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羅森見狀心中大驚,化作一道暗紅色的魔影便衝了上去,滔天魔威席捲諸天,真元浩蕩而開,一道道血色劍輪斬碎了一具又一具的血屍。

奈何血屍的數量實在是太多,短時間內羅森根本無法衝到葉紫的身旁,要看葉紫就要被數百血屍所撕裂……….

一道金色的殘影恰恰剛好在血屍靠近葉紫的剎那出現,一隻有力的大手輕輕攬過葉紫的纖腰,沖天而起,陳天上身**,一條黑色的龍紋纏繞在他的胸旁,充滿了力感,栩栩如生,清秀的臉龐揚起一絲淡然的笑容,橫亙虛空之中。

“你….你還活着?”葉紫看着再次將自己攬入懷抱的陳天,望着他那清秀的臉龐,自己不由得俏臉一紅,一抹紅霞浮現在葉紫絕美的臉頰,顯得有些嬌羞,自己心中不知爲何當看到陳天沒事時隱隱有種莫名的欣喜,同時也心生疑惑,在這之前她可是親眼看見陳天被羅森打入地底,在那樣的威勢下別說結丹境了就算是靈元境高手都得重傷,何況是陳天區區結丹境?他根本不可能扛得住,然而事實擺在眼前讓葉紫十分疑惑,他到底怎麼做到的?羅森可是半步魔聖的存在啊!

“我還沒那麼容易死。”陳天淡淡而道,隨即身形一閃,化作一道金色的殘影出現在了羅森的身旁。

“這裏血屍太多了,快走!”羅森冷冷的對着兩人說道,陳天的出現讓他感到了一絲厭惡。

“一會再找你算賬。”陳天低聲而道,語氣明顯針對羅森,眸光中閃過一絲凌厲,一個凌空翻身踢碎了一個血屍的頭顱。

“我等着。”羅森冰冷的眸光中閃過一絲藐視,不屑淡道,睥睨着陳天。

“都什麼時候了,你們別吵了,快走吧。”葉紫又急又氣,周圍血屍上千,這兩個傢伙居然還在吵架!

“哈哈哈!你們一個都別想走!”一道狂傲的聲音赫然傳來,好似平地炸雷,其中蘊含着一縷真元,三人同時擡頭望去。

傳音剛落,只見一道身着金色鎧甲的中年男子緩緩踏空而來,劍眉虎目,身後跟隨着幾名金甲重兵,乍眼一看正是那中年隊長,楚雲王朝第一名將,揚戰派來探查陳天底細的金甲重兵小隊,狂傲的聲音正是出自中年隊長的口中。

“金甲重兵,沒想到你們居然跟在這了,動作夠快的。”陳天冷聲說道,眸光中殺機隱現,碰上這金甲重兵想不動手都難,誰讓自己那時候得罪了揚戰。

“不,小子,這話你就說錯了,不是我們跟來,而是你們來到這了,哈哈哈!”中年隊長帶着戲謔的口氣冷笑道。

……………………… “不,小子,這話你就說錯了,不是我們跟來,而是你們來到這了,哈哈哈!”中年隊長帶着戲謔的口氣冷笑道。

“這麼說,你們一直在這?這血屍巢也是你們弄的?”羅森冰冷的眸光掃過幾名金甲重兵,冷聲質問。

“不錯。”中年隊長淡淡道。

“你們利用屍巢想幹什麼?”在旁的葉紫也忍不住輕啓朱脣,問向中年隊長,絕美的臉龐此刻冷如冰霜,更襯得幾分冷豔之色。

“呵呵,這位小姑娘你可真是問到點子上了,我們利用屍巢幹什麼,反正你們都將是死人了,告訴你們也無妨,攻陷夏王城,楚雲王朝併吞大夏一統天下,就這麼簡單。”中年隊長看着葉紫淡淡說道,彷彿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本來這屍巢並不會這麼早的暴露出來,誰知竟被羅森幾人陰差陽錯的給捅開了,導致血屍大量涌出,根本無法控制,中年隊長也好將計就計以這血屍去試探夏王城的實力。

“什麼?攻陷夏王城,可笑,就憑這些弱如螻蟻的血屍就想攻陷夏王城,那根本不可能!”葉紫冷冷的道,不由得覺得可笑,夏王城可是大夏王朝防禦力最爲恐怖的一座遠古城池,同時坐落一座巨型防禦大陣,反噬防禦令人族至聖都爲之心悸,何況是區區數千血屍?要是就憑這個就想攻陷夏王城,那簡直就是癡人做夢!

