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時她們都起很早的,想必是昨天晚上有些瘋狂,累了把……想到昨晚自己做的那洪水猛獸般的事情,凌葉心裏不禁有些悸動,落欣剛剛過了十七歲生日,而瑩瑩也有十八歲了,兩個年輕的小老婆就這樣跟了自己?

凌葉現在還有些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麼將兩個小美人兒弄到手的,說弄好有象有些難聽啊,因該說魅力吸引!”凌葉心裏默默點了點頭“人格魅力啊,沒辦法!”

看着兩女都呼吸勻稱的睡着,不忍心吵醒她們的凌葉,就這樣安安穩穩的閉着眼睛躺在牀上,想着一些事情。

不過時不時熟睡的瑩瑩和落欣動盪身體帶來的摩擦,讓凌葉身體有些發熱。

“大同祕法!”凌葉喃喃念道,啓動了大同祕法,最近這些時日他一直都練習着雷神之力,以及一些魔法,還有大同祕法這門頂級祕法,在幾天前他實力終於再次提升,達到了七階後期,但這樣的緩慢進階讓凌葉有些急躁,就連落欣都已經達到八階初期實力了,而瑩瑩也趕上了他,達到了七階巔峯。

“ 到底是因爲什麼原因讓我的源力等階明明可以升階,卻又升不了,會不會是因爲實力進展太快的原因?”凌葉一邊運行着大同祕法讓自己心冷靜下來,深遂的眼眸看着天花板,有些入神。

看來修煉還是需要紮實的基本功,凌葉從一開始就是質的飛昇,實力提升太快,如今到了過渡期,但如今凌葉的實戰能力已經不比一些九階強者差了,沒有實戰能力的人,就算源力在強大,可在戰鬥中往往還發揮不出一半水平,所以空有源力等級,沒有戰鬥經驗也是空的。

使用着大同祕法吸收着天地源力,他發現自己吸收源力的速度又變快了許多,要將源力達到飽滿值也不會二個小時,“呼,總算進階了,可是這樣提升太慢了,不行,必須要趕快需找生命之源。”凌葉自顧自的喃喃說道。

誰知道抱着凌葉肩膀的落欣揉了揉眼睛,嘀咕道:“什麼生命之源吶?”

看着丫頭那副朦朧敢睡醒的可愛模樣,凌葉寵溺的颳了刮她的鼻子:“沒什麼,男人的事情,女人不要過問知道麼?”他裝做一副老道德模樣,這剛結婚一天就開始教咱們可愛的落欣怎麼當妻子了!

“噢”落欣裝做一副委屈的模樣將頭依偎在凌葉肩膀上,輕視答道。

睡在另一邊的瑩瑩也醒了過來,聽到剛纔的對話,她就知道凌葉又在欺負妹妹了,她用力掐了掐凌葉的手臂,開口說道:“落欣妹妹不用理他,以後咱們就是老大,他要聽咱們的,否則……否則你以後就別想上我們的牀睡覺了!”

前面的話凌葉倒是不怕,可後面的話還是很具有威懾力的。

“呀~”落欣想翻個身,卻發現下體十分疼痛。

凌葉緊張的問道:“恩?小老婆,怎麼拉?”

瑩瑩沒好氣的道:“真是木魚腦袋,落欣妹妹是一次當然疼了,況且昨天夜裏你那麼瘋狂,誰受的了啊,人家也疼呢……”說着她還一腳把凌葉給踹下了牀。

幸虧凌葉身手敏捷,一個瞬移術安穩的站到了地上,“好狠心吶!”凌葉喃喃說道,隨即發現自己沒穿衣服,尷尬的披上衣服,有坐回了牀邊來,捏了一把瑩瑩小臉蛋:道:“我要出去一趟,你們在睡一會把。”

瑩瑩突然發出訝異的聲音:“呀,對了我還要去看我的妹妹呢!我也要出去。”說着她就想起來,可是又怪怪的看了凌葉一眼,“你出去一下拉,人家要穿衣服。”

“恩,我也要去看小妹妹……”落欣倒是絲毫不怕凌葉在現場,身上只裹着薄薄的睡衣就起了身,還給凌葉來了個大大的熊抱。

“嘻嘻,凌葉哥哥幫我穿衣服……”

凌葉差點沒暈倒……

…………

早晨一陣瞎折騰,凌葉和落欣,瑩瑩找到了唐妹莉莉,莉莉將一些情況都告訴了他們,這次逃來中間大陸的一共有十二個人,但途中死去不少護衛,最後只剩下了九個人,一個是莉莉,一個是凌葉的妹妹凌紫焉,還有兩個唐哥,也就是莉莉的親身大哥,二哥,二位一路保護他們的八階修煉者,還有兩個凌家的嫡系青年。

