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視一眼,目光兇惡暴戾。「殺了她!」

月千歡冷笑,幽光月出。「武醫決」,決之第三重。驚鴻劍光出,一劍封喉!

武之第二重,兩根玉指折斷刀刃。扭腰轉身,快准狠插入七階武師胸膛…… 「哦?」聽到老鬼頭來了,我心裡當即一咯噔,連忙問他:「老七,子龍回來沒有?」

「沒有!」楊老七搖了搖頭,說:「九哥,就老鬼頭一人回來了。我看他臉色不對勁,神色匆忙,感覺像是出啥事兒了!我問他,他也隻字不提,就讓我快點把你找來!」

聽到這句話,我眉頭一皺,心想老鬼頭他們肯定是遇到啥事情了,不然的話,也不會如此急匆匆的回來找我們!而且,子龍和葉洙晶沒有來,就他一個人回來了。怕是,子龍他們遇到麻煩了!

意識到這一點,我才連忙看向了楊老七,說:「老七,帶我去找他!」

「好呢!」

楊老七把我帶到了一個戰營外面,說老鬼頭就在裡面!我嗯了一聲,讓他去把王磊也找來。跟著,我才進入了戰營。

剛進入戰營,就看到老鬼頭正在抽旱煙,一口不接一口,整個人看起來風塵僕僕,臉上寫滿了疲倦和擔憂!

我還沒打招呼,老鬼頭就先看到了我,連忙起身,掐滅了手中的旱煙。還沒等他開口,我就先問他:「老鬼頭,怎麼回事?」

「唉!」我一問,老鬼頭就嘆息了一聲。我讓他別急,先坐下來再說!

我們剛坐下來,王磊也回來了。看到老鬼頭之後,眉頭一皺,也沒說話,挨著我們就坐了下來。

這時,我才開始問他:「老鬼頭,這次怎麼是你一個人回來,子龍他們呢?」

老鬼頭無奈的搖了搖頭,苦笑道:「初九,磊爺,子龍其實並沒有死,他活過來了!而且,我暗中得知,子龍已經沒有了心臟!」

說到這兒的時候,老鬼頭是一臉的心痛!這個事情我和王磊早就已經知道了,並沒有顯得很詫異。但也驗證了我們之前的猜測,子龍這個苦肉計,並沒有告訴老鬼頭和葉洙晶,他想單獨行動!

「老鬼頭,關於這一點,我和磊爺已經知道了!」我回應了一句,說:「我只想知道,後來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嗯。」老鬼頭點了點頭,暗暗深呼吸了一口,這才往下說了起來,「當時看到子龍用劍刺穿了自己的胸膛時,我就已經有了死的心!但我不放心葉洙晶,就一路跟了上去!葉洙晶那會兒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想把子龍送回苗王山,讓他和逍遙子埋葬在一起!可我們到了省城后,就被人攔截了。正是煉丹派的人,他們說可以幫忙救活子龍!我們也沒有多想,就跟著他們去了武當山。」

「到了煉丹派的大本營,我就看到了他們的掌教李瀟雨,是個年輕的女子,長的傾國傾城!我看人不少,一眼就看出這李瀟雨不是一個好對付的角色。雖然看起來大方、嫵媚,可卻是個貨真價實的老江湖!她告訴我們,想要救子龍,我們就得幫她做一件事情。葉洙晶當時二話不說,就給答應了下來!之後,李瀟雨也沒提是啥事兒,就把子龍帶進了煉丹房,任何人也不得進去!」

老鬼頭在說,我和王磊也在仔細的聽!之前我和王磊就懷疑過李瀟雨這人,如今聽老鬼頭這麼一說,我就覺得事情有貓膩。

我們沒有打斷老鬼頭,我見老鬼頭的茶水已經喝完了,又給他續了一杯。老鬼頭喝了一口后,又繼續往下說:「後來,子龍進去了三天,還是沒有出來!李瀟雨也不讓我們見子龍,就讓我們等消息便成。我擔心子龍,就暗中監視李瀟雨的一舉一動!果不其然,我發現李瀟雨和外面的人有來往。而這個人,你們估計想不到會是誰!」

老鬼頭停了下來,給我們留下了想象的空間。我還在聯想這人是誰,王磊就一口說了出來,「老鬼頭,要是磊爺我猜的沒錯,你說的這人,恐怕是特殊部門的人吧?」

王磊一說出口,老鬼頭就猛的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王磊,脫口稱讚道:「磊爺果真厲害,竟然一下子就猜出來了!」

