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此葉初也是鬆了口氣,自己的一切貌似都保住了。 葉初躺在病床上,悲從心中起。

他的眼睛還是沒能復明,恩,醫生告訴他,眼珠子在轉移的時候,摔地上了,然後被人踩爆了。

對,踩爆了。

兩顆全沒了。

呵呵,大災大難都沒毀了他的眼珠子,卻在轉移醫院的時候毀了。

瞎了他還能幹嘛?讀書也不用讀了,工作呢?

誰沒事要一個瞎子。

這輩子差不多徹底失去光彩了。

咻!

天賜我神劍激活,劍心開始凝聚。

劍心:劍心開啟可觀察四周動向。

突然在腦中出現的信息,嚇了葉初一跳,不過發現是天賜我神劍之後,他就沒有任何擔憂。

按劍靈說的,這東西大概是一個系統。

而系統怎麼看都是好東西,就比如現在,突然出現了一個叫劍心的東西,只要有這東西他就能重新看到東西。

恩,人生也許不一定需要眼珠子才能看世界。

就算失去了眼珠子,他依然可以活得很精彩。

那麼劍心要怎麼凝聚,需要凝聚多久。

然後葉初查了很久,感應了也很久,他終於發現了一個問題。

不是說是系統嗎?系統界面在哪裡?

為什麼他什麼都沒看到。

這就是所謂的,大概是系統吧?

葉初感覺那劍靈說的一點錯都沒有,這大概是系統吧。

就在葉初嘆息的時候,他感覺到了,他的心出現了一絲別的東西。

但是這東西一閃即逝,好像存在又好像不存在。

葉初大喜,這絕對跟剛剛凝聚劍心有關。

顧不上太多,葉初開始全心全意的在體內感知那個東西。

慢慢的葉初靜了下來,他好像看到一片黑暗,又好像自己本來就處於瞎了的狀態。

許久之後,葉初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了,不對,應該不是他的身體。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當初在日出沙漠時候的感覺。

葉初快速的摸了下自己的眼珠子,恩,實心的。

「看來這裡不是原先的沙漠,就是類似的地方了。」走在黑暗中葉初確定道。

走了許久,好像是走了很遠,又好像在原地踏步,就跟走向日出時一樣,永無止境。

嘭~嘭~

葉初本來打算停下來的,但是他突然聽到了某些碰撞聲,不,又好像是跳動聲。

咚~咚~

越來越清晰了,聲音也開始發生改變,是的,確定是跳動聲。

血脈的跳動,或者說是心臟的跳動。

葉初停下來了,他沒有去尋找聲音的源頭,因為這聲音像是從四面八方傳過來的。

感覺很遠,又好像近在咫尺。

在葉初感覺來看,這個東西不用他主動去找,該來的自然就來了。

果然,沒多久之後聲音越來越清晰,周圍也開始出現了亮光。

一道如流光的光芒出現在葉初跟前。

而光芒中包含了一顆微小的心臟,確確實實是心臟,而那跳動的聲音正是源自這心臟。

劍心,葉初腦中出現了唯一的辭彙。

看到以及確定劍心的一瞬間,葉初回到了自己的身體。

但是一切都變了,他好像可以隨時進入那個空間,也可以隨時感知到劍心。

不對,是劍心一直都在他的身上,就是在他心臟的位置。

就是那個一閃而過的東西。

只是現在它安然的呆在心上而已,甚至開始了鏈接融合。

隨後葉初心念一動,劍心開啟。

這一刻周圍的一切物體或者能量體,都以素描的方式反饋回來。

劍心還小還在凝聚,反饋回來的圖像跟打了馬似的,不過走路大概是沒什麼問題了。

「果然,我的世界依然失去了色彩。」

劍心存在確實能讓他看到東西,但是看到的不僅是黑白的,像素還低,就是像素高了,他也不一定看的清人長什麼樣。

黑白的跟彩色的感覺完全不一樣的。

雖然可以根據氣息分辨,但是樣貌真的很重要的。

難道他以後真要當一個不以貌取人的人?

