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連一名天神都不是,可現在反倒自己被關押著,如有一隻小狗。

「我是沒有將管理聯盟放在眼裡。」周丹的回答出人意料,其竟然當著這麼管理聯盟的高層說出這句話來。

當周丹聲音落下的時候,原本一些報以看戲的管理聯盟高層也露出憤然之色。就連猴元尊者與白岩尊者都眉頭緊蹙了起來。

「管理聯盟是我南天門的朋友,也是我南天門的兄弟,而我對於朋友和兄弟,一般都是放在心裡的。」周丹冷漠的笑道:「而非你總是將它放在眼裡。」

聽到這句話后,眾人皆都一怔,就是清泉老祖等人也露出了笑意。

這一句話簡直太絕了,對朋友和兄弟,自然是放在心裡,如果僅僅放在眼裡,那就不是朋友兄弟了,而是一些利益關係。

莽尊者也沒有料到周丹竟然會這麼說,當即冷哼了一聲:「那你對我出手是什麼意思?難道就不怕因此連累整個南天門嗎?」

「你可要知道,我可是管理聯盟的副盟主,只要你敢動我一根寒毛,你們南天門就要遭殃!」

「你怕了!」周丹沒有正面回答莽尊者的話,而是譏諷道:「堂堂一名准帝巔峰強者,竟然怕我動你一個寒毛。」

「放心,我不會動你一根寒毛。」說道這裡周丹刻意的將話語給調高:「因為你壓根就沒有毛!」

「一條小爬蟲而已,哪來的毛?」

莽尊者乃決策人之一,殘害南天門數百萬成員,周丹豈能這般放過?

而且最重要的是,今天這件事還必須進行到底,不然將前功盡棄。

莽尊者臉色狠,周丹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在歧視他嗎?

須知他可是吞天神蟒,貴為神獸,從另一層方面來講,他的血脈要遠遠高貴與蛟龍族。

蛟龍族儘管稱呼龍,與龍沾邊,可其本體其實就是黑莽,就是生出爪子罷了。

而他卻是貨真價實的神獸吞天莽,儘管無法與龍族相比,可他還不屑於冒稱為龍,與不三不四的蛟龍族一樣,自稱為龍。

他有他自己的傲氣,他是莽,就是莽。

「看來你早就打算好了對付我是吧?」莽尊者已經知道周丹不會善罷甘休了,故此也不再偽裝,他冷笑道:「想為那幾百萬個廢物報仇嗎?」

「我堂堂吞天神莽,也不是你想殺就能殺的。」

「你有膽子就再給我說一遍?」周丹殺意凝然,衝天而起,在其頭頂上空凝聚出濃濃的霧氣,近乎實質。

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倒吸了口氣,殺意凝固,這得有多大的恩怨啊?

莽尊者也微微一怔,他也沒有想到周丹的反映會這麼大,當即哈哈笑道:「我說你們南天門的都是廢物啊!」

「原本我是打算將你交給猴元尊者的,看來我只能跟猴元尊者說聲抱歉了。」聽到莽尊者那肆無忌憚的話語,周丹反而平靜的看向猴元尊者:「猴元尊者,現在看來我是不能將莽尊者交給你了,他殺我數百萬兄弟,必須死。」

