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彷彿地表壓制著地表下面的岩漿一般。

隨著岩漿越來越是爆裂,地表的地殼總有一刻壓制不住的時候。

就比如現在的彭媛媛,心裡的矜持已經完全抗衡不住心裡的那種渴望了。那種渴望之強烈,強烈到她只想立刻填滿自己的身子,而她的手也開始不老實了起來。

「啊……!」

彭媛媛心裡猛然咆哮了起來,心裡的矜持終於再也壓制不住心裡和身體的雙重渴望了,一隻手就伸了過去。

「啊……」

華新低頭一看,就看見彭媛媛的玉手抓住了自己的……

「嫂子,你這是……」

華新故作詫異的看向彭媛媛。

「給我!」

「我要!」

彭媛媛媚眼含`春的凝視著華新,彷彿能夠滴出一汪春`水了一般。

「這不好吧。」

華新假意的說道:「我怎麼能夠那麼對嫂子呢,那可是對嫂子太不敬了。」

「少來!」

彭媛媛春`水般的眸子白了華新一眼:「快。」

「這……我實在有些不敢啊。」

華新感受著彭媛媛玉手的拉扯,不由故意吊著彭媛媛的胃口道:「這樣趙老哥可是會打死我的啊,況且外面還有那麼多人呢,說不定趙老哥就在外面聽著呢。」華新壓低了聲音的說道。

