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於甩脫他,司徒雲舒腳步越走越快,回到客房,閃身進去,一個反手立即把門關上。 古木打算回鬼妖天歷練,畢竟那裡是妖獸的天堂,有很多強悍的聖獸。

這個想法一旦浮現,就一發不可收拾。

第二天,他便集結軍隊,然後帶著秦楓等人提前結束了假期,坐著神紋大陣返回鴻鈞天。

當然,在這兩年,不單單是他的修為得到提高,一眾副將也是突飛猛進。

在墓地的時候。

一眾副將人手一枚空間戒指,裡面存滿力石,回到黃沙城古木並沒有索要,而是說,此乃大傢伙兒的機緣,都留著自己修鍊。

腹黑萌寶:大佬甜妻寵上天 秦楓和王副將等人紛紛大喜和感激,畢竟戒指裡面至少存放著五六噸力石,這是他們幾百年都賺不來的。

如此。

古大少在修鍊,他們也在修鍊,雖然吸收速度沒有前者誇張和浪費,但都有了神速進步。

十六名副將已全部達到納海期,而且都擁有二十五力以上。

秦楓更是一舉突破至化臻期,擁有三十三力。

這兩年來,赤血軍的高層得到飛躍提升,遠遠甩開六大軍團。

如果再舉行六軍會武,古將軍不用出戰,手下們就可以輕鬆奪得各項賽事的冠軍。

三萬士兵前來,他也沒有忘記,曾在兩年內多次派送力石。

自身修為提高不如綜合實力的提高。

況且這是自己的軍團,綜合實力提高也會在極南軍區得到認可,至少是領軍有方,對自己以後有益而無害。

山澗之三教九流 如此。

當古木帶著三萬士兵再次返回黑甲軍營,頓時引起士兵們的震驚。

全體將領修為提高,氣勢絕對不是兩年前可比。

「赤血軍難道在執行任務的時候還不忘修鍊?」

「古將軍當年出任妖嬈之刃的教官,將那些女兵帶的比男兵還猛!跟在他手下,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很多黑甲軍的士兵看到赤血軍那股氣勢,紛紛羨慕不已。

……

黑甲軍營內,小蘿莉靜秋黑甲披身,盯著古木左瞧右看。

稍許,這才撇著嘴說道:「元首給你的任務期限是三年,這才過兩年,你就完成任務了?」

古木撓撓頭,笑道:「辜負元首厚望,用了這麼長的時間。」

「得了吧。」

小蘿莉鄙視道:「才做將軍幾天啊,就學會打官腔了。」

古木咧嘴一笑,然後從懷裡取出一顆力石玉魂,道:「靜將軍,我在大漠天調查任務的時候偶爾發現三顆力石玉魂,聽說可以化解詛咒,你不妨拿去試一試。」

他本來可以馬上啟程返回極南軍區,但還是前來找這個小蘿莉,送她一顆玉魂,畢竟這女人並沒有虧待過自己,而且還把黑龍霸天槍送給自己,必須得出手大方。

在墓地獲得的那些玉魂,古木可是一直沒捨得用。

而是放在吞天造物城,經時間加速,等待蘊育出更過力石,而且還時常幻想,雞生蛋,蛋生雞……

靜秋看到那三顆玉魂,黑烏的眸子里頓時璀璨起來,然後伸出小手將其接過來,欣喜的把玩著。

這一種很正常的表現。

畢竟力石玉魂一顆頂上千顆,而且其中所蘊含的力量極為純正,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

「小子,不錯,還想著老娘。」

靜秋將玉魂收入空間戒指,然後燦爛的笑道:「這玉魂無法祛除詛咒,但你這份心意我領了。」

古木聞言嘴角抽搐起來。

心意我領了。

這句台詞的後面應該是把東西退還啊,你怎麼還收起來!

……

古木並沒有在黑甲軍營久待,然後帶著手下進入神紋大陣前往極南軍區。

不過在臨走前,他又被靜秋這個小蘿莉敲詐了一番。

沒辦法,誰讓古大少有錢呢,最後很爽快交出了一千力石的過路費。

然而,當他們離開后,靜秋站在軍營外,眸子里卻有著一抹複雜,然後手中無端出現一紙軍令。

「小傢伙,如果我們還有緣,還會再見的。」

她輕聲說道,旋即打起精神,向著手下吩咐道:「傳令下去,全軍整備,明日前往魔域戰場!」

「是!」

手下士兵聞言,臉色微變,不過旋即抹出一絲決然,然後匆匆離開。

「魔域戰場……沒想到老娘有生之年還能再去一次。」

靜秋暗暗說著,旋即走入軍營內。

……

古木回到極南軍區,站在書房身姿標準,在他前方,軍區首長正瀏覽著他帶回來的任務報告。

「玄雨至尊……」

軍區首長放下報告,眸子里有著回憶,然後嘆道:「沒想到大漠天的沙人狂潮竟是一名至尊的怨氣所化。」

這份報告上,寫著沙人狂潮的起因。

當然,經過了藝術加工。

古木只是道出大概的緣由,只是提到一個很小的墓地,壓根就沒提到力石和玉魂,畢竟這東西大多都被自己和手下給吸收了,一旦上報,肯定會被問責。

可是他忘記了軍區元首是高手,而且還是老油條。

只看他盯著古木,狐疑的道:「小子,既然有墓地,肯定少不了好東西,說吧,得到了什麼寶物?」

「這……」

古大少頓時糾結了。

不良戀人 要不要坦白?

