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這個消息,仙主親臨現場,這煉塔大陸可是重要之地,哪能輕易放棄,更何況那通天塔可是頂級仙器,更是仙主垂涎的物品。

能找到的制毒和解毒專家全都請來,讓他們研究解毒之策,得到的結果是,這是一種絕不可能出現的混合毒素,不是找不到解毒之策,可需要漫長的過程,而且放毒之人只要稍作調整,很可能之前的努力就全部白費。

一幫毒師對放毒之人崇拜無比,氣的仙主恨不得殺了他們,而這其中就有毒宗餘孽存在。他的結論到讓人耳目一新,這毒除了腐蝕金屬的特性,倒是跟毒宗駐地的毒霧一樣,一個人的名字也躍入人們耳中,那就是丑毒娘。

這個毒宗弟子只知道丑毒娘的名字,對她的來歷一無所知,當初那丑毒娘是試*人時,他還餵過丑毒娘幾種*,沒想到培養出一個這樣的怪物。

丑毒娘的大名不脛而走,很快傳遍了星海,立刻被人們列為了危險人物。仙家一個重要地點被丑毒娘下毒,弄得不但傷亡慘重,還不敢靠近,讓無數人看了笑話。但是也讓仙主猜出醜毒娘很可能就在這煉塔大陸,萬分震怒的他親自守在了煉塔大陸上空,就不信她不出來。

丑毒娘可是耐得住寂寞之人,若不然也不會獨居那麼多年,現如今她已經取得了從外面打開小塔的鑰匙,沒事幹就到處轉轉,弄出那些仙境強者的屍身煉製毒魔屍,順便收取戰利品,可是發了一筆不小的財。

仙主整整守了十年,最終還是放棄了,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不能無限期的守下去。但是派了重兵守在外面,只要發現有東西從煉塔大陸出來,就用要塞炮攻擊,若不是煉塔大陸被通天塔保護,他都想徹底摧毀算了。

整整十年時間,陳青只爬到了八百多層,雖然還是跳躍前進,可每一層就艱難無比,不過去越來越喜歡這通天塔。這座仙器寶塔不但可以鍛煉靈魂,還可以鍛煉心性,到了後期已經不光考驗實力,還考驗智謀,人性等等一系列的問題,怪不得無數高手都無法將其收取。

現如今的陳青身處八百六十層,在這個世界已經讓他心力交瘁,不是因為打不過,而是這個世界禁武,他現在就是普通人,可跟這一層的其他生物仍是兇悍的很。進入這一層之後,就連武器盔甲都莫名其妙的沒了,而且是出現在一座城市之中。

出現在城市裡也不要緊,他也遇到過這個問題,禁武也不要緊,他也遇到過。要命的是,這裡不讓出城,唯一能出城前往通天柱的方法,陳青到現在都沒想出來。

他試過偷偷爬上城牆逃走,可卻被守城的士兵抓回來抽了十鞭子,那種靈魂直接被擊打的痛楚,讓人痛不欲生。

他還是過從下水道鑽出去,可下水道的盡頭不但有金屬欄杆擋住,還有個非常厲害的大怪物守護,如今他凡人一個,根本就不敢靠近。

一身破布衣衫,肚子咕咕叫的蹲在大街邊上,這世界也讓他感覺到了什麼叫餓。想弄口吃的,還得打工賺錢買,若是偷搶的話還會被關在大牢里,天知道什麼時候放出來。

這還都不是最主要的,他發現自己也回不去了,開始還擔心了好久,害怕自己的肉身被毀或是掛了,沒想到樂鬼和新分裂惡鬼直接被扔出了通天塔空間,樂鬼嘗試著聯繫陳青,沒想到成功了,這才大家都放心。

陳青已經困在這小小城市裡三個多月了,甚至都跟城裡那些虛假的人物混了個臉熟,不過城裡這些人各司其職,對於他們來說陳青又是外人,更何況還是個廢物,弄得兩個工作都找不到,徹底淪為了乞丐。

若是其他高高在上的人物絕對受不了這些,可陳青上一世遇到過比現在還慘的境遇,倒還沒什麼心理壓力。

蹲在街邊沒多久,就有人扔來吃剩下的食物,不時還有人指指點點,這可是城裡唯一的乞丐。

陳青毫不在意的用眼睛掃視四周,想找個愛心泛濫的人幫自己一把,哪怕是帶出城看看城外是個生命狀況也好,可跟往日一樣,註定要失望了。

天色慢慢的黑了,凡人的身軀還容易犯困,陳青在街上又找個個背風的地方蜷縮著要睡覺,這時衚衕里突然跑出來一個面貌兇惡的大漢,看到陳青后立刻大吼出聲。

「小子,快去找大夫過來,我家公子的腳崴了。」

陳青知道這漢子,是城內富戶張家的一個家丁,為人欺軟怕硬,幹活又偷奸耍滑,這是懶的自己跑腿,欺負自己這叫花子。

若是以前的陳青,絕對一巴掌拍死他,可如今他能屈能伸,從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趕緊起身就跑向了醫館,方正離得也不遠。