路途中本來有上百人的,可惜凌家最後活下來的只剩下他們了,一路上他們吃過很多苦,一直都被獸族追殺着,最可怕的是,他們碰到了獸族的比蒙緝拿小組,那次保護他們的修煉者死了八個,重傷七人,大哥,二哥都受了傷才冒死逃了出來。

聽着這一句一字的講述,凌葉能回想到當時的情節,拳頭早就緊緊了捏在了一起,“獸族的仇遲早要報,可是這些傢伙越來越強大,自己實力卻連八階都沒達到,是我太沒用……”

莉莉似乎看出了凌葉的心思,她安慰道:“哥哥不用太自責,我們都沒想到你還活着,而且還建立了自己的帝國,我想哥哥能覆滅獸族,重新光復北國的。”

凌葉緊緊捏在一起的手又鬆了開來,他點了點頭,道:“莉莉帶我們去見大夥把。”

“嗯,想必如果他們知道葉之城的帝君凌葉,就是咱們的凌葉哥哥肯定會興奮睡不着覺呢,而且北國的居民並沒有完全散掉,他們都組建着一些勢力,暗中躲在北水大陸,就等着您呢!”

凌葉聽到這個消息,更是有些震驚,看來獸族還不可能完全控制整個北水大陸 ,原來北國以前的子民還默默守護着自己這塊家園。”

葉城佔地面積雖然大,但坐馬車趕往居民區,只需要大概二十分鐘。

原來莉莉他們躲在普通農戶的家中,葉城在大陸上也算的上繁華的城市,可是這普通的居民區卻顯的有些老舊。

街道邊許多孩童到處嬉鬧,不少人在這裏擺着小地攤,相對葉城的中心地區來說,這裏人煙還是稀少的,也因爲這裏比較接近郊區,顯的非常安靜。

突然這裏出現了一架馬車,令周圍的百姓有些異樣,雖然凌葉刻意選擇了比較平凡的馬車,但能坐上馬車的人都是非常有錢的,在葉城吃喝自然不成問題,但要普通百姓馬輛馬車還算是一筆不小的花費。

“就這裏了。”馬車行走到小巷子比較裏面的位置,莉莉從馬車窗戶內一眼就認出了那個有許多孩子玩耍的大雜院,這裏就是他們向一個好心老伯借住的地方。

凌葉走下馬車,看着周圍的場景,感嘆道:“這裏還是有些貧瘠啊,國家播了那麼多錢款,看來是被一些貪官污吏給吞噬了。”國家的蛀蟲是拔不盡的,凌葉自然明白這個道理,但如果損害人民的利益,那麼絕對不能容忍。

“天天。”

“在。”站在凌葉身邊的天天應身答道,如今天天已經成爲葉之國的安全部成員,管理的事物很多,包括封查這些貪官污吏。

“你去查查這塊地方是由誰負責開發的,我到要看看是誰那麼猖獗,敢在我的眼前吞噬發展錢款。”

“好的,老大。”

………… 莉莉下了馬車,她徑直走進了這家破舊的四合院,幾個院門口玩耍的孩子看到莉莉的到來,很開心的圍了上去,顯然對莉莉是很熟悉了,“莉莉姐你來了啊!”

“是啊,姐姐來看你門了……”莉莉摸着孩子門的腦瓜子,滿臉微笑。

她道:“凌葉哥哥,小嫂子進來吧!”

凌葉和瑩瑩,落欣看了看這個四合院,大概住了七八戶人家,一都是些貧戶居住在這裏,而裏面有些東西都破破爛爛的,他感嘆說道:“看來這世界上永遠都有窮人的地方。”

“我呸,窮人都是被那些當官的壓榨窮的,葉之國對老百姓是好,還幫助無業人口創業,可是官謀私利這種事情在那裏都少不了,這裏的地方官都把錢給貪污了,國家的補助政策也都給了當官的親戚,朋友之類的,簡直就是畜生,畜生不如啊……”一挑拖着白菜的老伯從大門走了進來,衣服破爛不堪,不知道補了多少洞,他談起這個還憤恨了吐了口吐沫。

凌葉回過頭來,看來看老伯,這老伯非常樸實,走進這四合院,想必也是住在這裏的居民。

莉莉聽到這個聲音,急忙回過頭來,看到挑菜的老伯臉上一喜:“張老伯您回來了啊!”

“張老伯?”凌葉心中疑問,而張老伯看到莉莉來了,滿臉皺紋的臉笑開了花:“莉莉小姐你來了啊,我可是想死你了,聽說你混進宮裏,這些天都沒吃你做的菜了!”

莉莉甜甜一笑,俏皮說道:“張老伯是想我,還是想我做的菜呢?”

