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最新章節、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吾本格格、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全文閱讀、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txt下載、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免費閱讀、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吾本格格

吾本格格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穿書之槿上無花、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追夢人、

。 春秋歷208年,隨著麗水防線被破,妖族精銳長驅直入。短短一個月內,妖族數支頂階戰部,便全部渡過了麗水,進入雲莽。

頂階戰部。

這是當下只有名將統領的戰部,才有資格獲得的稱號。任何一支頂階戰部,不但募集了最為精銳的戰士,個人戰鬥力達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而且在名將級戰將的統領下,每一支頂階戰部,都不怕高手的突襲。便是純陽高手,乃至是四大宗師那樣的高手,亦是無懼。

而且,頂階戰部甚至可以憑藉數量上的優勢,直接以自殺式的襲擊,去給一位高手增加血色氣運,最後直接召來天劫。過去的百年當中,被頂階戰部以這種方式幹掉的純陽,雖然一個都沒有,但再下面的返虛卻不止一個。

對於頂階戰部,便是四大宗師級別的高手,單打獨鬥亦會感覺頭疼。正面打,殺多了便會引來天劫。不打,便拖不住。至於說像謝弦歌和寶靜和尚,這種自身手段完全克制戰部的,放眼整個天下,也沒幾個,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

在大規模戰場上,頂階戰部,便是最巔峰的力量。其威脅程度,比純陽高手都大。

至於說派遣高手對戰將進行斬首之類的行動,這種事情在一般的戰部當中,或許可行。可是對於頂階戰部而言,當世恐怕沒有任何一位高手能夠做得到。

妖族方面,一共有六支頂階戰部,分別由妖族的六位名將統領。此番麗水防線告破,有五支頂階戰部,都渡過了麗水,進入了雲莽腹地。唯一缺席的,是吞海鯨一族名將,吞海察哥所統領的戰部。因為吞海鯨一族,一直在負責星海那邊的戰事,所以也不曾來麗水這邊摻和。

反觀天玄宗這邊,其實只有兩大頂階戰部而已。一個是坐鎮娘娘嶺一線的徐字部,徐崤統領的神力戰部。另一個則是王虎臣統領的虎字部,目前負責鎮守餘下的麗水防線,負責讓已經被撕開的麗水防線,不再繼續擴大,同時也將負責未來封口子的任務。

而另外兩位名將,李虎和曹若夫,則都只是率領自身親衛隊而來,直轄戰部並沒有跟來。曹若夫的直轄戰部,需要留在原陵駐守,不可能來雲莽參戰。而李虎的直轄戰部,則是要留在臨蘭江一線,所以都無法調來。

沒了直轄戰部的名將,自身戰力難免就要有所下降。畢竟,一支相對陌生的戰部,和一支從建軍開始便一直如臂驅使的戰部,這兩者之間的差距,不言而喻。不過天玄宗對此倒是早有方案,畢竟曹若夫來幫天玄宗打仗,也不是第一次了。這種情況下,一般都是由曹若夫帶來一支數量足夠的親衛隊,然後由這些親衛填充到下面,去做真正的骨幹,至少要掌握到每一曲。一曲千人,都要以這名骨幹為核心,進行戰鬥。

再加上天玄宗撥給兩位名將的戰修,也都是頂階戰部的人員素質。如此,也就可以在最短時間內,完美指揮一支強大戰部了。

但即便如此,在頂階戰部數量上,天玄宗依然佔據了絕對的劣勢。

幾大妖族頂階戰部當中,以太虛金睛猿一族的猿曄戰部,速度最快。不但是第一個突破麗水防線的頂階戰部,進入雲莽之後,更是一路猛打猛衝,最快接近到娘娘嶺一線。

然而在距離娘娘嶺一線只差不到一日路程的時候,猿曄戰部卻忽然停了下來,止步不前,駐紮在柳芽府東部區域,甚至開始在當地建造簡單的防禦工事。

誰都看得出來,猿曄戰部這是已經打定了主意,等待後續援軍,然後合力突破娘娘嶺一線。

就在猿曄戰部駐紮下來的第二日深夜,一支修者精銳,忽然對猿曄戰部發動了突襲。

這支修者精銳,正是由天玄宗名將徐崤,親自帶隊!