哎,誰讓自己太實在了呢。

古木站直身子,喝道:「稟元首,屬下獲得了一柄沒有器靈的極品法器!」

他招了,但只是說出了法器,力石和玉魂這是萬萬不能說的。

「哦?」

軍區元首微微錯愕,道:「拿出來,老夫看一看。」

古木既然敢坦白,當然有自己的打算,所以將『萬刃』取出來交給了他。

「不錯,是極品法器!」

軍區元首拿著『萬刃』仔細打量了一番,然後丟給古木,搖頭道:「可惜,缺少器靈。」

此物雖是極品法器,但這老頭並沒有沒收的打算,在他看來這東西既然是此子發現,也算是機緣。

古木敢交出來,也是知道這老頭不會其貪心。

畢竟人家是高手,而且一臉嚴肅的模樣,就差在腦門上刻出『剛正』兩個大字。

他接過『萬刃』,弱弱問道:「元首,此物缺少器靈,能不能找一個來替代?」

這句話好像提醒了元首,只看微微沉思,道:「法器缺少器靈必然崩碎,而此物能安然無恙,顯然有非凡之處,如果能找到器靈並灌入其中,或許可以恢復往日的風采。」

古木頓時大喜。

他從玄雨至尊的記憶中得知可以找新器靈,但卻不得要領,比如什麼樣的器靈,怎麼灌入其中呢?

於是急忙問道:「元首,如何才能灌入器靈?」

軍區元首說道:「三境內有一門融魂秘法,可以將靈魂融入兵刃中從而成為器靈,剛好老夫就會這門秘法。」

古木心中一喜,本想要厚顏無恥的請教請教。

但還沒開口元首卻搖搖頭道:「此物曾是極品法器,普通靈魂很難融合,就算成功也不會達到完美契合度,發揮不出真正能力,甚至還會損害法器自身,從而成為普普通通的絕品武器。」

這是潑涼水!

古木聽后心裡頓時哇涼哇涼的。

「不過……」

軍區元首這老頭大喘氣說道:「如果可以找到武者靈魂,生前並有不凡修為,融入其中,擁有人類靈智,可以慢慢培養。」

「武者靈魂……」

古木聞言暗暗念道,旋即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因為他想到自己就有一個武者靈魂,而那個靈魂則是——夙沙幽然!

讓妻子的靈魂做器靈?

古木想至此,頓時臉色變得難看,心口隱隱作痛。

不可能!

他急忙將這個想法拋棄,畢竟夙沙幽然沒有死,她還有復活的可能!

軍區首長見他臉色變得難看,仿若在掙扎,擔心的道:「小子,你沒事吧?」

古木逐漸冷靜下來,苦笑道:「將軍,我沒事。」

替補甜妃 軍區元首凝視著他。

稍許,輕輕嘆一口氣,道:「古木,如果將你妻子的靈魂融入法器中,或許對你,對她都是一件好事。」

古木聞言,愕然的看著他。

老頭知道自己妻子,知道靈魂的事情!?

「你這樣的天才,當然要調查一番,道童已經將你的事情告訴老夫了。」

軍區元首輕聲說道。

似乎知道這個男人心中的疼,他沒有以上級口氣,而是以老者的身份。

有關古木的一切,雖不是了如指掌,但還是在道童口中得到了很多信息。

他的妻子壽元已盡,本該接受天道輪迴的審判,但卻私自將其禁錮。

在這一點,他發自內心的贊同。

一個男人,眼睜睜看著自己女人死去,如何能無動於衷?

可是這畢竟犯了三境法則,而死去的靈魂必須經過審判,決定是輪迴還是煙消雲散。

所以他說道:「你若想前往生死天,必須經過域主之光洗禮,才能被傳送到中空境,寶物內藏著靈魂,必然會被洞察!」

「一旦域主獲知此事,就算天君大人也保不住你。」

這話說的很認真,也是在告訴他禁錮靈魂的事態嚴重性。

古木啞然失笑。

他何嘗不知此乃大罪,可縱然是罪無可赦也要這麼做!

因為他清楚,夙沙幽然的靈魂破損嚴重,一旦接受三境天道審判,必然魂飛湮滅,到那時候根本沒有復活的可能。軍區元首也知道這一點,所以繼續說道:「當然,如果將靈魂煉化為器靈,則不違反三境法則。」 嘭!

一聲悶響。

伴隨著一聲痛苦的悶哼聲,像是從喉嚨深處發出的。

門沒有關上,而是被一隻手臂格擋住了。

下一秒,門被男人強行推開。

慕靖南俊臉微微發白,飽滿光潔的額頭上,泌出一層晶瑩細密的冷汗。

他眸色陰翳,「謀殺親夫么?」

「慕靖南,你真是夠了。」

「呵。」慕靖南冷哼一聲,高大的身軀,當著她的面,堂而皇之的擠了進來。

下一秒,門被他一個反手關上。

「你這麼匆匆忙忙的,有什麼見不得人的?」

他的目光,放肆的將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

「沒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