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他便是得罪了皇帝最寵愛的月璃公主!皇帝也不會絲毫處罰於他!因爲每一個玄元境高手都是國之重器!不可能輕易處罰!

當然,如果皇帝真的要動玄元境高手,那就必須準備好完全之策!斬草除根,一個不留!正如天秦夜家一般!

“蒙城主!……”莫真剛要說些什麼。

蒙祿立刻打斷道:“莫長老,恕在下不能再相助了!此事很可能涉及我天荒帝國皇子!本城主怎麼能和本國皇子不對付?所以……”

蒙祿沉吟了一下,剛纔他已經完全考慮好了利益計較!爲了別國一個家族長老,而得罪本國最具天賦的皇子,這顯然十分不明智,更何況,荒孤庭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鹿城?這裏和樑國距近,基本上萬無一失!而荒孤庭堂堂一個皇子若不是十分重要的事情又怎會以身犯險?

可想而知,荒孤庭來到此地,很可能還有皇帝的影子在其後!而救了天秦夜家的叛逆,會不會是天荒帝國刻意做的事?而自己若是不通識物, 不知變通,影響了皇子甚至皇帝的謀劃,他恐怕不僅僅要移位!腦袋恐怕都要移位!

畢竟一時不入玄元境!永遠也不可能踏入一國的核心層次!

玄元境高手和真元境九重的武者之間的差距便是如此天壤雲泥!

莫真微微一愣,沒想到蒙祿竟然只因爲一點點猜測竟然駁了他的面子!他頓時臉色一冷,道:“蒙城主這是何意?難道,本長老就這般沒有面子?你想幫便幫!不想幫,便隨口打發走?”

蒙祿訕訕一笑,道:“莫長老言重了,本城主哪裏有這個意思?但是這件事畢竟和我天荒皇子有所牽扯!長老不能這樣爲難本城主!……這樣吧!待本城主打探清楚那少年的身份!若不是孤庭皇子,本城主自然責無旁貸,全力相助。若真的是孤庭皇子,那莫長老也不想因爲一個賊女而和我天荒帝國鬧出這麼不愉快的矛盾吧!孤庭皇子現在名聲正盛!陛下現在也定然極其寵愛他,若是我們失手傷了他!本城主可是擔待不起啊!”

最後一句,蒙祿嘆息一聲,更是提醒他,他也未必擔待得起!若是他傷了荒孤庭,即便他是玄元境高手,荒擎夜又豈會放過他?

在中等帝國能修煉到玄元境的武者,自然都是心機深沉之輩,莫真微一皺眉,頓時想明白其中因果,思慮片刻,語氣平靜了幾分,微微點頭道:“既然如此,這裏又是鹿城!本城主就按照城主的安排!”

蒙祿點頭笑道:“多謝莫長老理解!剛纔莫長老想必也有些受傷了吧。本城主這就給長老準備一個修煉室,調養一下!不能因爲擒拿一個賊女而傷了自己!”

莫真點點頭,現在他確實需要調養一段時間,才能完全恢復!

……………………

…………

而另一邊,荒孤庭扯着夜凝霜向前狂奔!轉過數個巷口,荒孤庭收回精神力,確認背後沒有人追來,才緩緩停下。

而此時夜凝霜黑色的長袍已經散開,露出一張精緻的俏臉,但是面色卻十分蒼白,毫無血色!顯然,夜凝霜不僅僅耗盡全身元力,更是燃燒部分血氣才硬抗住玄元境高手的全力一擊!

莫真可以極快恢復過來,但是夜凝霜不經過靜心療傷,是不可能恢復,而且很可能造成元力虧損,造成無法彌補的後果!

荒孤庭精神力在夜凝霜身上探查一遍,然後看向目光緊閉的夜凝霜,道:“你還撐得住嗎?”

夜凝霜嘴脣一陣蠕動,半晌才吐出兩個字:“能…撐!”

“呵呵!”荒孤庭忍不住搖頭笑道:“都這般模樣了,還這樣逞強!”

