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思索著,她悄悄跟了上去。 徐景明望著跪在他面前,痛苦求饒的宋仲雄,伸手拍拍宋仲雄的臉,冷笑道:「你放心,暴龍已經死了,你今晚也得死。」

「至於陳寧跟董天寶,他們一個都逃不了。跟大少爺這件事有關的人,都得死,這也是祝爺的意思。」

宋仲雄聞言面如死灰,眼神充滿了絕望。

徐景明帶著幾個隨從,轉身離開,同時吩咐道:「馬尾,不要讓他死得太快,祝爺要他死得慘一點。」

馬尾:「是,老闆!」

徐景明帶著幾個保鏢離開,廢棄爛尾樓內,就僅剩下馬尾跟幾個手下,還有滿臉絕望的宋仲雄。

馬尾掏出手槍,獰笑的吩咐手下:「擺好相機錄像,他的死亡錄像,要拿給大少爺跟祝爺看的。」

幾個手下還真的拿出相機,認真擺好角度,甚至還嘻嘻哈哈的對宋仲雄說:「喂,你就要死了,來對著鏡頭笑一個。」

宋仲雄哭著爬到馬尾腳邊,求饒道:「馬尾哥,求求你們放了我。如果你們放了我,我可以給你們一大筆錢。而且我還有個侄女叫宋娉婷,美若天仙,我也可以把她出賣給你們……」

在死亡面前,宋仲雄卑劣品行更是暴露無遺。

他為了保住自己小命,原意做任何事情。

馬尾跟他幾個手下,都還沒有說話。

外面就傳來一個冷漠的男子聲音:「宋仲雄,你比我想象中還要無恥,我跟娉婷就不該來救你的。」

宋仲雄跟馬尾等人,聽到聲音,都吃了一驚,齊齊的朝著外面望去。

然後便見到,在幽幽夜色中,一對男女正走進來。

陳寧的正是陳寧,女的是宋娉婷。

嘩啦啦!

馬尾跟他幾個手下,手裡的手槍,齊齊的指向陳寧跟宋娉婷。

馬尾驚疑不定的望著陳寧:「你是誰,你怎麼會這麼快找到這裡來的?」

陳寧把宋娉婷護在身後,望著馬尾等人,漠然道:「我是陳寧,上一個用槍指著我的人,現在墳頭草剛剛冒綠芽。」

馬尾聞言,又驚又喜道:「你就是陳寧!」

「哈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我們下一個要殺的正是你,沒想到你自個送上門來了。」

馬尾旁邊一個賊眉鼠臉的瘦子,還盯著躲在陳寧身後的宋娉婷,淫笑道:「馬尾哥,這小子不但自動上門送死,還帶了個如花似玉的大美女來給咱們享受。」

馬尾獰笑的用槍指著陳寧,喝道:「小子,給我跪下。」

陳寧淡淡道:「就憑你們手中幾把破槍,也想讓我跪下?」

馬尾惡狠狠的說:「幾把破槍卻能要你們所有人的命,你跪是不跪?」

陳寧眯起眼睛:「玩槍,是很危險的,我怕你們承受不起後果。」

馬尾見陳寧如此不知死活,頓時就怒了,想要扣動扳機,先在陳寧身上打個血窟窿再說。

但就在這瞬間,廢棄爛尾樓周圍,忽然閃出幾個人影,同時槍聲大作。

砰砰砰……

激烈的槍聲中,宋仲雄嚇得趴在地上。

宋娉婷躲在陳寧身後,緊緊抱著陳寧的腰,埋首在陳寧背後。

一陣槍聲過後,回歸平靜。

現場馬尾跟他幾個手下,一槍未發,全部已經倒在血泊中。

典褚跟八虎衛,每個人手裡都拎著一把槍,從四周過來。

典褚他們小心謹慎的踢掉幾個歹徒身體旁邊的手槍,徹底解除危險。

馬尾身中數槍,右手臂都被打斷了,此時還沒有死透。

他氣若遊絲,睜大眼睛,死死的瞪著陳寧等人。

陳寧望著奄奄一息的馬尾,冷漠的道:「我跟你說了,玩槍很危險的。」

馬尾脖子一歪,徹底死了,死不瞑目。

千千 「怎麼了哥哥?」小天問道。

王辰的臉色瞬間變得鐵青:該死,我們被發現了。是一個不弱於三階分神的傢伙,而且他會用神識!

說話間,一股強大的法器類能量籠罩了周圍,是空間封鎖!

一個蒼老的呵斥聲傳來:何等小輩敢來侵犯我聖地?

一個身穿白袍,頭髮掉光,瘦骨嶙峋的老頭屹立在王辰和小天前方的半空中。

他看起來像個耄耋之年的老人,但他身上明顯散發著極強的氣勢,宛若一座大山屹立在眼前一般。

三階分神!

糟了!王辰暗道不好,大吼道:「小天快把空間破開!」

這個時候絕對不能逞強,對方也有神識,王辰的最大優勢沒有了,越級能力大幅度減弱。

之前對付銀甲蒼熊的時候,因為他是妖獸,所以沈厲河和小九兒的威壓直接將銀甲蒼熊的實力壓掉了五成。

外加上蒼熊是用藥物強行提升的,比普通大乘弱了不止一星半點,還犧牲了數件法器、損害自身經脈帶來的壓制效果,那頭銀甲蒼熊最終只發揮出了四成實力,但依舊讓王辰和他的戰友們付出了很大代價。

所以,如果面對一個實打實的三階分神,王辰能打,但無暇顧及小天和莫小芸!

