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好像,是一個即將要送丈夫,前往戰場的妻子那般。

不過與之相反,肖恩卻沒有絲毫的擔心。

只見他先是對著關心的艾瑪,寬慰般的笑了笑,然後直接伸出手,『噼啪』一聲,用出了他的能力。

「這,這是什麼?」起初見肖恩伸出手,還感覺十分費解的艾瑪,下一刻,隨著那紫色的電光閃爍,立刻震驚的雙手捂臉,不敢置信的問道。

「咦…你不是立志要做一個學者嗎?怎麼連這都不知道…」由始至終,嘴角始終掛著微笑的肖恩,見艾瑪一副見鬼的表情后,先是故意的出言反問,隨之又緊接著搖頭嫌棄道。

「我…」聞言,又見肖恩那副可惡的笑容,如同遭受了一萬點暴擊的艾瑪,頓時就感到心中滿滿的都是委屈。

「呵呵…罷了,不和你開玩笑了…」見艾瑪癟著嘴,一副委屈的神情,感覺十分有趣的肖恩,輕笑之後才正色道:「我問你,你以前有沒有在書中,看到過關於准聖的描述…」

「沒有…」聞言后略顯猶疑,隨即又苦思冥想的艾瑪,在搜腸刮肚之後,最終,卻只得失落的搖了搖頭。

畢竟,在她看來,肖恩手上那種奇異的,不斷閃爍著的紫色電光,必然是與他的騎士修為,有著直接或者間接的關聯。

而在這個世界中,任何事,只要與力量掛鉤,就必定不會簡單。

無獨有偶,實際上對於這一點,可以這麼說,在幾乎所有的,有著超凡力量顯現的世界中,無不如此。

因為,這不僅代表著,整個世界的滾滾大勢,更在其中,蘊含著無法估量的利益。

同樣,也正因如此,才讓艾瑪有種,好似錯失了心愛之物般,更加的沮喪和鬱悶…

「好了,這並不怪你…」見狀,出言安慰了一句的肖恩,隨機解釋道:「因為這所謂的准聖,從古至今,有著明確記載的,一共也就不超過一手之數…

而且,都是記錄在一些,珍貴的古籍善本中。所以,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原來是這樣…那,這個准聖實際只是一種稱謂?另外,它又到底代表著什麼?」聞言後點了點頭,稍稍排解了心中鬱悶的艾瑪,轉而又好奇心泛濫,追問起了關於准聖的情報。

不過,也許是肖恩的一番做作,讓艾瑪明白了其中的不凡。或者,更可能是准聖這個名稱,本就非同凡響的關係,總之,她立刻就把握住了關鍵,問出了最核心的問題。

是啊,准聖到底代表著什麼?

於是,在肖恩回答這個問題前,他首先先大概的,向艾瑪講解了關於騎士修行中,一些境界與實力的不同表現。

然後,他又將莫爾院長的話,大致的複述了一遍。

最後,才總結道:「所以,終上所述,想要成為一個準聖,任何人,都必須要滿足兩個必備的條件…

第一,他首先必須是一個大騎士。然後第二,他還需要提前掌握,只有傳奇騎士,才能擁有的法則之力…

如此,才能被冠以准聖的頭銜。畢竟,准聖不僅擁有著,堪稱傲視同級別的力量。更是無一例外,全都順利的晉陞了傳奇騎士…

當然了,關於這個進階的問題,也有可能,是由於准聖的數量太少。而一旦成為了劍聖,又必定會在歷史中,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這才會以訛傳訛,有了這樣的傳說…」