張老伯打了個馬虎眼:“當然是想莉莉了……”

“嗯?想我?”莉莉質疑一聲,張老伯臉上露出難爲的微笑:“呵呵,當然是想莉莉小姐,還有莉莉小姐燒的菜了……”

莉莉“噗嗤”一笑,捲了捲衣袖道:“張老伯那今天就我做飯給孩子們吃把,對了大哥二哥他們還好把!”

“好啊,好着呢,不過今天一大早他們似乎出去了。”

“噢?去那裏了?”莉莉問道、

張老伯撓了撓頭,沉思一會終於想到了什麼,他說:“今天早上的時候聽說他們見到葉城外有着什麼野獸,去抓野獸去了。”

“奧,原來是這樣啊,那我妹妹呢?”

“她在屋裏呢,最近似乎生了什麼病,身體不老大好。”張老伯擔心的說道。

凌葉聽到這話心裏一緊,隨即說道:“那老伯帶我們去看看妹妹把。”

“這是?”張老伯指着凌葉,疑問道。“奧,他是我唐哥哥,這些是我小嫂子。”莉莉給張老伯介紹了一遍。張老伯見是莉莉小姐的親戚也就不在遲疑,帶着他們走進了妹妹“凌紫焉”休息的房間。

“咔嚓~”一道陳舊的木門被打開,微弱的陽光照射在一張小牀上,那裏正趟着一個粉粉嫩嫩,金雕玉琢的小女孩,但小女孩臉色有些蒼白,手都沒力氣舉起來,看見莉莉的到來,臉色露出了微笑,面容卻顯得十分憔悴。

凌葉看到躺在病牀上的妹妹,手有些顫抖“妹妹這一年多讓你受苦了,是哥哥不好,沒能照顧好你……”他猛的走到了牀邊,擠出微笑道:“紫嫣,哥哥來看你了。”

而其他人則是愣在一邊,他們能看出凌葉對紫嫣的感情,因爲他的身體有些顫抖。

瑩瑩從沒見到凌葉身體如此顫抖過,就算面對死亡的,他也絕對不會顫抖,可看見失散一年多的妹妹,在堅強的男人心靈也會受到抖動。

“大哥哥,你好~”凌紫嫣眨巴眨巴着大眼睛,童真的看着凌葉,微笑的露出小虎牙。

“久違的聲音,好久沒聽到妹妹的喊聲了,”可惜,妹妹卻隨之看着莉莉,指着凌葉問道:“這位大哥哥是誰呀?”

凌葉冷靜過來,他知道自己容貌已經有了變化,比一切平凡很多,但妹妹看見自己的時候也是三歲半,想必記憶力不會太好,說一說因該就能讓妹妹相信自己了。

莉莉走到紫嫣的面前,溫柔的撫摸着紫嫣那憔悴的臉遐:“紫嫣妹妹你怎麼生病了呀?他是你凌葉哥哥啊,你怎麼會不認識呢?”

“凌葉大哥哥?”紫嫣童真的看着凌葉,左瞧瞧右看看,不過隨即又撅起了嘴巴,樣子十分可愛,脆聲聲的道:“不,你騙人,凌葉哥哥不是打壞蛋去了麼?他怎麼會在這裏啊?”

“凌葉哥哥打完壞蛋回來了,來看你了!”莉莉哄着小紫,以前小紫就成天鬧着要見父皇和凌葉哥哥,她沒辦法才紅着小紫說父皇和凌葉哥哥都打壞蛋去了,讓這個鬼馬精靈的小女孩安了心,但也成天疑神疑鬼的。

“莉莉姐姐你說真的麼?騙人是小狗……咱們拉鉤”紫嫣伸出了小拇指,就要和莉莉拉鉤。

莉莉微笑的也伸出了小拇指“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拉完鉤後,小紫嫣才願意相信莉莉的話,她發出爽朗的小聲:“你真的是哥哥麼?凌葉哥哥。”

凌葉俯下射來,摸着紫嫣的臉蛋說道:“是啊,我是凌葉哥哥,以前在北國皇宮你還經常和我玩躲貓貓呢!”

紫嫣眨了眨眼睛,說到躲貓貓她還拍了拍手,“嘻嘻,躲貓貓好玩……咳咳,可是紫嫣病了不能玩躲貓貓了。"

“有哥哥在,咱們會讓咱們的小紫嫣生病呢?哥哥會治好你的病的。”凌葉摸着紫嫣的手腕,突然他眼神大變,“脈搏已經如此虛弱了?妹妹得的是一種慢性毒症,看來很棘手啊。”

看着凌葉的神情不太好,莉莉,落欣,瑩瑩都急忙問道:“妹妹怎麼了?”

凌葉嘆了口氣,“是一種非常緩慢的毒症,但卻十分難醫治,需要湊齊很多藥材。”

“哎呀,上個月不是還好好的麼?紫嫣怎麼就病了呢?”莉莉急的拍了拍手,張老伯也露出了焦急的神色,他已經照顧紫嫣兩個月了,看待小紫嫣就如看待自己的親孫女一般,怎麼會不着急呢?

