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天繼續問道,看來自己進入銅錢門成為弟子不成了,只能另外想辦法混入銅錢門。

銅錢門有秘密,而且有很多秘密,這是官天進入悲風閣之後最強烈的感覺!

老公是高嶺之花 「在下的仙根實屬中等,是因為在下身子強勁,能忍受得了銅錢門內的種種磨礪,這才破格成為內門弟子的。」

朱水說話鏗鏘有力,並且引以為豪。

官天一聽,回頭瞟他一眼,繼續問道:「那你最初也是外門弟子咯?」

「是。」

朱水拱手答道,面露尷尬之色。

見官天不再說話,他便識趣的離開官天身邊,轉身去看其他弟子如何了。

待朱水離去,官天忍不住輕輕嘆息,自言自語道:「一般能知道宗門情況的,便是弟子了,而能接觸宗門高級機密的,應該就是長老和掌門那一類了。遺憾的是我毫無仙根,看來第一關都不過了,唉,愁啊,愁啊!」

想到這裡,官天就心中煩悶。

而且之前金老也說了,或許他需要的靈土就在銅錢鎮,可他在銅錢鎮轉了怎麼些天都沒有找到。

他四處去轉,一來是了解銅錢鎮的地勢和局勢,二來是尋找靈土。

他知道金老的感覺不會錯,所以最後他便將目光落在了銅錢門身上。

可是又進銅錢門無望,這怎麼不叫他心中煩悶呢。

就在他唉聲嘆氣之際,他的神識之中突然出現了一抹影子。

閉眼的他,瞬間便知道來的人是誰了,官天只是笑笑,假裝沒有看見,繼續觀察著山下的局勢。

蟻王已經帶著無數的螞蟻借著夜色的掩護,到達吞天幫之中距離大水塘附近的位置了,要不了多久,水塘里的水就要被螞蟻們撒上腐屍散了。

不出一會兒,少年已經站在了官天身邊,慢條斯理說道:「沒有想到官天兄變化竟然如此的大,要不是那天笑笑替我來詢問,估計我也認不出你來了。」

見官天轉頭來,楊玉冠又繼續笑問道:「怎麼,不認識我了?」

官天只是微微的搖頭,卻不說話,那一刻,縱然有千言萬語也說不出來。

楊玉冠算是他重生之後認識的第一個朋友了,他不僅借給自己靈石和金條,還不惜讓人送來兩萬兩白銀,讓這個與自己並不是十分熟悉的人拍賣下靈蓮果。

這份恩情,這種感情,不亞於那個為了官天而死的那個少年。

再見楊玉冠,讓官天在他身上看到了那少年的影子,彷彿這兩個人是一個人!

