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車後座坐著的兩個大麻煩,他手指輕輕一劃,將電話掛斷。

沒過幾秒鐘,手機再度震動起來,還是娜姐的來電。

他有點猶豫,要不要接呢,他要是不接,娜姐肯定會不停打過來的。

要是接,車後座坐著的兩個大麻煩會不會殺他滅口?

手機不停震動的嗡嗡聲是相當惹人心煩的。

白洛影跳到前座,看了眼手機屏幕。

來電顯示是「娜姐」。

https://tw.95zongcai.com/zc/10429/ 齊銳他是知道的,四小天王之一,這兩年剛紅起來的。

至於這個娜姐,他同樣知道,娛樂圈有名的金牌經紀人,齊銳就是她帶出來的。

那些狗仔以為齊銳撞了人,這種時候肯定需要經紀人來公關的。

「接吧,只要別說不該說的話。」

得到狗妖大人的許可,齊銳這才敢接通電話。

剛接通,就聽到李娜的聲音在話筒里炸響:「掛我電話?翅膀硬了是吧?」

娜姐脾氣火爆,這種時候,最好的應對方法就是不說話,免得火上澆油。

他習慣地拿起藍牙耳機想戴上,瞥見副駕座上的狗妖大人,又將藍牙耳機放回去,打開免提。

他的小命還捏在狗妖大人手上,不能讓狗妖大人感覺到一絲一毫的不安定因素。

過了一會兒,李娜的聲音再度響起來,分貝卻是小了很多:「你真撞人了?」

齊銳回道:「沒有。」

李娜有些不相信:「要是沒有,照片上那coser的衣服怎麼會破,你跟我說實話。」

齊銳誠懇地道:「真沒撞,他的衣服本來就是破的,娜姐,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那是怎麼回事?」

「他……」齊銳想了想,「他女朋友身體不舒服,情急之下攔下我的車,想讓我送他們去醫院。」

聽到這,白洛影差點沒笑岔氣。

無良主人啥時候成夜非離女朋友了?

不過他懶得糾正,女朋友這種現代辭彙夜非離能聽懂才怪了。

李娜斟酌了一番:「他們在你車上是吧?去市一院,我馬上到!」

這次的危機公關,她打算從兩個方面進行。

到權威醫院做一下傷情鑒定,用鑒定書說話。

以及請兩個coser出面澄清。

說完,她掛了電話。

齊銳看向副駕座,徵詢狗妖大人的意見。

白洛影想了想:「行,就去市一院。」

無良主人總是暈倒有點不對勁,去檢查檢查也好。

夜非離終於忍不住地發話了:「你知道這是哪裡?」

白洛影驕傲道:「那當然。」

他可是這裡的原住民。

去市一院的路上,白洛影叮囑了夜非離一些注意事項。

第一,少說話,不確定的問題讓喬銳來回答。

第二,請表現得像一個沒有修為的普通人。

第三,別殺人,無論多煩躁無論多生氣,千萬別殺人。



開始進入現代劇情,白洛影終於要知道千羽也是穿越的了,然後哭暈在廁所,殤殿會找過來,現代劇情只是一段過渡劇情,為了找到羽,殤會有蛻變,羽在現代也會有奇遇,回去后要打雲姬,沒有在現代的奇遇,羽打不過雲姬,愛你們 聽到最後一條,齊銳真的是心有惴惴,這一定是殺過人才會這麼說。