整整三萬人的神力軍團,在徐崤的指揮下,於夜色之中,向猿曄戰部發起了突襲。

然而,就在徐崤率領這支神力軍團,剛剛突破猿曄戰部的外圍防禦,直接衝擊猿曄帥部的時候,接下來的局面,卻遠遠超出了預料。

「若只是老老實實去守娘娘嶺一線,老夫想要得手,恐怕還真要費些功夫。」

就在徐崤剛剛統領神力戰部,深入猿曄戰部駐地的時候,周圍卻忽然出現了大量枕戈以待的精銳戰部!

有埋伏!

「你們修者,就是喜歡玩這些陰謀詭計。在戰場上堂堂正正打不過我們,便只能用這些下三濫的手段。」妖族統帥猿曄,排眾而出,冷笑道:「老子早就猜到,你們多半會趁著我們立足未穩,防禦工事未曾建造結束,便前來偷襲。嘖嘖,玩這些東西,徐崤你才活了多久?嫩了!」

三萬神力軍團精銳,瞬間落入妖軍戰部的重重圍困之中。

「撤!能撤走多少,撤走多少!」

這次偷襲,天玄宗方面顯然是徹底失敗了。非但如此,三萬神力精銳,在猿曄戰部的埋伏下,已是處於絕對的劣勢。就算想要撤退,都不是那麼容易的。

最終,經過一場深夜血戰之後,徐崤雖然暫時衝出了猿曄戰部的包圍圈,卻並未真正脫險。

為了順利脫身,徐崤不得不下令,讓自己麾下的老將朱義,率領一部分精銳斷後。

「老夫這輩子,活的比人家幾輩子都精彩,夠本了。」

這是朱義此生,和徐崤所說的最後一句話。

望著朱義離去的背影,多年來已是在戰場上心堅如鐵的徐崤,卻終於落下了兩行清淚。

朱義是徐崤麾下,年齡最大的戰將,沒有之一。而且,這位老將也是追隨徐崤最久的戰將,更是神力兵團內少有的靈力修者。

很多年以前,朱義曾是大離戰將,後來在雲道大戰當中,不幸戰敗,整個戰部被妖族就地殲滅。就連朱義自己,都成了妖族的俘虜,成了妖族的妖奴。

那時的朱義,本已是萬念俱灰,只求一死。但就連死,對當時的他而言,都是一種奢望。

然而再之後,機緣巧合之下,朱義卻被流落淪陷區的衛易,買到了手裡,做了衛易的修奴。後來,衛易更是直接讓朱義統領麾下的修奴,成立了一支修奴戰部。

那一年,朱義第一次見到徐崤。彼時的徐崤,還是一個被衛易抱在懷裡的孩子。衛易進入天玄山參與試煉之後,正是朱義和曹圻照顧徐崤。所以在徐崤眼裡,朱義是他真正的長輩。

到了東海之後,衛易因為身份特殊,也就沒怎麼再理過這支修奴戰部。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這支修奴戰部,一直駐守在杏花島上。後來在朱義的主動請戰之下,這支修奴戰部,去了東海前線,戰鬥了數十年。在那十年當中,許多修奴戰修,或者退役,或者死在了戰場之上,昔日的熟人越來越少,但朱義卻在杏花島方面的支持下,成功躋身周天境,成了一名周天境戰將。

又過了多年之後,天玄宗反攻雲莽,此後徐崤入天玄山戰將府學習之後,獨立統領的第一支戰部,便是這支修奴戰部。那時的朱義,便是徐崤的副將。

後來,又發生了很多很多事情……

隨著徐崤從一個年輕戰將,成為天玄宗的名將,這支原本弱小的戰部,也逐漸成了名震天下的神力軍團。到了今天,整個神力軍團當中,除了朱義之外,已經再沒有任何一名戰修,與當年那支修奴戰部有任何瓜葛了。更不會有人提及,徐字部最開始的時候,其實是一支修奴戰部。

