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陸輕心都是為了救自己被古雲飛等人所害,那自己便一定要掀翻落花的天! (求收藏,求推薦。。。江城拜謝諸位看官。想了想,前面說的關於爆發的似乎說的不好。那麼這樣吧,江城也逼自己一把。這一周內,每天收藏破20加一更,破40加兩更。每天點擊破200加一更。上不封頂。要戰便戰,何懼榜單上那些刷子!!!)

楚飛揚聽到陸哲的話,心中也是苦笑,將他們被黑岩學院擄走的事情講了一遍,聽完之後,陸哲心中也是大驚,沒想到在他昏迷之後竟然發生了這麼多事情。

知道古雲飛等人被黑岩學院擄走的消息,陸哲心中竟是有種不甘心的情緒。你們怎麼能去黑岩學院呢?那樣,我該怎麼找到你們呢。

陸哲眉毛微挑,深邃的眸子似乎是在想些什麼東西。

不過,就算是你們去了黑岩學院,我也要把你們都打一頓,出來混總歸是要換的啊。

陸哲眼神冰冷,雙手來回摩擦,想到那天所遭受的險境,內心一股強烈的不甘在涌動,自己的命運和生死掌握在別人手裡終究是不好受啊。

不過想到陸輕心也是被擄去了黑岩學院,陸哲心中也是擔憂不已,但此時的他根本沒有實力去救回她,也只能希望她在那裡安全了。

楚飛揚了解清楚后也是讓陸哲好好休息,身體恢復了就可以正式去上課了,而後便是離開了這個小院落。

楚飛揚感受到了陸哲心中那股強烈的想要變強的**,那種內心的不甘,他也是想到了自己此時與秦重的差距,在走出房門后便是做了一個決定。

他要去萬魔深淵歷練,只有經歷真正的生死磨練,他才有可能趕上秦重,才能為他的兄弟報仇!

江天學院作為天聖州最古老的學院,也是有著自己的試煉之地,而這萬魔深淵便是其中一處。

人總是這樣,在被碾壓之後才會決心逼自己去努力,也總有那麼些人,那麼些事,足以讓得你超越自己的極限去拼搏。

在走向強者之路上,必不可少的就是一顆強者之心,這一顆心,生生不息,貫通天地。

又是半月時間,陸哲已經能下床行走了,他能感覺到自己的傷勢已經差不多復原了,楚飛揚也是替他檢查過,身體並無大礙。

同時楚飛揚告訴他,三天後就是江天學院新生的天賦測評儀式,因為今年發生了學員被擄走的突發情況,所以這個儀式也是足足的推遲了一個月才開始進行。

雖然黑岩學院準備充分也是下足了本錢去攔截各支隊伍,但有幾支招收新生的隊伍導師實力強大,黑岩學院倒也是未能得逞。

往年每年能招收到三四百名學員,而今年在擴招的情況下而今年卻是只有五十名,的確是少的可憐。

楚飛揚也是跟陸哲講了這測評的重要性,天賦的強弱直接決定你在這個學院所能受到的待遇。

學院更希望通過差別待遇來促進學員的刻苦修鍊,在修鍊一途上可以走的更遠。學員強,學院則強!

而對於這個測評,陸哲心裡也是有些期待,這裡是他目標啟航的第一步,他要從這裡開始,一步一步走向巔峰!

時光如梭,測評如期而至,陸哲身穿青色長袍跟隨著新生學員的隊伍進入了演武場,演武場成方形,端的是巨大無比,能夠承載數萬人。而且整個演武場全部由巨大的整塊玄黃石砌成,宛若天成,無形中散發著古樸的氣息,足可見其江天學院之強大。

因為那能令得化靈境強者突破到夢寐以求的天地玄境的玄黃之心,便是由這玄黃石中誕生的。

雖說玄黃石遠不如玄黃之心珍惜,但是要搭建一個如此之大的演武場,難以想象是需要多少的玄黃石。

感受到江天學院的財大氣粗與強橫的實力,陸哲心中也是不免感嘆,如果不是江天學院今年要擴招學員的話,恐怕他還沒有這等機會能進入這等整個天聖州的修鍊聖地。

倒不是說陸哲的天賦不夠,只是因為這江天學院每年招收的名額許多是被一些大的宗門家族勢力所壟斷,像落花城這種偏遠的小城是沒有這等資格的。

所以由此可見,陸哲的祖地落花城想在這個亂世中存活倒也的確是不容易,那作為城主的葉尋顯然是承受了很多。

陸哲眼神瞥向廣場中央,那裡有著一塊巨大的青石矗立,通體黯淡,古樸無光,看起來尋常無比。可是人一旦走近卻是能感受到體內的源力力似乎都是被緩緩的調動,與那塊石頭產生了共鳴,玄妙無比。