「要。」

「要。」

「就要!」

彭媛媛心裡和身體的強烈渴望已經完全衝破了她所有的矜持和理智,抓著華新的手就開始不老實了起來。

「好吧。」

「既然嫂子這麼強烈的要求,那我豈能辜負了嫂子的心愿。」

華新說著,就不由跪在了床上。

而彭媛媛的玉手,迫不及待的就拉了華新的拉鏈。

「嘿嘿。」

感受著彭媛媛的玉手,華新一臉邪魅,旋即就向著彭媛媛爬了過去。

「嫂子,這可是你強烈要求的哦!」

華新邪魅的說著,挑逗著彭媛媛。

「你……」

彭媛媛感受著華新故意挑逗自己,立刻就惱怒了,旋即就伸出了自己的手,欲……

「好了,好了。」

「嫂子,一切都交給我吧。」

華新邪笑著,然後就進入了彭媛媛的身體之中。

這一刻,彭媛媛只覺得整個身心都變得充實和滿足了起來。

就那麼緊緊的抱著華新,如同八爪章魚一般把華新禁錮的死死的。

重生校園之商女 「華院長,趙夫人,有效果了么?」這時,房間門外,就不由傳來了那些闊太美婦的敲門聲以及迫切的想要知道效果的急切聲。

(本章完) 「啊……」

彭媛媛如同八爪章魚一般的禁錮著華新的身子,聞言,身子便是一顫。

「嫂子,別叫疼,針灸吸取黑色素可能會有點點疼呢!」華新任由彭媛媛抱著自己,對著彭媛媛說道,也對著門外的人說道,「那有這麼快的,還需要一點點時間吸取黑色素呢。」

「哦哦哦。」

「我們已經迫不及待了呢!」

門外的闊太美婦不由急切的說道。

「放心,一定會讓你們看到完美的效果的,屆時一定把各位夫人變的美美噠!」華新一臉邪魅的笑道。

「呼!」

彭媛媛聽見華新這話,這才鬆了口氣。

同時,心裡和身體都感覺到異常的充實。

「嫂子!」

「太緊了!」

華新輕輕拍了拍彭媛媛的大腿:「你的腿快把我夾死了!」而他的眼神卻充滿了意味深長的味道,咬著彭媛媛的耳朵再次重複了一次這話,只不過卻不是說腿,而是……

「……」

彭媛媛嬌羞的低著頭,這才鬆了如同八爪章魚一般的四肢。

而華新也開始運動著,只是因為門外就是闊太美婦,還可能包括趙國棟在外面。 黑道第一夫人 彭媛媛推著華新,讓他小聲點。

「好嘞!」

華新邪笑著答應了下來。

「都快十來分鐘了,怎麼還沒好呢。」

這個時候,外面不由再次傳來了闊太美婦的聲音。

「你們該不會情不自已,所以……」

「我想也是有可能的,畢竟俊男美女,乾材烈火,還共處一室,哈哈哈。」

「嘿嘿。」

不由有闊太美婦笑著打趣道。

「什麼跟什麼嘛,還不是你們讓我進來實驗的,你們真是……」彭媛媛聽見外面打趣的話,臉色一陣羞紅,責怪的說道。

「哈哈。」

「我們就是跟你開玩笑的,我們這不是有些迫不及待了嘛。」

「是啊是啊,就是想要看看效果怎麼樣。」

一群闊太美婦不由打趣的說道。

「華院長,還需要多久啊,你聽聽外面那些話像什麼啊!」彭媛媛一邊沖著假話,一邊連連沖著華新眨著眼睛,並且推桑著華新,壓低了聲音道,「快,出去!」

「可是……還沒S呢。」華新不願意的道。

「別,等下讓她們看出什麼端倪出來怎麼辦?你快出去,出去!」彭媛媛壓低了聲音的道。

「可是……」華新自然是不願意的。

「沒什麼可是,這麼久,這不是讓人誤會么?」彭媛媛急促的說道。

「不幹。」華新連忙道,還不停的。

「好了,好了。」

「好弟弟,嫂子求求你了。」彭媛媛只能哀求的道,「等她們檢查完了之後,嫂子再給你。」

「好吧。」

彭媛媛軟言細語的哀求,華新便饒過了她。

「等我收拾收拾。」彭媛媛旋即拿出了濕巾紙,然後開始清理了起來。

「好了,已經結束了,你們可以進來看看效果了。」華新同彭媛媛打了個眼神,後者點頭示意之後,華新這才打開門離開了房間。

「哇。」

「趙夫人怎麼樣啊。」

天醫嫡妃 「是啊,什麼效果,變了么,是不是像少女一般的粉嫩啊。」

「快,讓我們看看!」

……

一群闊太美婦希冀的凝視著彭媛媛,個個都迫不及待著。

「哼!」

「都怪你們,讓人家那麼丟人。」

彭媛媛故作害羞的說道。

「羞什麼羞啊,還不就是去看一場婦科啊。」

「是啊是啊,就當看一場婦科啊,況且華院長本來就是醫生么。」

「你們自家的主打產品,自然要儘力一些啊。」

……

一群闊太美婦不由沖著彭媛媛說道。

「好吧。」

「被你們給打敗了。」

彭媛媛無奈的說道。

「快快!」

一群闊太美婦就像是女流氓一般去扒拉著彭媛媛天藍色晚禮服裙擺下面的內K。

「啊……」

「這效果……」

「這顏色……」

「簡直比少女還少女啊!」

一群闊太美婦看到了自己想看的效果,甚至還有闊太美婦情不自禁的想要用手去觸碰,被彭媛媛給一掌打飛了。

「這下好了吧。」

彭媛媛無奈的說道。

「好了,好了。」

「簡直太棒了。」

「哈哈。」

「這樣的話,我也能像少女一般鮮嫩了,那個女人不愛美啊。」

「尤其是我的凶,那顏色簡直太深了,如果也能達到這般效果,那簡直太完美了。」

一群闊太美婦不由興奮的,憧憬著,旋即一窩蜂的就衝出了房間,向著華新追了過去。

「呼!」

彭媛媛這才鬆了口氣。

但她卻感覺異常的空虛,那種做到一半的感覺讓她迫切的渴望。

她的腦子裡面頓時就浮現出了剛才同華新的一幕一幕,不由滿頭都是黑線:「終於還是被那小子得逞了。」

「華院長。」

「華院長。」

華新剛剛離開房間沒有多久,就被一群闊太美婦給團團包圍了起來。雖然這些闊太美婦表現出來的矜持稍微欠缺,比不得酒會上那些真正的名流和豪門貴胄的表現的優雅和端莊。但,華新這邊的動靜,也引得那些舉止優雅端莊的美女和美婦的注意。

「我要這葯。」

「華院長,這生機膏給我一份吧。」

「是啊,錢不是問題,只要有生機膏就可以了。」

這群闊太美婦不由圍攏著華新,沖著華新索要著。

「抱歉啊。」

「今天拿到酒會現場的生機膏是濃縮之中的精華中的精華,藥量很少,剛才已經全部用在了趙夫人的實驗上,你們現在也看到了效果,如果有需要,可以去市一醫院找我,我根據你們具體的情況,再給你們配藥!」華新一臉邪魅,打著自己心裡的小九九的道。

「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