「哎呀,謙虛點!磊爺我厲害,每個人都知道,你又何必說出來呢?」王磊一臉認真的教育著,可認真不過三秒,跟著就自戀了起來,「不過,磊爺我就挺喜歡你這種說實話的老實人。下次你可以多說點實話,比如帥、憂鬱、孤獨之類的,磊爺我不介意的!」

我白了他一眼,讓老鬼頭繼續往下說。

嗯,老鬼頭嗯了一聲,說:「我曾見過特殊部門的師思哲,所以一眼就把他認出來了!我看著兩人進了房間后,就想去偷聽他們的談話。可他們的守衛森嚴,我無法靠近。只得在暗中等著,他們差不多交談了一個時辰的樣子,師思哲才離開了!而師思哲一離開,李瀟雨就去了煉丹房。我趁著這個機會,偷偷上了煉丹房的房頂。這時我才看到子龍就在煉丹房裡坐著,完全是一點兒事情沒有!我當時又激動又害怕,也不知道子龍怎麼就起死回生了。直到偷聽到了他們的談話,我才明白了過來!」

老鬼頭說到這兒的時候,臉上儼然已經出現了驚恐之色。那種驚恐,是害怕。可能是因為心裡的害怕,老鬼頭又下意識的點燃了旱煙,抽了幾口緩解了一下,這才又順著往下說……

「從他們的交談中,我才知道了真相!原來子龍沒有了心臟,他這麼做的目的,就是要瞞著你們,自己去找太乙真人的神墓!他把心臟留在了九幽地獄,只要找到九頭獅,冥王才會把心臟還給他!而李瀟雨救子龍,也正是要讓他去找神墓!之前靈族尊主找神墓的事情,早已在道門中傳的沸沸揚揚。當時因為其他人害怕靈族尊主,沒有人敢打神墓的主意!如今靈族大敗,尊主下落不明,很多道門中人早已經是蠢蠢欲動了。為了太乙真人留下來的法器和道術,幾乎快瘋狂了。而李瀟雨和子龍也做了交易,子龍要九頭獅,李瀟雨要其他的東西!如果誰得到了神墓里的法器和道術,肯定會在一夜之間崛起,成為道門最恐怖的勢力!「

老鬼頭這番話,聽的我徹底傻眼了。我看著王磊,王磊卻顯得很是平靜,臉上根本沒有任何的波瀾。這一切,他好像早就猜到了!

我還沒反應過來,王磊就開口了,「煉丹派雖然道術一般,但他們也用不著為了那些道術和法器去冒險!他們有仙丹,可以和道門高人做交易,所以他們並不是為了神墓里的道術和法器。要是磊爺我沒猜錯,李瀟雨想要的,是太乙真人位列仙班前留下來的金身!」

王磊一提到這兒,我立馬就想到了在菩薩蠻的場景。菩薩蠻那龍潭瀑布背後的山洞裡,就留著咱們玄真教開山祖師爺淳風的金身。

當時葉伯也想得到金身的力量,卻陰差陽錯被我給傳承了!只是我資質有限,始終無法全部繼承祖師爺的金身力量!

但就是吸收了一部分,也讓我實力大增,能夠單挑靈族的四大護法。淳風祖師爺尚且如此,那太乙真人留下來的金身,裡面蘊含的力量,又該是何等的恐怖?

老鬼頭說的沒錯,要是誰得到了神墓里的法器和道術。外加太乙真人金身的力量,就算是一個弱小的道門家族,也會在一夜之間崛起,成為一股強大的勢力!

一想到這兒,我就想到了之前的猜測。特殊部門的人一直沒有出現,哪怕我打敗了靈族,他們還是沒有露面!

原來他們早就在暗中聯繫煉丹派了,沒有了靈族,我和子龍在道門的勢力只會越來越大。加上王磊這個恐怖的存在,特殊部門知道以後肯定控制不了我。

我心裡也有這樣的打算,那就是想擺脫他們。我能想到這一點,特殊部門自然能想到。所以,他們才聯繫了煉丹派,想要扶持煉丹派來壓制我們!

這樣一來,就能達到他們的目的,絕不會讓我們其中一方勢力獨大!煉丹派在北方,我們在南方,剛好形成南北對立狀態。

而煉丹派想要成為一股強大的勢力,唯一的捷徑,就是太乙真人神墓里的法器道術,還有恐怖的金身!

如此一想,我就想明白了!

只要道門沒有徹底統一,那就一定會發生大戰,這是恆古不變的道理!到時候,自然又免不了血流成河的慘劇!

之前和靈族那一戰,我到現在還會做噩夢。死了那麼多人,才換來了南方道門的太平。想要避免慘劇,就必須統一南北道門!