目光如炬,陸哲心中不由的對那塊青石產生了一些興趣。

此時,演武場四周聚集滿了一道道身影,將整個演武場都是圍了個水泄不通。新生的天賦測評是江天學院一等一的大事,很多老生也是會前來觀看。

因為這是個見證奇迹的時刻,大家也都樂於見證奇迹。

「不知道今年新生天賦能怎麼樣,哎,被擄走這麼多,就怕留下的都不行啊」

「就是,去年我們這一屆可是出了一個超級天才呢,據說都被外院院長收為親傳弟子了。」

「說不定這些留下的都是精華呢,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哼,這一屆再天才也不可能超越蕭一師兄,要知道,當年蕭一師兄測試的時候可是把內院的院長都給驚動了呢。」

圍觀的人你一言我一語討論著,但是當大家提到蕭一這個名字的時候,所有人都鴉雀無聲,絕大多數人眼裡都充斥著一抹火熱,心中懷著崇敬無比的敬意。他們都想到了那個神一樣的男子,只要他在一天,那麼江天學院的傳說便一定是他!不可動搖。

陸哲也是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對於那個名叫蕭一的男子也是頗為的好奇,只是不同於別人的狂熱崇拜,從他的內心裡瞬間劃過一個念頭。

蕭一是么,不知道能讓大家如此推崇的人是怎樣的一個人。我以後是否能將他超越呢。想到這裡,陸哲那一顆強者之心便是不由的凝實了一份,在緩慢成長。

突然,陸哲望向人群中眼神獃滯住了,而後出現了一抹欣喜,他在人群中看到了一個人。

一個身穿綠色長裙,三千青絲在風中拂動,明眸綻放著柔光,俏臉精緻無比的女子,彷彿是一個靈動的小仙子。

陸哲想叫她的名字,卻欲言又止,他看到,她正和另一個華服男子聊得火熱,不時的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遠遠地看去,讓人覺得那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佳偶天成,門當戶對。

他不想打斷,緩緩放下了本來已高舉的手。

冷人心。 (求收藏推薦,爆發進行中!!!劍指刷子,可敢一戰。)

幾天李曼容也是來過看望陸哲好幾次,帶著他逛了一下學院,熟悉一下環境。陸哲對學院中的事情也是有了一些了解,對李曼容也是有了更深的認識。

李曼容在整個外院都是有著不小的名氣,不弱的天賦,出眾的樣貌,也擅於交際,在外院中呼聲很高。

陸哲遠遠的望著她,剎那間覺得自己和她距離很遠,像是兩個世界。

對這個照顧他許久,又帶著他逛學院,在這個陌生的地方陪他說話的小姐姐很有好感。

當然也只是好感,畢竟他還小,情感單純的宛如天上剛剛掉落的雨露,他只知道誰對她好,他想對誰好。

陸哲的臉上出現了一種失落的神色,心頭有一絲悵然,來到這個地方,他才知道自己以前所生活的落花城有多麼的渺小。而他的人生也正是將從這裡開啟新的篇章。

一聲鐘響打斷了陸哲的沉思,鐘聲悠遠而亢長,彷彿來自於天際,透著一股滄桑感,彷彿是能夠牽動人心,有著一種底蘊的味道深藏其中。

陸哲整個人都似乎是被這鐘聲驚醒,心田巨盪,鐘聲有靈,鍾之不凡!

