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史蒂夫突然張口,一道藍色的火焰開始匯聚。

“這火的顏色好像不對勁!”林小北驚疑出聲。

就在他驚疑的同時。

‘嗖’,火焰激射,噴吐後成一條細長的直線,且來勢極快,快到林小北還未做出反應就到了他的面門。

“媽的,藍火又怎麼樣?勞資火焰免疫怕你個球!”

躲不掉,林小北就豁出去了,他執掌成爪,一把截住飛竄而來的火束。

【叮,由於您擁有火焰免疫特性,您並未受到任何火屬性傷害】

聽到這聲提示,林小北鬆了一口氣,還好,這玩意對他沒用。

可是,爲什麼手掌開始有點疼痛了呢?

林小北疑惑的望着手掌上如激光般粗細的火束。

尼瑪,這特麼不是防風打火機噴出來那種火焰嗎?

【叮,您發現控火祕術信息碎片(二):物理控火】

【物理控火說明:利用伯努利原理,加大氣流噴射量,使火焰熱量積蓄一線,高度高溫集中的火焰,更容易灼燒一切,造成更多的傷害】

【叮,您目前已掌握兩枚控火祕術信息碎片,集齊3枚信息碎片,您可能領悟通用技能(控火祕術)】

“蝦米?還有這種操作?”林小北驚異。

可就在他驚異的一瞬間,噩夢來了。

【叮,由於您長時間接觸高度集中的火焰,高溫已突破您火焰免疫特性能承受的極限,您的手掌處於燙傷狀態,每秒受到1點氣血傷害,持續5秒(可刷新,但不可疊加)】

【叮,由於您的燙傷患處仍處於高溫中,燙傷擴散,您每秒受到2點氣血值的傷害,持續5秒】

“艹你大爺!”林小北帶着震撼,側身急退。

這控火祕術太尼瑪猛了,竟然連他的火焰免疫特性都能突破!

林小北退走,卻不代表史蒂夫會放過他。

‘嗖嗖嗖’,又是幾道冰藍色火束若奔雷般激射而來。

【叮,您的燙傷再度擴散,您每秒受到3點氣血值的傷害,持續5秒】

【叮,您的燙傷再度擴散,您每秒受到4點氣血值的傷害,持續5秒】

……

【叮,您的燙傷再度擴散,您每秒受到8點氣血值的傷害,持續5秒】

藍色火焰速度太快,林小北左躲右閃還是被射中幾道。

既然躲不掉,那麼就拼了!

“法式香濃大**!”

林小北再不躲避,棲身上前,反手就是一個炎爆術打中史蒂夫噴火的嘴巴。

-232

-30

-30

……

-9

-10

-11

……

一時間,史蒂夫和林小北兩個玩火的傢伙就這樣互相傷害着。

12秒一個輪迴,此刻,【掌火屠夫(史蒂夫)】氣血值只剩餘356了。

這意味着最多下一個12秒它就會葬身林小北之手。

而林小北呢?

12秒內他被藍色火束射中3次,他的氣血值還餘下:200

【叮,您的燙傷再度擴散,您每秒受到11點氣血值的傷害,持續5秒】

這樣算下來,林小北還能再剛15秒左右,他大喜過望。

現在,炎爆術的冷卻已經刷新,林小北毫不猶豫再次對掌火屠夫施展一個法式香濃大**。

可是。

【叮,您的MP值已不足10點,發動炎爆術失敗】

“什麼?”林小北瞪大了眼睛。

他猛然想起,剛纔掌火屠夫紅血的時候,爲了謹慎對敵,他跳出了冥炎地獄攻擊範圍之外,浪費了不少MP。

糟了,殺不了它了!

當斷不斷,必受其亂。

當這個念頭閃過,林小北一腳踢上掌火屠夫的菊花,憑藉後座力迅速脫離戰圈。

“要死了!要死了!老闆,準備撤退!速退!”

林小北不要命的發足狂奔。

“噢,噢,好的!”躲在角落的白依依爽快答應。

林小北和掌火屠夫一戰,打得慘烈至極,白依依看得心驚肉跳,她早就想勸林小北放棄戰鬥了。

說完話,白依依費力的拖着【荊棘塔盾】向夜明珠通道挪動着。

一邊挪步,她一邊還不忘觀察林小北的情況。

-11

-12

-12

-12

-13

…….

林小北的血量呈直線下降。

白依依嚇了一跳。

這時,眼看又一道藍色火束向林小北射去,白依依急了。

“潮汐護盾!”

‘砰’,淡藍色的護盾蕩起紋波炸裂,幫林小北抵擋下一次攻擊。

白依依鬆了口氣,緊接着又變爲興奮。

“死要錢的,快過來,我藍量足夠,保得下你!”

說完話,她不要命的給林小北加着治療術。

“我保你大爺啊!快趴下!Boss仇恨轉移了!”

看到藍色火束開始向白依依匯聚,林小北連忙出聲提醒。

可是藍光於前,白依依並沒有按林小北所說的趴下,而是目光呆滯的楞在那裏,她似乎已經被嚇傻了。

“艹!拼了!【我就是全能】發動,把感知加到敏捷上!”

白依依吸引仇恨是爲了救林小北,林小北又怎麼忍心看她死去。

【叮,技能我就是全能發動,您的感知-29,您現在的敏捷爲58】

技能發動,敏捷暴增一倍,林小北發足狂奔,千鈞一髮間,將火束攔截在擊中白依依之前。

【叮,您的燙傷再度擴散,您每秒受到14點氣血值的傷害,持續5秒】

灼痛的燙傷並沒有讓林小北止步,他闊步上前,一把抄起白依依就往通道內跑去。

可掌火屠夫又怎麼可能放過必殺的獵物,他一聲大喝,一道水桶粗的藍色火束已開始向通道口匯聚。

‘嗖,’碩大的藍光射來,幾乎佔滿整個通道口,林小北疵瑕欲裂。

生死一線間,他反手持盾,抵禦。

【叮,您裝備荊棘之盾成功,抵禦噴射火焰成功】

【叮,高度集中的火焰已將塔盾燒得通紅,您的燙傷再度擴散,您每秒受到15點氣血值的傷害,持續5秒】

“老闆,你快走!我來斷後!”林小北話音急切。

白依依在通道內,他就必須舉盾抗着,如果白依依走了,他就可以拔腿就跑,反正一時半會兒也燙不死他。

“死要錢的!要走一起走啊!”

【叮……】

灼燒之勢還在擴散。

“我有藥,你走了我也走得掉,特麼算我求你了,快走吧!我快扛不住了。”

林小北在揹包中拿出一瓶【HP藥劑(大)】灌下。

“那,那我先走了啊!”白依依將信將疑。

“去吧,去吧。”

白依依被忽悠走了,林小北鬆了口氣。

突然,他眼睛瞪直。

“我特麼有金坷垃啊!有金坷垃,自然就有可愛的藍坷垃!” 鮮妻撩人:伏醫生,別太急 情況危急!突破海瑞匕首阻擋的這個武師,大刀已經劈下,海瑞想阻擋已是不可能了!只能心中暗罵一聲:“艹!”

這武師見海瑞已武招架之力,狂笑一聲:“哈哈!去死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