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紅顏看著葉飛離開的車影,內心安定了不少,葉飛出馬,一定可以救出她的家族的,葉飛是一個充滿奇迹的男人。

宋紅顏轉身回到屋內。

「嗚嗚嗚!」

宋紅顏剛剛回到屋內,一輛輛白色的車子,便是開了過來,龍署看著葉飛遠離的車子,又看了看別墅,便是一揮手,一大群男子朝著別墅內出發。

龍署一腳就是踹開的屋門,屋門被踹了個稀巴爛,龍署眼神冷酷,朝著裡邊走去,風風火火。

宋紅顏剛上樓,便是聽到了門被踢開的聲音,她一陣慌張,連忙從二樓往下望去,和龍署四目相對。

「你想幹什麼?」

宋紅顏驚恐的問著龍署。

「幹什麼?」

「這還不明顯嗎?我要報復,我要報復!」

「抓起來!」

龍署一揮手,她的小弟便是朝著樓上而來,宋紅顏看到這裡,連忙朝著三樓跑去,在床邊拿出一把電棒,刺拉拉的便是打開開關。

幾個男子闖進屋裡,宋紅顏雙手捏著電棍,不斷的向後退著。

「別過來,我電死你們!」

宋紅顏揮舞著手中的電棒,龍署走了進來,看著宋紅顏拿著電棒,無力的揮舞著,便是嗤笑一聲。

龍署直接猛然向前一竄步,一腳踹在了宋紅顏的肚子上,宋紅顏整個人都被踹倒在地上。

她剛要爬起,便是感覺龍署抓著她的頭髮,宋紅顏被龍署提起來,猛然的朝著牆上一摔。

宋紅顏的腦袋砸在了牆上,鮮血流淌了下來,身體也砸碎了旁邊的魚缸。

水漬嘩啦啦的流淌一地,幾條龍眼魚在地上翻騰掙扎著。

「宋紅顏,你千不該,萬不該,就是做葉飛的女人!」

「我要依靠你,來威脅葉飛,葉飛和你,都得死!」

龍署對著宋紅顏說著,宋紅顏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她鮮血流在白皙的面孔上,一陣慘淡。

「你會死的很慘的,葉飛是無法戰勝的。」

宋紅顏慘淡一笑,對著龍署說著。

「去你娘的!」

龍署一腳便是踹在宋紅顏的肚子上,宋紅顏直接被踹倒在床上。

「我告訴你,我可是龍門的人,龍門的強大,你懂嗎?北涼城首位,就算是東涼城的頭狼武盟也要懼怕三分,葉飛算個什麼東西?」

龍署手指繞著自己的髮絲說著,臉上帶著冷酷。

宋紅顏看著龍署和她的手下都踩在水裡,那是剛才魚缸流下的水。

宋紅顏打開電棒,對著地面上的水一捅,

「刺拉拉!」

「呃呃呃!」

龍署和那幾個人紛紛都是渾身顫抖著,臉色被電的發青。

宋紅顏連忙打開窗戶,看著路邊的車來車往,她知道,外邊總會有大貨車來的,一旦大貨車來了,就算從三樓上跳下去,也沒關係。

「媽的,看我弄死你!」

龍署連忙朝著宋紅顏而來,她身後的幾個小弟也是第一時間朝著宋紅顏衝來。

宋紅顏直接把電棒再次按到水裡,刺拉拉~

「呃呃呃~」

幾個人又是一陣渾身定格,在原地顫抖著,宋紅顏看著路邊的車子,根本沒有大貨車,這樣跳下去,非要摔死不可。

宋紅顏連忙順著這個間隙,從床上跳下來,猛然的衝出門口,衝出去的時候,宋紅顏還把門給重重的關上。

「給我追!」

龍署一腳踹碎木門,便是朝著外邊追去,此時宋紅顏已經跑到了一樓,她的速度很慢,龍署的速度很快,與宋紅顏的距離越來越近。

宋紅顏直接沖了出去。

「嗚嗚嗚!」

就在此時,門口開來了幾輛黑車,趙天駿從車上下來。

「紅顏,聽說你們家族有危險,我帶著人來支援你們了。」

趙天駿一下車,便是對著宋紅顏說著,但是他看到宋紅顏的腦袋流下鮮血,便是有些意外。

「你來的正好,快,打他們,打死他們,他們要抓我走!」

宋紅顏躲在趙天駿的身後,指著追來的龍署說著。

「你頭上的血是他們打的?」

趙天駿看著宋紅顏腦袋上的鮮血,便是十分心疼,憤怒的問著宋紅顏。

「是啊!」

宋紅顏重重的點頭,呼吸急促。

「給我打!」

趙天駿一揮手,身後的小弟便是朝著龍署沖了過去。

「一群土雞瓦狗,在我面前,簡直是找死!」

龍署眼神冷酷,寒光閃現著。 「呼…」

秦蒼穹嘴角,緩緩溢出一絲鮮血。

而,此刻。

他渾身傷勢,徹底爆發!

讓面色,都是顯得有些慘白…

看到這一幕。

陳橋眸光森然,冷笑道:「何必呢?」

「堂堂西天王,將自己……落到如此狼狽境地?」

他此刻,近乎咬牙切齒!

恨到了極點…!

眼下。

慕容博一死,整個姑蘇……都將大亂!

而,他卧龍山莊。

如何,能獨善其身?

秦蒼穹,緩緩擦拭嘴角血痕,眸光淡漠。

「此等敗類,唯有殺爾…!!」

他的聲音平靜。

卻,帶着隱隱的氣勢!

這讓陳橋,都是一呆,旋即勃然大怒!

「瘋子,不可理喻…!!」

「你師徒二人,都是瘋子!」

一旁,路遙冷哼道,「跟他廢話什麼?殺了就是!」

「如此喪心病狂,到湖底……陪他那個瘋子師傅,一起餵魚吧!」

說着。

鏘…!!

面前,赫然古箏擺在桌上!

她指甲掠過,頃刻間……琴弦震顫!

一首破陣曲,魂斷天涯!

激昂至極的清越聲音,陡然響起!

唰唰…!

無形音波,仿若利刃,呼嘯而來!

秦蒼穹眼睛微亮,擦掉嘴角血痕,緩緩搖了搖頭。

「技巧有餘,可惜……意境不足。」

「只此中下罷了。」

唰…!!

聽到這話。

路遙咬緊了銀牙,俏臉猙獰扭曲!

「找死…!!」

「我彈琴十九年,哪需要你這黃口小兒,指指點點!」

砰!

她一拍琴弦!

頓時,無形音波暴起!

讓湖面上,都是泛起了陣陣漣漪!

颶風頃刻間呼嘯而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