醫館的醫師是個老眼昏花的白鬍子老頭,以陳青的眼光,這就是個學徒水平,連煉煉丹都不會的學徒。別看水平不咋滴,可在這小城市裡是唯一的醫師,脾氣還不小。

「宏老,張家公子的腳崴了,請您去醫治。」

陳青站在醫館門外客氣的出聲,以前他也來過一次,想賣丹方,卻被對方轟了出來,又想當學徒,又早了一頓譏諷。

那醫師只是翻翻眼皮看了他一眼,「讓他自己來,本店規矩,不上門。」

聽到醫師的話語,陳青轉身就走,來到張家大門前輕聲敲門,那家丁原本笑著開門,見是陳青后立刻臉一冷。

「宏醫師呢。」

陳青臉色淡然的一聳肩,「他說他不來,沒空。」

「這老不死的!我去找他。」

這看門的家丁大步跑了出去,連門都沒關,陳青仍是一臉淡然的邁步就走了進去。 紈絝女王爺:腹黑夫君別使壞 沿著孩子的哭鬧聲,來到一間房門前,伸手又敲門。

一個美婦人將門打開,也是從期望變成厭惡,冷聲開了口。

「誰讓你進來的,滾出去。」

陳青一摸鼻子,「我是來治小公子腳的,治不好不要錢。」

「你一個乞丐,哪裡會治腳傷,趕緊滾。」

陳青也不惱,淡淡的一笑,「治好不要錢,治不好我給你家當奴隸。」

這話一出口,屋裡的男子立刻竄了出來,這姓張的富戶可是出了名的摳門死要錢,還愛佔小便宜,能不能治好都有好處,他才不會放過。

「讓他進來。」

聽到張富戶發話,美婦人讓開了路,陳青的嘴角終於露出笑容,邁步走了進去。一進屋就看到只有七歲的小公子左腳腕腫的像跟蘿蔔,陳青蹲下身子輕輕摸了幾下,接著又稍微用力一扭。

「疼啊……」

小公子尖叫一聲,陳青就鬆開了手,那張富戶立刻要罵,可孩子的哭聲停了,再看他已經吸吸鼻子在床上躺好,眼睛困得快睡著了。

「好了,應該沒事了,明天就能下床。」

「老爺,我把宏醫師請來了,不過要加三個錢。」

這時門外也響起了家丁的話語,那宏醫師不是不上門,而是故意想加價而已,張富戶直接眼睛一眯,加錢等於要他的命呢,大步走到門外,一腳就將那家丁踹倒在地。

「滾……」

家丁被打了個措不及防,很是委屈,宏醫師則不管那套,直接就要進屋,卻被美婦人伸胳膊攔阻。

「你幹嘛啊?」

宏醫師嘴角抽動,「當然是治病啊!」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趕緊走。」

這次輪到宏醫師傻了,看看家丁又看看張富戶,搞不明白什麼狀況。

「我走可以,醫資我也可以不要,可上門費你們必須得給我。」

「憑什麼啊?」

美婦人即可尖叫出聲,張富戶更是當什麼都沒看見,任由美婦人跟他吵,想賴掉這三個大錢。

「切,你的醫術還不如一個叫花子,想要錢,做夢吧你。」

吵著吵著,話題就引到陳青身上,陳青一臉淡然的站在那裡,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宏醫師邁步來到陳青面前,惡狠狠的瞪著他,沒想到還來了個搶生意的,陳青這時開了口。

「我可以幫你賺錢,你只管吃住就好。」

宏醫師的嘴角露出譏諷的笑容,「就憑你?」

「我能治好你的眼睛。」

陳青這句話直入宏醫師心底,譏諷之色立刻消失,現如今的他已經不止老眼昏花,眼中的刺痛感更是一種折磨。

「跟我走。」

宏醫師掉頭就走,陳青腳步輕鬆的跟上,臉上終於開心的笑了,他邁出了融入這個世界的重要一步。

回到醫館,宏醫師再次直愣愣的看著他,陳青左右看看,見桌上有紙筆,提筆刷刷刷就開始寫,等寫完后捧起紙張,吹乾墨跡遞給了對方。

「這是明目散的配方,如果煉製成丹藥,效果更好。」

「什麼是丹藥?」

這問題問的陳青一愣,這才意識的一個重要問題,他在城裡沒見過售賣丹藥的地方,大家有病受傷,都是來這醫館就診,意識到這點的重要性后,他的手狠狠一攥全,找到了在這世界獲取高位的方法。只有獲取了高位,弄來大批護衛,才能平安的到達通天柱內部。

