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長老看向秦老宗主。

秦老宗主點點頭。

「小姑娘你怎麼不早說,你要是早說,我們就不壓價了!」幾個長老立刻變臉。

能覺醒出玄魂的,其實很少,別說他們不爭氣的兒子孫子了,就連他們當中,都有沒有覺醒出玄魂的。

重塑丹的藥效真的是太逆天了,可以說是起死回生之效,能把丹方拿下來,花多少錢都不是事。

「這樣吧,就按照之前說好的,五五分成。」幾個長老腆著臉道。

「晚了,想要丹方,利潤全歸我。」夜千羽涼涼說道,她話都撂出去了,要是再收回來,豈不是會給他們留下她很好說話的印象,這是萬萬不行的。

幾個長老面露為難之色,白白幫忙打工,他們哪裡樂意。

「小姑娘,我們不知情才……你怎麼死咬著不放呢?」

「你一個小姑娘要那麼多錢幹什麼呢?」

夜千羽淡定地吐出四個字來:「養家糊口。」

父母沒啥能力,只能她來養,想讓虎妞快點成長,早點發揮戰鬥力,就需要買很多妖獸內丹餵養,據說貴得很,而且,她肚子里可能有了,孩子他爹還不一定認,她說不定要自己養娃,她自己還要修鍊。

她真的很缺錢很缺錢,很需要錢很需要錢。

馮氏臉色很差,沒想到這小丫頭手裡竟是如此逆天的丹方。

重塑丹的藥效這麼逆天,每一顆都能賣出天價,不管最後是几几分,這小丫頭都可以賺得盆滿缽滿。

這小丫頭賺,等於秦沐風賺,對小海大大的不利。

系統末世巨賈 所以,一定不能讓這筆交易談成。

趁著這小丫頭還在死咬利潤全歸她,直接弄死這小丫頭!

馮氏陰惻惻地說道:「父親,幾位長老,既然這小丫頭這麼不知好歹,不如我們直接從她手裡奪了丹方!」

幾個長老瞬間有點心動,一文錢不用花,丹方直接到手,這可比利潤對半分划算多了。

秦老宗主和秦沐風一起皺起眉頭,這馮氏!

夜千羽不要臉的見多了,臉上倒是沒什麼異色:「怎麼,你要殺人越貨?」

馮氏冷哼道:「不行嗎?反正你是一個人來的,死了也沒人知道!」

夜千羽擺出一副很失望的樣子:「沒想到青陽宗竟是這種行事作風。」

馮氏冷笑:「這可不怪我們,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貪心,五五分成都不滿足,竟然說什麼利潤全歸你!」

幾個長老還稍微要點臉,沒說出聲,只在心裡附和,就是,太貪心了,五五分成已經很賺了,這叫什麼?貪心不足蛇吞象!

夜千羽不以為意地笑笑:「我很貪心嗎?我如果真的貪心,我要的就不止重塑丹這一樣丹藥的利潤了。」

「什麼意思?」幾個長老有點聽不懂了,這小姑娘手上不就一份上古丹方嗎?

「重塑丹可是五品丹藥,有了重塑丹的丹方,你們秦老宗主和秦宗主就可以突破到六品煉藥師,煉製六品丹藥,我還沒跟你們要六品丹藥的利潤呢。」 「六品煉藥師……」幾個長老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大陸上已經幾千年沒出過六品煉藥師了,這個消息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太震撼了。

夜千羽微笑:「六品煉藥師可以煉製很多逆天的丹藥,別的不說,就說延壽丹吧,可以延長五十年壽元,我看你們這些老頭子也活不了幾十年的樣子了,你們難道就不心動?」

大陸上,普通人的壽命差不多在六七十歲左右,而修鍊者的壽命比普通人長,修為越高,能活得越長,覺醒出玄魂的,一般都能活到一百二三十歲。

幾個長老都是和秦老宗主差不多的年紀,頂多再活個四五十年,而一顆延壽丹,可以讓他們再多活五十年,不心動才有鬼了。

「你的條件,我們答應了!」幾個長老利索地改口。

除了受延壽丹的誘惑,主要還是因為,重塑丹是五品丹藥,跟他們四品煉藥師沒多大關係,利潤怎麼分都行,白打工的又不是他們。

馮氏急了,竟然就這麼讓這小丫頭談成了?甚至是利潤全歸她?小海和秦沐風之間的差距會越拉越遠的,這怎麼行!

