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老祖此時飄落在封蒼神城上,有些可惜地道。

這一剎那間,整個戰場,集體失聲。

誰能想到這個結果?

或許,只有江寂塵能夠想到。

天域和超然界降臨的兩名至高聖帝,也許很強很強,任何一人,只怕都不比季老祖弱太多。

但是,他們卻不知道,季老祖手中有引仙鏡!

有仙引鏡在手,連天帝都要忌憚他,何況只是兩名至高聖帝。

所以,手握引仙鏡的季老祖,要突然暴起,斬殺掉一人,易如反掌。

其實,有季老祖在,足可以滅掉所有降臨在第八重天的異界修士,一統第八重天。

但問題是,至高聖帝以前有一個約束,不能隨便對低於自己境界的修士出手。

這個約束,在萬界相通的情況下,目前的效果雖然已經不大!

但季老祖若真的如此做了,那必然會真正的惹出更恐怖的人物。

所以,這也是季老祖一直很低調,只鎮守在封蒼神城中而已。

這一次,若不是天域和超然界的至高聖帝邀戰,他也不會如此的高調。

「好孫兒,這裡需要老祖幫忙么?」

季老祖這些突然開口問道。

此言一出,全場驀然失聲。

特別是異界修士,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因為,若是季老祖出手,他們只怕都得死在這裡,無一能逃走。

看著異界聖帝一個個臉色慘白,眼中充滿了驚恐之色,顯得無比的緊張。

其中,超然界至高聖帝雲沖開口道:「江寂塵,至高聖帝不能隨便捲入我們這一層次的戰鬥!」

天域的譚耀也道:「你若打破這一規則,只會招來我們界更加恐怖的人物。所以,你最好想清楚了。」

雲公子開口道:「江寂塵,有本事,就堂堂正正戰場上戰一場,你若勝出,這第八重天就是你的了!」

這個時候,他們自然很害怕江寂塵說需要老祖的幫忙,那樣的話,他們將不會有一絲的希望。

江寂塵自然知道他們的心思了。

江寂塵忽然一笑道:「我敢說,若是情況反過來,你們一定會讓至高聖帝出手。」

「對於強大一方而言,你們根本就可以無視這些規則。」

「但是,我們卻不能,惹出了至高聖帝之上的存在,我們對付不了!」

「所以,至高聖帝不會加入這裡的戰鬥!」

「但你們也不必慶幸,因為,結果不會改變。」

最後一言,江寂塵說得強勢無比。

而正如江寂塵所言,聽到江寂塵沒有讓季老祖相助,一眾異界聖帝都鬆了一口氣,心中感到慶幸。

然而,江寂塵最後一言,卻讓他們臉色都冷了下來。

「江寂塵,不憑至高聖帝,你還想贏這一場戰爭?做夢吧!」

雲公子冷冷地道。

江寂塵神情自若地道:「確實,我本打算,不用至高聖帝,以我的人,便可掃滅異界者,一統八重天!」

江寂塵最後一句話,更像是一句口號。

透過虛空的光幕,第八重天所有的六道界修士都可聽到。

掃滅異界者,一統八重天!

何等的豪氣干雲,何等的強勢無敵。

整個第八重天,也只有江寂塵一人可喊出如此霸道之言了。

之前,這些觀看的六道界修士,心中只有絕望。

但當看到封蒼神城和江寂塵創造了一個個奇迹,一挫再挫異界修士之後,他心中竟然生出了希望。

「若是江寂塵可勝出,從此我只尊他為主!」

「是呀,天帝已棄我等,從此以後,只尊江主,不尊天帝。」

一個個修士,在這一刻,竟然發出了這種聲音。

而這聲音一出,便以恐怖的速度傳開,引發如同海嘯一般的連鎖反應。

這時候,封蒼神城前,季老祖已經從戰場上離開。

但是,真正的撕殺,才正式開始。

強至頂級聖帝,弱至大帝九重境!

戰鬥、撕殺,無處不在。

而江寂塵此時也戰意衝天,力量漸漸開始釋放出來。

他是聖帝七重圓滿聖帝境,剛剛從閉關中出來,當前境界的極限戰力在哪裡?他也不知道!

他需要通過一戰來驗證。 此時,屠戮數千異界高階聖帝,輕鬆之極。

根本都不需要動用真正的實力。

不過,紫麒麟一個獨對神秘黑衣人等十個,卻身陷兇險境中。

異界頂級聖帝,則與季老奴、葬虎他們暫時斗個不相上下。

夜幽夢、小灰、軒轅青衣他們,此時暫時處於上風。

楊雪瑤此時已幹掉了異界三艘寶船戰舟…..

「長久拖下去,於我們不利!」

「既然如此,那就速戰速決了!」

江寂塵心中暗道。

然後,他們開始不再保留,直接以身為器,撞入敵群中,近身博殺。

而近身之下,江寂塵完全無敵,手中沉岳,把一個個異界高階聖帝拍爆。

有些欲要遠逃,江寂塵手中則出現了天心如意劍,直接演化專屬劍技,將之斬殺。

我意即天心,一劍斬蒼茫!

