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練無雙總算露出了笑容,道:「好,好。對,我是。」

不知道為什麼,她一直對妹妹這種東西極其渴望。一直一直想要一個妹妹。

只可惜她是一個孤兒,註定沒有什麼妹妹的存在。

所以,後來蘇七月被菩提老祖領了過來,說是會做為她的師妹的時候,她就特別照顧蘇七月。

她真的太想要一個妹妹了。

想了很多很多年,就好像是天生的執念。從有記憶開始,這執念就一直存在。

……

另一邊,蘇七月以最快的速度飛往了菩提老祖這裡,然後說了一下練無雙的事情。

沒想到菩提老祖卻顯得一點也不奇怪這件事,他只淡淡說了一句:「你不是已經知道她的魂魄很散么,前世的她可是差一分魂飛魄散的的人,這一世魂魄就會非常的散。不然也不會修鍊不得了。

魂魄散的人會患上離魂症,初期就如同無雙那個模樣。這事你也管不了,等到了時候,她去投胎個幾世,就可以穩定下來了。

再說,她原本很早就應該要經歷離魂症的了,偏偏不知道為什麼,現在離魂症才開始發作。

安穩了那麼久,她已經算得上是撿回來的命了。算得上好運氣了都。」

說著,然後菩提老祖就擺弄著自己發玻璃杯什麼的東西,又調了一下試劑。

做完手頭上的事情以後,菩提老祖又

蘇七月見此,又皺眉,沉著聲音,她又連忙道:「可是,師父,我已經找到了那一抹散魂。」

說著,蘇七月又低下頭,顯然有些哀傷。

難道她能夠對練無雙下手么?且不說其他的東西,哪怕她費盡修為不去取了練無雙的性命,而是選擇抽走散魂的話,那也沒有多大用處。

畢竟,練無雙的魂魄原本就不穩,若是抽走了那麼一絲散魂,哪怕是一絲,練無雙沒準就直接魂飛天外了。

菩提老祖卻是不知道這件事的,故而問道:「怎麼了?尋到了那就去拿下啊!難不成你不想回去了。

據我所知,若是散魂離體時間太久,很容易就會擁有自己的思想,然後進行噬主的。

你還捨得沐血出事?」

菩提老祖抬起頭,問了最後一句話。

聽言,蘇七月臉色更僵,而後眼圈立即一紅,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怎麼辦。擁有那一絲散魂的人是師姐,我也沒有辦法。難道我還要去迫害師姐?」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怎麼辦。擁有那一絲散魂的人是師姐,我也沒有辦法。難道我還要去迫害師姐?」

而菩提老祖是不知道練無雙擁有那一抹散魂的,不然他不會這樣開口。此刻聽了蘇七月的話,一時之間也恍然了。

「怎麼可能呢?」菩提老祖問道,「你可是後來才進入的玄界,在你沒去玄界之前,無雙就已經存在了啊。按理說,散魂離開體內不應該是重新投胎么?」

蘇七月皺著眉,然後又道:「那一抹散魂分成了三份,一份已經被我吸收了,其他兩份就散開在其他位面了。」

說著,蘇七月的眉毛皺的更緊。像是極其愁緒,卻又不知道她在愁一些什麼。

而菩提老祖聞言,頓時明白了過來,道:「那確實是比較麻煩,不過如今無雙的離魂症已經開始了,哪怕你不去抽出那一抹散魂,她也堅持不了多少。」

「不能救她么?」蘇七月喃喃道。

菩提老祖一愣,然後道:「她只能選擇無數次經歷冥界然後吸收足夠的魂氣才可以穩定魂魄。

現在魂魄很散,就算她這一世你救得回來她,她下一世也得承受這個苦難。甚至會更加艱苦。」

菩提老祖嘆了口氣,又繼續道:「你別管她這事了,那是屬於她自己的劫。她必須得完善自己自身的魂魄問題。」

說著,菩提老祖眼底又閃過複雜,想說什麼,卻又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最後嘆了口氣,繼續整理自己的實驗器材去了。