將各種假設和推斷,不偏不倚的,全數道出的肖恩,在說完后,又對著滿臉驚駭的艾瑪,詢問道:「我這麼說,你都明白了嗎?」

「我,我…」驚駭欲絕,簡直不敢相信的艾瑪,強忍著心中的驚濤駭浪,愣是久久說不出話來。

雖然,她本身不是一個騎士,同時,她見過的騎士數量,也極其的有限。但是,長時間的閱讀,卻讓她有別於,那些不通世事的女人。

說實話,自從由書本中,了解到關於騎士的詳情,然後又從不同的渠道,清楚了騎士的高貴地位后。她就不止一次的,後悔沒有早一點知道。

否則,她就可以藉由修行,來改變自己的命運,並徹底擺脫,之前的那種尷尬處境。

當然了,這只是她的異想天開。

另外,雖說歷史上,也曾出現過女騎士,但是,那畢竟是極少數。而且存在的不確定性,也是非常之大。更何況,她也未必就有,能夠修行的天賦。

不過,這卻並不妨礙,她了解騎士的強大,以及更進一步的大騎士,那無與倫比的恐怖。特別是後者,在她有限的認知中,簡直是如同,那些傳說中的人物般,遙不可及…

於是,當肖恩開始總結時,她自然也第一時間,抓住了其中的重點,並且明白了,之前的那種奇異現象,究竟代表著什麼。

難以置信!

猶如置身於夢境之中…

自己眼前的人,剛才還在欺負著自己,轉眼,竟然就與傳說畫上了等號。 忠犬受的養成攻略 而且,他是如此的年輕,有著大把的時間,可以繼續攀登。同時,更有著傳說的保證。

這,簡直是最完美的情人…

想到這裡,渾身顫動不已的艾瑪,彷彿回到了兩天前,那個瘋狂的夜晚,同樣的滿足。只不過這一次,卻是完全源自於內心。

至於…

不急。

因為此刻距離天黑,已經為時不遠了… 正當心潮澎湃的艾瑪,看著眼前,猶如是從史詩、傳記之中,生生走出來的傳說一般的肖恩,感到一股無比的滿足,然後又憧憬著晚上,那不可描述的美妙時。

肖恩的內心,其實也並非如同表面上,看上去的那麼波瀾不驚。

眾所周知,在現今的世界,大騎士已經是修者中,最強的存在了。而與其修為相當,實力卻遠勝之的准聖,又到底強在何處呢?

就拿肖恩來說,他發出的那種紫色電弧,其實認真的來講,對於大騎士而言,並不具備殺傷力。

甚至,對於次一級的騎士,也同樣不具有致命性。

如此,又為什麼?

或者,應該這麼問:既然如此,肖恩又為何興誓旦旦,在聽了莫爾院長的描述后,就立刻毫不懷疑的,認同了關於准聖的說法?

很簡單,因為實力的強弱與否,並非只是單純的,僅僅比較殺傷力,這唯一的一個方面。而是需要綜合考量,經過全面的對比后,才能最終分出高下。

說的更直白點,打一架,就什麼都清楚了。

但是,肖恩又為何能夠確信,自己可以在與同等級的對手,較量中獲勝呢?

顯而易見,因為他提前掌握的,那些許法則之力,提升的,並不是他的殺傷力,而是在戰鬥之中,至關重要的,速度和爆發力兩項。

我的一天有48小時 而且,他還可以這麼說,在個人武力橫行的世界中,這兩項屬性的高低,才是真正決定著勝負,以及生死的關鍵所在。

就好像這個世界,騎士職業一直以來,被公認的最強手段。

不錯,正是生命能量的爆發,這一特殊的手段,才最終鑄就了騎士,那遠超於普通人,輕易就能以一敵百,並凌駕於眾生之上的超凡地位。

另外,在這裡額外的說一句,在最初的時候,肖恩對於騎士的印象,其實是被人為的誤導了。

畢竟當初,還十分年幼的他,跟隨著自己的父親,前去觀看的那場,騎士與20幾個士兵間的戰鬥,說到底,只不過是一場各懷心思的表演。

試想,在領主帶著兒子們前來觀看后,士兵們自然會全力以赴,希望可以儘可能的拉長戰鬥,然後凸顯出自身的表現,給領主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

