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老葉突然說道,“你老媽說你在學校演出了好幾次,是不是真的啊?還得獎了是吧?”

老葉說着就笑起來,有些驕傲。

“學校的都不算什麼,上週我還去省裏比賽了,拿到了一等獎。待會我把獎盃拍給你看看,你和我老媽都開心開心。”葉文昊笑道。

“臭小子,出息了啊!”

十分鐘後,老葉收到了葉文昊發來的照片,是葉文昊幾個人在比賽現場拿着獎盃拍下來的照片。

老葉看着自己的兒子笑容燦爛,看着‘大學生第十一屆省級歌唱大賽一等獎’字樣,老葉眼睛微微泛紅。

當下打了一個打電話給自己的老婆。

“今晚多做幾個菜,老子要喝幾杯。”老葉豪氣十足的說道。

“神經啊,什麼日子都不是,喝什麼酒?”葉母沒好氣的罵道。

老葉雙眉一橫:“今天,是我老葉家即將騰飛的日子!讓你做什麼就做什麼。”

“喲,老葉,我看你是反了天了是吧?”

老葉這纔回過神來,自己在家裏只是總經理啊。

“呵呵,這不是高興嘛。來來來,我給你分享一下,咱們兒子現在可出息了……” 查閱了一晚上的資料,葉文昊總算是搞清楚了開公司的流程。

代價就是,上課只能睡覺。

到了大學物理的時候,葉文昊強撐着眼皮子聽課,以至於老師叫葉文昊回答問題叫了好幾聲都沒回應。

下課之後,古董兒主動走了過來。

“葉同學,你這是昨晚失眠了?”古董兒眨着明亮亮的大眼睛。

一旁,孫君安聽到古董兒這麼關心葉文昊,不由心裏一酸。不過想到自己因爲插隊已經考到駕駛證,買的車也快到了之後,孫君安也就無所謂了。

哼,等小爺的小豪車到了之後,哪裏還有你葉文昊的威風?

葉文昊甩了甩頭:“在研究怎麼開公司,很晚才睡。”

雨落霓裳之殺伐天下 “研究開公司幹嘛?你要開公司?”古董兒有些驚愕的問道。

葉文昊嘆了一口氣:“沒法成爲小白臉,就只好自己發家致富保養**了。”

古董兒別葉文昊逗樂了,“你要是都沒有辦法成爲小白臉的話,那整個南江師大就沒誰有辦法了。”

旁邊的孫君安有酸溜溜的哼了哼,不過他注意到了葉文昊說的話。

開公司?

鬧呢!

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發現葉文昊這麼幾句話就讓古董兒開顏,這就是自己和葉文昊之間的差別嗎?

自己不會吹牛皮?

是如此,孫君安豎起耳朵,仔細聽着。

“你要開一個什麼樣的公司?”

古董兒順理成章的在葉文昊身邊坐下,陳建等人紛紛讓位,三個牲口都沒有什麼表情了,習以爲常。

“演出公司,接商演,派表演團隊。”葉文昊一板一眼的說着。

古董兒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似乎心裏在盤算着什麼。

“那你現在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困難啊。”葉文昊撓了撓頭,“資金不夠,急需一個富婆資助個幾千萬。”

古董兒又笑了,孫君安嫉妒的同時是又學到了一點。

“還好我不是富婆,沒辦法資助你咯。”

葉文昊看了古董兒一眼,笑道:“其實也不定只需要資金的支持,我現在還缺少一個漂亮的前臺小姐姐。”

古董兒又開懷大笑,擺手道:“我也不是漂亮的小姐姐。”

葉文昊嘖了嘖:“沒關係,你這樣也能湊合。”

古董兒笑得更歡。

孫君安看懵了,這也行?

葉文昊都這樣說話了,古董兒爲什麼不會生氣啊?

看不懂看不懂,孫君安忽然發現自己像是來到了一個陌生的世界,這裏的人都奇奇怪怪的。

女生不需要被誇也能開心地笑,男生胡說八道也不會被冷眼。

難不成,這就是葉文昊能有這麼多女生圍着的祕訣嗎?

孫俊楠偷偷的打開筆記本,暗暗記錄了下來,想着什麼時候去實踐一下。

終於熬到了放學,葉文昊撐着身子站起來,想着趕緊回去補補覺。

但就在這時,許久沒出現的劉雨涵突然走了過來。

不同於之前的急急躁躁,如今的劉雨涵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步伐不疾不徐,臉上掛着自信的笑容,大大方方的看着葉文昊,沒有半點以前的矯揉造作。

“文昊,我能請你吃飯嗎?”劉雨涵說話的時候挽了一下頭髮,露出白皙的脖頸和玲瓏的耳朵。

孫君安在旁邊嚥了咽口水。

葉文昊聳拉着眼皮看了劉雨涵一眼:“我要回去睡覺,你要一起嗎?”