「快看,院長大人和黎青長老他們都來了,還有十二使中的星使大人和劍使大人。」

人群中有人驚呼出聲,手指指向東南方向天際,陸哲等人抬頭,只見得一道道身影劃過長空,宛若流星,一個眨眼便是落到了演武場的看台上。

為首之人一身白色道袍,身材清瘦,頭髮盡皆花白,整個人就那麼站在那兒,周圍的空氣彷彿都是有些凝滯,一股淡淡的威壓釋放而出,演武場剎那間就寂靜無聲。

眾人都屏住了呼吸,望向那為首老人,眼神里充滿了恭敬的神色,那個老者,便是江天學院外院院長秦落圖。

「今年的天賦測評由黎青長老主持,天賦卓越的學員將會得到學院不遺餘力的培養!」

淡淡的的聲音在演武場上空回蕩,老者而後微微偏頭對著身旁的中年男子點頭致意。

中年男子彎腰示意,隨即一個閃身身形暴涌而出掠到了台下,站立在巨大青石旁,一頭黑髮在風中飄舞,瘦削的臉龐和一雙散發著精光的雙眸,周身散發出一股淡淡的靈力波動,顯然是有著極強的實力。

黎青看向身前排成長隊的隊伍,眸子里劃過一絲惋惜,原本今年該是有的學員如今只剩下這麼寥寥五十個,也著實是讓人心涼。

此刻,他也只是希冀這少數的孩童當中能出那麼一個天賦卓越的天才了,畢竟天賦卓絕的天才學員才是學院的未來。

將心頭的惆悵撇開,黎青大手一翻,一塊黑金色符籙便是出現在了他的手中。符籙上浮現出無數道玄奧的紋路,散發出奇特的波動,攝人心魄,讓人覺得它的不凡。

這符籙和當初楚飛揚逃命時所用的銀符一樣,都是由靈術師所煉製,只是兩者間的差距甚大,顯然這塊黑金符籙比當初那道銀符品階高出了太多。

只見黎青屈指一彈,符籙便是嗖的一聲貼向了青色巨石,在符籙融入的剎那,符籙爆發出一股熾烈的光芒,宛若是千萬道閃電在奔騰肆虐,繚繞其間。而青色巨石陡然間也是兀的拔地而起,直插天際,爆發出強大的波動,使得正片大地都是在震動,瞬間便是高聳入雲天,使人望不見頂!

一群少年看到眼前奇異的景象瞬間驚呆,這高聳入雲天的巨石在他們的心上形成了強烈的震撼。也是在那一刻,他們更為直接的了解到了修行的力量是多麼的難以用常理來揣度,這片天地間也是充斥著諸多奇異,諸天造化更是驚為天人。他們的內心對修鍊也是充滿了渴望。對於江天學院的學員來說,他們本就是從芸芸眾生匯總脫穎而出的天才,他們註定是要走上由人而天這條無上大道的。只是能走到哪裡,能不能活著走到那裡,這些卻是要看各人造化了。;

「這天究竟有多高?」

陸哲心中暗暗的問道自己,眼神隨著那節節拔高的青色巨石而上,望向那無垠星空。可終究是沒有人去回答他,只能靠他自己去探求。

天路渺渺,登高而上。

青色巨石散發著瑩瑩的光芒,潔白而柔霞,這群新生學員也是被提前告知過如何進行測評,只需要將手掌貼上青色巨石,一個人的天賦和根骨是否超然便是可以立刻得知。

黎青對著站在隊伍第一位的少年示意,一個身穿鎏金長袍,頭髮束起別著一根紫玄玉簪的少年踏步而出,步態從容,臉上洋溢著自信的神色。

少年手掌緩緩伸出,探上了青色巨石,一股奇異的力量瞬間進入了他的身體,同時,一個個大字也是清晰的浮現在青色巨石上,一條金線閃爍在空中,眾人都是張大了眼睛去張望。

「骨齡十五,天賦虛金之體,源力六重,根骨中等!」

青色巨石上浮現出這個少年的測試結果,青色巨石由整塊的通天石祭煉而成,通天石傳說有著通天之力,乃是天地初成時誕生的奇物。但是後人卻也只是發現這石頭經過祭煉可以測出一個人的修鍊天賦這一奇特作用,至於其他的神奇作用卻是沒有發現,也未免令人有些失望。

即使如此,通天石也是極為的珍貴,整個天聖州也只是有這一塊。便是在這江天學院之內,可見其珍貴罕有。

然而想要使用這通天石倒也是要付出極大代價,需要用一枚六品級別的黑金符籙才能啟動。要知道當初楚飛揚那道威力如此之大堪比化靈圓滿強者全力一擊的靈符也才三品,由此可見這物品符籙有多麼珍貴與強大。