不要,他就是要以樣貌娶人。

「同學你沒事吧?我是你的主治醫師林源,有什麼難受的都可以說。」林源輕聲安慰道。

「醫生,」葉初委屈痛苦道:「我想當一個以貌取人的人。」

林源震驚:「….」

多麼奢侈的願望啊。

可是對普通人來說是多麼的平常。

林源醫生連忙安慰道:「會的,一定會的,總會找到適合的眼珠子的。」

葉初一愣:「醫生,什麼時候眼珠子也要適合的了?」

林源醫生嘆息:「因為世界變了。」

葉初:「…..」

無法反駁。

林源是個女醫生,這是葉初聽出來的,但是長的什麼樣他真不知道。

多大更是個迷,在葉初眼中,林源就是一堆馬賽克。

像素不夠,他也沒辦法。

隨後葉初又問道:「醫生,那我以後要怎麼辦?讀書不能讀,工作又沒人要,不會餓死吧。」

「哦對了,」葉初突然激動道:「我可以學推拿,然後可以開家推拿店,叫盲人推拿。不對,我瞎了開不了店,要不還是去應聘盲人推拿吧。」

林源醫生一臉的蒙,這個病人怎麼跟她想的不太一樣,好像不僅不需要安慰,還非常的有活力。

林源確實是葉初的主治醫生,但是不是治眼珠子的,是治心理的。

她是一位心理醫生,收費很貴的。

這次的事故是醫院的失誤,所以一切都要醫院承擔。

最重要的是劍網的兩個人開口了,他們得知葉初眼珠子爆了很不高興。

畢竟葉初也是這次的功臣,所以他們說了,沒讓葉初滿意,他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然後他們就走了。

說過一段時間會回來看看的。

而為了讓葉初滿意,心理自然是第一步,所以林源來了。

林源經驗還算不錯,當她想先了解一下葉初的時候。她覺得醫院這波虧大了。

葉初的心理根本一點問題都沒有。

或者說這是葉初崩潰前的前兆?

但是林源感覺不出來啊。

「那個,林同學,你心裡不難過?」林源試著問道。

葉初馬上就一臉死魚樣:「醫生,能不揭傷疤嗎?你瞎了不難過呀?」

「額,」林源總感覺自己是不是變蠢了。

然後林源坐在一邊溫柔的問道:「說說你以後想幹嘛,我挺好奇你對而未來的打算。」

「首先,我打算買一隻導盲犬…..」

看到葉初許久不說話,林源好奇道:「然後呢?」

「然後….然後我發現我根本沒錢…」 林源溫和的笑道:「那如果你有錢了,你想幹嘛?」

「有多錢?」

「這個很重要?」

葉初點點頭:「很重要。」

「那如果錢很多呢?多到花不完那種。」林源試著問道。

「那我什麼都不想干,」葉初開口道:「都有那麼多錢了,我沒事找事乾乾嘛?一個瞎子有什麼好折騰的。」

很有道理,林源心裡想到。

然後她又問:「那樣你會開心嗎?」

「開心呀,有錢怎麼會不開心,這是一個瞎子最大的安慰。那麼醫生你要給我錢不?」

林源:「…..,我是治病的,不是開銀行的。」

葉初感覺自己變的不太正常,以前就是不低沉,也不至於這麼跳脫。

八成是那個模式積壓情緒導致的。

不過不給錢這是很正常的,哪個醫生沒事會給你錢,看你可憐就給?那醫生還活不活了。

不過話題也就此打住了,反正葉初看不見,也不尷尬。

調整好狀態葉初開始感受劍心的凝聚,確實是需要從一顆小小的心,凝聚成正常心臟大小。

那時候這個世界應該就清晰了。

在葉初沉默之後,林源也起身離開了病房。

院長室

「林醫生,怎麼樣?」院長期待的看著林源。

林源想了想道:「如果想讓他滿意,大概只要給他錢就好了。」

「哈?」院長驚訝道:「就這麼簡單?不用承若多久能讓他復明之類的?」

「應該不用,畢竟他什麼都不知道,他依然把自己當做普通的病人。如果免了他一切住院費用,想來他應該就很滿意了。要是再給他點生活費,指不定就感激涕零了。」林源信誓旦旦的說道。

院長:「當真?」

林源微微一笑:「試試不就知道了。」

第三天葉初出院了,一臉笑容的走出醫院。手裡還牽著一條導盲犬。

醫院非常的貼心,不僅免了醫藥費,還說定期會給他打一筆資助費,還幫忙買了導盲犬,聽說是條變異的好狗。

而且還給他眼睛上了葯,隨時保持可以手術狀態。

如果有適合的眼球,還會第一時間通知他。

葉初感覺到了醫院滿分的真誠。

「這醫院真是貼心,有空要向同學介紹。」只是當葉初想看看是哪家醫院的時候。

他覺得介紹的事以後再說吧。

恩,他看不見字,不知道這是什麼醫院。

走在路上葉初推了推鼻樑上的墨鏡,心裡又是一陣感激,醫院就是貼心,連墨鏡都給他準備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