而作為交戰的另一方,騎士的想法卻顯而易見,與士兵們的想法截然相反。因為,已經得到了領主信任的騎士,顯然不在需要,通過這種手段,來引起領主的重視。

反而,他更需要特別小心,以免戰鬥的過程太過血腥,嚇到了前來觀看的小少爺們。

如此,在他與士兵們交手時,他不僅要時刻小心,還必須不斷的提醒自己,溫柔、溫柔、再溫柔些。

同時,他也需要儘可能的控制時間,不能太快,否則,誰知道結束之後,沒有看過癮的小少爺們,會不會嚷嚷著讓他再來個N次…

所以,綜上所述,肖恩對於騎士的第一印象,其實只是對方,在刻意留手的前提下,又抱著玩一玩的心態,與拼盡全力的士兵們,聯手演出的一幕鬧劇。

只是,當時的肖恩,限於自身的閱歷,沒能看出這一點,並因此嚴重的低估了,騎士級強者的真正實力…

言歸正傳。

在肖恩的速度與爆發力,同時被強化后,他的實際戰鬥力,也確實能對同級別的大騎士,形成類似於碾壓的效果。

用一個不太恰當的比喻,就好像是在網路遊戲中,一個普通職業的玩家,在原有的職業基礎上,轉職成更強的隱藏職業一樣。

原本的優勢,被進一步的擴大,劣勢,卻反而被有效的彌補。

如此,肖恩自然不會懷疑,那些關於准聖強大的描述了。

更何況,他的這種紫色雷電,還帶有強烈的麻痹效果。也就是說,哪怕對手可以硬抗他的攻擊,做到完全無損的地步,但緊接著的那種麻痹,就算只有一瞬間,也已經足夠他,殺死對方好幾次了。

要知道,之前肖恩帶著艦隊,突襲前來交易的海盜船時,隔著近30米的距離,一躍而過…不,正確的說,應該是一閃而過的肖恩,如同瞬間移動一般,消失,然後下一個瞬間,人就已經出現在了,30米外的海盜船上,並在現身的同時,順手敲昏了好幾個海盜。

說真的,在那一刻,船上的海盜們,心中的絕望,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只是,一直以來殘酷的生存環境,又讓他們養成了,一種絕不妥協的本能。

於是乎,在面對著不斷閃爍,身法猶如鬼魅般的肖恩時,他們依舊悍勇的持刀而上。卻最終徒呼奈何,將近40人的海盜,在不到十秒鐘的時間內,就被全部一一敲了悶棍。

但即使如此,這卻並不意味著,肖恩就一定用出了全力。至少,他就沒有使用法則,來對自身進行加速。

不過,說起這個加速,不得不說,就連肖恩自己,也不清楚,他的這種加速狀態,有沒有所謂的極限。

或者,隨著他的修為提升,對於法則的運用,越來越得心應手后,會不會有一天,他突然就化身為一道閃電,並以接近光速的速度,直上青冥與天地爭輝呢?

當然,現在,這僅僅只是他的一種假設,一種對於力量本能的嚮往。

但是,這同樣也有可能,是傳奇騎士們,一直以來追尋的目標。即,與法則融為一體,真正的不分你我,然後,就如那恆古不變的法則,不朽於天地之間。

特別是,當他私下驗證之時,那包裹全身的紫色電光,真的有種讓他被同化了一般,輕易,就讓他的速度提升了5層,達到每秒,150米的恐怖速度。

那麼,如果在戰鬥中,使用這樣的速度,又該是怎樣的一副情景呢?

很簡單…就好像肖恩,前世中看過的一部電影,《超人:鋼鐵之軀》那般。

其中有一段,氦星女軍官菲歐娜,在小鎮中與美國大兵們交戰的那一幕,除了故意耍帥,任由步槍叮叮噹噹的射擊外,幾乎就可以完美的詮釋,肖恩的這種恐怖速度,在戰鬥中的可怕之處。

一樣的好似瞬移般,由靜止到急速,別說普通人的槍口,就算是他們的眼睛,也完全無法跟上這種速度。

甚至肖恩的速度,還比影片中表現的更加誇張。因為以他的速度,輕易就能在30米的範圍內,讓人完全摸不清,他究竟身在何處。

換言之,如果易位相處,可能肖恩的表現,比之氦星女軍官,更像一個外星人。至於對面的美國大兵,別說開槍了,就連人在哪都分不清,還有什麼可說的… 心中百轉千回,想了很多的肖恩,回神后的第一眼,卻讓他下意識的心頭一跳。