所以,這一次,朱義覺得自己該死了。

徐字部當中,他是年齡最大的老將,生的機會,該留給其他年輕人。

在徐崤心中,朱義其實才是他最初的戰將老師。很多和戰將有關的基礎內容,其實都是朱義教給他的。徐崤少年時接觸的第一支戰部,同樣也是朱義統領的這支修奴戰部。

只是這些年,徐崤從未叫過朱義一聲『老師』,因為雙方確實沒有明確的師承。

然而今日,在朱義主動留下來斷後的時候,徐崤望著朱義離去的背影,卻終於淚流滿面道:「老師……再見……」

再見。

再也不見。

僅率領三千殘兵,留下來為主力爭取時間的朱義,雖然有心為徐崤爭取更多的時間,麾下的三千神力戰修,也都存了必死之志。但和妖族那邊相比,雙方的實力差距,畢竟還是太大了。短短一炷香之後,朱義麾下的戰修,便全部戰死。

只是,他們死的時候,卻都沒有任何遺憾。

「我這一生,比別人幾輩子活的都精彩。」

「如今在東海,我有一個家族,甚至還有一座島!當年被妖族擒獲為修奴的時候,我便已經該死了。能夠多活了這麼多年,早就已經夠本了。」

「至於那兒孫滿堂,家業興隆,還有那座在東海上的島嶼,那就真的是賺大了!」

「這世道很好啊……」

「下輩子,老子還做人!」

最後,這位自徐崤少年時代開始,便一直追隨徐崤的老將,引爆自己體內的自爆法陣,與一名九階大妖,同歸於盡。

老將朱義,含笑而死。

……

徐崤知道,朱義的死,並不是一個結束,而是一個開始。

在接下來的大戰的當中,會有很多人死去。這其中,或許有很多徐崤熟悉的人,但徐崤都無法阻止。

這是真正的生死大戰。

朱義的死,其實徐崤早已做好了心理準備。就連朱義體內的自爆符陣,都是徐崤點頭之後,才得以布置的。按照朱義的話說,這輩子已經被妖族生擒過一次,不能再有第二次,所以徐崤最後才會答應他的這個請求。

這次夜襲的失敗,其實也是徐崤計劃當中的一部分。

敗的越慘,價值就越大。

只有這樣,才能引誘猿曄戰部的主力追過來!

雖然對朱義的死極為悲傷,但在這之後,徐崤還是快速拋卻了所有情緒。對於眼下的他而言,多存在一點情緒,或許指揮上就會存在一絲疏漏。任何一絲疏漏,或許都會成為戰事崩潰的基礎,徐崤絕不可能犯這樣的錯誤。

三萬精銳,戰死了近一半。這樣的損失,不可謂不大。同樣,殘餘的神力精銳,在猿曄眼中,也就成了一塊誘人的肥肉。

若只是那一萬五千神力精銳,猿曄或許根本不在乎。

可問題是,那裡面有徐崤啊!

若是能夠在這裡幹掉徐崤,娘娘嶺一線,會不會就此輕易崩潰?

這個誘惑,已經大到猿曄無法拒絕的地步。

「追!」

在猿曄的命令下,猿曄親自率領十分之一的戰部主力,前去追擊徐崤。猿曄的計劃十分完美,由他親自帶隊,追殺速度最快,最有可能吃掉徐崤。而十分之一的主力,同樣也足夠追殺徐崤。至於剩下的十分之九的妖族大軍,鎮守原地,同樣可以防備任何不測。

然而,猿曄到底還是小看了徐崤的布置。

拂曉時分,當猿曄率領妖軍,即將追上徐崤的時候,有數支修者神力戰部,忽然從多個方向,圍攻了上來。

有埋伏?

這個念頭,只是在猿曄腦海中一閃而過,隨即便被認定為現實。

但即便有埋伏,也不怕!

在幾支修者戰部合圍過來的同時,猿曄所統領的妖軍,忽然原地止步。短短盞茶功夫,一道堅固的防禦陣線,便出現在這支妖軍外圍。

與此同時,後方整個猿曄兵團,傾巢出動。

這竟是猿曄布置的一個局!只要猿曄這裡能夠守住兩個時辰,這些埋伏他的修者戰部,統統都會被後方的妖軍主力擊潰!