她連忙朝幾個長老使眼色。

幾個長老都裝作沒看到的樣子。

馮氏允了他們很多好處,如果他們能扶秦少海上位的話,但是現在秦少海已經不太可能上位了。

秦沐風在煉藥方面的天賦太妖孽,有了重塑丹的丹方,說不定,秦少海還沒晉級到五品煉藥師,秦沐風就已經晉級到六品煉藥師了。

五品煉藥師不可能競爭得過六品煉藥師。

既然不可為,他們不可能繼續站在馮氏那邊,人就是這麼現實。

馮氏著急的樣子和幾個長老假裝看屋頂的樣子,夜千羽都看在眼裡,利益的小船,還真是說翻就翻。

她將頭轉向秦老宗主:「秦老宗主,既然我提的第一個條件,大家都沒有異議了,我要提我的第二個條件了。」

「還有一個條件?」幾個長老嘩然。

「我的第二個條件就是,將這兩個人逐出青陽宗。」夜千羽涼涼的目光掃過馮氏和秦少海。

幾個長老突然背棄盟約,馮氏還沒反應過來,又是當頭一棒。

「你憑什麼逐我們出青陽宗?」馮氏當即怒了。

一個小丫頭,也敢大言不慚!

「憑什麼?當然憑這張重塑丹的丹方。」夜千羽從儲物戒里拿出重塑丹的丹方,在幾個長老眼前晃了幾下,又收了回去,「想要的話,就答應我的條件。」

馮氏忽的冷笑起來:「小海可是四品煉藥師,不是你想驅逐就能驅逐的!」

夜千羽轉頭看向身旁的秦沐風:「怎麼,要走什麼程序嗎?」

秦沐風點點頭:「要投票。」

青陽宗的規矩是這樣的,但凡大事,投票決定。

老宗主可以投兩票,現任宗主可以投兩票,六個長老一人可以投一票。

通過票至少達到七票,才算通過。

驅逐三品以上煉藥師出宗門,算是大事了,要投票決定。

他飛快地將青陽宗的規矩和夜千羽說了一遍。

夜千羽聽完:「剛好人挺齊的,那就開始投票吧。」

影后重生之星光再臨 除了秦宗主不在宗門,其他擁有投票權的都在場。 通過票至少達到七票才算通過,其實有點微妙。

等於說六個長老和兩個宗主互相制衡著。

光六個長老同意,是不行的,至少還要一個宗主同意。

光兩個宗主同意,也是不行的,至少還要一半的長老同意。

六個長老既然能被馮氏允下的重利所引誘,就能被重塑丹和延壽丹所引誘。

他們幾乎不帶猶豫地就投了通過票,這一下子,就是六張通過票。

馮氏氣到發抖:「你們就不怕我和小海投靠凌雲宗嗎?」

她以前經常用這話威脅秦老宗主,以秦少海的潛力,只要假以時日,定能成為五品煉藥師。

秦老宗主容忍她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每一個五品煉藥師都是很重要的,絕對不能流落到競爭對手那裡,他不能做宗門的罪人。

但是今時不同往日,秦老宗主冷眼看著馮氏:「我們青陽宗即將出兩個六品煉藥師,你覺得你用這話威脅我還有用嗎?」

說句難聽的,五品煉藥師和六品煉藥師比起來,屁都不是,宗門裡若是能出一個六品煉藥師,別說驅逐一個五品煉藥師,就算是驅逐十個五品煉藥師,都是值得的,當然,在有那麼多五品煉藥師的前提條件下。

馮氏感覺到,大勢已去,她苦心經營了這麼多年,再過幾年就可以摘取勝利果實了,卻因為一個小丫頭,心血全部打了水漂。

不能被驅逐,如果真的被驅逐,就一切都完了!

現在已經有六張通過票了,絕對不能讓老東西再點頭!

馮氏怨恨地瞪向夜千羽,目光不動聲色地從秦少海身上掃過。

秦少海立刻意會,上前抱住秦老宗主的腿,痛哭流涕起來:「爺爺,不要趕我和娘走……」

秦老宗主冷峻的臉色一下子有些複雜,馮氏是過份,可是小海這孩子憨厚老實,勤勤懇懇,趕馮氏走,他眼睛都不會眨一下,可是趕小海走,終究有些於心不忍。

秦少海很勤懇不錯,但是真的憨厚老實嗎?

