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元偉點點頭,「既然本座來了,靈礦我們天鬼宗戰友一半,剩下的你們分吧。」

「是前輩。」幾人只能這樣點頭同意。

但是幾人都已經決定要把消息傳回國內或者宗內,再做決定。 ?屠元偉看著兒子道,「告訴爹,這個大秦侯國是怎麼一回事?」

「爹爹,大秦侯國是最近半年時間才興起一個侯國,是莽荒之地那個沒人理睬地方興起的一個侯國,但是最近那裡的天地靈氣恢復了。」

屠山輝繼續道,「爹爹。這個大秦侯國的實力從今天看來,還是非常強的,聽說偽帝葉昊在天涯秘境中得到了王典。」

「什麼,王典,真有此事,要是有一部王典,你爹我絕對能一窺申通境的奧秘,以你爹的資質,天級功法已然不行。」屠元偉道。

「葉昊有王典,這是飛靈門大長老宋無極說的,不過按照天涯人王當初的說法,百分之九十的可能王典在葉昊手中。」屠山輝道。

「這樣啊,看來我要好好謀划謀划,等這件事情結束后,最好拉上幾個老不死的一起去趟洛陽城,逼迫偽帝交出王典。」屠元偉道。

屠山輝點點頭。

越來越多的散仙趕到這裡,全都無比震驚。

「兄台,這裡發生了什麼,怎麼血腥這麼濃重,還有那戰龍侯國和大申侯國的屍體也多了吧。難道是戰龍侯國和大申侯國在這裡開戰了。」

「不是戰龍侯國和大申侯國開戰,這裡兩國戰士的屍體,都是大秦之主葉昊所留,那可是一個絕世帝王啊,一人屠殺了數十萬大軍,簡直就是一台殺人機器。」

「那大秦之主有那麼厲害?」

「你以為呢,你見過一座萬丈多大的聖胎嗎?大秦之主葉昊,雖然只是聖胎境大能三重天,但是他的聖胎卻足有萬丈多,這是可怕的要命。」這個修士道。

…………

葉昊幾人並沒有離開天連山脈,狼牙山谷中那組靈礦已經被葉昊定位為大秦之靈礦,那麼就一定會是大秦侯國的。

突然一個聲音在葉昊腦中響起。

「主公,仙仙絕對可以幫助主公,直接吸收整座靈礦的靈石,只要主公找到一個可以聯通靈礦靈石的地方。」仙仙歡快的道。

「主公,南方二十里處,恰好是那座大型靈礦的一個焦點,主公我們快去。」仙仙激動道,仙仙可以利用仙庭系統反應四周的環境。

「好,仙仙,我馬上去。」葉昊聞言激動道,卻是不用自己再動腦筋了。

「國主,那座靈礦,我們大秦侯國必要分得一杯羹,而今我們該怎麼做?」霍去病道。

「朕自有計較,你們二人儘管放心就是,我們現在去南方二十里處。」也會自通道。

「臣等遵旨。」兩人道。

隨後,三人快速的向著南方而去。

葉昊三人的速度極快,一陣功夫,就到達仙仙指定的地點。

葉昊三人各自鑿開一個山洞,打算恢復一下戰鬥的傷勢。

不過葉昊卻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葉昊快速的鑿成一座山洞,進入其中。

「仙仙,需要我幫忙嗎?」葉昊問道。

「主公不用,你的靈魂可以進入仙庭系統看看。」仙仙笑道。

仙庭系統絕對超越了一切寶物的行列,雖然目前葉昊不知道仙庭系統從在的真正含義,但是葉昊能夠感覺仙庭系統的強大,同時葉昊相信終有一日,他會真正了解仙庭系統。

葉昊的靈魂瞬間進入仙庭系統,發現仙仙小小的模樣,小手輕輕一揮,瞬間就帶進數之不盡的靈石,仙仙連著揮了十六次小手,小臉已經通紅無比,雖然整個人看上去虛弱了一些,但是整個人卻十分興奮。