而測試者只要將手掌貼上去,這石頭便是會顯現出測試者的年齡以及天賦如何,年齡可以謊報,可是這骨齡卻是做不假的。

看著眼前這個少年的測試結果,黎青的臉上也是浮現出一股微笑,顯然,這個結果是令他滿意的。

少年做完名字登記后就回到了隊伍最後方,而這第一個名叫周尋的少年也是成為第一個在外院被大家所熟知的新生名字。

「十五歲就能有源力六重的實力,而且擁有虛金之體,這天賦也能算是不錯了吧。」

人群中不少老學員都是在低聲的討論著,而台上正閉目的秦落圖臉上卻是沒有一絲表情,「虛金之體,根骨中等,這可遠遠不夠啊。」一道聲音在老者心裡響起。

緊接著一個女學員上前,手掌探上了通天石。「骨齡十六歲,天賦月華之體,源力七重骨齡上等!」

這個結果在人群中更是激起了一陣喧嘩聲,這個天賦可遠比之前的那個叫周尋的少年可怕!

要知道,月華之體可是比虛金之體還要適合修鍊的體質,江天學院曾經也是有一個月華之體的學員,後來更是成為超越天地玄境的造化境強者,實力極強。

這個名為秋水寒的女孩更是令得主持測試的黎青點頭讚賞,緊接著,數十個學員一個接一個的上前測試。

一眾人也是眼神火熱,期待著今天奇迹的出現,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出現一個天賦逆天的小傢伙。

每個人都有著一顆渴望見證奇迹的心,哪怕僅僅只是因為好奇! (想求一些收藏,來達到每天給自己的目標、寫到後面越發覺得,責任有多大,每一個人都要用心去寫,我想要的玄幻是情感真實一些的玄幻。我會努力的,謝謝每一位點擊過問鼎這本書的人。真的謝謝,平安夜祝所有人都平安。方才一個朋友來宿舍,突然接到電話說才一歲的外甥出車禍走了,很突然。願天下人都平安。一定平安。)

「骨齡十四歲,天賦水靈之體,源力六重,根骨中等。」

「骨齡十五歲,天賦火靈之體,源力五重,根骨下等。」

「骨齡十六歲,天賦土靈之體,源力六重,根骨下等。」

一道道測試結果在通天石上浮現,然而,一直到二十七位學員時,也就是陸哲前面兩位時,竟然最好的成績也才是根骨中等,也沒有出現眾人期待中的強大體質,讓得大家不免的有些失望。

陸哲打量著排在自己身前的少年,心裡不由然的出現一種忌憚,這個少年一身白衣,膚光勝雪,白凈的臉龐不著一絲痕迹,深邃的眼眸中古井無波,極為的平靜,有著一股超然的氣息。

「這個人,恐怕很強!」

這是陸哲心中給出的推斷,這是他的直覺,由於刻苦的修鍊肉身體魄,他以前也是時常進山打獵,導致直覺也是訓練的極為敏銳。

下一刻,白衣少年動了,大步流星,幾步便是跨到了通天石面前。修長的手指從袖袍中露出,一雙跟女孩子一樣潔白無瑕的雙手探了上去。

突然,整塊通天石都是發出了熾烈的光芒,讓人刺眼,彷彿是受到了刺激,或者說是在欣喜。

「骨齡十三歲,天賦玄黃之體,靈氣境小成,根骨上上等!」

通天石上大字浮現,瞬間人群中炸開了鍋,就連台上一直閉目的秦落圖也是陡然張開了雙眼。

「果然啊,在師尊的天機推演,這一屆的學員中將會出現一個天上地下都耀眼的人。之前還擔心被黑岩學院擄走,現在看來,師尊口中之人怕就是這個少年了吧。」

一道目光陡然從台上射出,彷彿是要將白衣少年看個通透,而白衣少年也是沒有察覺到,畢竟就算天賦再逆天,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仍然是笑話。

這個世界,最不缺的就是天才。

「天哪!玄黃之體,這可是可以跟柳風學長風靈神體相媲美的體質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