這也意味著,不管是為了子龍,還是為了道門以後的太平,我們也必須要去太乙真人的神墓! 短短一瞬間,月千歡擊殺三人!

速度快的令人驚駭,手段狠辣的令人畏懼。剩下兩名八階武師和一個九階武師,死死盯著月千歡,眼神越發怨毒。

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殺了月千歡!

九階武師吩咐,「拖住她!」

「是。」兩名八階武師對視一眼,聯手一左一右,殺向月千歡。

失去三名武師,完美的隊伍被破壞並沒有影響他們多少實力。甚至因為不用顧慮太多,八階武師凶神惡煞。實力蹭蹭往上暴漲!

左,五指成鷹爪。嗖嗖破空,狠辣抓向月千歡天靈蓋。

右,大刀鋒芒畢露。破碎虛空,刀罡氣殘暴。橫砍,腰斬的姿勢殺向月千歡!

「月姑娘小心!」

「月姑娘!」

耳邊傳來驚呼。月千歡不用看也知道是墨塵他們,還有一個葉潯。

眼角餘光瞥見九階武師轉身沖向他們。月千歡心底暗罵一聲糟糕。他們來,這不是添亂拖後腿嗎?

眯眼,眸底煞氣殘忍。

月千歡握著幽光月的手緊了緊。看來,只能快准狠迅速解決這兩個人。這些人是沖她來的,不該牽連墨塵他們!

她一動不動,任由兩人一左一右殺來。

眼見鷹爪和刀尖僅差月千歡分毫的距離,月千歡動了。

她的速度,快如閃電。不知道她做了什麼,纖纖玉指竟然是抓住了那兇猛殘暴的鷹爪!

一抓一扣,抓著鷹爪武師粗暴撞向用刀武師。見此,那武師驚駭急忙收起大刀,卻不料這樣反倒是中了月千歡的計。

扣住鷹爪武師的手腕,指尖按住穴位骨頭。武力貫入,「咔擦」骨頭粉碎成渣。痛的那武師凄厲慘叫!

幽光月在手中翻轉,從下往上,刺進鷹爪武師的腦袋裡。

沒有片刻喘息的功夫。月千歡拔出幽光月,轉身沖向退走的用刀武師。剛剛的一切,不過眨眼中。

快的讓人難以發現。等回過神時,月千歡已經殺到了眼前!

猝不及防,根本來不及閃避。

月千歡的速度太快了!

他只能大喝一聲,全身武力灌入大刀之中。他就不信,同樣是八階武師。月千歡這個才突破的黃毛丫頭,就能超過他!

手中大刀舉起,狠狠砍向月千歡……

「鏘!」

刀劍撞擊聲,強大的力量捲起氣浪。刮的地上砂石形成了小型龍捲風。

八階武師的大刀霸道兇猛,每一擊都是發瘋般的攻擊月千歡。然而他連月千歡的衣角都碰不到。反倒是被月千歡刁鑽的攻擊,弄得狼狽驚慌。

「我殺了你!」

「呵,該結束了。」

同樣的力量,洶湧灌入刀劍之中。月千歡跳起來,半空中從上往下劈砍向八階武師。而他,下意識抬起刀抵禦。

「鏘!」

「咔擦——」

清脆的崩裂聲。八階武師眼睛瞪的大大的,不可置信看見自己的大刀被幽光月劈成了兩半。

「呲!」

幽光月砍進他的肩膀上。 醉三千,篡心皇后 月千歡眸光一戾,劍身翻轉。橫砍出去,一劍將八階武師一分為二。

她的速度太快了。 克隆鋪第28位愛神 頭顱飛出去滾落在地,武師的屍體這才噴湧出鮮血。

月千歡如殺神,目光冷戾轉身看向九階武師。 王磊似乎也想到了這一點,我看向他的時候,這貨就笑嘻嘻的壞笑了起來!雖然我猜不透王磊的心思,但這點默契還是有的。

確定了心中的打算后,我問老鬼頭,「老鬼頭,那現在子龍他們是否動手了?」

「我也不清楚!」老鬼頭搖了搖頭,說:「我知道真相后,就立馬跑回來找你們了!我又不敢告訴葉洙晶,一來我是怕她承受不了。二來,她畢竟是特殊部門的人。我怕消息走漏,會對你們不利!但我看子龍恢復的差不多了,應該短時間要出發了!」

老鬼頭是個老江湖,沒有改邪歸正之前,能夠在周八字的手中活下來,可想而知他這人有多精明!只是現在他跟著子龍以後,確實改變了不少!

