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小安代替了大家問道。

「桀桀!」矮老頭一聲怪笑說道:「那當然是必須要有人要甘願割肉,用來做藥引了!沒有人肉,人肉藥引怎麼做?」

「真的有必要這麼殘忍嗎?」

少年小安皺眉問道,那可是割人肉做藥引啊!聽著就痛。

「其他動物的肉不行嗎?」少女小雨忍不住天真的問道。

陳天道搖了搖頭:「NONONO!不是人肉,就不是人肉藥引了,只是普通的肉丸子,那有什麼用?」

聞言,眾人瞬間陷入了沉默。

冷曼玉和刑拳兩人對望了一眼,隨後兩人同時搖了搖頭,這可是割自己的肉救人啊!傻子才會這麼干。

少年和少女兩人對望了一眼,少女眼中有一絲害怕,天真無邪的她害怕矮老頭割她的肉做藥引子,而少年有那麼一絲衝動,但卻沒有勇氣。

大龍王看了眾人一眼后笑了笑,隨後擼起了自己的袖子,他以前做過這種事情,一回生二回熟,此時已經完全不害怕了。

但就在這時,有一個人比他還要快!

他一步衝到一旁的工作台旁邊,抓起一把美工刀就朝著自己的手臂上的肉毫不猶豫的割了下去!

…….

「這麼多夠不夠!」

一塊連著絲絲皮,滴著鮮血的人肉被一隻滿是鮮血的手抓著放在了矮老頭的面前。

他的眼神此時如狼一般兇狠,被捏在手中的美工刀此時還在淌血!

大灘大灘的鮮血從他的傷口噴出,灑在地上,這一幕看的冷曼玉、刑拳,少年小安和少女小雨四人毛骨悚然!寒毛倒立!

「卧槽!這人瘋了吧!?」刑拳頭上汗水滾滾,眼中不忍看向那人,其餘三人眼中儘是如此

大龍王和陳天道兩人眼中則儘是詫異。

「小兄弟,沒必要吧?這麼狠?」

大龍王放下了被擼起來的袖子,望著對方還在飈血的手臂,嘴角一抽,忍不住問了一句。

「如果沒有他,館場內會死更多人,相比起人命而言,這點肉算什麼!我曾經發誓一定要救活他!我!說道做到!哪怕要我死我也絕不會皺一下眉頭!」

他是,正義王,嬴正!

此時,他的眼中,沒有猶豫和後悔,有的只有堅定的眼神! 「嬴正…」

這一刻,眾人記住了他的名字

矮老頭帶著人肉去做藥引子去了,人肉藥引不光是只要有人肉就可以了,這裡面還需要大量的輔助藥材,只有把它們的藥性糅合在一起,才算真正的大功告成,這些,只需要交給陳天道去處理就好了,治元院的能量很大,庫存之中有大量的儲備藥材,相信要不了多久便能將藥引子做出來。

此時,眾人來到了重病監護室外,冷玉已經被轉移到了這裡,大家隔著玻璃望著躺在床上的冷玉,這一刻,大家才明白冷玉的傷勢到底有多重。

那完完全全就是一個一灘血肉而已,整個人被紗布包裹的就像一個木乃伊,還向外滲透黑乎乎的血,看著十分恐怖。

嬴正此時左手吊著繃帶,雖然他的左手被自己割掉了大塊肉,但他是生命類覺醒者,去掉的那些肉很快就會長回來。

但大家都不知道他的底細,於是紛紛關心的問道。

「你沒事吧?」

嬴正卻是微笑著搖了搖頭道:「沒事!」

大龍王的眼力非凡,他能看出來嬴正沒有撒謊,望著他那沒有再淌血的手臂,好奇的問道:「你是生命類覺醒者?」

這個問題,算是給嬴正打開了一扇新天地的大門,經過大龍王的講解,嬴正總算知道了覺醒者的區別,和自己的特殊之處。

「生命類覺醒者,不死的怪物…」嬴正喃喃自語,這一句話是大龍王對於生命類覺醒者的評價,十分獨道。

生命類覺醒者,本就是如此。

其餘人聽了也點頭表示贊同。

時間在細聲絲語之中渡過,人在等待的時候,會感覺時間過的非常慢,就像現在,明明才過去幾分鐘,大家的心情便變得有些急躁起來。當然,除了大龍王這個傢伙以外,這個傢伙竟然倒在一邊呼呼大睡了起來…

「怎麼這麼久還沒好啊!陳醫生會不會遇到了什麼麻煩?」少女小雨向著眾人問道,眾人聞言心中頓時一緊。

「不會的,我們耐心的等著就好了」少年小安拉著少女的手柔聲安慰,冷曼玉見到這一幕像是來了興緻,她叼著一根女士香煙,姿態卓雅地朝著少年和少女問道:「你們兩個打算多久結婚呀?」

她這話算是給大家找了點樂子,就連假裝睡著了的大龍王此時都悄悄豎起了耳朵在偷聽。

少年小安和少女小雨兩人才十五六歲,很稚嫩,很青澀,一聽冷曼玉這話就鬧了個大紅臉,特別是小雨,耳朵里彷彿冒出了蒸汽,臉蛋紅彤彤的,煞是可愛。

小安則是低著頭,他雖然性格比較堅定,但這種事情挑明了來說,對他的衝擊力還是很大。

兩個人都是情竇初開的小傢伙,在沒有獲得異能之前,兩人便素有好感,在執法者的追捕之下,兩顆心也越來越靠近,感情也自然越來越好了。

「等..等我救出同伴之後就就就結婚!」

小安的聲音就像蚊子一般細小,讓冷曼玉忍不住撩起了耳邊的青絲,湊近了一點后調笑道:「沒聽清楚哦!」

唰!

