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穆芊顏懶得搭理他的時候,就又聽到他說:

「顏顏,本王一心只有你,如此算計還不夠嗎?還是顏顏想要的更多…?」

秦玥笑的輕挑又邪魅,故意拖長了尾音,無形中透著絲絲曖昧……活生生就像一個狐狸精似的!

誰說狐狸精只能用在女人身上的,依她看,秦玥才是那個最最後誘惑人的狐狸精!

搞得穆芊顏又是一陣臉紅,兇狠的瞪了他一眼,「沒個正經的!」

他這人怎麼能這麼不正經呢!

什麼想要的更多……

他好意思說,她都不好意思聽…

「本王只對你不正經。」

秦玥這就讓她知道,什麼叫『不正經』

「……」穆芊顏無語的白了他一眼。

甘拜下風,論不正經及其厚顏無恥的功夫,她甘拜下風。

「好了,說正事……我有正事要跟你說!」

再讓他說下去,她怕是要羞愧的無地自容了…

她可不想一直紅著個臉,都沒法見人了!

還是趕緊轉移話題吧!

「什麼正事?只要顏顏說的,都是正事,本王聆聽訓示。」

秦玥嘴上不正經也就算了,還做出一副聽『媳婦兒』訓話的模樣來。

「……」穆芊顏頓時心口一悶,她真是拿秦玥沒辦法!

不過才剛表白了心意,他這一副妻奴的樣子做什麼?!

穆芊顏只覺得無奈又好笑。

「說正事!你正經點兒!」穆芊顏洋裝冷怒的板著一張臉。

都說玥王殿下天生克妻克子,脾性更是乖張暴戾,心狠手辣的……

可是看看現在賴在她這兒的秦玥,哪有半點外界傳聞的那般可怕?

果真是傳聞不可盡信啊。

「本王何處不正經了?顏顏想說什麼,直說便是。」

秦玥非但沒覺得自己不正經,反而還一點要收斂的樣子都沒有!

摟在穆芊顏腰上的手臂緊了一緊,如今可以光明正大的佔便宜了!

他才捨不得撒手呢。

「……」穆芊顏無奈。

也就罷了,任由他去吧。

反正已經接納了他。

說起來,她好像一直都不反感秦玥的親近啊?

她只要相信,在不合時機的時候,他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就好。

比如,在她未下嫁給他之前,他便不會逾越雷池半步。

「阿玥,你還記得我曾跟你說過,太子私吞軍餉之事嗎?」

穆芊顏隨口一說,秦玥聽了,立馬就正色了幾分,「自然記得。」

秦玥眯了眯細長的桃花眼,卻遮蓋不住眼裡的風情萬種,「顏顏是想告訴本王,太子私藏軍響之地了?」

上次她不是說,時機未到嗎?

怎麼如今,時機又到了?

秦玥臉上的狐疑,穆芊顏不是不知道。

她斟酌了一下,才開口道,「時機雖尚未成熟,但,我們需得未雨綢繆,否則……」

就叫秦瀚宇撿了便宜!

她記得前世,再過不久,秦瀚宇便會查出太子私藏軍餉的地點,藉此一舉搬倒了太子。

她得在秦瀚宇查出來之前,先下手為強。

「否則什麼?」秦玥頗為好奇的問。

他自然是聽不見穆芊顏的心聲。

不過,但看穆芊顏逐漸凝重的臉色,他也能大概猜到一二。

瞧著秦玥輕挑的好奇臉,穆芊顏好沒氣的給了他一個白眼,,「否則你就會流失掉爭奪東宮太子之位的機會。」

說起這茬,穆芊顏卻又皺起了眉頭。

她差點忘了,秦玥是要爭奪太子之位的人。

也就是說,將來還要爭奪皇位的……

那她……

穆芊顏不禁泛起猶疑了,猶疑自己接納他,是不是做錯了?

一旦秦玥將來登上皇位,三宮六院,後宮佳麗三千,她…真的可以忍受那麼多的女人來分享她的男人嗎?

不,不能……

哪怕是想想,她就覺得不能忍受。

猛然的一瞬間,穆芊顏像是身上長刺一般,也不知哪來的力氣,一下子就抽離了秦玥的懷抱。

眉頭緊皺,面色糾結又為難,看著秦玥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不想跟大佬談戀愛 「顏顏?」秦玥被她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怎麼了?」

她看著自己的目光,很複雜。

那種糾結的目光,讓秦玥頓時心下一沉。

她該不會要反悔吧?

「穆芊顏,你敢出爾反爾試試?!」

秦玥咬著牙,深諳的眸光一閃而過的凌厲,氣的都連名帶姓的叫她了!

她已經接納他了,再敢反悔逃離他試試?!