而這一刻,管理聯盟的眾人才醒悟,原來周丹早就和猴元尊者商量好了。

這件事看來是早就有準備了,只是現在明白了也晚了,因為四周出現了上百道人影,這些人正是之前救助倩馨兒的人族百尊准帝。

小白的幽靈偵探 猴元尊者抬頭凝望,與風尊者微微點頭,只是他卻突然看向周丹,搖頭道:「他畢竟是我們管理聯盟的高層,留一個活口吧。」

「不好意思。」然而對於猴元尊者的無奈,周丹卻出奇的強勢了起來:「我不可能讓我的兄弟白白死去,在他們決定要對我南天門動手的時候,就該有死亡的覺悟。」

「況且他對我來說,什麼都不是。」周丹的聲音無比冰冷,令三大世界下的莽尊者臉色大變。

因為他感覺到一股可怕的威壓正在不斷的縮小,碾壓著他的身軀。

痛苦蔓延,立刻讓他猙獰的雙眸血紅了起來,僅僅幾個呼吸,莽尊者就變化為本體,在三大世界中不斷的掙扎著。

眾人倒吸了口氣,看到這一幕後,他們盡數靜止了下來。

高空中,百萬丈六角巨蟒在扭動,那龐大的蛇身猶如鐵鏈橫穿虛空,不斷的晃動。

「周丹,你不能殺我!」莽尊者終於驚恐了,這一刻他才知道周丹有多麼恐怖,就算他變為本體,竟然也沒有掙脫出對方的三大世界。

「我可是莽尊者,在無盡海域擁有舉足輕重的權力,更是管理聯盟的副盟主,只要你不殺我,我可以為你效命。」莽尊者活了無盡歲月了,對於死亡是特別恐懼的。

一名准帝巔峰的強者效命,的確很吸引人。

只不過周丹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現場的人都露出震驚,不,應該是震撼才對。

「別太將自己當回事了,你對我來說,不過是一條小爬蟲罷了,毫無作用。」

是的,以周丹現在的實力,的確不需要跟班了,更何況他現在還是南天門的門主呢,准帝高手根本不缺。

「進去吧。」周丹一聲令下,一股可怕的吸力憑空出現,下一刻莽尊者連慘叫聲都來不及出,便被收入『天王神空間』深處了,並且被禁錮在牢獄之中。

嗖嗖嗖~~~

而就在周丹做完這一切的時候,兩道破空聲響起,只見原本平靜的千手尊者與不死尊者朝著虛空暴掠而去,試圖離開南天門。

「我讓你們走了嗎?」周丹眼眸中爆出強烈的寒芒,混沌神斧與紅芒神劍乍現,剎那沒入虛空中。

「啊。」一聲慘叫傳開,千手尊者從虛空中跌落,瞬間被風尊者等人給禁錮住。

「你敢動我?」千手尊者臉色沉,內心卻已經震驚無比了,就在之前,他竟然遭受到重創了?

對方不過是至尊境,到底擁有什麼樣的神力,竟然可以一招將他壓制住?

「我說了別把自己太當回事了。你對我來說什麼都不是。」周丹的聲音再次響起,下一刻這名聞名與無盡海域的千手尊者便被他關入『天王神空間』中。

面對『天王神空間』的可怕吸力,千手尊者與莽尊者根本沒有半點防抗之力。

周丹雖然擒拿住了千手尊者,可是還有一名不死尊者逃走了。

轟~~

而就在這時,虛空中傳來巨大的打鬥聲,令整個大地都一陣晃動,連虛空都裂開了可怕的裂縫。

砰~~

眾人抬頭凝望,只見一名身材枯瘦的老者從高空中跌落下來,重重砸在地上,濺起了灰塵。

「媽的,這小子屍氣太重了,難怪敢號稱不死。」下一刻一名白蒼蒼的老者出現了,正是木尊者。

在不死尊者逃離的瞬間,木尊者便追上去了。

「不過是一個不朽的屍體,也敢自稱不死尊者。」木尊者臉上儘是不屑之色。

儘管其語氣輕描淡寫,可當看到不死尊者像嬰兒般被仍在大地上,所有人都露出了驚恐。

這他媽也太恐怖了吧,不死尊者可以說是在管理聯盟第二號人物,實力毋庸置疑,就是身為盟主的猴元尊者都對其有些許忌憚。

而今才過去幾秒啊,木尊者就將對方給制服了?

「辛苦木前輩了。」周丹嘿嘿一笑,將重傷的不死尊者給關入『天王神空間』的牢獄之中。

做完這一切后,周丹才對著猴元尊者笑道:「一切都掃蕩完畢了,現在的管理聯盟應該已經沒有異族的棋子了。」

「異族的棋子?」當眾人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盡數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周丹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異族的棋子?難道莽尊者和千手尊者還有不死尊者都是異族的棋子?

「呵呵,辛苦了。」猴元尊者苦笑不已。

管理聯盟的四大副盟主,如今被擒走了三個,這件事對整個無盡海域的影響是巨大的。

可後院尊者也沒有辦法,因為這三個人早就被異族的強者給收買了。

沒錯,正是被異族強者給收買了,今天才會出現這種情況。

周丹擁有強大的戰力不假,可想要將堂堂准帝巔峰的強者給關押起來,還是有點不夠看的。

但卻因為有天王神空間,不可能的事情就成為可能了。

天王神空間,是專門對付異族強者的至高神器,既然莽尊者與千手尊者還有不死尊者已經接受了異族的賄賂,其身上就沾染上了異族獨特的氣息。

故此天王神空間才會極為敏感,威能提升了數倍,將三人給收押進去了。

周丹之所以現管理聯盟有異族的棋子,是其處處針對南天門開始現的,又從中調查,後來現出真兇所在,才將這件事與猴元尊者敘說。

原本猴元尊者還不信,甚至說周丹信口開河,畢竟不管是莽尊者還是千手尊者,甚至是不死尊者,三人皆都是管理聯盟的副盟主,對異族的認識可謂是極深。

並且對異族的仇視也是極高,說他們被收買了,純粹是扯淡。

但是最終經過他的暗中調查,這已經不是一件扯淡的事情了,而是事實。

調查清楚后,猴元尊者本想親自解決,但是有想到三人的實力,一旦沒能成功,將會給妖族帶來巨大的損失。

故此才會上演剛才的這一幕。

由周丹親自出手,人族百尊准帝相助,擒拿住這三名被異族收買的人渣!