見官天不說話,楊玉冠白了他一眼,故作驚訝繼續問道:「那天你留下書信說是要去找什麼金沙銀海,我很想知道,你是不是找到了?」

「嗯。」

官天輕嗯了一聲,補充道:「銀海我是找到了,可是金沙卻沒有一點消息。」

「好像找到那個什麼所謂的銀海,讓你變了啊。先前那個黑面小子不見了,現在卻是一位和我一樣的翩翩公子,哈哈。」

楊玉冠笑道,勾起了唇角。

夜幕之下,在月光的籠罩之中,官天手指一勾,拂過頰邊長發,抿唇一笑,隨後才慢條斯理的答道。

「對啊,我也沒有想到,得到銀海之後,我竟然能變得這麼帥,哈哈。」

「嘁。」

楊玉冠無語,覺得這只是官天先前想隱瞞自己身份的一個借口而已。

兩人站在一起沉默了小會兒,楊玉冠偏頭笑問道:「你有信心將吞天幫滅了?」

官天微微點頭,卻不說話,遠遠的,他已經看到月光下那大水塘之中的水開始有些變化了。

「回去的時候,我爹說來了一個少年,然後還誇那個少年很聰明。然後本少爺就不服氣啊,問了我爹那聰明得要逆天的少年長個什麼樣。

我正想說要膜拜那個少年一番呢,結果我爹跟我說了那個少年的長相之後,我便無語了。」

楊玉冠聳肩,官天輕笑,接話道:「掌門應該是說,那個聰明的少年比你聰明吧,嘿嘿。」

「嗯,然後本少爺又繼續不服氣啊,然後的然後我就來這裡了,最後見到了你。」

楊玉冠也是笑,這種感覺,好似熟悉了千年一般。

聽完這些話,官天卻突然轉頭問道:「之前搶劫我的,應該是銅錢門的兩個長老吧,那兩個長老應該是你派來的。因為你走後不久,我便被他們搶劫了。」

「對。」

楊玉冠絲毫不避諱的聳肩,一臉無所謂的模樣。

「你也知道,我毫無仙根,如果我想來你們銅錢門,可以走走後門嗎,哈哈。」

原本還認真說話的官天,說著說著他忍不住笑了。

水塘上,在月光的映照之下,已經開始有若隱若現的霧氣在慢慢開始蒸騰,猶如燒開的水,然後生成的霧氣。

末世機械戰車 官天凝眉看著,知道蟻王已經完成了任務。

心中微微鬆了口氣,官天卻沒有馬上下達放火的命令,他得等那些螞蟻離開之後才能下命令。

對於幫自己的人,或者動物異獸妖獸等,官天會儘力護他們周全,可是面對敵人,他絲毫不會留手。

聽完官天的笑,楊玉冠也笑了,簡直是笑得花枝亂顫,一會兒之後他才止住笑,無奈搖頭道。

「若你今晚真的能滅掉吞天幫,那對銅錢門,乃至整個銅錢鎮都算是大功一件。你只要自己去向我爹請願入銅錢門,他一定會同意的。」

「其實……其實我只是對銅錢門好奇而已,並不想成為銅錢門的弟子。我跟你一樣,是受不得束縛的。」

官天搖頭,這點他不是沒有想過。

若是一旦真成了銅錢門弟子,便要守門規,而且還得不到自由。

他是想去看這個繁華的修仙世界的,自然不會甘願只在一個地方呆著,這樣的話是會發霉的! ?「你是想通過我,然後混進銅錢門,去體會銅錢門實現了目的吧,哈哈。」

楊玉冠猛拍官天的肩膀,笑得燦爛。

官天毫不客氣的點頭,思考了一番,這才話鋒一轉突然問道:「玉冠兄,你們銅錢門應該有許多秘密的吧?」

「怎麼?」

楊玉冠挑眉,笑容驟然停滯在臉上。

官天見了,忙答道:「那一次,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莫名其妙的進了你們銅錢門的迷霧之都。而現在我發現,我需要尋找的東西,也許能在你們銅錢門的迷霧之都之中尋找到。」

