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馬九行只能憑藉刀道奧義,調動星桓天世界內部的天地刀道規則。

白卿兒能夠憑藉本源奧義,調動星桓天附近星域的天地本源規則。

而綵衣神,能夠調動的範圍,是他們的萬倍、十萬倍,直徑超過萬億里的廣闊宇宙中,不知多少道火之道規則和水之道規則,源源不斷沖向星桓天,匯聚向他。

整個星域中,所有恆星的光芒,都是微微一暗。

綵衣神氣息越來越強,一隻手掌化為火焰世界,一隻手掌化為弱水海洋。

「你就這點能耐嗎?」

血絕戰神卓然的身形,站在五重海上方,威武而霸道,嘴裏發出一道冷哼之聲。根本不給綵衣神繼續調動天地規則,攀至巔峰的機會。

他一腳踩壓而下,身體如光束,穿過五重海,踩落在直徑萬丈的規則神紋光球上。

「嘭」的一聲,光球破碎。

血絕戰神的腳,落在綵衣神的頭頂。

「轟!」

綵衣神腳下的大地,承受不住這股強大的力量,碎裂而開。

他們二人,直是向地淵深處墜落。

「這不是五重海奧義神道,你不是血絕戰神?本座知道了,這是……這是大衍乾坤奧義神道,可衍化世間萬象,你是荒天!荒天啊!」

綵衣神憤怒的聲音,從地底傳出。

但聲音沒能傳到地面,就被一層層神力消弭。

「你知道得太多了!」

血絕戰神臉上浮現出一抹冷漠之色,直是將綵衣神的頭蓋骨踩得碎裂而開。

「嘩啦啦!」

地淵中,鐵鏈推動的聲音響起。

一隻腐爛的神手伸出,抓住綵衣神的神軀,在他奮力掙扎中,將他拖入進了地淵深處。

血絕戰神則是化為一道璀璨神光,衝天而起,回到地面。

「轟隆!」

以雨辰神廟為中心,星桓天爆發了大地震。

連綿五千里的雨虹山脈中,一座座山峰倒塌,整座山脈被大神餘波夷為平地,極其震撼人心。90看

大地震漸漸平息下來,但是,大神的力量殘勁仍在,洶湧滂湃,無人敢踏出第一神女城一步。即便真神,也不例外。

……

一入夜,太極圓圈中,生命規則壓過死亡規則。

張若塵變化成年輕模樣,體內生機旺盛。

他筆直的,站在雨辰神廟廢墟一座還算保存完整的石殿中,背負雙手,眺望外面血紅色的天地。

說是保存完整,實際上,只有七十二根石柱還立着,殿頂破爛不堪,根本沒有什麼牆壁和窗戶,透著歲月的滄桑。

一道又一道強橫的大神餘波,像是海上巨浪,衝擊過來,皆被神廟外的一股無形力量擋住,無法進入廢墟。

冥花坊主背靠一根石柱,席地而坐,抬頭看向張若塵的側臉。

在血紅色光芒的照耀下,他輪廓分量,眉眼英秀,鼻樑挺拔,彰顯出堅毅而深沉的氣質。

「不知他此刻心中在思考什麼?」冥花坊主腦海中,浮現出這樣一道念頭。

終於,冥花坊主輕咳了兩聲,將張若塵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巧笑倩兮的道:「血絕戰神還真是疼你,居然親自趕來星桓天,難怪你可以有恃無恐。」

