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亢捏著拳頭,對弈星說道:「如果大長老戰事不利,立馬打開通道,送我去那日天雷所在之處。」

「好。」弈星也不廢話,直接點了點頭。

大長老淡淡一笑,始終未曾取出兵器來,直接坐在了一張椅子上,手一揮道:「諸位都是外來之客,既然來到了我王者大陸之上,那便坐下吧,省的別人說我這個主人招待不周。」

這話雖然平和,但是卻霸氣內斂當中,幾句話將立場吐的明明白白,王者大陸是我們的,你們只是外來者而已!

那些家主一個個聽了都心驚肉跳,萬一將對方惹惱了如何是好?

果不其然,怒升冷笑了起來,道:「王者大陸昔日便是我等地盤,何來你們之說!如今我等回來,大陸各方勢力一退再退,世界將再次轉換,主宰是我們!」

大長老搖了搖頭,道:「久遠之事,何必再提?如今天地主角,確實是人族一脈,各位既然已經藏匿於虛無之中求得永生,何必又在來這凡塵呢?」

「哼,這是我們的事情,用不著你來管!」怒升說道。

他來時星河璀璨 「說要開此會的是你等,如今拒不談話的又是你等,你等到底要如何呢?」大長老臉上的笑意消失不見,微微皺眉盯著前方。

「同台而坐,坐而論道,是要有相應地位的。」亡風子舉起了手中的燈籠,看著前方說道:「而你們,卻沒有與我們想談的資格,如何好好談呢?」

「亡風子說的不錯,我等預約,本是要和你等會談,誰知大陸力量如此薄弱。」殺江橫冷聲一笑,手中長刀一轉,冷鋒照應出一道殺氣:「人會同人而談判,卻不可能同雞狗一類談判,這個道理,你可知曉?」

此話一出,場中人族全部怒火滔天。

「不過螻蟻,你等之憤怒,與待殺豬羊死前的掙扎,絕無二樣。」屍震天搖了搖頭說道。

「咯咯咯。」蒼生度嬌笑一聲,手捂著小嘴道:「不過我倒是有個法子,若是你等願意成為我幾界的奴隸,那大家依舊可以和平共處,如何啊?」

「真囂張啊!」裴擒虎咬著牙說道。

成神風暴 「小弟弟,囂張是要有本錢的,而我們對於你們,正好有這個本錢哦。」蒼生度笑了起來,十分妖媚。

「先別說話。」姜亢阻止了裴擒虎的反駁,場上除了大長老之外,其他人都沒有了開口的資格。

茫茫整個王者大陸,竟然只剩下了這麼一號人物替身而出,代表著數以百億計的人族。

「你們的意思,是要我人族拿出可以談判的實力。」大長老說道。

「不錯!」怒升點頭,眼中怒火依舊:「你等若是能夠拿出談判的實力,我等自然可談,若是拿不出實力,那你等就是待殺之人,今日必然伏誅!」

大長老一聽笑了,說道:「我,難道也沒有和你們談判的資格嗎?」

「閣下確實過人。」亡風子說話帶著一股腔調,手中的白幡一晃一晃的,「但是也要清楚明白,我等不止一人,且手中皆有至尊之器,你能應付么?」

大長老抬起了眼眸,盯著前方眾人道:「如你等之話語,若是我能應付你們,便是有同台對話的權利了?」

「休要誇口,你真以為我等這麼多人會怕了你!?」怒升橫眉冷目喝道。

「既然如此,無需多說,還是先行做過一場吧。」大長老嘆了一聲,身後騰起一尊巨大的鼎爐,正是霸王鼎!

霸王鼎一出,壓力再增一分,人人後退躲避,擔心被戰鬥所波及到了。

「真是不知死活!」怒升冷笑了起來。

「哎,縱使項玄再如何英雄無敵,也定然不是這麼多人的對手啊。」有人嘆了一聲。

姜亢緊緊的皺著眉頭,拉著項誅往後退去。

以一對十八,而且對方個個是超強的存在,這種贏面實在是太低了。

「明世隱。」女帝開口。

明世隱點了點頭,站到了大長老的身邊,開口道:「我也算是人族之力,自然可以參與一戰!」

「鏡子,你都要快被打破了,還在這裡強撐著!」有血主冷笑了起來。

大長老一擺手,道:「你已受創,這裡交給我吧!」

「什麼?」明世隱一驚。

「狂妄的人,讓我看看你有多少本事!」

怒升一聲冷哼,腳踏風雲而行,天地獵獵而生,開天至尊戟轉動乾坤,身體如同瞬移一般就到了大長老的面前,掄起開天至尊戟就劈了下去。

「空間奧義!」眾人驚呼了起來。 「空間之法,無稀奇也。」大長老輕輕的笑著,搖了搖頭,卻不躲不閃,任由那開天至尊戟劈了下來。

人族一個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一幕。、

「大言不慚,死!」怒升心中疑惑,然而開弓沒有回頭箭,到了他們這個地步,一秒的疏忽就能死上一百回了!