「主公,幾乎所有靈石,仙仙都已經直接收集到這裡來了。」仙仙指著那如山的靈石道。

「還剩下多少。」葉昊好奇的問道。

仙仙扮了個鬼臉道,「他們可以再挖一尺。」

葉昊哄堂大笑,仙仙還真是會氣人啊,恐怕他們會因為此事而鬧翻,也不是不可能。

「讓他們欺負主公,仙仙就是要噁心他們,等將來仙仙有機會走出仙庭系統,仙仙一定幫助國主打壞人。」仙仙捏著粉拳道。

「仙仙,會有那麼一天的。」葉昊斬釘截鐵道。

清風徐來楠楠語 「主公,仙仙相信主公不會讓仙仙失望的。」仙仙可愛道。

隨後葉昊靈魂退出仙庭系統,開始修鍊,現在恢復傷勢卻是重中之重。

不知不覺中兩個小時過去了。

但是狼牙山谷絕不會平靜。

屠山輝正在修鍊恢復傷勢。

突然一個長老跑進來道,「大長老,大事不好了,靈礦我們剛接手,開採了不到一千靈石,就已經空了。」

「不可能?一座大型靈礦,怎麼可能說空就空呢?」屠山輝道。

「大長老,我怎麼敢欺騙你了,真的空了,不信你可以去看看。」長老苦笑道。

「帶路,本座還真不信。」屠山輝道。

「是大長老。」那個長老道。

隨後屠山輝在那個長老的帶領下走進新挖出來的靈礦開採洞,大申侯國挖的開採洞已經在大戰中毀滅了,他們只能重新開挖。

屠山輝隨著長老進入其中,便看到不少開採靈石的了兩國戰士,全都無所事事,閑站著,不好的預感漫上心頭,難道他說的是真的?

可是這怎麼可能?

但是當屠山輝再走了幾百步。白髮現了真相,靈石已經空空無有,只有空空的巷洞。

屠山輝大驚失色?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誰幹的?」屠山輝大吼道。

「大長老,我已經問過了,沒人知道。」那個長老戰戰兢兢道。

「走,我們去找大申侯國的財芳。」屠山輝道。

此刻屠山輝不怕何人事情,只因為他的爹爹還在這裡,相信沒人敢對自己撒謊,再者自己也是聖胎境大能六重天的高手怕什麼。

「屠長老,不知你來所謂何事?」財芳道。

棄妃來襲:冷王笑一個 「不要裝作不知道,自己做的什麼會不知道?」屠山輝反問道。

「還請屠長老明示。」梁親王道。

「哼,你們大申侯國還真是手段高明啊,把靈石開採完畢,在最外層堵上一層靈石,你們懵逼誰呢,你們現在最好交出屬於我們天鬼宗的靈石,否則休怪本座無情。」屠山輝冷聲道。

「屠長老,你莫非在說笑?」梁親王道。 ?「哼,你們大申侯國敢做不敢當嗎?不信你們去看看。」屠山輝冷笑道。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我們何懼之有,大將軍,走,我們去礦洞看看,屠長老為什麼胡言亂語?」梁親王怒道。

「好,就依王爺所言。」財芳道。

四人向著一個礦洞走去,一路上倒也不怎麼說話。

「參見王爺,參見大將軍。」礦洞內的大申侯國戰士道。

「你們怎麼不挖靈石?」梁親王道。

「王爺,不是我們不想挖靈石,實在是沒有靈石可挖啊!」一個小將苦笑道。

「你說什麼? 重生之喪屍圍城 沒有靈石可采?靈石哪裡去了,一座大型靈礦,就是你們開採三個月都開採不完!」財芳怒道。

「大將軍,確實如此,我們已經找不到靈石可以開採。」小將苦笑道,沒有靈石,他們比可能變出靈石開採。

「哼!」財芳還是不信,繼續向前走。這將士的膽子也太大了吧,竟然敢欺騙本將。

但是當財芳和梁親王走到礦洞的盡頭,兩人直接目瞪口呆,礦洞好好的,但是靈石卻不見了,真是匪夷所思。

但是很快,梁親王發現了不對,這絕不是人為的,差不多是一種罕見的自己等人不知道的神秘種族所為。

梁親王敏銳的發現,靈石消失的地方,沒有絲毫挖掘的痕迹,只留下歪歪扭扭的洞,這連人都進不去,更不用說活動了。

修士開採靈石,會挖成礦洞,其中有五分之四的挖的是沙石泥土,甚至堅硬的礦石,當然有的礦石還稍微有點作用,有的直接沒有絲毫作用。

「屠長老,你仔細看看這些卻是靈石的地方,明顯不是人為,我覺得我們已經請來屠前輩為我們解惑。」梁親王道。

屠山輝這才仔細觀察,果然真如梁親王所言,根本不是人為開採的,他也不知道怎麼解釋。

「我去請我爹爹,你們去把宋無極和李珅叫來,大家一起看看,到底有什麼解決的辦法沒?」屠山輝道。

「好,沒問題。」梁親王馬上答應下來。

隨後幾人分開行動。

屠元偉正在吃著美食,一臉享受的樣子,吃的津津有味。

「幾十年,沒有吃到這麼美味的食物了,不錯不錯。」

「爹,不好了,出事了。」屠山輝走進來道。

「什麼事,沒看到我吃的正香嘛。」屠元偉沒好氣的道。

「爹,靈石不見了,靈礦中的靈石不見了。」屠山輝道。

「嘭。」

屠元偉的金碗直接摔到地上,「這怎麼可能?你確定你說的是真的?」

「爹,千真萬確,靈礦中已經沒有絲毫靈石。爹,你快去看看吧。」屠山輝道。

「好,我還不信靈石會不翼而飛。」屠元偉道。

兩人向著事發地點而去。

於此同時,李珅和宋無極也向著礦洞趕來,他們也想不明白為什麼靈石會突然其然的消失。

這!