荒孤庭看了看四周,有一個有些破舊的客棧,荒孤庭便帶着夜凝霜去客棧投宿。

“掌櫃的!還有房間嗎?”荒孤庭問道。

那掌櫃的是胖子,兩捋長鬚飄在嘴邊,顯得異常精明。

他盯了荒孤庭和裹在黑袍裏的夜凝霜一眼,笑道:“有!當然有!有上中下三等客房!不知道公子要哪一種?上等房雖然貴但是……”

“上等房!”荒孤庭隨口道:“本公子不差錢,快帶我們去!”

掌櫃的頓時歡喜道:“好好!我現在就帶你們去上等客房!不知道兩位客官要幾間?”

荒孤庭毫不猶豫的道:“一間就好!”

“一間?”掌櫃的頓時詭異的看了荒孤庭一眼,又看了黑袍下的夜凝霜一眼,心中暗自道:“兩個大男人竟然只要一間房!真是……”

因爲夜凝霜的身量很高,只比荒孤庭低了小半頭,又裹在黑袍裏面,所以單從體型上來看,確實更像男人!

“有什麼問題?”荒孤庭淡淡道。

“沒…沒問題!”掌櫃的哈哈一笑,道:“反正我們的牀很大!三個人也能睡下!公子這邊請!”

掌櫃的親自把荒孤庭兩人送進房間,道:“公子有什麼需要盡且吩咐!我們……”

“知道了!知道了!下去吧!”荒孤庭不耐煩的擺擺手,這個掌櫃的的太能嘮叨了,上個樓的功夫都能把這麼一個破客棧誇城皇城煙雨樓了!

荒孤庭把夜凝霜放在牀上,看了看黑袍,便直接從她身上扯了下來。

頓時夜凝霜的真容完全顯現出來,由於是躺着,窈窕的身材更是一覽無餘。纖細盈盈一握,小腿修長。十分具有視覺美感。

只不過佳人現在卻是臉色蒼白異常,雙眼微眯,雖然竭力張開,但是全身上下沒有一點力氣,即便想阻止荒孤庭扯掉他的黑袍都不能!

荒孤庭沒有先看夜凝霜,而是用手裏捏了捏他的精神力法衣,喃喃道:“材質還不錯!至少也是五階煉器師才能煉製出來,中等帝國的煉器師根本煉製不出來。看來,應該是天凌帝國流落下來的!畢竟整個東域也就只有天凌帝國有五階煉器師了!”

“你……!”夜凝霜難受的**了一聲,才驚動荒孤庭。

荒孤庭微微一笑,道:“現在知道難受了吧!剛纔和那個玄元境高手打的時候不是要死要活的?”

夜凝霜雖然還能聽到荒孤庭的嘲諷,但是嘴中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能更加難受!

荒孤庭手中一晃,出現一粒丹藥,然後屈指一彈,把丹藥彈進夜凝霜的泛白的嘴脣之中。

“養元丹只能稍微壓制一下他的元力消耗!要想完全恢復可就要下**煩了!”

荒孤庭想了想,自己有沒有必要花點功夫救夜凝霜,不過看在她是被自己坑的這般狼狽!便還是點點頭:“看在你是間接被我害的份上,我便救你一命!同時也想看看你未來能不能給天秦皇族造成一點動盪!這樣,月璃這個丫頭應該也要費點心了!”

荒孤庭想了想,隨即把夜凝霜迅速拉了起來,然後一掌打在她的左肩,讓夜凝霜轉過身去,然後在她的背部迅速點下幾道指印!

“啊啊!……”

夜凝霜頓時痛的叫喊出聲,夜凝霜是何其倔強的女子,便是再痛也不可能讓她喊出來,雖然現在她意識混濁,但是剛纔荒孤庭那幾道指印,雖然隔着衣服,但此時夜凝霜的背上必然有數道紅色指印!