好想報警的說,不過,身手變態成這樣,真心得罪不起。

還是算了,保持微笑,他什麼也沒有聽到。

到市一院的時候,李娜已經到了,也已經預約好了醫生。

齊銳已經暫時甩掉跟車的狗仔。

他用墨鏡口罩帽子全副武裝好,跳下車。

夜非離抱著夜千羽跟在他後面跳下車。

小球兒已經醒過來了,三小隻都沒跟去,畢竟這裡是醫院,寵物不得入內。

李娜看到夜非離,那是眼睛一亮,這小帥哥顏值很高啊,比照片上更好看,古裝扮相很舒服,不過稍微有些瘦削,戲路可能會比較窄。

再看到夜非離抱著的夜千羽,她直接呆住了,路都要走不動了。

這比她見過的任何一個女明星都要年輕漂亮,純素顏居然能美得沒有絲毫瑕疵。

那些狗仔拍照的時候,夜非離害怕那些閃光有害,刻意護著懷裡的夜千羽,因而那些照片都沒能拍到夜千羽的臉。

李娜當即從金牌經紀人化身星探:「有沒有興趣讓你女朋友進娛樂圈發展?」

就憑這顏值,這古裝扮相,絕對能爆紅。

夜非離面無表情,什麼圈?聽不懂。

齊銳想到狗妖大人的吩咐,不確定的問題由他來回答,遂岔開話題:「娜姐,我們還是先辦正事吧,那些狗仔煩得很,會追過來也說不定。」

說得也是。

醫生幫夜千羽檢查完畢,直接呵斥起了夜非離:「懷孕好幾個月的人了,還玩什麼cosplay!」

後半句夜非離聽不懂,不過前半句,他能聽懂,這丫頭……有了?

醫生一看他的表情:「你不知道她懷孕?」

夜非離點點頭。

「那她自己呢,知道自己懷孕嗎?」

夜非離繞口令般地回了一句:「我不知道她知道不知道。」

醫生嘆氣:「你們這些年輕人啊,我看你們都不大,還在上大學吧?她已經懷孕三個月了,打胎太傷身體,好好跟家裡人溝通,休學把孩子生下來吧,別跟那些新聞上說的,在廁所里生孩子。」

夜非離能聽懂打胎和把孩子生下來。

嬌妻撩人,狼性總裁太霸道 他撇撇唇:「孩子當然要生下來。」

怎麼可能把孩子打掉。

醫生稍微有些欣慰,又叮囑夜非離道:「身為一個男人,一定要管好自己的下半身,實在管不住了,做好安全措施。」

除了最後一句,夜非離全聽懂了。

這大夫該不會以為這丫頭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吧?

「孩子不是我的。」

她是你女朋友,她肚子里的孩子卻不是你的?醫生頓時想岔了,想到了****上面,又是無語,又是連連搖頭。

李娜同樣想岔了,本來想挖夜千羽進娛樂圈,這下子一點想法也沒有了。

未婚先孕,私生活混亂,連孩子爹是誰都不知道。

這種黑歷史一旦曝光,就是死路一條,顏值再高都救不回來。

夜千羽打了點滴后,沒過多久就醒了。

看著頭頂的白色天花板,她有些發愣。 白色天花板,這分明是現代,難道她根本沒穿越?和殤的種種只是她的黃粱一夢,而現在夢醒了?

這讓她不由得有些恐慌。

好在下一秒她看到了守在她床邊的夜非離。

一襲白衣,稍微有些瘦削的身形,顯得很無害,是她記憶中熟悉的樣貌。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回到了現代,不過,安心了很多,殤是真實存在的,而非她夢中的幻影。

夜非離注意到她眼中閃過的恐慌,以為她對陌生的環境感到恐慌,試圖安慰她:「沒事的,這裡只是跟我們以前生活的地方有點不同,我一定會想辦法帶你回去的。」

夜千羽輕嗯了一聲,她在這裡生活過十八年,怎麼會恐慌。

「對了,大夫說你有了身孕,已經三個月了,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

夜千羽又是一聲輕嗯,她當然知道,正準備告訴殤,卻意外回到了現代。

「大夫說你精神太過緊張才會暈過去的,胎兒無礙,不過要注意休息。」

病房另一頭的李娜看到夜千羽醒了,走過來道:「這位小姐,你男朋友抱著暈過去的你攔下我們齊銳的車,被狗仔拍到,那些狗仔造謠說,你是被我們齊銳撞暈的,希望你能幫忙澄清一下。」