幾人直接目瞪口呆,全都疑惑的看著屠山輝、財芳和梁親王,

「你們,自己看看靈石哪裡去了?」屠山輝道。

李珅和宋無極也是發現了靈礦內竟然沒有靈石了。

李珅是一個比較細心的人,他發現靈石缺失,明顯不是人為,「幾位,這靈石憑空無故的消失,絕不是人做的,我不相信有一種生物能悄無聲息的吞下一座大型靈礦,屠前輩,我覺得我們已經加快速度繼續開採,一定要搶在神秘生物之前,開採足夠的靈石。」

屠元偉也沒有看出個所以然來,「好,我們幾人全力出手,看看是否能找到這種神秘的生物,同時順著礦洞攻擊,就算破壞靈石,也在所不惜。」

幾人都沒有意見,隨後幾人攻擊礦洞。

轟隆隆1

巨大的響動,震動四周,很多戰士已經被要求走出礦洞,防止亘礦洞倒塌,他們只能被活埋。

但是令眾人失望的是,幾十分鐘之後,他們也沒有找到任何靈石的蹤影,全都失望的走出礦洞。

「財芳,你們開採了幾天,把你們開採的靈石,拿出來我們大家一起分。」突然屠山輝道。

財芳後退一步,「不要過分,我們大申侯國獨自開採的靈石當歸我們大申侯國所有。」

「你拿出靈石,我們大家一起分,否則的話,我們無法向宗內交代。」宋無極道。

「財將軍,你還是和我們大家分了靈石吧。」李珅笑道。

梁親王幾乎咬牙道,「財大將軍,既然幾位都這麼說了,我們也就同意吧。」

財芳無奈只能同意,但是這一刻大申侯國和戰龍侯國、飛靈門、天鬼宗的關係確實變得微乎其微起來,本來四方勢力不可能和睦相處。

最後四方勢力不歡而散,差點打起來了,大申侯國的戰士們非常不願意把靈石分給他人,但是他們又能有什麼辦法,連他們的大將軍和梁親王都妥協了,他們又能如何?

葉昊幾人修鍊完畢,便離開天連山脈,在路上項羽和霍去病也時得知國主已經把整座大型靈礦的靈石用高超的手段取走了,兩人聽后全都十分震驚,覺得天鬼宗等知道后一定會吐血。

「國主,我們現在去哪裡?」霍去病問。

「我們直接返會大秦侯國,你們二人直接進入天涯秘境,去訓練強軍,朕隱隱感覺到席捲整個天涯島的戰亂快要來了。」葉昊道。

「臣遵旨。」項羽兩人道。

葉昊三人進入大秦侯國的定西城,項羽兩人直接進入天涯秘境,而葉昊卻在定西城內的坊市上轉著,看看大秦侯國的商業發展的怎樣?

葉昊發現整個坊市規劃的還可以,雖然布局上還有些瑕疵,但是卻不影響大局,但也能說得過去。

「你今天必須要跟著本少回家,伺候少爺我,否則你們這家商鋪就別想在定西城開下去。」

突然葉昊聽到一個刺耳的聲音。

「不要,我不要跟著你這個流氓去馮家。」一個十八九歲的姑娘哭著道。

「小姑娘,你可要想好了,我爹是定西城的城主,真要對付你們這種小民太簡單了。你不想讓你的而家人因為你而喪命的話,就必須跟我走。」一個二十齣頭的男子道。 ?「馮家大少爺,你就放過愛女吧,她還小,經不住折騰。」旁邊一個中年男子道。

「滾開。」

嘭!

青年直接一腳踢開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摔倒在地上,顯得非常可憐。

周圍的人都搖搖頭,也不知道王家這是造的什麼孽啊,生了一個標誌的女兒,卻是引來了馮家大少爺的窺視,真是讓人無奈。

但是他們也是有心無力啊,馮家已經把整個定西城看成他們自己的產業,馮有亮仗著自己是國主的從龍之臣,沒少做胡事。

「王家小娘子,你是自己跟著本少爺走呢,還是本少爺殺了你爹,毀了你們王家的這點破產業,在強行擄走你,你自己選擇。」青年淫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