只是手底下卻越是沒有了主意一般,越去整理,就越是繚亂。

蘇七月見此,也嘆了口氣,要她自己出手,她肯定是做不到的,只能等待,只能等待。

但是她不知道的一件事情是,實驗室轉角那一個門,那一抹白色身影徹底聽到了她們只見的談話。

瞬間,她眨了眨眼睛。像是隱忍什麼,眼角泛著淚光。強迫自己笑起來,偏偏只能扯出僵硬的不能再僵硬的笑。十分的勉強。

她說她自己相信世界上有玄幻,可是,沒想到自己師妹跟師父都會這些東西。

不過使得她特別欣慰的一件事情是,蘇七月壓根捨不得抽走她體內的散魂。

她到底對自己還是有這個感情的。

說起這個散魂,練無雙忽然就想起了三個月前發生過的一件事情。

那時她已經隱隱出現了怪病的癥狀出來,或者說是離魂症的初期癥狀出現。

但是因為海面上忽地出現一個身影,緩和了癥狀的發生幾率。

起初她以為是落難的人,故而趕緊跑過去救人,只是萬萬沒想到,等她游到那裡,那身影卻不見了。

像是人間蒸發一樣,壓根找不到身影。

一開始,她以為那人沉入了海底,可不論是怎麼樣尋找,也尋找了很久,最後都尋找得到那個人。

後來,實在是沒有找到那個人,事情也過去了半個月之久,她才努力說服自己,那應該是自己看錯了的緣故。 後來,實在是沒有找到那個人,事情也過去了半個月之久,她才努力說服自己那是自己看錯了的緣故。

現下聽了菩提老祖他們的對話,練無雙心想。 永恆聖帝 如果自己沒有猜錯,那一抹身影應當是他們說的散魂不錯了。

因為自己實在是因為那個散魂出現過了之後,自己的怪病才緩和了一會。到了後邊,才陸續再次出現。

艱難的眨了眨眼睛,抿了抿唇,練無雙固執的想要把那眼淚給再次吞進去。

卻發現,無論自己如何忍耐,眼淚只能夠越流越多,完全止不住。

實在是忍不住了,練無雙就立即離開了菩提老祖的實驗室。

然後跑到不遠處的空地里,放聲哭泣,哭了許久,像是已經發泄完了自己的情緒。

最後練無雙想了許久,才怔怔的離開了這地兒……

……

三日之後,實驗室之中:

「師父,有你的信。」蘇七月從信箱中拿出一封信出來,朝著菩提老祖開口道。

其實若不是信封里已經煥然一新並且插上了一朵花兒,蘇七月也注意不到這個信箱。

畢竟,在二十一世紀這個年代,誰還使用信這種東西,網上企鵝微信一找聯繫人,或者是直接發簡訊,那都可以聯繫的到人了,最不濟還有電子郵箱這種東西。

到底是誰呢?不過看樣子應該是親自過來送信的人。

至於菩提老祖,聽了蘇七月這句話,更是驚訝,問道:「怎麼可能還有我的信?」

要知道他除了自己兩個弟子,還沒有跟誰接觸過來著,更別提認識什麼人。

怎麼可能有人給他送信。至於信箱都是上個世紀九十年代裝上做裝飾用的了。

他壓根沒想到居然今日收到了信,以往幾十年都沒有人送信啊。

真的是奇了怪了。

想著,菩提老祖也想知道究竟是誰寄的信件,於是也沒有猶豫,直接伸出手接過信封,沒想到拆開表面包裝,裡面的信填的名字卻是兩個人的,只見裡面寫著:

七月,師父親啟。

瞬間,蘇七月與菩提老祖就明白了這信是誰寄的了,除了練無雙還有別的人么?

就是不知道她自己為什麼要那樣做了。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蘇七月看到信件心底卻忽然覺得不妙,心中越發慌悶,而後著急的道:「師父,快一些拿出來看一看。」

緊接著,蘇七月又從信箱之中拿出來了一個盒子大小的東西。

而菩提老祖,也有與蘇七月一樣的感覺,並且更加強烈。故而立馬拆下信件,打開一看。

只見裡面寫著以下等內容。

親愛的師父,師妹:

師父,師妹,你們好。記得注意好身體。這是我給你們寫的第一封信,當然,也是最後的一封。

師父,師妹,我走了。我前幾日也已經聽到你們的對話。起初不能接受,後來,漸漸的我接受了現實。

我思來想去許多天,從你們說出來的信息再到我得的怪病當中,我覺著,既然在這個世界上逗留太久反而對我不好,那我可以選擇早一些離開這裡。 我思來想去許多天,從你們說出來的信息再到我得的怪病當中,我覺著,既然在這個世界上逗留太久反而對我不好,那我可以選擇早一些離開這裡。

師妹不要愧疚,因為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我無法長伴著師父,這個世上我也只是一個孤兒,從來沒有什麼欲/望,也沒有體會過什麼叫七情六慾。