「你,你將來還會有別的女人…」

穆芊顏咬著唇,猶豫的難以說出口。

一想到他以後會三妻四妾,她彷彿就要窒息。

重生創業時代 原來,她還有會體會到心痛到難以呼吸的感覺。

她不能忍受和別的女人分享他。

要麼,她寧願就不要他!

「……」這次換成秦玥一陣氣結。

他就說,好端端的,她怎麼就突然不對勁兒了。

原來是因為這個?

她是不能接受他以後有別的女人,所以想乾脆現在不要他?

秦玥氣的一陣咬牙!明明挺聰明小女人,怎麼就能這麼胡思亂想呢?

是不是女人都會胡思亂想?

然後秦玥動作極快,一眨眼的功夫,穆芊顏的手腕就被一隻大手禁錮住了。

他猛的一用力,穆芊顏就撞進了他的胸膛里。

來不及抬起頭,就聽到他磨牙的聲音響在頭頂:

「本王何時說過會要別的女人?你就這麼不相信本王?本王像是那種朝三暮四的人嗎?」

穆芊顏能清楚的聽到他的磨牙聲,甚至她在想,他是真的想一巴掌拍死她吧?

可穆芊顏也不示弱,尤其是一想到他以後還會有別的女人,她就憋得慌。

就像心口堵了一塊大石頭,壓的她難以喘息。

「男人三妻四妾本就平常,更何況你還是帝王家的男人,女人對你們來說,就是利益,只有有利可圖,多少女人都會抬進府……唔…嗯……」

平時看著她嬌嫩的唇,他喜歡極了。

現在聽她嘴裡說出這些話來,他就一點都不想聽。

秦玥也確實那麼做了。

他低下頭,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唇,堵住了她那些喋喋不休的話。

讓她繼續說下去,他怕是能被她氣死! 咬的她疼得眉頭一皺,拍打著他的胸前,「玥……唔…」

秦玥狠狠地吻著,絲毫不給她說話的縫隙……

以他的方式懲罰她。

懲罰她不相信他,她居然拿他跟外面的那些男人相提並論?!

這一吻,毫不溫柔,粗暴的就像暴風雨來臨一般……

可是漸漸的,穆芊顏卻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從反抗變成了不由自主的迎合著他…

腦子裡一片空白,她能聞到的,都是他的味道,彷彿要將她吞噬……

霸道粗暴的吻,到最後卻變得格外的甜,周圍的空氣都是甜的。

我在異界盤大佬 不知時間過去了多久,穆芊顏都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秦玥才眷眷不舍的放開了她……

穆芊顏雙腿無力,整個人都癱軟在他懷裡,靠他的力氣才能站穩身子。

得了釋放,穆芊顏趴在他胸膛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

他要是再遲些放過她,她就要悶死了,不用照鏡子,她也知道自己的臉有多紅!

都是被憋的……

穆芊顏呼吸間,嬌腆又兇狠的瞪了一眼秦玥。

親吻她就算了,還想悶死她啊!

「混蛋…」穆芊顏咬牙喘息著,憋出一聲嬌罵。

都已經顧不得嘴唇上的疼了。

秦玥,咬破了她的唇。

穆芊顏被他吻的狼狽,可他卻像個沒事人一樣!

笑的肆意又邪魅,笑意直達眼底,「這只是一個小小懲罰,收起逃離本王的心思,否則……」

秦玥說著微微一頓,骨節分明的手指在她嘴唇上來回的摩擦,充滿了情慾的嗓音道,「本王對你,做不到正人君子。」

瞧著她泛起了紅腫的嘴唇,那都是他的功勞,看著自己的傑作,秦玥彷彿有種從未有過的滿足,眼裡的笑意止都止不住。

他的手指摩擦,弄疼了她的嘴唇,疼的她眉頭一皺,一把就拍掉了他的手,「秦玥你混蛋!」

咬破了她的唇,她要怎麼見人啊?!

讓人看到了,指不定別人會怎麼說她呢!

「你叫本王什麼?」秦玥深諳的眸光一凝,彷彿是在對她表示某種警告!

「你!」 暗月孤寂 穆芊顏氣的咬牙,氣呼呼的瞅著他,但是嘴唇上的疼,清楚的告訴他,這個男人,不能惹!

不能跟他硬碰硬!

於是穆芊顏把自己氣笑了,指尖摩擦過自己唇角被咬破的地方,舌尖輕輕劃過,還有一股腥甜味兒呢。

「有時候屈服於淫威並不可恥,阿玥,你的淫威,我服了。」

她舌尖舔唇的動作印在秦玥眼中,那無疑又是一種別樣的誘惑……

深諳的眸光越發的深沉了幾分,眼裡炙熱的情緒,像是恨不得要將她一口吃下肚才好!

淫威本就是用來屈服的,就像朔月,不也是屈服於他的淫威,才肯聽她指揮的嘛?

鬥不過他,認慫沒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