願你和白蓮花百年好合 但最起碼的為人精明,他卻是一點兒沒落下!畢竟沒有點手段的話,肯定很難在道門中生存下來。

按照老鬼頭口中的線索,子龍應該要不了多久會去秦嶺!只是有一點我想不明白,子龍真的會為了拿回自己的心臟,從而放出冥王那個可怕的魔頭嗎?

以我對子龍的了解,這個絕非是他的理由。之前我和王磊也探討過這個問題,子龍這樣做,一定有他的目的和計劃,或者說是難言的苦衷!不然的話,他絕對不會用苦肉計來瞞我們!

只是他的性格如此,讓他違背道義去做這些事情,他肯定是為了他在乎的人。

想了一會兒,我又問:「老鬼頭,這段時間葉洙晶可曾離開過煉丹派?」

我一問,老鬼頭就皺眉思索了起來。回想了片刻,這才回答我,「初九,你這麼一說,我也是想到了這一點!在我們去了煉丹派后,我的確很少見到她!」

我這麼問老鬼頭,就是想驗證之前我和王磊的猜疑。那帶走林依依,差點害得我無法還魂的人,到底是不是葉洙晶?

如今聽到老鬼頭這個答案,我就更加的疑惑了。

王磊看出了我的用意,順著我的話問老鬼頭,「老鬼頭,那李瀟雨呢?」

「我也不太清楚!」老鬼頭搖了搖頭,苦笑道:「李瀟雨畢竟是煉丹派的掌教,平日里事情繁多。我能見到她,也只是她去煉丹房的時候!」

「如此說來,這兩個人果然都有嫌疑!」王磊挑了挑眉,似乎也想不通,最後攤了攤手,罵咧了一聲,「他娘的,磊爺我最討厭這種偷偷摸摸的事情。這些人一天吃飽了,不知道好好修鍊,就他娘的知道算計、玩陰謀!弄的磊爺我好生暴躁,要是被我查出來了,磊爺我非得用她們來喂我的旺財!」

我和王磊一樣,都不喜歡這種算計的套路。我們坦蕩蕩,不怕誅邪,就怕小人。

我看王磊也是有些著急了,就安慰了他一句,說:「磊爺,別擔心,時間就是最好的答案!想必,這次我們去了秦嶺,就能解開這一切謎團了!至於依依,我已經在道門傳出了消息!誰敢傷她一根頭髮,那便是於我李初九作對!」

老鬼頭聽我這麼一說,立馬來了精神,問我:「初九,你的意思,你們要去秦嶺找神墓?」

「沒錯!」王磊點頭道:「龍哥騙了磊爺我的感情,你不知道,磊爺我傷心了大半個月。可謂是茶飯不思,夜裡難寐,整日以淚洗面!你看看磊爺我的身材,是不是比之前更瘦了?這就是典型的為伊消得人憔悴,嗚呼哀哉!」

我聽到他這番話,冷汗都下來了。之前在麻溝村,他可是天天大魚大肉,明顯結實了不少。還他娘的整日以淚洗面,夜裡難寐,最開心最能玩的人就是他,睡的最香的也是他!

我沒有點穿他,老鬼頭還傻乎乎的配合著回應了一句,「磊爺,是條漢子!子龍能有你這樣的兄弟,我也為他感到高興!」

「唉!」王磊聽著老鬼頭的話,明明很享受,卻裝出一副傷伸的表情,嘆息道:「不說了,不說了,再說下去,磊爺我一想到子龍,就忍不住會憂鬱了!」

真他娘的是戲精啊,不管啥表情,嚴肅的,悲傷的,認真的,簡直是分分鐘到位!這貨,絕對是我認識的所有人當中,臉皮最厚的,沒有之一!

我怕這貨繼續把話題帶偏了,趕緊把話題轉移到了正題上,「只是,茫茫秦嶺,幾乎貫穿東西!那裡和苗疆的十萬大山比起來,也不遑多讓,我們如何才能找到太乙真人的神墓?」

我一感慨,老鬼頭就笑了起來,彷彿心中早已有打算,說:「初九,其實來之前,我就沿路打探秦嶺的事情!當初我們在麻溝村和靈族大戰之時,很多隱世高手,沒有來幫忙,反倒是借著我們大戰的機會,暗中去秦嶺找神墓了!這一次去秦嶺找神墓,恐怕除了我們的人馬之外,絕大部分的道門勢力也會去!到時候,肯定又會是一場殘忍的搶奪!」