他見秦老宗主開始心軟,繼續用話動搖秦老宗主:「爺爺,秋芸她已經有三個月的身孕了,年底您就可以抱重孫子了……」

謝秋芸,秦少海之妻,懷孕已三個月有餘,馮氏和秦少海瞞著這件事,是準備下個月秦老宗主壽宴上說出來吸引人眼球的,現在不得不提前說出來當籌碼。

「秋芸有身孕了?!」

秦老宗主臉色變幻了一會兒,看向夜千羽,「夜小姑娘,要不你換個條件?」

他終究還是心軟了,不管是小海,還是秋芸肚子里的孩子,都是無辜的。

這個結果,夜千羽差不多料到了,秦少海一直在那一聲不吭地扮演好孩子,秦老宗主定然狠不下心,她也沒真想著把馮氏和秦少海逐出青陽宗,只是想打壓一下馮氏囂張的氣焰。

現在目的已經算達到了。

她裝作想了想,說出她一早想好的第二個條件:「那讓我進青陽宗當個長老?」

全場頓時鴉雀無聲。

六個長老瞪大眼睛,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想當他們青陽宗的長老?開什麼玩笑? 秦沐風嚇了一跳:「小殤的意思?」

小殤提前跟他打過招呼的,但是只說了利潤分成的事,沒說這事。

夜千羽搖搖頭:「我自己的意思。」

秦沐風扯扯唇:「你是認真的?」

「嗯。」

靠人不如靠己,自己有錢有地位,比依附任何人都要強,幻月城縮手縮腳的日子她已經過夠了。

馮氏算是明白過來夜千羽的意圖,這小丫頭想踩著她和小海進青陽宗!

偏偏她不好說什麼,她若是反對,這小丫頭定要重提逐她和小海出宗門的事!

小小年紀,好深的心計!

秦老宗主愣了一會兒,有些為難:「夜小姑娘,當我們青陽宗的長老,是有硬性條件的,首先,必須是四品以上的煉藥師,其次,資歷夠久或者對青陽宗有過巨大的貢獻,後面一個條件算是滿足了,但是前面一個條件……」

「連煉藥師都不是,也想當我們青陽宗的長老?」

馮氏往日里囂張慣了,到底沒忍住,小聲譏誚了一句。

夜千羽道:「誰說我不是煉藥師的?我姑且也算是一品煉藥師了。」

只要能夠高成功率煉製任意一種一品丹藥,就算是一品煉藥師了。

秦老宗主又是一愣:「夜小姑娘你有煉藥師天賦?」

夜千羽點點頭。

如果沒有煉藥師天賦,她進青陽宗湊什麼熱鬧?

秦老宗主捋了捋鬍子,如果有煉藥師天賦,那就好辦多了。

六個長老的面色也稍緩,如果夜千羽連煉藥師都不是,提出要當他們青陽宗的長老,就太過份了,本身是煉藥師的話,還稍微能接受一點。

「幾位長老覺得如何?」秦老宗主看向六個長老。

六個長老開始思量。

再多一個長老,等於多一個人分紅,但是,老宗主和宗主能晉級六品煉藥師的話,青陽宗的收入肯定比現在高多了,所以呢,只賺不虧。

那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反正只一個長老是沒辦法左右宗內事務的。

六個長老紛紛表態,可以接受這個條件。

「那,夜小姑娘從此以後就是我們青陽宗的七長老了。」

隨著秦老宗主的話音落下,夜千羽入駐青陽宗的事就算是拍板了。

馮氏不甘心啊,今天讓秦沐風拿了多少好處?逆天丹藥重塑丹的所有利潤,外加一個長老之位,不管是哪一樣,都讓小海和秦沐風之間的距離越拉越大。

「父親,幾位長老,你們是不是太草率了,她都已經十五六歲了,才是一品煉藥師,在她這個年紀,小海快晉級三品煉藥師了,沐風更是快晉級四品煉藥師了,她不光煉藥方面的天賦差,在修鍊方面的天賦也差到死,到現在才一階出頭的修為,她這種哪方面都不行的,怎麼可以當我們青陽宗的長老?」

不甘心之下,馮氏什麼也顧不上了,噼里啪啦對夜千羽一頓抨擊。

夜千羽笑了起來:「馮氏,我也不是非要進青陽宗當長老不可,你和你兒子若是願意滾出青陽宗,這七長老我大可以不當!」 馮氏頓時不吭聲了。

夜千羽自然不能就這麼算了,看向秦老宗主:「老宗主,我怎麼說也是長老之一了,對長老出言不遜,該怎麼罰?」

她初入青陽宗,年紀又小,不立威的話,以後誰都敢對她指手劃腳。

秦老宗主本來還有些擔心,夜千羽會不會「難當重任」,見她如此果決,倒是頗為欣賞。

「馮氏,還不快向七長老賠罪,外加閉門思過,禁足一個月!」

馮氏哪裡肯向一個小丫頭賠罪,秦老宗主朝旁邊看了眼:「強制執行。」

旁邊隨侍的弟子立刻上前強行按著馮氏在夜千羽面前磕了個頭。

馮氏氣得臉色灰敗,嘴唇哆嗦。

她在青陽宗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誰這麼對待過她!

她遲早要弄死這小賤人!

夜千羽就這麼踩著馮氏和秦少海進了青陽宗,成了青陽宗的七長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