瘦小的老頭也很是詫異,「兩個小娃娃?你們應該都還不到三十歲吧,也算是天之驕子了。但既然發現了老夫的事,那就只能讓你們永遠留在這了,天寒劍!」

這老頭說的中文十分蹩腳,應該是個外國人,王辰自然也沒什麼好感,冷聲道:「販賣人口,強姦罪,綁架罪,你的這些罪名加在一起死一千次都不夠!」

他這是在故意拖延時間,小天正在努力破開空間,但因為目前實力降低,想要解開空間,至少需要二十秒。

因為小天是站著不動的,所以老者也沒察覺。

聞言,老頭哈哈大笑,笑容猙獰:「呵呵,老夫既然敢做,那就不怕被抓到。我看你也會使用感應這樣的神通,我給你個機會,加入我們如何?」

「好,我同意。」

現在已經過去了十五秒,王辰只要再拖上五秒鐘,空間就開了。

他第一次覺得,二十秒鐘是如此漫長……

「那好,既然答應,那就和老夫簽署靈魂契約吧。」老者冷冷一笑。

「破!」小天終於完成了蓄力,周圍的空間宛若冰塊一般崩碎。

「我簽你個鎚子!」小天撕開一道空間裂縫,王辰放完狠話,抓起莫小芸一起沖了進去,整個過程不到一秒鐘!

老者得意的笑容瞬間僵在臉上,他沒想到對方居然還有這一招。

愣了半秒,他猛地怒吼出聲:「小雜碎,竟敢戲耍本座,本座要將你撕成碎片!!!」

他身上的衣袍頓時鼓了起來,氣勢再度迎來一個提升。

小天的小臉猛的一白,哇的一下吐出一口血來,三人從虛空中掉了出來。

「是真正的合體……哇!」小天再度吐血,老傢伙剛才居然壓制了境界!

儘管他只是個剛入合體沒多久,境界很虛浮,但合體跟分神之間是一道天塹。

小天和王辰皆是洞虛,面對半步合體都能撐一會兒,但面對真正的合體那就不行了。

更何況,這個合體對手是人不是妖,如果是妖王辰還能憑藉貓變壓制對方來打,但這可是人啊!不受血脈影響的。

看小天連連吐血,莫小芸慌了神,連忙去扶他。

「別管我!走!快走!」小天一把推開莫小芸,全身殘餘不多的火能量迸發,將她關進一個赤紅色的球形護罩里,將護罩推下山峰。

完成這些事,他又吐出了一口血,熾熱的鮮血灑在雪地上,瞬間將積雪融掉了一大片。

「嗯,純陽體質?」老者極為震驚,但他並不知道小天是器靈,下一秒,他的眼神再次變得陰鷙。

既然是個天才,那你就更加了不得了,黑焰拳!

老者的右手瞬間發黑,還冒出了冰冷的氣霧,帶著死亡的威脅朝小天砸下來。

小天卻是面色一喜。

「區區低級亡靈戰法也敢拿出來秀,冥陽一閃!」一旁的王辰冷笑一聲,雙手都變成了慘灰色,上面不斷冒出濃厚的黑霧,其中左手化為一把淡金色的劍,朝老頭當頭斬下。

老頭連忙抬手抵擋,冷笑道:「就這?」

「冥陰一斬!」王辰心裡冷笑,右手化為一道灰色的閃電,直取老者的腹部。

前面的一招只是個幌子,後面的才是正菜。

老者在那道灰色的閃電上感覺到了一股十分危險的氣息,這一下橫劈他躲閃不及,被風刃划傷胸口,鮮血順著傷口流出,染紅了白袍。

「該死!」這一刀沒有造成致命傷,反而激怒了這個邪修,他不留餘力地一掌拍向了王辰的胸膛。

倒飛出去了王辰好不容易才穩住身形,但人已經倒退了一百多米,體內一陣翻江倒海。

「小天快跑!」

現在的小天因為空間被強行破壞,短時間內無法再次遁入虛空,他的肉身強度比王辰低了太多,挨上這個老者一擊,必死無疑。

到時候就只能變回令牌了,小天可不想又變成只能寄居在焚天令里當器靈的魂魄。

沒有矯情,小天爬起來就朝反方向飛跑,這個方向通往國內,有可能會遇到趕過來的小九兒。

王辰現在的身體強度不弱於貓妖形態的小九兒,自然能頂上一段時間,但境界相差太大,雖然不至於落敗,但被壓著打是肯定的。

「想跑,哪裡走!」老者鬍子一翹,甩開王辰,想去追小天,但卻被王辰攔截下來。

「想抓他,先打敗我再說!」王辰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原本黑色的頭髮瞬間變為白色,兩隻尖尖的白色耳朵也露了出來,一雙瞳孔變得細長,正直勾勾的盯著他看。

沒有任何花哨,就是一記修羅喵拳朝他的臉打過來,同時,妖骨也爆發力量!

貓變過後,這一拳讓老者感覺到了威脅。

老者分出不弱於王辰的神識抵抗妖骨的攻擊,一邊接下他的拳頭。

「你是妖?」老者目光一凝,轉即流露出貪婪的笑容,「那更好了,老夫正缺一件趁手的武器,正好拿你的骨骸煉製一把武器!」

「咔擦!」

另一邊,王辰給小九兒買的手機,就這樣被她硬生生的捏成碎塊。

因為王辰用的手機是最新款的衛星電話,即使是在珠穆朗瑪峰上也能有信號,小九兒自然收到了,王辰從遇到老者就和她通了電話。

此刻,少女身上的煞氣濃烈的幾乎要凝固,士兵們被她甩在了後面,她自己一個人提前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