原本,之前一直站在一旁,神思不屬又滿臉心事的艾瑪,不知何時,已經臉色羞紅,眼神放浪的,將整個人擠到了肖恩的懷中,甚至於差一點,就將自己掛在了肖恩的身上。

而讓肖恩感到心驚的是,他竟然會對此一無所知。

不得不說,他有些放鬆了。

雖然一個修者,有著經過千錘百鍊的靈覺,可以在他遭到攻擊的同一個時間,給出正確的提示和預警,但是,這卻並不代表著,他就可以放心的,將生死寄託於自己的靈覺。

同樣,肖恩也不應該,如此輕易,就忽視了自身的安全。

畢竟,他可是一直堅信,只有不給別人,任何背叛的機會,才能真正杜絕,所有背叛的行為發生。

即使這裡所說的別人,只是一個無足輕重,又溺弱不堪的小人物,但只要對方一息尚存,就不該露出任何的破綻。

更何況是這種,被人近身,自身卻全無所覺的情況?

不過,糾結於過去。執著於那些,已經無法被改變的事,同樣也是肖恩,眾多信條中不允許的一項。

所以,在轉念間,完成了自我檢舉,以及自我批評的肖恩。下一刻,就一臉笑意的,對著膩在自己懷中,片刻不願離開的艾瑪,試探道:「怎麼,對我剛才提議,你想通了?」

聞言,輕嗯了一聲,然後又在肖恩的懷中,乖巧的點了點頭的艾瑪,此刻給肖恩的感覺,就是一副心甘情願,任君品嘗的姿態。

「咦?呵呵…」見狀,輕咦了一聲,感覺有些意外,卻又理所當然的肖恩,很快就將這絲疑惑按下,並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只是,這淡淡的笑容中,卻沒有得償所願后,應該有的那種興奮。

為什麼?

難道艾瑪的屈服,不能使他高興嗎?

其實不盡然。

因為說到底,這與他真正的心態,並不符合。

實際上,就算開口之前,只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然後開口之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但是,那又如何?

艾瑪難道還能一直死撐著,拖到肖恩放棄為止?

所以嚴格的來說,這只是一種必然,而其中唯一的區別,也只是這個時間的問題。

那麼,讓我們回歸正題,來深入的談一談,肖恩真正的心態吧。

不過,在回答這個問題前,倘若有人對肖恩的經歷,有著一定的了解和認知,那麼,他們一定會猜測,肖恩的心態是謹慎與小心。

畢竟,那是肖恩一直以來,表現的最突出的一面。

當然了,這說法並沒有錯,但是,同樣也不全面。

其實,一直以來,肖恩真正想要擁有的心態,或者說,他為之努力,希望能在遇到事時,可以一直保持著的心態,唯有一體兩面的從容不迫,還有遊刃有餘了。

那麼,怎樣才算是從容不迫,和遊刃有餘的心態呢?

讓我們來簡單的舉個例子,當你第一天上班時,面對一個全新的環境,是否會擔心,同事間不容易相處?或者,又會不會擔憂,上司過於的苛刻?

答案,想必沒有人不知道。

於是乎,在面對這種情況時,很多人選擇了謹小慎微,深怕自己做錯了什麼,從而不僅導致丟了面子,更增加了融入新環境的難度。

如此,束手束腳的,自然就稱不上從容不迫和遊刃有餘了。

但是,同樣是第一天上班,如果換一個身份,結局又會怎樣呢?

假設,你是公司的繼承人,同時,擁有著足夠的學識。那麼第一天上班,你還會擔心同事之間,不好相處嗎?

恐怕,反過來擔心,你不容易相處的人,才是大有人在吧。

那麼,這前後兩者間的區別,真的只是由於換另一個身份嗎?

歸根究底,其實說白了,只有一點,那就是底氣。

可以說,只要有著底氣,一個人做任何事,都能從容不迫而又遊刃有餘。

那麼,問題又來了,什麼才是真正的底氣呢?

相信,很多人都會有著自己的答案。但萬變不離其宗,無外乎是權勢、財富、地位、名聲,等等諸如此類,不一而足。

而在肖恩所在的世界,則無疑還要在之前的那些基礎上,重重的添加上力量,這一永恆不變,最直觀也最有效的底氣來源。

顯然,肖恩已經具備了這些底氣。

要不然,他也不會在之前,在經過莫爾院長的勸說后,就直接來到艾瑪的房間,並對其明言,想要了解此前積累的鬱悶,打她一頓出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