荒孤庭出手雖然重,但是卻十分奏效,他已經完全封住了夜凝霜身上的幾處大的元脈和主經脈,荒孤庭雖然看不見,但精神力何其強大,衣服對他來說,完全可以視若無物!感知到她身上的元脈所在。

此時正是正午,天上烈日愈發耀眼!

荒孤庭盤腿坐在夜凝霜身後,丹田之中,大日扶桑氣猛然運轉起來,一縷金芒從荒孤庭丹田之中溢散出來,頓時和天空之中的烈陽取得奇妙的聯繫!

天空中的烈日隔着房頂依然斷斷續續的向荒孤庭身上傳播金色光華。然後在荒孤庭的丹田之中轉化爲極星紫微氣!

極星紫微氣在所有異種元氣中是最爲溫和最具親和力的異種元氣,可以毫無阻擋的進入別的武者的體內而不遭到排斥!

此時,極星自微氣便隨着荒孤庭手掌的引導,通過手掌進入夜凝霜的元脈之中!

夜凝霜的元脈之中的元力已經耗盡,爲了不讓元脈枯竭,繼續保持生命力,現在荒孤庭必須要先用極星自微氣蘊養夜凝霜的元脈!

因爲此時是白天,荒孤庭無法吸收星光,所以需要先吸收日光,然後在丹田之中進行轉化!

三種異種元氣本就同源而生,又在荒孤庭的丹田之中巡迴流轉,早已經宛若一體,可以自由進行轉化!

但畢竟是轉化,自然不如真正的精純,而且速度回很慢,所以荒孤庭用了許久,漸漸的,荒孤庭額頭上都溢出汗珠!

荒孤庭精神力察覺到此時夜凝霜的元脈之中已經有絲絲縷縷的極星自微氣,雖然不多,但已經足夠保持元脈不枯竭!便立刻收回雙掌!緩緩呼出一口氣。把異種元氣收回丹田之中! 客棧之中,兩道人影盤坐於牀榻之上。正是荒孤庭與夜凝霜。

此時,夜凝霜丹田之中已經開始緩緩旋轉,吸收天地靈氣!

荒孤庭看了一眼已經基本恢復狀態的夜凝霜,隨即進入入定狀態,繼續吸收天空中的烈陽之光芒,來補充剛纔消耗的元氣。

半晌之後,荒孤庭終於完全恢復,雙眸猛地睜開,頓時一柄寒光閃閃的長劍架在荒孤庭的脖子之旁。

荒孤庭順着劍身看向主人,毫無意外就是夜凝霜。

荒孤庭微微一笑,道:“夜姑娘莫非是要恩將仇報?是我救你出來,又耗費元力爲你療傷!如今你竟然要殺我?”

夜凝霜目光中充斥寒氣,絲毫沒有因爲荒孤庭的話而動容,反而手中長劍更加握緊了幾分。

荒孤庭目光微凝,不由謹慎了幾分,這賊女說不定還真要殺他!

夜凝霜目若含冰,冷冷道:“你是救了我,但是我有今日之禍也全是拜你所賜,所以我根本沒有必要感激你!”

“說的也有幾分道理!”

荒孤庭若有所思的笑了笑,道:“既然如此的話,你我之間也算是互不相欠,那這又是何意?”

荒孤庭看了看貼着自己脖子的劍。

夜凝霜冷冷道:“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我可以和你一筆勾銷,但是,我本來就要殺你的!跟我們之間有沒有仇沒有一點關係!所以……”

荒孤庭連忙道:“我說,夜姑娘,你這麼做必然要遭到別人的非議啊!他們肯定都以爲你殺害了你的救命恩人,現在你們夜家就剩你一個人了,本來你已經背上一個賊女的名聲,若是你再背上一個恩將仇報的名聲!雖然我相信你們夜家肯定不是謀逆,但是一旦這件事傳了出去!你覺得還會有人會覺得你們夜家是被冤枉的嗎?從此以後你們夜家將再無翻身之日,你的前輩也將永遠被這種罵名覆蓋,再無澄清真相之日!這是夜姑娘你願意看到的嗎?”

