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他們達成了全員一致決定。

薛寶釵深吸了一口氣,大喊一聲,一腳踹在了那青苔層上。

「咔擦……」。

一時之間,青苔層跟玻璃一樣裂開了,但力度明顯不夠,無奈,葉飛也加入了戰鬥。

血蜈蚣步步緊逼,他們這邊也在爭分奪秒,就在葉飛和薛寶釵一起用力,踹了三腳之後,青苔層終於裂開了。

「我先去探路!」

薛寶釵向葉飛使了個眼色,率先從破洞那裡跳了下去。

緊接著,是已經奔潰了的章妍娜,她一個弱女子,反正,那種逃生速度,葉飛服!

「快點啊,還愣在幹嘛?我殿後!」

彼時,血蜈蚣群已經發現了他們,正在以飛快的速度移動而來…… 離開微瀾以後,蘇韻先去了工作室那邊。

工作室離公司還是不太近的,平時主要是她和爾妍在做研發工作,只有在新產品確定成功以後,才會投入大批量的生產。

但是洛遠航這個人急功近利,有時候新品的穩定性還沒通過測試,他就急急的投入生產,着急推新上市。

用他的話說,市場瞬息萬變,不抓住機會很快就會被人所取代。所以要不斷的開發新品,不斷的抓住消費者的眼球,抓緊市場。

對於他這種激進的營銷模式,蘇韻其實很不贊同。

一個新品,從有靈感到投入實驗,然後反覆的調試,最後成功,是需要過程的,而這個過程,是根本急不來的。

不能說你急着要上市,就不管不顧中間必要的流程。

她不贊同,但她畢竟不是管理者,也只是提過那麼兩句建議,洛遠航卻說她不懂做生意,只要好好的開發新品,加快速度,其他的就不用她管了。

等到他功成名就,她就等著做闊太太享福。

她從未想過要做什麼闊太太,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就已經很開心知足了。

為了他,她放下那麼多,做了那麼多,原來逃不脫的是「利用」兩個字。

眼前出現紅燈,她急踩了一腳剎車,驚回神。

不能再想了!

過去的,已經過去了,現在覺悟還不算晚。

然而等她到了工作室以後,才發現洛遠航比她想像的,還要雞賊的多。

爾妍不在實驗室,卻在檔案資料室,工作室多了好幾個陌生的人,看上去面相都不是什麼善茬。

「怎麼回事?」她心中有數,面色波瀾不驚的問道。

「韻姐!」

一看到她,武爾妍宛如看到了救兵,「你可算來了!他們這些人,都快把工作室給毀了!」

說着,憤憤然的瞪了他們一眼。

輕拍了拍安撫她,蘇韻明知故問,「你們是什麼人?」

「我們是洛總派來的。」

其中一人倒是回答了她,只是態度極為傲慢。

「洛總派來的?不可能!洛總沒跟我說過。」

「那是你的事了。我們受洛總的命,從今天起到工作室,配合你的工作,儘快研發新品。」

配合?監視還差不多!

不過洛遠航也是夠天真的,難不成他還以為,經過昨天的事以後,自己還會若無其事的留下來,繼續給他賣命?

唇角揚起一抹嘲諷的笑,「既然是配合我的工作,那就去實驗室幫忙,在這裏幹什麼?」

「他們讓我把所有的研發資料都給找出來,把檔案室的鑰匙也交出來!」武爾妍連忙說道。

「研發資料?那些都屬於機密,憑什麼交給你們?」

「洛總說……」

這次,那人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蘇韻給打斷了,「別一口一個洛總,洛總說的讓他親自來跟我說。你們說是洛總就是?我還說你們是敵方公司派來的間諜!」

被搶白了一頓,幾個人互相對望一眼,面面相覷。

到底還是推出個帶頭的,上前一步,「蘇技術員,我們也都是聽命行事。如果你有什麼不滿意,可以找洛總。洛總怎麼說,我們怎麼做!」

「好啊,你們以為我不敢嗎?」

眼睛緊盯着他的臉,蘇韻掏出手機,當着他的面撥通了洛遠航的電話。

電話遲遲沒有人接聽,明明是接通狀態的,就是沒人說話。

蘇韻心裏明白,洛遠航這是在報復她呢!

報復她之前不接電話,竟然出這麼一手。

他以為,這樣就可以讓她受挫,讓她服軟嗎?

