雙筷子的事情。”

“我爸媽沒有叮囑我照顧妹妹。”敖夜說道。

“怎麼會沒有?”

“因爲他們已經死了。”敖夜說道。

“……”

“哥哥們好,我叫敖水水。你們可以叫我水水。”

“那個字讀「淼」,敖淼淼。”敖夜糾正說道。

“哥哥們好,我叫敖淼淼,三個水疊在一起的那個「淼」。你們以後就叫我淼淼好了。”敖淼淼乖巧禮貌的主動和三個男生打招呼,她剛纔就是用這一招「俘虜」了419寢室的室友們。“以後還請多多關照。”

“淼淼好,你沒來之前我們還在和敖夜說呢,他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想吃什麼隨便點,今天我請客。”葉鑫拍着自己的胸口說道。

“今天見面也是緣分,以後淼淼可以沒事到我們寢室玩……我櫃子裏可多零食了。”符宇已經準備用零食來收買人心。

“關照。關照。”高森笑得跟個二傻子一樣。

“謝謝哥哥。”敖淼淼又幫忙介紹她的三位室友,文蓮是一個眼鏡女孩兒,笑起來露出一對小虎牙,也是走可愛路線的姑娘。夏天是短髮御姐,黑衣黑褲的,看起來非常酷炫。俞驚鴻長髮披肩,長裙布鞋,看起來很有文藝氣質。四人之中,除了敖淼淼之外就俞驚鴻最是好看。

葉鑫笑得合不攏嘴,一邊招呼大家就座,又大聲吆喝着老闆娘把剛纔的菜全部重上一遍。

還把菜單遞到敖淼淼面前,請她無論如何也要點一道菜。

敖淼淼推脫不得,又點了一份拔絲香蕉。

趁着大家都在閒聊的時候,敖夜小聲在敖淼淼耳朵邊說道:“一會兒吃飯要吃快點兒。”

“爲什麼?”敖淼淼問道。

“他們說吃飯不積極,腦子有問題。”敖夜說道:“不許給我們龍族丟臉。”

“哥……”敖淼淼把自己的小胸脯拍得啪啪作響,說道:“別的我不在行,吃飯我絕不認輸。”

我是龍,我驕傲了嗎? 【800♂小÷說→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下玩大了!

雖然本命真火、天道力以及法則之力,幾乎能用的力量已經全部用上,但李逸晨發現不僅沒有扼制住自己身體的惡化,反而因為越來越多的寒氣進入體內,使得李逸晨感覺身體越發的沉重,同時無論是本命真火還是天道力的運轉都已經緩慢無比起來。

不行!不能再這樣下去!李逸晨意識到,若是再這樣發展下去,自己肯定很快就要撐不住,不過雖然被陷入冰封,但是因為手心貼著花怡香的小腹,所以此刻還能聯繫得上千臂冰焰。

心神一動之間,一道冰焰沿著手心進入體內,頓時李逸晨立刻感覺自己輕鬆了許多,不過就在此時,李逸晨同樣又感覺到因為自己抽離千臂冰焰的原因,花怡香那邊情況卻又變得糟糕起來。

雖然李逸晨抽離的連三分之一都不到,但失去千臂冰焰的全力庇護,花怡香全身再次凝固起來。

不能這樣!李逸晨趕緊又將千臂冰焰還回去一部分,畢竟如今這樣的情況,雖然花怡香真的掛了大家未必會真的怪他,但有了這個事情,也許自己參加龍城之行的事情就會隨之泡湯。

將花怡香的身體隨著李逸晨送回的千臂冰焰又回到安全的臨界點時,李逸晨如今能截留下來的千臂冰焰的力量卻又被削弱許多。

雖然如今的情況比起最初之時還是好了幾分,但是李逸晨知道,這樣下去自己還是難逃被凍死的噩運。

怎麼辦?沒有嘯天火源來煉化這些寒氣,更沒有逍遙聖戒將寒氣引開,憑著自己的修為,李逸晨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消化這些寒氣的辦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