當他的開天至尊戟落下的時候,大長老的身體猛地一陣晃動,竟然就此消失了。

緊接著,在怒升的身邊破開了一個空間一隻拳頭從中伸了出來,直接霸道的砸在了他的臉上,將他頓時擊飛了出去。

這一拳力道極猛,拳頭打在的地方直接出現了一圈空間漣漪,肉眼可見空間直接凹陷下去了一塊,相當恐怖。

「好強的空間掌控能力!」怒升吐出一口血來,怒吼道:「諸位,還不上前,更待何時啊。」

「好!如此高手,值得我動刀了!」

殺江橫咆哮了一聲,拖著刀沖了上來,身體劃出來一道紅色的光芒,接著手中的刀抬了起來,沖著大長老一劈而下。

「大長老,接槍!」

姜亢急忙取出了自己皇禁霸王槍,沖著大長老丟了過去。

那槍飛到一半,唰的一下就消失不見了,下一秒就出現在了大長老的手上,接著他收著槍一攔!

同樣如同常人的招式,在這些巔峰強者的手中卻是石破天驚的威力,幾個修士站的近了,直接被震成了粉末!

連血花都沒有一朵,直接就像是沙子一樣灑落在了地面之上,下場極其凄慘,也看得其他人冷汗涔涔。

「再退一些!」龍傲喊了一聲,帶頭往後退去,在中央留出來了一大塊的空地,家主級別的高手站在了前方,攔住了戰鬥的餘波。

大長老招住了長槍,直接沖著對方虛刺了一槍,接著橫槍一砸,輕易將殺江橫擊退。

「好強的對手!」亡風子說了一聲,手中白幡揮動了起來,只見一片片白色的陰風掃了出來,空中竟然傳來嗚嗚的鬼哭之音,聽得人毛骨悚然。

絕代名師 「這白幡有什麼作用?」姜亢急忙問了起來。

「此白幡大有不同,如果被這風吹中了,魂魄就會離開自己肉身,到時候任人宰割!」姜子牙的臉色有些難看。

大長老絲毫不躲閃,直接一步跨入了陰風當中。

「什麼!」人族眾人臉色猛地一變。

亡風子一愣,隨後忍不住搖了搖頭嘆道:「你雖了得,卻失敗於自己的驕傲之下。」

「是么?」大長老淡淡的笑著,竟然從容的在白風當中一步步走來,直接逼向了亡風子。

「怎麼會這樣,難道你是無魂之人!」亡風子瞬間變色。

「攔住他!」

屍震天直接沖了進來,他是殭屍一族,也不畏懼此風,直接揮動血爪,沖著大長老就揮斬了過去。

「退下!」

大長老喝了一聲,手中長槍一震,屍震天像是遭受了巨大的壓力一般,整個人瞬間就跌落了出去,場中無一人不震撼。

「好強!」

「他為何只是退敵,卻不殺人?」眾人疑惑不解。

大長老一步跨出,到了亡風子的跟前,長槍沖著面前猛地一探,頓時槍破陰風,沖著面門就刺了過去。

亡風子臉色大變,手中白幡一搖,身體進入虛空當中,就要躲開。

「出來!」

一聲大喝,大長老腳面在虛空中一踏,一道裂縫從他腳下蔓延而出,接著直接來到了他遁形的地方,空間裂開,一道人影跌落出來。

「不好,一起動手!」

其他人頓時看出來不對勁了,被虛空之中直接震出,身體定然會受到空間的拉扯,受創十分嚴重。

「起!」

大長老再度大喝了一聲,後方的霸王鼎唰的一下飛了起來,旋轉而來,直接橫衝直撞,竟暫時將眾人逼退開來。

大長老一步向前,手中槍猛然探出,瞬間將白幡給挑飛了出去,放在了亡風子下巴的位置。

眾人震怖!