“哦,你說得對,血屍的確是弱如螻蟻,不堪一擊,不過,若是成千上萬的血屍呢?那就不一定了吧。”中年隊長語氣中帶着一絲玩味,以及一絲興奮,他都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數萬血屍進攻夏王城的場景了。

“成千上萬?呵呵,螻蟻就是螻蟻,來的再多依舊是螻蟻。”羅森冷冷而道,聲音不夾雜一絲感情,話語之間令人感到一絲絲寒意。

“是不是螻蟻,你們先活下來再說吧,好好享受這些血屍吧。”

中年隊長面色猙獰而笑,不再看向羅森與葉紫,隨即目光中閃過一絲狠戾與不屑,落在了陳天的身上。

周圍不斷有血屍衝了上來,那乳白而空洞的雙目充斥着飢渴與吞噬一切活人的神色。

羅森與葉紫兩人不斷的以真元相抗,招式層出不窮,殺退了一波又一波的血屍,然而這些血屍彷彿無窮盡一般,如浪如潮,四面八方皆有血屍的存在。

“小子,對不住了,誰讓你惹上了我們將軍,受死吧!”中年隊長一聲冷喝,恐怖的真元波能浩蕩而開,引得虛空晃動,隨即化掌爲拳朝着陳天一拳轟擊而去,這一拳似能洞穿虛空,擊裂金石,靈元境八重天的修爲顯露無疑。

“嗯?靈元境八重天的修爲,那小子不是他的對手!”羅森一劍滅殺數十具血屍之後,感受到了這股突如其來強橫的氣息,神色冷凝,陳天雖說剛剛突破化神境初階,但相比靈元境八重天還是差的太遠,恐怕下一刻就是陳天被一拳打爆的一幕。

葉紫同樣嬌喝一聲,手持短劍,真氣流轉周身,屹立虛空,藍紗薄裙隨風而動,有一種出塵的氣質與美感,一道道凌厲的劍氣縱橫交織,如同殺戮機器一般殺退一波血屍,血屍的一個個倒下染紅了這片土地。

感受到這股強橫的氣息,葉紫扭過頭,美眸盡含擔憂之色看向陳天,心絃一緊,陳天不會擋的住這一拳的,實力差距太大了,整整一大境界和八小境界,這是不可能的實力溝壑!

“想殺我?”陳天堅毅的雙眸突然間涌現出一股無盡的戾氣,狂暴而霸烈,冰冷而充滿殺機,陳天**上身的那條黑色龍紋突然間泛出一縷縷的黑氣縈繞着,渾身頃刻之間呈現出一抹屍白,如死人一般,然而卻隱隱之間似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浩蕩如虹!

一股陰寒而冰冷的氣息自陳天體內浩蕩而開,瀰漫了這片山林,與此同時所有的血屍停下了步伐,皆是看向陳天,原本空洞無神的眼眶此刻竟浮現出一抹敬畏之色,彷彿就要匍匐在地朝之膜拜。

“嗯?什麼情況?”

“怎麼回事?所有的血屍都停下了腳步看着那小子?”

羅森與葉紫被這一幕皆是一驚,不明所以,滿臉的不可思議,紛紛面面相覷,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爲什麼無意識的血屍會停下吞噬一切的腳步?並且看向陳天?包括中年隊長在內的幾名金甲重兵也皆是震驚之色。

“殺我,你還不行!”陳天突然間傳出一聲獸吼般的長嘯,在嘴巴張開的那一剎那露出了兩顆森森獠牙,無盡的黑光交織着滔天的黃金血氣,構成了一副奇異之景,一拳迎擊而上,與中年隊長雙拳對擊!

“轟!”

一股恐怖而浩瀚的能量波動自兩人的拳間震盪而開,狂暴的波動如漣漪般震碎了一片片虛空,這樣的戰鬥場景哪裏是靈元境碾壓化神境的一邊倒戰鬥,分明是兩個靈元境強者的一戰!