就是對師妹的好,也只是因為我心底對妹妹的一個執念,對師父的尊敬,也是我內心的一個底線。

我本早有這個念頭,偏偏妹妹的執念牽挂著我。

我始終覺得,我應當是有一個妹妹的,哪怕我還沒有見過她。

但是後來,漸漸的,我絕望了,因為我只是孤兒。 錦繡盛婚 從出生就被父母拋棄。

我依舊記得,兒時受到的嘲諷。它們伴隨了我太多太多年。

這個世界對我而言有太多太多的惡意,我從來找不到活著的意義。於是我只能盲目的追求醫學,想著去尋找,去追逐一個小小的答案。

但現在,我似乎已經達到了頂峰,卻依舊尋不到我想要的答案。

身體方面,你們說的離魂症,我思考了一下,我的身體大抵是不行了。既然遲早要離開,我會選擇早一些,那樣,我也不必承受離魂症帶來的痛苦與折磨。

我離開,對大家來說,大部分也是一種好處,尤其是對於師妹而言。我能夠讓師妹的任務也能早一點完成,其實我很高興。真的很高興。

既然冥界能夠讓我的魂魄變得完整,那麼我會到那裡去修復我的靈魂。

也為了這一世的問題,能夠在下一世尋找到答案。

只是,下一世我興許就記不得師妹了。但我同時也慶幸著,沒準,下一世我也能夠與你們一樣,去修鍊。

到時候,師妹記得尋我,喚醒我今生的記憶。

最後,希望師父能夠找到師父想要尋找的那個人。也希望師妹能夠儘快的,儘快的完成任務。

——努力學習愛你們的,無雙。

蘇七月讀完這個信,一時間懵了。

回過神之後,終於明白髮生了什麼,當下就立即將信件丟了,然後著急的朝著練無雙的房子狂奔過去。

她顧不得什麼了,玄力什麼的在這一刻盡數用上,就是為了自己能夠更加快速的抵達練無雙那兒。

而原地,菩提老祖掐指一算,最後嘆了口氣,眼圈忽地也紅了,一張平時笑嘻嘻的老臉徹底沒有了笑容,有的是無盡的哀傷,一下子,菩提老祖倒在地上,哭道:「無雙,無雙……」

到底是自己的親徒弟,手把手帶出來的,哪怕相處只有僅僅十九年,那也不會沒有感情。

他是真當親女兒對待,如今說去就去了。

哪怕早已有這個準備,哪怕她的魂魄不會消失,只是,轉世之後,那還是練無雙嘛?

她會擁有其他名字,她不記得師父師妹,也會因為成長環境緣故而使得性格不一樣。

她說,要叫蘇七月在她下一世喚醒她今生的記憶,那是談何容易?!

要知道,一旦進入冥界,憶魂就會自動分離,成為她投胎的養料。沒有了憶魂,除非執念異常強大,否則根本不可能恢復前世的記憶。

就是執念強大的,也得依靠機遇才可以徹底恢復前世的記憶,那幾率,是非常稀少的存在。

蘇七月遇到了,難道同樣的機會還能夠降臨在她頭么?

一時間,菩提老祖又恍惚了一會。

他是修鍊者吶,記憶何其強大,他依舊記得自己看見那個小丫頭的時候,依舊記得她小心翼翼隨著自己腳步走的時間。

好像是昨天發生的事情了。

原來,今天不僅是小丫頭已經長成了大姑娘,她也已經不在世界上了。

越想,菩提老祖心底就好像是揪著痛一般,寒冷而心澀著。

他想插手這件事,偏偏,插手之後,菩提老祖明白,後果只能更加嚴重。

就好像她的前世一般……

……

另一邊,蘇七月好不容易已經到達了練無雙的家門,用力踹開門,沒想到看到的人卻是練無雙救下來的那個女子。

「你怎麼在這裡?」蘇七月開口問,眼底充滿了懷疑。

夜帝霸愛小狂妃 而那女子被嚇了一跳,見眼前這個陌生女子,莫名的,感覺到害怕。

但很快她就已經鼓起勇氣,回道:「這是我姐姐家裡,我怎麼不能在這裡?」

「姐姐?」蘇七月忽地冷笑一聲。

她自己的師姐要是有妹妹她能夠不知道?

想要反駁對方,但是她忽地就想起了練無雙寫的那一封信,知道練無雙心底的執念,咬了咬牙,蘇七月就忍下了想要把對方揍一頓的感覺。

「無雙呢?她在哪裡?」蘇七月皺著眉,問。

介於自己跟她不熟,而她也已經是練無雙名義上的妹妹,不論怎麼說,她如今在別人家裡都應該要禮貌一些。

故而蘇七月沒有直接進去。

蘇七月自認為自己已經很客氣了,以往她來這裡哪一次不是直接闖入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