站在她對面的男人,噙著得意的笑,儼然看穿了她的電話沒打通。

「蘇技術員,你的助手已經找了一個多小時了。這樣耗時間是沒有意義的,我們有的是時間。既然是機密,那也是屬於公司的機密,洛總也是好心,讓你交出來,我們會好好的保管的!」

「他可真是用心良苦。」

掛掉電話,她冷冷的笑了笑,略側過頭去,「爾妍,找出來給他們。」

本來做好了抵死抗爭準備的武爾妍,聽到她的話,差點驚掉下巴。

「韻姐,那些都是我們的心血,都是很珍貴的,他們突然全要走,肯定是別有用心!」

蘇韻何嘗不知道,洛遠航是提防着她呢,所以要把所有的資料都拿走,如果要扯皮要翻臉,到時候他也有足夠的資本和證據來證明,江時薇,才是微瀾的大功臣,是所有這些產品的研發者。

「給他們!」她眼睛一眨不眨,提高了聲音說道。

「這位同事說的也沒錯,機密,也是屬於公司的機密。既然洛總需要,那當然應該給。」

武爾妍很不情願,但蘇韻都已經發話了,她只能鬱悶的去拿鑰匙。

再看了看蘇韻,一點兒要改口的意思都沒有,武爾妍很是不解,想問,又忍住了。

所有的資料還是非常厚的,一摞摞的,那些人全都搬了出去,外面早有車在等著,所有的東西都搬完了,還把檔案室的鑰匙給要走了。

「你們都已經全拿走了,還要這個空屋子的鑰匙幹什麼!」爾妍沒好氣的說。

「洛總吩咐……」

「給他!」

用下巴示意了下,蘇韻無所謂的說。

真以為是什麼好東西,稀罕的緊么?她最重要最寶貴的,都在腦子裏,他洛遠航以為,拿走了這些,就能挾制她,要挾她了嗎?

爾妍咬了咬牙,直接把鑰匙砸在那個人身上。

對方身手很敏捷,一把就握住了鑰匙,轉身上車去了。

估摸是回去復命,蘇韻也沒多問。

眼看着車子都開走了,爾妍才忍不住發問,「韻姐,你為什麼把資料都給他們?沒了資料,怎麼證明所有的產品都是你研發的,而不是那個江時薇!」

「爾妍,沒有資料就不能證明了嗎?」蘇韻不以為然的笑,沉穩淡定,「放心好了,我有辦法的。」

洛遠航如果敢給她挖坑,她就敢——推他往下跳!

雖然還是不太明白,但見她信心滿滿的樣子,武爾妍也就沒有再多問了。

「韻姐,你不是打算不幹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那你就去啊!我不會攔着你,反正我已經釋懷了,去幫助赦卡斯塔吧!幫助他來滅掉我,你也得不到什麼好處,制衡,不過是一個用來掩蓋我真實目的的隨言之詞罷了。」

炎赤女魂魂音傳遞到鈺鑫銳耳邊,鈺鑫銳搖了搖頭,伸出右手舉起,而後在他緊握住的拳頭中,一根中指背對着炎赤女皇從拳頭中伸出,而後有些微怒的罵了一句:「傻逼!」

再說完這句話后,鈺鑫銳直接原地消失,消失在了炎赤女皇和棕色鎧甲人面前,在魄炎殿內,里聖一直沒敢進去,因為他知道鈺鑫銳進入魄炎殿的消息,他去了,只會讓局勢變得更加複雜,他恨炎赤女皇。

他怕炎赤女皇怪罪他對鈺鑫銳還抱有一些不正經的幻想,以此作為借口來將他滅殺,當然,他更怕見到鈺鑫銳,那是因為鈺鑫銳可能已經覺得里聖不再是當初那個裏聖了,也就將里聖視為敵人。