一拳之下二者竟勢均力敵,化神境初階修爲的陳天竟毫無落入下風的趨勢,相反有隱隱鎮壓之威!

“誅仙霸拳!”陳天側身而轉,一腳踏碎虛空,朝着中年隊長猛擊而去,這一拳力道疊加,比方纔更爲恐怖!

中年隊長露出一抹詫異,以及一絲驚駭之色,不敢相信化神境初階的陳天竟如此強勢,這個少年,太可怕了!

但中年隊長好歹也是靈元境八重天的修爲,豈能弱了氣勢?

一咬牙,中年隊長同樣踏空迎上,拔出腰間軍刀,一股磅礴的威能席捲而開,赫然是一柄玄兵級別的長刀,中年隊長揮刀而斬,斬出一道耀眼的百丈刀芒狠狠劈向陳天。

而陳天則是浩蕩着無盡的黑光交織着滔天的黃金血氣,一拳擊碎了百丈刀芒,其威勢不可匹敵!

…………………………….. 一咬牙,中年隊長同樣踏空迎上,拔出腰間軍刀,一股磅礴的威能席捲而開,赫然是一柄玄兵級別的長刀,中年隊長揮刀而斬,斬出一道耀眼的百丈刀芒狠狠劈向陳天。

而陳天則是浩蕩着無盡的黑光交織着滔天的黃金血氣,一拳擊碎了百丈刀芒,其威勢不可匹敵!

“什麼?那可是玄兵斬出的刀芒,就這樣被他轟碎了?”另一方就連羅森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雙眸精芒熠熠閃爍,玄兵級別啊,若是能發揮出全部的威能就幾乎相當於一位玄天境強者,雖然中年隊長只是靈元境八重天的修爲,但絕對能發揮出那把軍刀的四成玄天之威,而陳天居然赤手空拳就擊碎了這樣的攻勢,而且看樣子還很輕鬆?

葉紫美眸更是異彩連連,嘴巴張成一個o字形,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名少年僅僅以化神境初階修爲就能硬憾靈元境八重天且手持玄兵軍刀的中年隊長,況且還是剛剛突破化神,這樣的天賦,這樣的真實戰力簡直是曠古絕倫!

甚至葉紫覺得陳天已經可以和自己的哥哥一較高下了………..

戰鬥依舊在繼續,只不過所有的血屍卻停下了步伐。

“剛纔我看到了什麼,獠牙?這陳天到底是誰,好恐怖的真實戰力!”中年隊長陣陣驚駭,身形迅疾倒飛,心中頗爲震驚,渾身屍白,死氣滔天,口露獠牙,一個不敢相信的念頭在自己的腦海閃過,我的天哪,這哪裏是人,分明是一具殭屍,且很有可能是一尊屍王否則這周圍的血屍怎會有如此之景,這到底怎麼回事?

反觀陳天,則是絲毫沒有給一絲喘息的機會,乘勝追擊,靈元境八重天的修士還是不能小覷的。

陳天浩蕩着無盡黑光交織着滔天黃金血氣帶着一股龍象嘶鳴之聲破空而去,滾滾真元如翻江倒海在陳天體內傾斜而出,如浪如潮,擡手間,化作一道巨大的暗金色龍頭從中年隊長的頭頂吞噬而下,龍鎮九州順勢打出。

“殭屍?呵,我看是某種化屍形態的功法吧,殭屍怎麼可能修煉?”

羅森又想到殭屍是不能修煉的,雖然殭屍也有高低強弱,能經天地五衰,大成的殭屍可修神智,有自我意識,蠻力無窮,身如神鐵,可比肩聖王,但那樣的殭屍最起碼活了數千年,這陳天可能嗎?而且化神境初階的氣息又怎麼解釋?所以他還是不敢相信陳天是一具殭屍。

“真實戰力無限接近於我,可那又如何!化神境就是化神境,怎能與靈元境相比?就算是戰力能與我一戰,畢竟氣海初步形成又能有多少真元夠你揮霍?”中年隊長心中冷笑道,化神境初階,氣海剛剛形成,真元根本不會凝聚多少,自己可是靈元境八重天的強者,一隻腳已經快邁到虛靈境了,其氣海的雄渾怎是一個剛剛突破化神境的陳天能比的?