「丹藥就是將藥草中的精華熔煉到一起,製成丹丸,起到更好的藥效。如果你想學的話,我可以教你。」

不成想這宏醫師很謹慎,眼中也冒出警惕之色再次詢問,「為什麼對我這麼好,你有什麼企圖?」

陳青一聳肩,「我都淪落成乞丐了,能有什麼企圖,無非是吃好穿暖睡足而已。我給你畫個丹爐,你照著樣子找人打造一個,再給你幾個丹方,你照著抓藥。」 未來能夠怎麼樣,現在全靠這宏醫師,陳青也是拼了,決定全力以赴。不過他現如今魂力全無,煉製一品丹還湊合,兩品的就勉強,三品的就變得艱難,再高的想都別想。

可這些已經夠了,宏醫師深知藥草特性,拿起丹方查看,越看越感覺玄妙,這些丹方上藥草搭配合理計量分明,融合到一起絕對有奇妙的作用,越看越是感覺陳青深不可測。

「我去託人看不能買其這些藥草,如果能夠煉製出來,咱們就發財了!」

宏醫師喜形於色,倒沒忘了算上陳青一份,陳青倒有點疑惑了,這些可都是普通藥草,怎麼還需要託人找關係買,不由得問出聲。

「這些藥草你這醫館里沒有?」

「城外那麼危險,我怎麼可能自己出去採藥,當然要託人買,你放心,只要給錢,就會有人幫著採摘回來。」

陳青很關心外面到底什麼樣,立刻再次詢問,「有多危險?」

「城外是龍族放養龍獸之地,那些傢伙可是吃肉的,你說多危險。你等著,我去採辦藥草製作丹爐。」

宏醫師說完就跑了,陳青皺起了眉,第一次聽說外面是龍族的地盤,心頭不由得更蒙上了一絲陰雲。這宏醫師一走就是兩天,白天陳青照樣開門迎客,丹師本就是最好的醫師,那些小病小災對陳青來說手到擒來,而且不管什麼病,全都是一個大錢,立刻引起了人們的好感。

當落日的餘暉照進醫館,裡面終於清靜下來,手裡拿著一枚圓形方孔銅錢對著夕陽望過去,圓圓的太陽正好出現在銅錢的方孔之中,這世界的貨幣很是低級,根本就沒有元氣石。接著一個人影也出現了,宏醫師一臉疲憊的返了回來。

陳青趕忙將銅錢放到桌上起身迎接,宏醫師將大包小包的東西放到了桌上,接著一臉緊張的看向他。

「沒想到有幾種藥草如此昂貴,我全部家當可都押在你身上了,若是煉製不成,我可就得跟你一起去要飯了!」

陳青嘴角露出笑容,「那你還不去關門。」

宏醫師趕緊去關門,陳青解開包袱,拿出銅質丹爐,接著將藥草分門別類,先是準備煉製一爐明目丹。

沒有火元石點燃爐火,陳青只能又讓宏醫師拿來燒炭的火爐,將煉丹爐架在上面。

這還是陳青第一次這麼煉丹,弄得心裡都有點沒底,見到丹爐的溫度逐漸升高,趕緊用最土的辦法煉製。

宏醫師一直神情緊張的看著,斗大的汗珠一直低落,陳青也被炭火熏得面目漆黑,神情同樣緊張,這要煉製失敗了,估計宏醫師非弄死他。

還好的是葯香逐漸冒出,陳青趕緊熄滅炭火,當丹爐的溫度降下,爐蓋打開,兩人的腦袋全都湊了過去觀看。

「這就成了?」

宏醫師小心的問出聲,丹爐里是十餘枚花生大淺綠色的丹藥,陳青的嘴角逐漸露出笑容,猛的一點頭,伸手拿出一枚,直接塞進了宏醫師嘴裡。

丹藥下肚,宏醫師被弄了個措手不及,接著就感覺一股暖流湧向雙眼,雙眼的刺痛逐漸消失,陳青有點模糊的樣子也逐漸清晰起來。

宏醫師揉揉眼睛,滿臉的不相信,尖叫著問出聲,「竟然如此神奇。」

陳青得意的一笑,「這算什麼,若是煉出魂力丹,可以快速提升修鍊速度,其他丹藥也各有妙用。」

「我們發財了?」

隨著宏醫師的又是一問,陳青重重的一點頭。

「發財了!」

接著兩人對望一眼,同時狂笑出聲。

趁熱打鐵,陳青立刻開始煉製其他丹藥,毫不避諱宏醫師在一旁偷學,一晚上過去,宏醫師帶回來的藥草全部被煉製一空,他拿著所有丹藥就狂奔而去。

今天醫館沒在開門,陳青吃飽喝足大睡了一覺,又是傍晚時分,宏醫師心急火燎的跑了回來,從床上拉起陳青就大叫出聲。

「快給我起來,大喜事啊!快穿衣服跟我走!」

「幹嘛啊,丹藥都賣完了?」

「城主全都包圓了,還賞了百兩黃金,更是派人接你去城主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