少年和少女的臉更紅了,小安的話其實大家都聽到了,只不過為了調戲他們倆才在一旁笑著看熱鬧。

「以後準備生幾個小胖小子呀!」

邢拳在一旁幫腔打趣道,讓少女小雨聽到后忍不住把自己的頭埋進了自己的胸膛,死捏著小安的手不放開,非常緊張害羞。

病房之中,冷玉此時算是醒著,但他依舊和上次一樣,只能憑藉自己的心念心感來察覺外界的情況。

所以,外界的事情冷玉雖然無法用眼睛看到,無法用耳朵聽到,但還是能夠憑藉心念察覺到。

「這一次,受傷受的或許是真的值了呢」

此時的他處在一種很奇怪的狀態之下,他的心念以自身為中心,向外輻射了兩百多米,在這兩百多米的範圍之內,他能非常清晰的聽到所有人的心聲,心念能非常清楚的聽到別人的對話。這在以前是他的心念領域和心感是沒有這麼厲害的。

正是因為如此,大家的所作所為,都被他記在了心裡,特別是嬴正,冷玉敢發誓自己從沒有見過他,但他卻肯割肉救自己,這實在是讓冷玉感覺自己受之有愧。

「如果,這個世界,一直像這樣安靜而又祥和,沒有任何痛苦該有多好啊!」

『望』著重病監護室外,冷曼玉和眾人大笑著在作弄少年和少女,這悠閑而又歡樂的時光,如同電影場景一般;一幕幕呈現在冷玉的腦海,讓冷玉真的感覺自己這次受傷受的是真的值了。

「你醒了?」

一道念頭直接傳遞到了冷玉的腦海,是大龍王,他也會心念的高級運用,通過心念和冷玉建立起了一對一隱秘通訊對話。

「好久不見」

冷玉沒有感到驚訝,而是笑著回應了大龍王。

「我是真的沒想到你會為了救人把自己弄成這樣」

大龍王讚賞的說道。

「我其實也么想到自己當時在救人」

冷玉苦笑著,他救人是先行動然後才意識的自己這是在救人,而不是有了救人的想法之後再去行動的,這兩者之間是有差別的。

他幾乎是本能的就去救人了,而且是不顧一切的想要去救人了,否則的話,面對不敵的對手他可以跑,或者投降,但他沒有,他始終都是抱著救人決心在戰鬥,哪怕一次次被擊倒,他又一次次站了起來迎向了敵人的長刀。

「這就是你的本質!」大龍王微笑著,他果然沒有看錯人。

「本質嗎?」冷玉聞言若有所思:「上次你問我知不知道惡魔人,我想我現在知道了」

「哦!?」大龍王略感詫異。

「只對的起自己的良心,不問對錯,是為惡魔人也,沒錯吧?」冷玉淡淡地笑道。

「你不一樣了!」

大龍王眼中異彩連連,冷玉在救過人之後,明顯不一樣了。

「人都是會變的,我只是成長了而已!」

冷玉想起了他曾經對原不同說過的話,他是無知,但不會一直無知,他是不懂,但不會一直不懂。

雖然此時處於黑暗,但冷玉內心卻見到了陽光,這溫暖的陽光讓他感覺自己總算是做對了一件事情一般,心裡暖暖地。

「大龍王」冷玉通過心念已經知道了大龍王的名字。

「大龍王,你還要繼續流浪嗎?」冷玉對大龍王問道。

他和大龍王一樣,兩人都有著心感,冷玉對大龍王而言沒有秘密,大龍王對冷玉而言也沒什麼秘密。

通過心感,冷玉了解到了大龍王是什麼樣的一個人,這是一個飽經滄桑的人,他經歷過很多。

苦樂,歡笑,等等,他都經歷過。

他見過這個世界的黑暗,也見過這個世界的悲慘,他有著滔天的實力,但卻對這個世界無可奈何。

只要有慾望,黑暗世界便不會消亡,這一點他理解的非常的通透。

因此,他無法改變這個世界,也沒辦法改變這個世界。

因為他如果想要改變這個世界,就必須除掉慾望的根源,人類,但這是不可能的,人類沒了慾望之後,那還是人類嗎?

況且慾望也是有著積極的一面的,例如為了夢想不顧一切追求的慾望,變強的慾望,保護慾望,正義慾望,愛的慾望,這些都是慾望。

慾望是可怕的,但沒有慾望才是真正的可怕!