在一片黑暗又帶有幽靈般出沒的環境中,盤雯被五花大綁,使用一種她從未見過的鎖鏈,幾乎將她裹成了一個粽子。

「魂主有命!典獄長!將此人嚴加看管,必要時才可將她押送到攝靈殿,交與魂主!」

一道宏亮的魂音響起,在一個職稱為典獄長的男子接手后,便恭敬的應命道:「是!屬下明白!」

典獄長在內心深處,則是有些疑慮,就這個不起眼的女人,怎麼能夠引起魂主的重視呢,真是讓人捉摸不透。

一臉煞白的盤雯,似乎有些想家了,那個在地球上,曾經讓他充滿美好希望的世界,通過思念,來度過自己孤單獨處的時間。

很快,盤雯內心的畫風便變成了一副空曠的無人空間,在這無人空間區域內,有着一個讓他無比熟悉的魂影,這道魂影的眸子如同太陽一樣耀眼,如同星辰一樣璀璨,就這樣,盤雯盯着這道魂影已經看了許久。

這道魂影的主人,正是由盤雯內心世界虛構出來的鈺鑫銳,身處異界的盤雯,時時刻刻都念著能夠再見一眼鈺鑫銳,他太弱小了,她只是鈺鑫銳成為強者道路上的累贅而已,這是她盤雯,一個自卑的想法,但又不得不承認,她要是強大一點,或者沒有被抓起來,那麼現在說不定已經和鈺鑫銳會合。

這兩道魂影相隔甚遠,但還是開口說話了。

「雯!我鈺鑫銳!心裏永遠只有你一個,我會去你現在所處的世界,將你救出來,請…」

話音未落,虛構的空曠空間已經消失,朝着迎面而來的是一名似乎正在巡邏的守衛,在一段時間的胡思亂想后,盤雯清醒了一點,心想:「怎麼可能呢?鈺鑫銳他來不了這裏吧?我寧可一死,作為虛空生命,怎麼能夠被抓住,但這個鏈條似乎有鎖住魂力的作用,我居然驅動不了一點魂力,哪怕是從背後伸出一條虛空觸手都做不到。」

魄炎殿內,一臉不屑的炎赤女皇再度高坐主位,目光冰塊,其心中的憤怒神色讓下方的棕色鎧甲人不敢與之對視。

「鈺鑫銳!我恨啊!為什麼不在當初早點殺了你,將你扼殺在搖籃之中,當初雖然有這樣的想法,但奈何在無數人眼皮底下做這樣的事情,難免會引人不滿!不過,如果能夠再度回到過去,我一定會將你無情的殺死!」

炎赤女皇的魂音頓時傳播開去,炸響四方,由於魄炎殿製造材料特殊,炎赤女皇憤怒無比的魂音在殿內不斷回蕩,棕色鎧甲人在炎赤女皇如此憤怒的用魂音發泄時,他已經離開了魄炎殿,唯恐魂主大發雷霆之下,將自己當成一個發泄物,將其擊殺。

離開萬炎至高聯盟后,鈺鑫銳便開始徹底茫然了,他完全不知道盤雯所在的那個世界該怎麼走,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時候,體內的劫影魂力正在和炎魂毒殘蘊發生著讓鈺鑫銳受益終身的效果。

鈺鑫銳的魂海內,核心區域內的劫影魂力已經不在守護鈺鑫銳的核心本源,反而和離核心有一段距離的炎魂毒殘蘊交織在一起,兩者不斷的產生特殊的變化,這種變化十分細微,起初的鈺鑫銳絲毫感受不到其魂力變化,不過很快,巨變開始了。

鈺鑫銳注意到了自身魂體內的情況,開始停止漫無目的的瞬移,意識進入魂海,來到核心本源外圍。

「這是!」

鈺鑫銳被徹底震驚了,因為他看到了劫影魂力,正在和炎魂毒殘蘊融合,然後迅速朝着本源核心移動,速度之快,鈺鑫銳根本無法去阻止。

「嗶!」

鈺鑫銳在見到本源核心被劫影魂力,炎魂毒殘蘊給撞擊后,其核心居然吸收了這股包裹在二者內特殊的力量,完美的被本源核心給吸收,頓時,鈺鑫銳的魂體開始發熱,體溫飆升起來。

「怎麼回事!核心本源到底發什麼了什麼?」

鈺鑫銳自言自語道,可是沒有人回答他,強忍住高溫的體魄,鈺鑫銳開始進入先知傳承,在許久未打開的先知傳承中,鈺鑫銳在看到零羽所留的一些信息后,頓時面露喜色。

雖然零羽沒有見過劫影魂力,但炎魂毒在傳承中的記載被描寫的很詳細,只不過鈺鑫銳再查看了一番后一無所獲,他控制不了自己身魂體,就在這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