張若塵道:「你錯了,他不是我外公。」

「不是血絕戰神?」

冥花坊主微微一怔,搖頭道:「不可能!天下皆知,血絕戰神的二品聖意五重海,已是化為五重海奧義神道。天南一戰,威震星空,誰人不知?」

張若塵沒有做更多解釋,見她臉色蒼白,似傷得很重。

「是白卿兒讓你來的雨辰神廟吧?」

張若塵蹲下身,抓住她雪白細嫩的手腕,調動太極圓圈中的生命之氣,引入她體內。

助她療傷的過程,亦在感受生命之道的真諦。

冥花坊主的手臂傳來絲絲溫熱,雙眸近距離看着張若塵俊美的容顏。他是那麼的溫柔,給她以強烈的心靈觸動。

老先生給冥花坊主的感覺,是才華橫溢,值得欽佩,心中更有一份他從綵衣神手中將她救走的感激。

而張若塵給她的感覺,卻又是沉着冷靜,心懷憐愛,絕不是狡詐陰險之輩。

當兩個人重疊在一起,冥花坊主意識到,自己此生怕是都無法忘記這座殘破的神廟,與外面血紅色的天空。

但,她畢竟是一位修鍊了六萬年的神靈,很快從情緒中走出,笑吟吟的道:「嘿!張若塵你和我們少主是什麼關係?」

聽到張若塵剛才問出的那一句,冥花坊主哪能猜不到,他們二人之間必有貓膩。

張若塵道:「合作關係。」

「合作一起對付天庭的神靈?」冥花坊主道。

張若塵道:「你知道得太多,不會有好處。」

冥花坊主拋過去一道幽怨的眼神,這才又道:「那你告訴我,你為何來星桓天?為何要變化成一副垂暮朽朽的模樣?你是不是喜歡上我們神女十二坊的某位女子,在打壞主意?」

張若塵不想多言,閉目感受太極圓圈中生命之氣的流動,與這個過程中死亡之氣的變化。

「你不開口,也就說明我猜對了!風流劍神果然風流,要不你告訴我,你喜歡的是誰?姐姐我可以幫你啊!」冥花坊主道。

張若塵道:「姐姐還想不想學習音律?」

冥花坊主閉上紅唇,但卻沖他瞪了一眼。

驀地。

張若塵收回手掌,緩緩站起身,向石殿外望去。

只見,血絕戰神高大壯偉的身形,走進神廟大門,來到曾經埋葬玉龍仙的那棵木槿樹下,將血龍戰戟往地上一杵,便靜靜而立。

張若塵知道對方是在等他,走出石殿,迎了過去。

冥花坊主站起身,站在石柱下,望向開滿紅色花朵的木槿樹,視線落在血絕戰神身上,立即露出敬畏的神色。

她可不敢像張若塵一樣,直接迎過去,對方可是不死血族的十位大族宰之一。

血絕戰神沒有看從後方一步步走過來的張若塵,目光盯着墓碑,道:「死了的人,還能重新爬出來,化為凶物,真有意思。你是使用《冥兵卷》上的秘法,祭煉的她吧?」

他突然問出的這句,讓張若塵心中微震。

竟是什麼事都瞞不過他嗎?他到底是如何洞察的?

須知,《冥兵卷》已失傳了數十萬年之久。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薛琰到下面溝里去拿他娘的鋤頭了。鋤頭就靠在溝旁邊,估計是他娘洗手回家的時候,隨手就放一邊了。

「月寶。月寶。」李荷花都等不及收拾好東西,便極其母愛的朝姜月快步過來了。

聲音還是很輕很輕,依舊生怕嚇到小小的姜月。

看李荷花還一副要抱她的模樣,姜月立刻就想躲了。她真不習慣別人抱她。而李荷花又完全是將她當小寶寶。

可往旁邊一看,薛琰去拿鋤頭了,沒地方讓她躲,她只能繃緊了小小的身子,被李荷花一把給抱了起來。

這一被抱起,倒是不用抬頭看人了,這一點還挺好,但還是覺得彆扭。

怎麼說,她只是看起來是個小孩子,其實內里是個大人。

「月寶。哎呀,月寶。」李荷花看著她,簡直還對她稀罕死了,嘴裡不停的叫著她。「你怎麼也來了,月寶?」

姜月小身體還綳的緊緊的,卻平靜的回答了:「琰哥哥要來,我就跟著琰哥哥來了。」總不能叫薛琰吧。

在別人眼裡,她就是個小孩子,既然要盡量隱藏不對勁了,還是叫哥哥的好。

「大嫂,你放我下去吧。」姜月還是沒忍住的說道。實在是太彆扭了。「你幹了一天活了,應該累了。」

「不累不累。大嫂看到你啊,就將什麼累都忘了。」李荷花忙道,還是對她稀罕的不行。

似乎光是抱著她,她就能很開心。

姜月:「…………」

最後,還是因為李荷花要收拾東西回家,抱不了她,才將她給放下的。

一被放下,姜月就偷偷吐出了一口氣。

總算自在了。

身體也放鬆了,不再緊繃著了。

這時候,薛琰也拿著鋤頭上來了,又回了她旁邊,正好看到小小的她鬆一口氣的樣子,壓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他眼露疑惑,卻也沒問什麼。

薛琰只是往四周看了看,才問薛大富:「爹,五哥呢,不是跟你們一塊來開荒了嗎,怎麼不見他?」

姜月也正奇怪呢,便也看向了薛大富。

薛大富正背對著他們在那捆著一擔雜柴,雜柴有深深的雜草,還有小樹枝,還有樹根,這是開荒這塊地的時候,從這塊地里清理出來的,聽到薛琰問他,他頭也沒回。

一邊繼續捆著雜柴,準備給挑回家當柴燒,一邊回答:「你五哥聽說柱子他們明天要跟吳獵戶進深山學打獵,也想學,就去找吳獵戶說這個事了,人還沒回來呢。」

聞言,薛琰變了臉色。

上輩子,他五哥可是第一次跟著進山裡學打獵人就沒了。

明天就是他五哥上輩子的忌日。

這輩子,他無論如何都不會讓五哥再出事。

薛琰開始有些心不在焉了。

姜月發現了,有些奇怪。這是不贊成薛五虎進深山學打獵?還是薛五虎不能進深山打獵?

而且她也想打獵呢,木棍都削好了。

可他現在反應那麼大,那她也想去打獵的事,能告訴他嗎?

回家的一路上,薛琰還是有點心不在焉。

姜月都看在眼裡,本想問問的,可張了張嘴,還是沒問什麼。認為這個事既然跟薛五虎打獵有關,那他絕不會一直沉默下去,肯定會自己開口。 蘇簡的美不張揚,五官卻是生的恰到好處,不笑時沉靜溫雅,笑時眉眼靈動如雪融花開,周身似乎就有一道看不見的神韻清姿,而華服於她身上整個人顯得清雅尊貴,氣質傾城,令人不自覺的心生仰望。

屏幕上捕捉了三人最美的瞬間定格,三個人各有特色,一嬌一艷一美,桃花嬌媚,玫瑰野艷,幽蘭清貴,各稟勝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