實際上正如中年隊長所說,陳天剛剛突破邁入化神境,氣海也的確初步形成,但陳天與其他修士不同,本體乃是萬古仙冥體,荒古體質,其旺盛的氣血堪比蛟龍,體魄猶如神鐵,論真元之雄渾陳天確實不如中年隊長,但此刻的陳天卻並未動用一絲真元,若仔細觀看,陳天上身所纏繞的那條黑龍紋身則泛着無盡的黑光,而這黑光也可稱之爲死氣,混雜着陳天本身的黃金血氣,形成了一種奇特的力量,支撐着陳天的戰鬥。

寶寶來襲:總裁爹地要乖 但這一切中年隊長卻絲毫不知,在他眼裏陳天的真元根本撐不了多久,於是對於陳天中年隊長反倒是眼眸露出一絲輕蔑。

“喝!”望着由上而下吞噬而來的暗金色龍頭,中年隊長嘴角微微揚起,緊接着一聲沉喝,一股磅礴的威勢自體內席捲而出,浩浩蕩蕩,如浪如潮,恐怖如淵海般的真元在他的周身流轉,使得虛空極度扭曲,中年隊長手持玄兵軍刀,催動着全身真元注入其中,頓時,一股似能劈裂天地般的刀威瀰漫而開,手掌一轉,刀鋒向上,迎着那暗金色龍頭倒劈而去!

“轟!”

二者猛烈相撞!

一股混雜着無盡真元與黑色死氣的狂暴能量波動震盪而開,崩碎了大片的虛空,傳出陣陣轟隆巨響,激起道道千丈煙塵,瀰漫了整個天穹!

陳天與中年隊長同時被震退百丈,一時間二者竟無一人落入下風,一擊之下似乎打成了平手。

“果然是妖孽,剛纔那一刀我都已經用出八成戰力,竟只是與他平手?”中年隊長倒吸一口涼氣,用不敢置信的目光注視着陳天,同時一股巨大的落差感以及一道冰冷的殺意由心而起,若是現在此子就能與他抗衡,來日若是成長起來,那還得了?放眼南域還有幾個同輩能與之抗衡?現在,中年隊長已經對陳天起了必殺之心!

“果然有點意思,再來!”

“雷王劈!”中年隊長冷喝一聲,催動着滾滾真元,一身威勢徒然暴漲,隱隱有奔雷之聲,虎軀一震,再次踏碎虛空朝着陳天持刀劈斬而去!

“怕你不成!”

“戰!”

伴隨着一聲長嘯,無盡的死氣交織着黃金血氣,同時一股極其陰寒的氣息從陳天體內浩蕩而出,恐怖的威壓傾斜而下,令人不寒而慄。

陳天的皮膚再次變得毫無血色,雪白無比,毫無生機,滔天死氣瀰漫,一雙堅毅的眸子此刻赫然轉變,涌現出無盡的戾氣,一身殺機直衝天際,彷彿此刻陳天就猶如一尊魔神,一種睥睨天下的王者之勢散發而出!

此時陳天感到自己體內有股十分強橫而且狂躁的力量已經甦醒,並且涌入了自己的四肢百骸,同時自己也感覺到彷彿舉手投足之間就能撕裂一切的偉力!

這就是贏勾血脈嗎?好強大!

陳天身形一閃,好似虎行豹躍,化作一道暗金色的流光,不閃不避徑直十指握拳迎上中年隊長,這一次自己沒有催動玄冥步法,但其速度已經快到無與倫比的地步,一道道殘影在虛空中殘留,令人眼花繚亂,難以辨別真身。

…………………………. 這就是贏勾血脈嗎?好強大!

陳天身形一閃,好似虎行豹躍,化作一道暗金色的流光,不閃不避,徑直十指握拳迎上中年隊長,這一次自己沒有催動玄冥步法,但其速度已經快到無與倫比的地步,一道道殘影在虛空中殘留,令人眼花繚亂,難以辨別真身。

此刻陳天的速度比之他施展玄冥步法時還要快上數倍,身形所過之處,破空之聲清晰可聽,一道道殘影所留虛空,可想其速度是何等驚人!