劉雨涵臉頰一紅,芊芊素手輕輕的一擺,微微低頭:“文昊你說什麼呢……”

孫君安猛地睜大眼睛,再一次刷新了三觀。

這都不喊耍流氓?還嬌羞?

哦……原來劉雨涵這種女生是喜歡這樣的調調,懂了懂了……

“行了,別擋着,我現在困得要死,沒空搭理你。”葉文昊說着就要走。

劉雨涵急忙讓開身子,“那文昊你好好休息,下次我們再一起吃飯。”

目光清澈,倒不是裝出來的。

葉文昊沒空去細想劉雨涵的變化,反正就是一個礦,只不過今天自己累了,懶得挖而已。

只是當葉文昊經過劉雨涵眼前的時候,劉雨涵不知道是有意還是故意,反正就伸出了雙手扶了葉文昊一下。

“文昊小心臺階。”

手掌的溫度傳了過來,要比葉文昊的體溫清涼一些,趕走了葉文昊體內的一些炎熱。

“這哪有臺階?我警告你啊,別想着吃我豆腐。”葉文昊嘴上這麼說,但是手卻不收回來,因爲這股清涼挺舒服的。

【技能點+2】

劉雨涵沒有注意到葉文昊的小心思,她會伸手去撫葉文昊,都是因爲看的手冊裏面寫的,要製造一些不經意間的身體接觸,爲的是營造一種曖昧的氣氛。

劉雨涵照做了,但是得到的效果卻沒有像手冊上面說的那樣——對方深情目光和動心的表現。

是如此,劉雨涵急忙鬆開手,但還是保持微笑:“不好意思,我看錯了。”

葉文昊“嗯”了一聲,隨即離去。

孫君安看傻眼了,三觀被刷新啊。

這世界變了,居然是男的被吃豆腐的了。

看來是自己一直都沒發覺這一點,所以纔沒能撩到妹子。好在,偷師學藝了一會,掌握不少。

孫君安輕咳一聲,沉聲道:“讓開,別擋着我。”

劉雨涵臉色驟然一邊,轉過頭瞪着孫君安,“這麼大的地方你不會走啊?是不是瞎?”

孫君安被罵的懵了,“不是,你剛剛……”

“一邊去,懶得理你!”劉雨涵吼了一聲,拿着自己的包就走了。

孫君安在教室的風扇下面凌亂着。

“艹,哪裏出問題了?不應該啊!”

“對!車,一定是車!現在我還沒車,所以纔會被這麼對待!等老子車到了,看你舔不舔着老子!”孫君安恍然大悟。

……

藝術團的新一屆領導班子的名單出爐了。

團長:姜雪瓊;

副團長:魏子龍、趙雨澤、楊倩琳。

……

一切都如葉文昊建議的那樣,但連葉文昊看到名單之後都大吃一驚,畢竟當初自己就是胡說八道的,沒想到居然真的成了。

而林雪喬像是爲守護自己最後的尊嚴一般,強調了三遍這是投票結果,並將所有的投票名單拍成照片發到羣裏。

這是爲了向葉文昊證實一點,我身爲老師,並不是因爲聽了你的建議所以才選這些人的。

葉文昊看着林雪喬在那裏不斷強調着,忍不住笑了笑,然後私發了一條信息給林雪喬。

“老師能夠採納學生的建議,學生大感榮幸!”

【技能點+2】 林雪喬看到信息之後差點氣暈過去,急忙回覆。

“我說了,這是投票結果!”

葉文昊嘿嘿一笑:“不用說了老師,學生了解!”

【技能點+2】

林雪喬將身子往後一仰,“你瞭解什麼啊你就瞭解…….”

辦公室的其他老師看着林雪喬這樣,都不禁好奇。

“林老師,你這是怎麼了?”其中一個女老師問道。

林雪喬嘆氣道:“遇上了一個腦子有點問題的學生。”

“怎麼說?”

林雪喬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怎麼說,就不禁回想起葉文昊和她說的所有話,隨即說道:“就是這個學生吧,明明什麼都看的明白,但是和你說話的時候,就是裝糊塗,而且還裝的特別像,讓你沒有辦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