「奇怪!」

楊玉冠眉毛緊蹙,官天見之,將視線收回,反問道:「怎麼,有何不妥?」

「大叔二叔在回來之後就說你是奇人,開始我不相信,現在清楚了,就相信了。」

楊玉冠將眉毛稍微鬆了些,在官天好奇的目光之下,他又繼續道。

「迷霧之都這個名字,外人是不知道的,知道的也就我和我那掌門爹,還有兩個叔叔。

銅錢門的弟子被派入迷霧之都都是去做危險任務的,而且在出來之後,隨著那分發靈石和金條的幻樓消失,進去的弟子也會忘卻這段記憶的。

我很好奇,為何進去了這麼多弟子,唯有你這個不是銅錢門的人還記得這件事情。」

「我也不知道,確實,在出來之後,我是看到那個虛幻的樓消失了。而且那個時候還有兩個銅錢門弟子因為靈石的事情在切磋呢,呵呵。」

官天絲毫沒有提起打架的事情,楊玉冠自然明白,笑了一笑繼續說道。

「門內弟子為了靈石打架是正常的,只要不出大事,一般我們都不管。

靈石可是很珍貴的啊,要不是有弟子將那頭大黑熊幹掉了,是不會發放靈石和金條作為獎勵的。」

聽到這裡,官天突然指著自己鼻子笑道:「玉冠兄,要是我說,那頭大黑熊是我幹掉的,你相信嗎?」

「……」

楊玉冠看著官天這認真的臉,無語凝噎。

「這是真的,那頭大黑熊還有一顆低級妖丹呢,就在他的頭顱之內。而且在那頭大黑熊的身邊,還有兩個身著銅錢門服飾的人,一個很高,全身沒啥肉,一個門牙暴露著,特別明顯。

因為他們是和大黑熊一起出現的,所以我順便將他們也幹掉了,又因為我並不是銅錢門的弟子,怕被牽連,這才沒有說出。」

這件事情官天不清楚楊玉冠是否知道,那個時候他也沒有想太多,加上劫後餘生的感覺,和人生地不熟的原因,他才沒有將一切說出。

誰知楊玉冠聽完這些,眼睛瞪得比銅鑼還大,慢動作的轉頭,隨後一字一句無法置信的說道。

「這可是大事啊,我都不知道啊!不行,這件事情事關重大,等把這裡處理好了之後,你一定要去見見我那掌門爹。」

說著說著他又垂頭自言自語道:「果然銅錢門有秘密,這些事情我都沒有聽我爹提起過。要不是官天兄你跟我說,我還被我爹和兩個叔叔瞞著呢。」

炮灰 「開始了!」

不理會楊玉冠的自言自語,官天伸手,指著那變幻快速的大水塘。

在凄冷的月色之下,吞天幫中央的大水塘,此時正飄散著許多的白煙,白煙起先是從水塘底部冒出,在水塘之上漂浮。

就在官天說話之際,那白煙已經脫離水塘的限制,開始往四周飄散,漸漸的蔓延,快速的蔓延,猶如病毒擴散一般的速度。

在官天將手放下之時,那層毫無限制飄散著的詭異的白煙已經將吞天幫大半的房舍覆蓋其中了。

守夜的幫眾察覺了,可是已經晚了,那白煙剛剛吸入口腔,那些守衛在吞天幫四周的幫眾就暈倒在了地上。

楊玉冠抬頭,看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指著那些莫名其妙的白煙問道:「這是什麼情況?!」

「腐屍散。」

官天興奮的答道,然後毫不猶豫仰天長嘯一聲,猶如夜鶯的啼叫,劃破了這個已經開始動蕩的黑夜。

「戴好面罩,動手!」

「是!」

「那邊,將火勢密集些,對,燒,把吞天幫給全部點燃。」

「遠處那裡沒點燃,你真是笨啊……算了,算了,我來,你個笨蛋。」

各種聲音交匯在一起,官天將面罩戴上,隨後回眸道。

「就麻煩玉冠兄在這裡等著了,看著為兄耍帥,算是給你們銅錢門的一個見面禮吧,哈哈。」

伴隨著爽朗的笑,官天毫不猶豫的發動龜蝸訣往下閃去,就在距離吞天幫不遠之後這才將浴血劍祭出。

楊玉冠想跟上,發現自己慢了半拍,想了一想,還是沒有跟上去。

確實,這裡需要一個能掌控全局的人。

遠遠的見官天揮舞這一把薄如蟬翼的竹劍往山下奔襲而去,楊玉冠聳肩,攤手吐槽道:「果真是耍帥,拿把竹劍耍帥,哈哈。」

到得吞天幫外圍之處,官天仰面又是一聲長嘯,長嘯之後,他便一頭扎進了這片茫茫白煙之中。

吞天幫山腳下,華青幾人聞聲,瞬間清醒,五女對望,將面罩戴好。

隨後便快速各自祭出自己的靈器往吞天幫衝去。

此時吞天幫火勢如山,加上夜風的吹拂,不消片刻,大半個吞天幫便被火勢給覆蓋。

喊叫之聲,叫罵之聲,求救之聲,咒罵之聲,刀劍相撞之聲,各種各樣的聲音混合在一起。

讓一直被吞天幫折磨著的銅錢門弟子聽到,猶如是聽到最美的天籟,殺意也更勝了許多。

「殺!」

「殺!滅了吞天幫這群龜孫!」

「殺,這些傢伙最討厭,比茅坑裡的蛆還討厭。」

「殺殺殺!」

四處的喊殺之聲,震撼著官天的每一根神經。

地上滿是鮮血流淌,猶如蜿蜒的小溪,在月光下,還能將人的影子折射出來。

分外陰寒陰森,讓原本還有點溫度的心變得冰涼,直到最後如墜冰窖之中。

地上亂七八糟全是屍體,有些被割去了喉嚨,有的被砍掉了四肢,有的被削掉了腦袋,有的被利劍攔腰砍掉……

上一刻還鮮活的生命這一刻卻消失殆盡。

銅錢門弟子的屍體,更多的是吞天幫幫眾的屍體。

官天提著浴血劍,那一刻心中恍然,喃喃自語:「難道這就是古代的戰爭嗎?」

這樣震耳欲聾的聲音,血流滿地的情景,完全與之前不一樣。

入夜前斬殺的那兩個兄弟,放在現在,就是小兒科。

握著浴血劍的官天手都在抖,那一刻,他變得迷茫。

難道非殺人不可嗎?!

十惡臨城 就在官天愣神毫無動作之際,一把長刀悄然的靠近了他,就在他的背後,然後那人舉起了長刀,拚命往下劈砍而去,帶著無限的仇恨…… ?一切正如華青之前所料。

在銅錢門弟子接令衝下山崖對吞天幫實施滅幫計劃之後,華青帶著幾女也從山下快速到了吞天幫內。

望著這熊熊燃燒的火焰,以及這紛亂的一切,幾女肯定,官天先前的計劃是成功了。

幾女分散行動。

華青自己一組,卓冰母女一組,蕭春寒夏兩女一組,四處去尋找吞天幫幫主和少幫主,以及齊飛與孫小寶的屍體。

可惜一無所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