“我…我!”夜凝霜本是寒冰般冷俏的雙眸,頓時有晶瑩凝珠,手臂再也抓不緊長劍。

荒孤庭對着長劍屈指一彈,“噼啪!”

長劍被翻落地上,發出響聲。

而夜凝霜越發失神,陷入痛苦的回憶之中。

荒孤庭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的夜凝霜,道:“夜姑娘!你也不用太多想,你只要不殺我,自然就不會有這樣的時候!”

忽的,夜凝霜恢復了清明,猛地盯向荒孤庭,寒聲道:“你又如何知道,我們夜家是被冤枉的?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荒孤庭微微錯愕,誰知道你們是不是被冤枉的?我只不過隨便一說而已!

荒孤庭想了想,笑道:“看姑娘如此善解人意,以德報怨,這明顯是良門之後,怎麼可能做出謀逆之事?所以我斷定姑娘的夜家是被冤枉的!都怪天秦皇帝老眼昏花不識忠良!”

荒孤庭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總之先把夜凝霜安撫下來便好,從此便分道揚鑣,再不相欠!

夜凝霜冷哼一聲,從地上撿起長劍然後收回。隨之瞥了一眼荒孤庭,道:“你輸入我體內是什麼元氣?爲何我的元力竟然沒有絲毫排斥!甚至……”夜凝霜再次感受了一下丹田之中的元力。緩緩道:“甚至和我的元氣融匯到了一起!”

荒孤庭微微一笑,道:“夜姑娘這話問的不在理,難道大夫爲你治好了病,你還要問他用了什麼藥?這都是人家的看家本事!是不能說的!”

夜凝霜再次凝視了荒孤庭一眼,纔再次冷聲道:“既然你不願意說,我也不想再問!但是你必須告訴我你的身份,先是害我後救我有什麼目的!”

荒孤庭呵呵一笑,道:“若是我不說呢!”荒孤庭見夜凝霜臉色轉冷,又有出手的意思,荒孤庭立即笑道:“夜姑娘,你可要想好了,你可未必能殺的了我,但是呢!我能一次讓你陷入危機,也就能兩次!但是下一次你可就未必能有這麼好運有人救你了!”

荒孤庭看了夜凝霜一眼,見她身上的殺氣消散不少,頓時笑道:“我的確是天荒帝國的人,絕對沒有對你不利的意思!所以……告辭了!我還有事要去天秦呢!”

荒孤庭說完便要離開。

夜凝霜瞬間攔在他的身前,問道:“你去天秦幹什麼?”

荒孤庭笑道:“這就和姑娘沒有一點關係了吧!”

夜凝霜久久盯着荒孤庭,忽然道:“想讓我放過你也行,你必須幫我出城!否則,我被困在城中早晚會被找到。既然如此,還不如留下你的性命陪葬!”

荒孤庭搖搖頭:“你還真是狠呢!不過……我如何帶你出去?城門盤查的這麼嚴,我可沒有辦法!”

夜凝霜冷哼一聲:“那是你的事!一個能輕易打破護府陣法的人,一定有辦法神不知鬼不覺的出城!不是嗎?”

夜凝霜看着荒孤庭反問道。

荒孤庭淡淡一笑:“你說的也有幾分道理,看在你還不太笨的樣子,我可以幫你!但是出城之後,我們便真正的兩不相欠!”

“好!”

荒孤庭微微一笑,這個賊女果然上當了!若是不把她救出去,她如何去天秦攪動風波呢!

夜凝霜看着荒孤庭神祕一笑,有一種被算計的感覺,但是從始至終,自己都是在強迫他,所做的事情也都是對自己極爲有利,看來只是自己的錯覺。

荒孤庭淡淡一笑,道:“現在還是白天,肯定是出不去的!我們想要出去,就只能晚上了!”

夜凝霜冷聲道:“晚上城門關閉,你確定你能出去?”

荒孤庭輕輕一笑:“誰說出城一定要走城門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