“有辦法醫治麼?”瑩瑩小心的問道。

“有,不過需要幾味藥材,其中有一樣東西十分難找到。”

落欣問道:“什麼東西?”

凌葉沉思一會,他道:“是蛟龍的頭蛟,蛟龍頭上都有着一根尖尖的角,那就是頭蛟,但頭蛟十分珍貴,而且還需要十階實力蛟龍頭上的龍蛟,否則無法發揮藥效。”

這個配方是他在急忙中在天地玉佩中得到的信息,這個有靈性的玉佩已經幫凌葉找到了醫治紫嫣妹妹的方子,可是十階蛟龍的實力何其強大?哪有那麼容易捕獲?

“對了可以請無崖子前輩去捕獲啊,不過蛟龍要去玩物湖纔可能尋找到,這一去一回又要一個多月,妹妹的病情十分危急,耽誤不得了。”

這個時候找負責人的天天已經走進了四合院,他聽見對話,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老大如果你要去萬物湖,因該可以找醉貓,她能傳送到萬物湖。”

一語點醒夢中人,凌葉聽到這方法可行,他點了點頭:“那好,妹妹的病情耽誤不得,明天我們就去尋找蛟龍。”

紫嫣見到了昔日的哥哥,很是開心的說道:“哥哥,蛟龍是什麼呀?好不好玩呢?”

凌葉看自己妹妹的眼神總是那麼溫柔:“蛟龍可是怪獸,會咬人的,不好玩。”

“奧!”紫嫣乖巧的應道,臉上的蒼白卻讓凌葉十分心疼。

“老大,負責開發這個區域的官員帶到了……”天天將身後一個身形有些肥胖身穿官府的中年男人抓到了身邊,中年男子顯的十分慌張,他也是第一次碰到這種倒黴事情,在自己的府邸數着錢幣,卻被這樣一個十幾歲的小男孩活活抓了出來,簡直是丟人,但那些護衛也都是飯桶,這樣一個小孩都解決不了。

不過他也是當場被嚇的尿了褲子,天天衝進來的時候,身邊的幾個護衛還沒動手,手中用鋼鐵打造的兵器就斷裂開來,然後腿一瞪,眼睛一閉就昏迷過去。

弄的他這個地區官員也沒轍了,只能乖乖就擒,不過這個地方官見這些人是貧民區的,立馬是腰桿挺的直直的,趾高氣揚的喝道:“大膽,你們敢抓我葉城發展要員,你可知道我是當今帝王親自任命派來這皇城一角發展經濟的麼?”

凌葉根本不理地方官,皺着眉頭說道:“天天啊,這就是你不對了,我要你請他過來,你幹嘛把他給綁來啊!”不過話語輕描淡寫,看不出有什麼不滿。

葉城十分之大,整整一個城市直着走都有個幾十公里,地域就更是遼闊了,邊緣地帶經濟都沒帶動起來,所以凌葉分了一些專門負責發現經濟的官員來輔助老百姓創業。

可惜錢財會使人迷惑了心智,有些貪官拿着國家的發展基金挪成私款,以下犯上,還壓榨百姓利益從中獲得油水。

這個貪官叫錢多利,他見到凌葉似乎在說天天不是,於是以爲眼前的小夥子怕他頓時心裏底氣十足,又在次說道:“還不放開我,我乃朝廷命官,凌葉帝君親點的人,要是我傷了分毫,小心滅了你們九族。”說到帝君他還十分神氣的雙手朝上抱了抱拳,以表示對帝君的尊敬。

天天放開了錢多利的衣裳,不過眼中的神色倒是有些怪異。

“張老伯,我念你年事已高,又在這裏收留了那麼多孩子,看起來象個好人,現在怎麼家裏鬧出了這些叛逆之人啊?”錢利多一副仗勢欺人的樣子,手指着凌葉和天天,不過當他看到房屋中的女人時,眼睛硬是一瞪,看的眼珠子都突了出來。

“乖乖,多美的幾個人兒,我以前怎麼就沒碰到如此絕美的美人呢?”錢利多臉上露出**的笑容,就差流口水了。

………… “哼!大膽,本宮是你看的麼?還不跪下!”瑩瑩雙手向腰那麼一插,老氣橫秋的喝道。

錢利多明顯是被嚇到了,身體一縮,“奴才該死,奴才該死,姑奶奶饒命啊!”他慌忙跪了下去,低頭就跪拜,身體哆嗦的,在這官場混久了,錢利多在一些重要場合都忍不住多看人兩眼,可醒悟過來卻發現看的人是他不該看的,如果不是他二哥在都城比較有勢力,他早死不知道多少回了,如今聽到瑩瑩的嬌喝聲,更是自然反應的求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