「是啊!」我也感慨的嘆息了一聲,說:「道門龐大,小門派又特別多。我們西南地區只是一部分而已,還有大部分選擇了中立狀態!但他們的存在,也是對道門的威脅!人多必亂,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如果不徹底統一華夏道門,始終還是會有一場鬥爭!特別是這神墓的消息流傳開以後,他們自然不會放棄這個機會,誰都想成為道門至尊!只是,靈族那麼大的陣仗也無法找到神墓。難不成,那神墓沒有在秦嶺?」

「初九,神墓肯定在秦嶺,而且,就在終南山一帶!」老鬼頭肯定的說道:「天下修道,終南為冠!這終南山,是全真道的發源地,也是王重陽頓悟得道的地方。傳言那裡常年仙氣繚繞,正是修道之地。而且,那終南山的秘密,很多人根本不知道!」

老鬼頭說到此處之時,臉上也是變得激動了起來。挺直了後背,慢慢給我們闡述了起來,「相傳,當年老子也曾去過終南山。老子是誰,正是太上老君的其中一個化身!太乙真人比太上老君小一輩,不難想象,這其中肯定有某種聯繫!而且,這終南山還有一個名字,又叫作太乙山!詩人王維曾在他的詩中終南山裡提到過,太乙近天都,連山接海隅;白雲回望合,青靄入看無;分野中峰變,陰晴眾壑殊;欲投人處宿,隔水問樵夫!他這首詩中的太乙,正是終南山。而我們要找的是太乙真人的神墓,這麼一想,兩者就聯繫起來了!」

我讀的書不多,自然沒聽說過這首詩。但聽老鬼頭這麼一解釋,我這個外行人,也能把這兩者聯繫起來。

如此說來的話,太乙真人的神墓,極有可能就在終南山附近!

老鬼頭見我們沒說話,又繼續給我們解釋,「而且,終南山的隱世很多,有的是厭倦了紅塵世俗的生活,去了終南山。 別約陌生人 但有的,卻是真正的高手,他們就隱居在終南山附近,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不過,有件事兒,不知磊爺知不知情?」

老鬼說到後面,眼神就看向了王磊!直接忽略了我,看這樣子,這事兒估計王磊知道。

王磊眉頭一皺,沒說話,示意老鬼頭說出來。

老鬼頭笑了笑,那笑容竟然有幾分狡詐,說:「磊爺,據傳言,有人在終南山上渡劫飛升,最後位列仙班!這事兒是真實的,當年不少重陽宮弟子都親眼目睹了這個場面!以磊爺的神通,想必知道仙班的事情吧?」

老鬼頭一問到這兒,我也立馬盯著王磊的眼睛,想從他的眼睛里看出破綻!王磊也在看著我們,幾乎是大眼瞪小眼。

「我去,鞋帶掉了!」就在我知道王磊快憋不住之時,這小子卻是突然喊了一聲,隨後就蹲下去系鞋帶。

他的鞋帶根本沒有開,假裝一邊鼓搗著,一邊回應著我們,「磊爺我又不是仙家,如何知道仙班的事情?只知道,仙班又叫作九重天,還有七十二仙洞,反正聽說很複雜的樣子!不過,有可能是騙人的,是那些牛鼻子道士編撰的,哪裡有人可以長生不老?如果真的有仙班,磊爺我也想上去聽看看。聽說,仙班的姑娘很漂亮!」

他這麼幾句話,就化解了老鬼頭的試探。老鬼頭無奈的笑了笑,王磊立馬站了起來,瞪了他一眼,厲聲道:「老鬼頭,你下次要是再敢試探磊爺我的小內心和小秘密,磊爺我就挖掉你的眼珠子,然後給你放一對狗眼進去,讓你變成鬥雞眼!」

警告了老鬼頭,又立馬看向了我,笑嘻嘻的說:「九哥,去安排好道門弟子的事情吧,我們該去找龍哥了!一吻別過,快一個月沒見著了!你別說,磊爺我還真的有點想龍哥了。」 月千歡看向九階武師,黛眉微蹙。

九階武師冷戾殘忍的笑了笑,手中掐著葉潯的脖子。墨然他們傷痕纍纍,奄奄一息倒在地上。

「你很厲害。作為一個才突破八階的武師,居然讓老夫都感到棘手。不過也到此為止了!」

他一手掐著葉潯脖子,一手「咔擦」扭斷了葉潯的胳膊。

葉潯痛的身體抽搐,牙關緊咬沒有發出慘叫聲。他臉上都是血,抬頭看著月千歡滿是愧疚。

對不起。不僅沒能幫上忙,反而成了累贅。

月千歡眸光閃了閃,「放了他。」

月千歡一雙冷戾無情的眸子看著他。竟然讓九階武師有種遍體生寒的恐懼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