李娜的聲音多少有些不耐,跟在她身後的齊銳,歉意地朝夜千羽笑了笑。

四目相對,他有些愣住。

這樣澄澈堅定的一雙眼睛,怎麼會亂性和未婚先孕?或許,這其中有什麼誤會。

夜千羽是知道齊銳的,以歌手出道,她雖沒看過齊銳演的戲,齊銳唱的歌還是聽過的,聲線很迷人,她還蠻喜歡的。

她點點頭,既然麻煩因他們而起,幫忙澄清一下不是什麼大事。

至於男朋友什麼的,她懶得解釋,夜非離應該也不會在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李娜道:「這樣吧,你發條微博,@一下我們齊銳,然後我們齊銳轉發過來。」

夜千羽扯扯唇,一則她沒手機,二則她沒微博賬號。

「我不玩微博。」

橫刀奪愛:夜少的野蠻前妻 李娜絕倒,居然還有不玩微博的。

「得,那你跟我們一起出去,一會兒肯定能遇到狗仔,你接受一下採訪,對了,把你懷孕的化驗單子給他們看一下。」

面對那些可以用兇惡來形容的狗仔,空口無憑,必須講求證據。

走出病房的時候,齊銳將自己的墨鏡摘下來,戴在夜千羽臉上,幫夜千羽遮擋住大半張臉。

經過的幾個護士一下子認出齊銳,想尖叫不過醫院這麼肅靜的地方哪能尖叫,一個個捂著嘴激動得面紅耳赤。

李娜適時候地道:「這位孕婦身體不舒服,他男朋友站在路邊攔車,齊銳好心停下車,卻被那些狗仔造謠說撞人,只好來做個傷情鑒定。」

幾個護士頓時冒起星星眼,這多正能量啊,不愧是齊小天王,人品出名的好。

她們拿出手機:「我們能拍兩張照片嗎?」

李娜點點頭:「當然。」

既然拍了照,肯定會發微博,有幾個路人幫忙澄清,效果會更好。 對於齊銳幫她戴墨鏡的舉動,夜千羽挺有好感,她不喜歡拋頭露面,而且她這張臉被狗仔拍到會很麻煩。

「謝謝。」

齊銳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娜姐分明是故意說給這幾個護士聽的,說得還這麼誇張,而且,墨鏡配古裝,實在太怪了。

醫院外,果然有幾個狗仔在蹲守,畢竟他們認識齊銳的車。

看到齊銳從醫院裡出來,立刻一擁而上,又是拍照,又是劈頭蓋臉地甩出一大堆問題。

李娜擋在齊銳身前,將情況說明了一遍。

說明完情況,她出示了夜非離的傷情鑒定書:「這是這位先生的傷情鑒定書,他其實毫髮無傷。」

夜千羽也拿出她的化驗單子:「我是因為有孕在身才不小心暈倒的,齊小天王身為公眾人物,能夠為素不相識的陌生人停車,真是個好人。」

狗仔們對著傷情鑒定書和化驗單子就是一通拍。

這就算澄清完了。

齊銳提出要送夜千羽和夜非離回去。

李娜首肯了,夜千羽是和男朋友一起的,不會鬧出什麼緋聞,既然已經「好心」停車了,那就再「好心」送下人,做戲就要做全套。

回到齊銳的車上,白洛影噼里啪啦就是一通問:「千羽你沒事吧,怎麼老暈倒,該不會跟那些狗血電視劇里演的一樣,得了什麼絕症吧?」

夜千羽真是想撕他的嘴:「你才得了絕症,我是懷孕了。」

愛情如此多嬌 白洛影瞬間獃滯。

(⊙o⊙)啥?無良主人懷孕了?

真是猝不及防的一大碗狗糧。

夜千羽看了眼齊銳,白洛影居然當著齊銳的面口吐人言,會不會嚇到人家?

因為夜千羽的原因,齊銳對狗妖大人和夜非離已經沒那麼怕了,臉上帶著得體的微笑:「你們放心好了,我不會說出去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