試想一下,一個無欲無求的人,會在意別人生死嗎?不會的,因為他連自己的求生慾望都沒有了,那還會管其它?

總裁:敢親我試試 同時,慾望也可以使人成長,使人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例如成功,金錢,權力,名氣,愛人,幸福的家庭,這些等等都必須要你有足夠的追求慾望才會得以實現!

如果你沒有慾望,沒有強烈的追求慾望,你會得到你想要的嗎?

因此,慾望可怕而又積極,可怕是因為它會使人墮落,積極是因為它會讓人夢想成真!

正因為如此,大龍王對這個世界的悲慘卻無可奈何,那些悲慘都是由慾望引起的,但大龍王卻不可能根除掉慾望!也不會根除掉慾望!因為整個人類的進化不能少了慾望的存在!如果沒有慾望,整個人類也不可能獲得成長!

所以,他乾脆閉上了雙眼,在大地之上流浪,一直到如今。

雖然在流浪,但他的內心,卻始終牽挂著,牽挂著那些陷入悲慘命運之中的人,直到最後,成了久久不肯散去的執念。

當冷玉問他是否還要繼續流浪時,大龍王沉默了。

沉默的他不再說話,時間在沉默之中悄悄渡過。

矮老頭陳天道不眠不休花了七天的功夫終於將人肉藥引做出來了,這是一瓶藥液,即使它被死死密封;依舊能讓人聞道一種奇異的香味,從而瞬間食指大動。

「這就是你口中的人肉藥引?」

冷曼玉望著被陳天道抓在手中的試管,望著裡面那晃動的液體,十分懷疑這個東西的功效,畢竟冷玉的傷勢那麼重,如果單憑一試管的藥劑就能把人救活,那也太不可思議了。

「這只是一個藥引子,只有將他細胞的進食本能喚醒,他才會有機會痊癒,如果換不醒,我也沒有別的辦法」

陳天道隨口解釋了一句后,便在眾人的目送下,拿著人肉藥引藥劑,走進了冷玉所在的重病監護室。

「喂,小傢伙,現在醒著嗎?」

陳天道鋪開自己的心念后對冷玉喊道。

「醒著」

冷玉其實一直在等待著

「嗯,你聽好了!等會我會把你沉到葯桶里,到時候你要通過你的意志強行喚醒一次體內細胞,如果你做不到,你便沒有痊癒的機會了!」

說完之後,陳天道便叫了幾個醫生抬著被紗布層層包裹,猶如木乃伊一般冷玉放進了事先就準備好了的一個葯桶里。

這個葯桶之中全是高能營養液,通體雪白,猶如牛奶一般,散發著濃厚的誘人氣息,讓人忍不住跳進去一口喝個乾乾淨淨。

此時,那些醫生圍在葯桶旁匆忙忙活,往著葯桶之中添加了大量的藥材,什麼人蔘啊,靈芝啊雪蓮啊什麼名貴藥材等等,一股腦全扔了進去。

總裁,總裁,我不玩了! 外面透過玻璃旁觀的眾人見到這一幕,心道:「這兩億多的醫藥費算是花的值了」

此時,冷玉整個人被沉浸葯桶之中,見到冷玉被沉浸到葯桶之中后,陳天道拿著藥引子通過心念對冷玉說道:「準備好,我要開始了!」

「我準備好了!」

聞言,陳天道將藥劑交到架設在一旁的電子機械手臂之中,隨後和眾醫生退出了病房之外。

「把這間病房封死,所有人不準靠近!」

陳天道言辭嚴肅的吩咐道

除了大龍王外,其餘見狀都是一臉疑惑。

嬴正上前一步對陳天道問道:「你們怎麼出來了?還要封死房間?」

陳天道看了一眼嬴正等人後,說道:「你們也走!」

「怎麼回事啊!?」刑拳疑惑的問道。

「人肉經過調製之後會散發一種特別的香味,這種香味配和其他藥物可以勾引人的本能進食慾望,除此之外,藥劑之中還添加了大量可以勾引人類進食慾望的香料,一旦打開,會散發一股奇香,如果不離遠點,你們會因為食慾突然暴增而發狂的!」

說著,陳天道帶著人開始驅散人群,整個龐大的醫院都不留人,還好現在前來接受治療的病人並不多,所以人群驅散工作很快就進行完畢。

治元院外,一間臨時搭建的監控室,此時眾人都聚集到了這裡。

「陳師傅,準備完畢了!」院長男醫生頂著一對熊貓眼對陳天道畢恭畢敬的說道,看來著幾天他熬夜加班加的不少。

「那就開始吧!」陳天道淡然的吩咐了一句。

聞言,男醫生遠程超控病房內的機械手臂,打開了藥劑的瓶蓋,朝著葯桶之中倒了進去。

這一瞬間一股奇特的香味瀰漫在了整個病房,那怕是眾人呆在了醫院之外,都聞到了一股致命的香味,從而齊齊咽了一口口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