亡風子看著有些虛弱,應該是因為被空間所創的緣故,身體隱隱有些發抖,抬起頭看著大長老。

大長老笑了,說道:「如今,我可有談判的實力?」

「沒有!」

怒升大喝,在後方直接一開天至尊戟就劈了下來,直奔著大長老天靈過來,竟然不顧亡風子的身死。

「哎!」

一聲嘆息,大長老槍光一閃,亡風子登時吐血倒飛出去,身形連連閃爍之間,接住了自己的兵器,在空中沖著大長老一拱手。

「謝你不殺之恩,但此事不容緩和,諸位不要留手,一起發力!」

見證到了大長老的恐怖,再也沒有人敢一個個上去進行試探性的攻擊了,全部一起而上,發動圍攻。

十八柄武器在神光的護持之下同時落下,他們要用最為簡單和直接的方式誅殺這個可怕的對手。

「此招不躲,難以為繼。」有人嘆道。

誰知,大長老竟然絲毫不曾躲避,只見霸王鼎忽然飛了過來,被他舉在手中,沖著頭頂的諸多兵器,直接撞了上去。1

霸王鼎中發出混沌光芒,傳來一聲聲遠古的大道天音,鼎身上的圖文像是活過來了一般,竟然在大鼎之上遊走了起來,那尊鼎變得虛無縹緲,卻有沉重萬分,像是真的來到了至尊的手中。

鳳霸天下:冷皇的特種帝后 當!

當!

當!

……

聲音不絕於耳,在諸多高手的怒吼之下,那些兵器悉數砸落在了霸王鼎上。

「鎮壓他!」怒升怒吼了一聲,身體運起無量光芒,將渾身的神力提到了巔峰狀態,開天至尊戟往下壓迫,要破大長老的防禦之勢。

「糟了,這下變得危險了。」

一干人臉色都不是很好看,畢竟一個人被十八個人這麼壓著,想要翻身幾乎難如登天。

「陰山壓頂!」

蒼生度嬌喝了一聲,纖纖玉指牽引起來無盡黑色光芒,竟然在上空勾來一座漆黑大山,沖著大長老就壓了下去。

「小心!」有人忍不住驚呼了起來。

「哎!」

大長老搖了搖頭,嘆息了一聲,手中大鼎猛然一張,鼎口出現一道漩渦,竟然將陰山給吸了進去! 「什麼?」

蒼生度吃驚的功夫,大長老再度大喝一聲:「破!」

一個破字,大鼎突然變大,眨眼的功夫成了一座小山頭那麼大小,將十八位高手瞬間逼退。

手托著如同山峰一般的大鼎,大長老威風凜凜立在了半空當中,俯瞰下方眾人道:「如今,我可有與你等談話的資格?」

「沒有!」

怒升幾人大喝起來,手中搖動武器,沖著上方的大長老殺了過去。

「哎。」大長老搖頭,似無奈至極一般,竟然緩緩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黑色的長發在風中飄舞,大長老身上的氣勢逐漸變得可怕了起來,接著他的眼睛猛然睜開,天空中像是劃過了一道雷電一般。

「既然如此,那隻能殺了!」

那隻能殺了!

這五個字,似乎帶著無比沉重的力量,其中兩個血主直接被哼出血來,身形搖晃。

大長老將鼎給推到了自己頭頂,解放雙手出來,如此大膽的行為,看得眾人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雙手緩緩而動,前方衝來的人似乎陷入了泥濘當中,速度竟然快不起來了。

「空間陷進,是他在搞鬼!」蒼生度嬌喝了一聲,坐下的蟾蜍發出了呱的一聲大叫,從嘴裡吐出一個巨大的銅珠子,那銅珠子一出來,四處便轟轟轟一路炸開,震的姜亢耳朵都差點要聾了。

「去!」

大長老雙手結成了一個手印,接著往前一推,竟然化作了一尊霸王鼎的形象,直接撞在了那銅珠子身上。

轟的一聲,銅珠立馬倒飛了回去。

蒼生度俏臉煞白,急忙抽身去躲,卻如同陷入了沼澤當中,速度相當緩慢。

無奈之下,她只能讓蟾蜍再次開口,將那銅珠子給吃了回去。

咚!

一聲悶響,蟾蜍發出了一聲極其刺耳的慘叫之聲,接著轟的一下炸開成了血霧,蒼生度狼狽逃脫,急忙從蟾蜍身體裡面取出了那顆珠子。

此珠了得,極有可能是至尊之器!

手印緩緩演化,接著大長老身形變得縹緲了起來,唰的一下化作一道黑光,直接沖入了霸王鼎當中,再現人鼎合一之招!

這一招是姜亢最為不能理解的,在霸王鼎中的世界,他看到了最強的招式便是孤王征霸道,而這人鼎合一,又是從哪裡來的招式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