但凡劍出,便有人亡。

「太恐怖了,我們根本不敵!」

「七重聖帝,怎麼可能這麼強大,就連我們八重聖帝境,在江寂塵眼中,竟然也如螻蟻一般弱小。」

「快逃命,留下只有死路一條!」

…….

這一刻,異界高階聖帝這一次真的被江寂塵殺怕了。

他們驚駭欲死,生出了逃命之意。

然而,他們根本就是在做無用之功。

達至七重圓滿聖帝境的江寂塵,戰力爆棚,幾乎逆天。

所過處,屍首分離、血水染路!

很快,數千的高階異界聖帝被屠盡了。

他身上自然也多處受傷,但《長生訣》稍稍運轉,便已完好如初。

在麒麟洞的時間禁制中,江寂塵這一萬年可不是白白修行的。

他不僅把修為境界提升到了七重聖帝境,更把太古九秘都修鍊到了不弱的境界。

晨曦之光、暮光之殤、始陣之法、長生訣、萬器訣這前五秘,江寂塵已經早早修行了,自然是境界最深的。

甚至已經可以把晨曦之光、暮光之殤、始陣之法、長生訣、萬器訣自如的融到一法中來,形成了他的一道絕殺技能。

但除此之外,江寂塵還進行了其它秘法的修習。

畢竟,共有九秘,江寂塵之前因為境界受限,只能修行前五秘,但自他踏入聖帝境后,就可以修行其餘的秘術了。

太古第六秘,斗字訣,此秘可模仿、演化一切法和術,是可怕無邊的秘術。

江寂塵現在已經初習皮毛,若是對方的神通不是太過強大複雜,他都可以模擬出來。

太古第七秘,行字訣,此秘術修行到至高境界,可以達至速度極盡,可以在不同的空間中穿梭,在陣法之中,來去自如,甚至,能讓時間靜止。

但那些都是高深、終極的境界,江寂塵目前只能做到讓自己的速度遠超同階修士,甚至,單論速度,還在所有的頂級聖帝之上。

太古第八秘,歲月長河,若能修習上手,可以慘悟萬古歲月之法,可以看到發生在歲月長河中的事;若修習至大成境界,甚至可以召喚出歲月長河中的絕代人物,為你戰鬥;而歲月長河的至高境界,傳說可以逆轉時光輪迴,無比的恐怖,但這一等級的境界,便是創造出此秘術的人,也沒有完全的達到。

目前,江寂塵只能說剛剛上手,只能模糊的預見一些事情。

至於最後一秘,太古九秘,超然之法。

此法,江寂塵一直都有領悟,但不得要領。

據說,此法超越一切,可以把萬法融為一法,萬道凝為一道,是真正的至強之法。

前提是要領悟其真義,江寂塵自然遠沒有達到這程度。

所以,哪怕他已達至高階聖帝境,暫時能動用的,也只是太古九秘中的前八秘。

而關於斗字訣、歲月長河,他修行之後,還未動用過。

現在,動用的機會來了,因為此時出現在紫麒麟身邊,與他一起對抗神秘黑衣人,與十名隱去真容的修士。

除了神秘黑衣人是頂級聖帝,其餘還有兩人是頂級聖帝,其餘八人則是聖帝八重圓滿境!

這一群人,的確強大!

但現在的江寂塵卻無懼。

「身為六道界的修士,卻相助異界。」

「想來,你的目標是我,要麼與我仇,要麼是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東西!」

「不過,今天所有的角色都要反過來。」

「今天,我要從你身上得到一些東西。」

江寂塵隨意一劍,給紫麒麟擋下神秘黑衣人的一擊,冷然的開口道。

神秘黑衣人臉色難看!

今天,他失手了。

出乎他意料的事太多了。

首先,他想不到封蒼神城竟然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

然後,江寂塵的實力,竟然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最重要的是,他長生門請來的兩名至高聖帝降臨者,竟然被季老祖擊敗,並斬殺了一個。『

一步錯,步步錯!

但是,他們還有機會,因為,他的任務只是要擒拿江寂塵而已。

他不信,只是聖帝七重境的江寂塵,真的能敵他。

「你們拖住紫麒麟,江寂塵交給我!」

神秘黑衣人開口道。

江寂塵邪異地勾起一絲笑意道:「不用了,紫麒麟是我家的淑女,她不會出手了!」

「現在,我一個人,對你們所有。」

話落,江寂塵神念一動。

嗡!

剎那之間,一道道強大的法器驀然浮現在他的身後。

這些法器,都是死於戰場上的聖帝留下的,此時在江寂塵催動萬器訣之下,全部聽從召喚,化成法器風暴,向前轟殺而去。

「小心!」

看到這一幕,神秘黑衣人神色變了一變,同時開啟防禦,手中法器,不斷的揮動,擊碎一個個攻擊而來的法器。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