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所有交戰的寵物都瞬間停手,都有些面帶恐懼的看着一個方向。

尹月,尹雪,妙安,球球,也察覺到了不對,紛紛將視線看了過去。

「轟隆隆,轟隆隆。」

一陣陣怪物的吼叫之聲,自己群獸踐踏的聲音傳來。

雖然四女都是第一次進入地窟,可也是知道地窟中不少需要注意的事件的。

如今這個情況,就是最危險的事件之一,獸潮來了。

「準備防禦。」

身為天驕,四位美女沒有一個選擇放棄,都想成為最後的贏家。

現在爆發了獸潮,自然誰斬殺的魔獸最多,堅持到最後,誰就是最後的勝利者。

所有寵物在聽到主人的命令后,全部擺脫了對獸潮天生的恐懼。

有着百分百忠誠的寵物,哪怕是知道必死,只要主人一聲令下,也會毫不猶豫的執行。

終於,遠處的邊際開始出現魔獸。

一隻,兩隻,三隻。。

無邊無際,尹月大概判斷了下,最少上萬隻魔獸。

其中大部分都是白丁級的垃圾魔獸,少部分的莽夫級魔獸,稀有級魔獸大概有幾十隻,傳說級魔獸,有着足足八隻。

不過傳說級的魔獸,智慧都是非常高的,並沒有沖在最前方,於獸潮進行對立。

現在這個狀態,誰出頭,誰就會被第一輪集火。

相反,有着還算不錯實力,智力不高的稀有級魔獸。

則個個沖在最前線,拚命的向前衝去,任何擋在他們面前的生物,都會被瞬間擊殺。

看到如此情況,四位美女也是齊齊的吸了口氣。

如果是傳說級魔獸打頭,她們肯定第一時間啟動傳送輪盤。

而現在,竟然是稀有級魔獸,那她們可是要好好表現一番的。

畢竟是現場直播,自然要發揮最強的自己。

「叢林德魯伊,群體奉獻,獨角獸,雷霆萬鈞,岩石巨人,極速衝鋒。」

「冰妖,帶着所有寵物,一起使用冰天雪地。」

「斷頭惡鬼,黑毛,長舌,瘋狂屠戮。」

「道童子,雷火雙擊,捉妖力士,擒妖抓怪。桃花樹人,藤蔓飛舞。」

一時間,四位美女都用出了自己寵物的全力爆發。

尹雪的冰屬性寵物,再次小範圍的改變天氣,地面繼續光滑,只不過比上一次,這次多了一道攻擊傷害。

就是從天空中,開始無規則掉落冰錐。

光滑的地面瞬間讓四美有了有利的地形,不少魔獸都直接滑倒,死在了冰錐之下。

叢林德魯伊直接開啟了奉獻之術,給自家的幾個戰友,直接提升了一個品質。

獨角獸的雷霆萬鈞砸下,瞬間也擊殺了大量的白丁級,莽夫級的魔獸。

岩石巨人,直接開啟了狂暴衝鋒狀態,瞬間頂峰沖入了獸潮,大體格一頓亂捶,瞬間清空了一片。

球球的殭屍,斷頭惡鬼,長舌鬼,也都殺入了獸潮之中,各種技能釋放,瘋狂殺戮著魔獸。

道童子,一手一張符紙,每一掌拍出,不是一道雷擊就是火焰,殺傷力十足。

捉妖力士從開戰到現在,一直都是被欺負那一個,現在可算有機會大顯身手了,身上瞬間飛出數十根繩索,直接捆上了幾十隻魔獸。

「咔嚓。。」

繩索勒緊,幾十隻魔獸瞬間被活活勒死。

桃花樹人也是如此。。一條條藤蔓從地下飛出,擊殺一隻又一隻的魔獸。。

四女雖然從來沒有合作過,可天生的超強戰鬥直覺,指揮着隊伍沒有任何差錯。

一時間,靠着四女之力,竟然頂住了獸潮的第一波衝鋒。

「好樣的,真的太帥了!!」

「好強。。獸潮竟然被擋住了。。」

「尹雪女神最厲害,要是沒有她改變了天氣,佔據了地利,肯定沒有辦法擋住。」

「放屁,分明是尹月女神更厲害。。」

「我覺得是妙安女神。。」

「分明是球球!!」

。。。

四美能擋住獸潮的第一波,不少人還是有信心的。

向地窟之中的那些老師,也同樣這麼認為,可是,獸潮可不是僅僅一波這麼簡單。