……

望著猿曄主力兵團外的堅固防禦工事,以及周圍神力戰部久攻不下的戰局,終於逃出生天的徐崤,難得露出了一抹笑意。

「這一局,看來還是我技高一籌啊?」

「魚餌既然已經入網,那接下來,我們就靜靜等著釣大魚吧!」

。 江婉燕聞言一怔,就見她突然放下了電腦,『噗通』一聲跪倒在溫惜面前,「求求你了,放過舒羽吧,舒羽犯的錯,我替她來贖罪,我給你磕頭好嗎?你放過舒羽吧。」說着,她就準備磕頭。

溫惜的喉嚨,狠狠的發緊,她看着匍匐在地上不住哀求磕頭的江婉燕,往後退了兩步,眼前有些暈眩,溫惜忽然覺得,自己心臟某一處,轟然倒塌了,她並不想哭,也並不覺得疼。

就是覺得內心深處,冷風呼嘯。

順着心臟那一個倒塌的窟窿。

冷風狠狠的灌了進來。

江婉燕趴在地上磕頭,溫惜的臉上表情死寂,她看着安雯,「安雯,讓保鏢,帶這位女士出去。對了,三日後,召開記者發佈會,江婉燕,這份視頻三天後我就會發佈,誰也不能阻止我,除非……」

她笑容自嘲而冷淡,紅唇一勾,「除非,我死了。」

安雯沒有立刻讓保鏢帶江婉燕出去,而是等待了一會兒,她怕外面的記者媒體太多,江婉燕再亂說了什麼,打點了司機,讓司機安全送江婉燕回去。

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

溫惜覺得身心俱疲。

她可以不在乎網絡上那些惡言惡語,但是卻……

安雯似乎是察覺到她精神不大好,走過來,「溫惜,你別想這些,休息一會兒。」

「安雯,我有時候覺得我好失敗,我好難受,但是又說不上來哪裏難受,我覺得好疼啊,可是具體身上哪裏疼我又感受不到……」

她躺在沙發上,安雯拿了一條毛毯走過來蓋在她身上,握住了她的手指,「睡吧,睡醒了就好了,晚一點吃晚餐的時候,我叫你。」

溫惜點點頭,躺在沙發上很快就睡著了,她似乎是真的累了。

安雯陪在溫惜身邊,一直等到溫惜熟睡,她慢慢站起身給溫惜蓋好毛毯,走到了一側的陽台,拿出手機給司機打了電話。

那端司機表示已經安全的將江婉燕送回家。

安雯編輯了一條短訊,發給了徐允辰,「我晚上,可能要晚一點過去找你了。」

很快那端發來,「有約?」

安雯道,「我要陪着我老闆,我老闆睡了。」

溫惜睜開眼睛的時候是晚上7點左右,安雯準備好了飯菜放在茶几上,溫惜睡了一覺,覺得舒服多了。

她也有些餓了,但是她並沒有什麼胃口。

她說道,「把視頻發到我手機上。」

「已經傳給你了,溫惜姐,三天後的記者媒體招待會,你真的要把這個視頻發出去嗎?」

溫惜微微抿唇,「其實,我也不知道。」

安雯道,「我覺得,你可以先把視頻發給陸先生。」

「發給他,他會相信我嗎?」溫惜閉上眼睛,「我害怕,害怕陸卿寒跟江婉燕一樣,只相信沐舒羽。」

「不會的,我覺得,陸先生是喜歡你的,男人對於女人,我能感覺出來,絕對不是那種普通的喜歡……」

「安雯,你不懂,我跟陸卿寒,只是交易,我給他身體,他給我資源。」溫惜有些自嘲。

安雯搖頭,「不,不是的。」她說,「溫惜姐,你相信我,陸總對你的感情不一樣。」 在羅伯特讓人聯繫了一些民間組織后,不管是線上還是線下都出現了對《古墓麗影·崛起》的聲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