就連陳天都暗暗心驚,這好強大的贏勾血脈,竟使自己速度快上數倍,並且激活血脈之後所釋放出來的一身滔天的死氣居然可以代替支撐戰鬥所需的真元之力!

心中頓時一喜,如此一來,在以後的戰鬥中自己豈不是可以更加持久的維持戰力?

“誅仙霸拳!”

陳天一聲沉喝,嘴角微微上掀,一拳轟擊而去,似能破碎虛空,第二拳雙倍力道疊加,一顆暗金色的鐵拳與中年隊長刀拳相擊,一時間竟火花四濺,鏗鏘之聲傳出,彷彿他的手掌是鋼鐵鑄造而成,浩瀚的真元與無盡的黑色死氣震盪而開,大片的虛空崩裂而碎,璀璨的光華照耀天穹,聲勢浩大無邊!

一拳硬憾玄兵!!

“什麼?!竟,竟赤手空拳硬憾了玄兵,怎麼可能有這麼強悍的體魄!”中年隊長瞳孔一陣收縮,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知道那可是玄兵啊!玄天境修士都不敢保證能肉身無損的擋下來,可現在事實就擺在自己眼前,一個化神境初階的少年竟真的以肉身完好無損的情況下一拳抗下了他的玄兵級軍刀,而且中年隊長這次是全力,是的,這次他使出了全力,但依然無法在戰鬥中形成壓制局勢,這一擊之下,二者仍是平手之勢,他可是靈元境八重天修爲啊!而對面的陳天,不過化神境一重天,卻能與他硬拼數招不落下風,想到此,中年隊長由心生出了一種駭然。

強悍的肉身,恐怖的越階戰力,駭人的速度,這哪是一個化神境該有的?

難道他是某個大派的親傳弟子?

但也沒聽說哪個派門有這麼驚人的天賦的弟子啊,一時間,中年隊長竟對陳天產生了一種好奇。

身立對面的陳天此刻開口了。

“靈元境八重天,不過如此嘛。”陳天輕笑着,嘴角掛着一絲玩味,同時也心驚這贏勾血脈的力量,若是之前的自己,與靈元境八重天修士肯定是一場惡戰,但現在覺醒了贏勾血脈的他,力戰中年隊長都沒有感到太過費力。

這一幕自然也傳到了羅森與葉紫兩人的眼中,兩人也皆是以看待怪物般的眼神看着陳天,尤其是羅森,雙眸一凝,緊緊的盯着陳天身上所流轉的死氣似乎是在思索着什麼。

“好厲害的小子啊,我哥哥也不過如此吧?要是把他帶回去給我父親當徒弟也許就不會計較我偷偷跑出來的事了吧?”葉紫美眸之中異彩連連,水靈靈的墨亮大眼滴溜溜的打轉,打着自己的小主意。

…………………………

中年隊長身後的幾名金甲重兵眼見隊長一時間無法壓制陳天,紛紛上前一同助陣,準備一起拿下陳天!

“隊長,一起上吧!”

“殺!”

“殺!”

一道道強橫的氣息席捲而來,楚雲王朝的金甲重兵個個都是靈元境修爲,一身修爲全都遠遠在陳天之上,就算此刻陳天再強都沒有那個自信能力戰將近十名的靈元境修爲的金甲重兵,況且其中還有一箇中年隊長,僅僅他一個就與陳天戰爲了平手,若是再加上七八名金甲重兵,陳天還真不是對手!

見狀,陳天眉頭一皺,神情一滯,心中暗暗叫罵“媽的,一個打不過就羣毆啊!”

但是羣毆確實是最有效的,換做自己,他也羣毆。

“呵,以多欺少,看來所謂的金甲重兵也就這點出息了。”羅森嗤笑一聲,不屑的看着這幾名金甲重兵。

“你找死!”一名金甲重兵剛好聞之所言,頓時大怒,一個閃身間便衝至羅森的身前,化掌爲勾,直探咽喉,雄渾的真元如漣漪般浩蕩而開,似能崩裂天穹,靈元境六重天的氣息顯露無疑!

“不自量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