那是一波接着一波,而且魔獸的等級也會越來越強。

看了看那後方的八隻傳說級魔獸,老師們對四位美女,可以說沒有任何信心。

相反,直播的另一頭的那位,眾人還是有點信心的。

畢竟孫悅麟的三隻傳說級魔獸,看起來可一點都不弱,而且最主要的,還成功擊殺了原密林地窟的霸主,冰晶虎。 丹尼爾開始動搖。

這個女助理的反應告訴他,小奶娃全都猜對了。

不是沒有這種可能,小奶娃提前打聽了女助理的事情,故意在他面前表演。

只是,他很確定小奶娃是因他的反應,才臨時起意。作為一個大忙人,小奶娃平時也不會關注一個女助理。

總結下來,小奶娃真的擅長相術。

再總結下來,小奶娃可能真的是玄學大師。

他曾經懷疑小奶娃是變戲法的騙子。對方在和所謂的半透明交流時,他只能看到小奶娃自言自語。

高級臉開始龜裂。

小奶娃吼完女助理,立馬蹦蹦跳跳到丹尼爾跟前,揚起小臉,得意道,「現在你相信樂樂是大師了嗎?」

她總算找到說服丹尼爾的辦法了。

丹尼爾雖是至陰時刻出生,可看不到半透明,在國外也遭遇過不公平的對待,會誤會她很正常。

可她是一個善良的小可愛,要給這個便宜表哥改過自新的機會。

現在,機會來啦,用相術更有效果。

她拉住丹尼爾的手。

「走走走,我們出門去,你隨便指個陌生人,樂樂都可以相面哦~」

丹尼爾像是個提線木偶,被大力士拖拽到門口。

大野狼不好攔,他總有種不安的感覺。

「樂樂……」

小奶娃朝他笑了笑。

「三葛格,你那麼厲害,她就交給你看着啦,不要讓她逃跑哦~」

秦熙表情軟化,悶悶的應下了,只能看着妹妹帶着丹尼爾出門。

丹尼爾的世界觀的動搖了一大半,現在只需要一劑猛葯,他就徹底轉換念頭了。

他自己也清楚這一點,發現有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弔兒郎當的走過來,乾脆說,「就他了。」

小奶娃掃了眼,意味深長道,「丹尼爾,你可真會選人呀。」

年輕人走近時,恰好聽到小奶娃說,「眉短鷺鷥眼,耳薄細頸,生於富貴人家,三年內必然窮困潦倒。」

竇作腳步一頓,錯愕的看向小奶娃。

小奶娃露出招牌式的壞笑。

「哎呀,樂樂又不小心說了將來的事情,應該說他過去的事情嘛。」

話是對丹尼爾說的,大眼睛看的卻是竇作。

「獨生子,年少時母親去世,和管家的感情好過和父親的感情,殊不知那管家是入室的狼,聯合外人壞他家財產,還故意將他養廢。」

竇作下意識的要罵人。

小奶娃飛速道:「喜歡喝酒飆車,每一個月換一個女朋友,其實早就染病還不自知。自以為聰明,卻被他人拿捏,這個月又交了一個女友。」

竇作開始手腳冒汗了。

他沒見過這個女孩,可這女孩將好幾件事說對了。

他母親早早去世,和管家更為親密,喜歡喝酒飆車,換女友的速度很快。可他不知道管家心懷惡意,也不知道他染病了,染什麼病?臟病嗎?

小奶娃不再看他,怕髒了自己的眼睛。

她拽了拽丹尼爾的手,提線木偶低頭看她。

「樂樂告訴你哦,他以為他的新女友是小白花,其實那是朵食人花,早就和人裏應外合,要借他的手對付人,讓兩家公司斗個你死我活。」

丹尼爾眸中都是小奶娃的笑臉。

「你說他傻不傻?」

「傻。」

竇作炸了。

「你個小孩,你在亂說什麼?」

這些話里就沒一個好評價,未來也沒一件好事。

紈絝子弟不接受這個事實,只能怒罵小奶娃。

「你這個沒爹娘教的小破孩,你以為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