周丹並沒有將這三人給殺死,他是很想殺死,為死去的兄弟報仇,可是他不能。

在面對九洲大6生死存亡的時候,他不能因為一己之私就將這三人給處死。

畢竟他們要從這三個人口中得知更多有關於異族強者的信息,以做好最後的打算。

所以周丹也僅僅只是將他們關起來,然後進行詢問,當然了,如果這三個人不配合,那就不能怪他了。

「諸位,隨我去?」周丹出邀請,在場的准帝強者高達兩百之數。

眾人微微點頭,他們也很想知道更多有關於異族的事情,故此沒有意見。

「那大家就不要反抗,待會有一股吸力出現。」周丹笑道。

而後一股吸力出現,將在場的所有人都吸入到天王神空間中。

天王神空間,恐怕也只有此刻才聚集了如此多的強者,當然了,周丹並不否認在荒古時期,這天王神空間中,是否關押著數百准准帝強者。

但目前而言,自從他掌控天王神空間后,此次的確是進來人數最多的一次。

此刻的天王神空間與以往大不相同,不過仍舊有一層層大6憑空出現,並且大6中也有許多小型牢房。

以前天王神空間有九十九層,但現在的天王神空間卻僅有九層。

這是經過周丹的改良,最後才弄成的。

不過改良后的天王神空間,比起以往,更加可怕。

試想將原本分散到九十九層大6的神力匯聚成到九個大6,威力能不恐怖嗎?

不過在這九層大6中,旁邊還有一片大6,這大6便是專門關押九洲大6的生靈所設置的。

周丹是人族修士,不可能沒有敵人,而對於敵人,周丹向來不會手下留情,畢竟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莽尊者與千手尊者還有不死尊者雖然被異族給收買了,但總歸而言還是九洲大6的生靈,故此周丹並沒有將他們給關押在九大6中。

所有人都出現在這塊大6上,而大路上也有三間牢房。

隨著周丹意念微動,三間牢房突然變得平淡了起來,到最後的透明。

眾人可以看到莽尊者等三人現在正被巨大的神鎖給鎖住,直鎖元神,令他們的實力被封印起來,無法掙脫。

「周丹,你不得好死!」莽尊者在看到周丹出現的時候,立刻出怒吼。

只不過當他看到猴元尊者等人後,卻明顯一怔,後來終於想明白了。

「猴元尊者,你好卑鄙,竟然藉助他人之手剷除我們,你根本不配做這個盟主!」

不只是莽尊者出不甘的怒吼,就是千手尊者也無法蛋定。

「你們幾個死到臨頭還嘴硬嗎?」木尊者臉色沉,他與異族交手兩次,對異族特別痛恨,但對這些勾結異族的更是無比的惱火。

「木尊者,我暫時將權力給你一些,讓你來消消氣。」周丹笑道。

「好。」木尊者也沒有客氣,在他聲音落下的時候,立刻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控制權。

「我抽尼瑪的!」木尊者意念微動,天王神空間中立刻出現了三把鏈鎖,不斷拍擊在莽尊者與千手尊者還有不死尊者的身軀上。

「我讓你吃裡爬外,我讓你吃著鍋里看著鍋外!」

三大鎖鏈不斷的拍擊在莽尊者等人的身上,讓他們痛苦連連,慘叫不斷。

鎖鏈是直接拍擊元神的,這才讓他們生不如死。

「我讓你們吃裡爬外!」木尊者也不知道怒火有多勝,接連的拍擊,知道他喊了一聲累了,這才停下來。

「你們還有誰願意動手的?」周丹笑道。

而當周丹這句話落下的時候,所有人竟然都報名了。

這一幕讓周丹有些錯愕,不過後來想想也就釋然了,誰讓對方與異族有關係呢。

而也正因為這件事,讓周丹看到了一絲希望,看到了九洲大6的團結。

不管是人族,還是妖族,在面對異族,最終還是團結一致的。

從這點出,是很好的,至少在接下來的日子裡,九洲大6面對抗異族,還是有一絲希望的。

「大家慢點打,千萬不要打死,不然就問不出什麼了。」周丹刻意提醒。

如果真將這三人給打死,那就得不償失了,因為還沒有從他們口中得知異族的消息呢。

「我們明白。」眾人笑道。

而周丹與周艷琳還有倩馨兒就坐在一旁,成為了觀眾,看著所有人對這三個人動手。

痛苦的叫聲,撕心裂肺,讓人頭皮麻,可是所有人都沒有停手。

「我讓你吃裡爬外!」

「我讓你吃裡爬外!」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