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您的意思,也大概知道院裏的想法,但我還是想試試。”

徐可轉過身,眉頭蹙了起來。

“當時在新生開學慶典上,我拒絕了沈總,很多人都說我在待價而沽,但其實不是。

我沒想要去百度的心思,因爲我準備在浙大,做自己的事業。”

在後面走廊燈的照映下,鄒小北的一張臉看起來有些柔和,但他說出來的話,卻盡顯野心鋒芒。

“我查過浙大近五年來的學生創業情況,說實話,中規中矩,沒有真正能闖出來名聲的。

院裏與其分化資源,一年推一個創業項目,不如整合資源,做出來一個標杆。”

徐可本以爲他在糾纏自己,沒想到會聽到這樣一番話,問道。

“你指的資源整合是?”

“今年院裏的創業扶持名額已經下來了,對吧?

但這個名額,往後推遲幾個月再放下來,對院裏也沒什麼損失。”

鄒小北笑道。

“與其今年推陳子睿,明年推我,那不如讓我和陳子睿先比劃比劃。

所謂優勝略汰,贏的人,也更有被推的價值,不是嗎?”

這番話,很張揚。

但必須承認的是,徐可被說的竟然有些心動,他反問道。

“那萬一是你輸了呢,陳子睿也確實是有真本事的。”

“沒有萬一。”

這一次,鄒小北迴答得很乾脆,半點沒含糊。

“因爲我比他厲害。”

徐可已經很多年沒遇到過這樣的學生了。

有野心,肯爭取,目標明確,知道自己要什麼。

說實話陳子睿其實也挺有實力,但這學生太喜歡藏心思,有些小家子氣。

看着眼前鋒芒畢露的鄒小北,徐可笑了笑,沒點頭同意,也沒拒絕,只是說道。

“這兩天,拿着你的企劃書來找我。”

於是鄒小北就笑了。

“好!”

………………………………

送走了徐院,鄒小北不由鬆了口氣。

和領導談話有時候還挺需要費心思的。

你得摸透他喜歡聽什麼,什麼時候找他合適,還得給他拿出證明自己實力的乾貨。

昨天在校醫室外面,王平說,徐可這人只看結果,喜歡有衝勁兒的學生。

而學生會主席陶圓,可以利用職務便利,打聽到院長的行蹤。

於是,鄒小北在院辦樓下爲自己爭取到了‘一支菸’的時間。

領導也是人,累的時候也想抽根菸,抽菸放鬆的時候,纔有心情跟你聊兩句。

要不然人家一個院長,平時忙的要死,哪裏有功夫管你們兩個學生的紛爭?

最後雖然徐可沒表態,但也沒堅持再讓鄒小北搬出去。

至於接下來這事兒能不能成,得看‘校園幫’的企劃報告,能不能打動他了。

鄒小北在院辦樓門口站了會兒,直到徐可的身影消失在大門外,這才轉身回辦公室。

屋子裏,九個男生坐在辦公桌前,直勾勾的盯着他。

鄒小北嚇了一跳,納悶道。

“怎麼了這是?”

“剛剛那是徐院吧,他來找你做什麼啊老鄒。”

“會不會是因爲陳子睿那事兒。”

“我覺得肯定是,那咱這辦公室能保住嗎還。”

“霧草,要是徐院讓我們搬的話這可咋整,老鄒你還能找到這麼好的辦公室嗎?”

“要我說,陳子睿那傢伙還真不是個東西,損招真是一個接着一個,乾脆我們把他套麻袋得了,也省事。”

顯然,徐可的到來,讓本來就糟心於事業不順的大家,更加焦慮緊張。

開局暫時不好,後面可以努力。

可如果辦公室都要被迫讓出去,那還怎麼玩兒啊。

“剛好在樓梯口碰到了,所以聊兩句。

不過你們既然都看見了,那我也得說兩句實話,這個辦公室,咱們不見得一定能保住。”

鄒小北在辦公桌前坐下來,嘆了口氣。

“院裏計劃是扶持陳子睿的,但我想着,咱們也未必不能爭取下。

這兩天,我要給徐院出個策劃報告,而你們也不能拉胯,得把校園幫的生意做起來。”

辦公室裏頓時安靜下來。

大家互相對視,都但到了彼此眼睛裏的壓力和決絕。

就算是爲了這間辦公室,也得咬牙衝啊。

“老鄒,這是我們剛纔總結出來的一些問題,我都彙總在這裏了,咱們一起過一遍。”

莊筆把一張A4紙遞過來,說道。

“試營業一共是三天時間,那咱們也要抓緊了,今天犯的錯,明天就不能再犯。”

如果放在兩徐前,哥幾個肯定沒這麼快調整好心態。

那時候去掃個街沒談成合作,大家都沮喪的不行,還得靠鄒小北來打雞血。

但是現在好了,自從今天的第一次開工過後。

所有人雖然沮喪並且有壓力,但是大家都自覺的沒有再爲難老鄒。

大家都知道,鄒小北也是人。

前一陣子鄒小北臉上的疲憊,其實莊筆、徐長青他們都看在眼裏。

今天的衆人有壓力是有壓力,但是表現已經比開始那會兒要好了很多。

其實這就是一種成長。

但這種成長太慢,有時候還是需要再人爲鞭策一下。

於是,鄒小北決定再添一把火。

看看能不能再推大家一波!

鄒小北沒接那張紙,只是看着面前的莊筆笑道。

“既然是你彙總的,那就由你來負責把這些問題過一遍吧,我也想聽聽,大家第一天營業的想法。”

啊?

聽到鄒小北這麼說,莊筆表情一呆,趕忙擺手。

“不不不,我不行,這我哪兒能幹的來啊。班長,還是你……”

“別害羞嘛,都是自家兄弟,說不好也沒人笑話你。”

鄒小北不給他推脫的時間,帶頭開始起鬨。

“來來來,大家鼓掌歡迎啊,校園幫第一次例會,由我們莊總來主持,歡迎莊總來給我講兩句。”

衆人聞言都樂了。

本來剛纔還挺糟心的,大家一個比一個壓力大。

可老鄒這人就跟個小太陽似的,渾身都是動力,簡單兩句話,就能把全場的氛圍調動起來。

摸了摸自己的腦袋,莊筆也有些尷尬。

但是很快,他就猛吸了口氣。

既然老鄒看得起自己,這邊又都是自家兄弟,尷尬個什麼?

幹!就完事了! “哈哈哈……瞧你說的,什麼真香,我這是服從組織的安排!”顧藏鋒尷尬的笑了起來。

“呵呵……是嗎?如果不是也給妖嬈安排了這個任務,如果不是送你一支解毒劑,你會幹?”裘自在一臉鄙夷的笑了起來。

顧藏鋒立即一臉正色的拍着胸口:“開玩笑!其實……妖嬈不妖嬈的無所謂,解毒劑不解毒劑的也無所謂,主要是我喜歡當老師!領導,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從小的夢想就是長大後成爲一名受人尊敬的人民教師!奈何本人沒什麼文化,行走江湖全靠一句臥槽,感謝領導給了我這個機會!謝謝領導栽培,我一定不會辜負領導給我的期望!”

裘自在呆呆地看着顧藏鋒,嘴角叼着的香菸也掉在了地上。

好一會兒裘自在才朝顧藏鋒豎起了自己的大拇指:“講道理!狼鋒,我以前真的不知道你是這樣一個人!直到今天我才發現,原來這個世界上有人比我的臉皮還要厚!你真是刷新了我的三觀!我也要謝謝你,有了你,我再也不用揹負龍族第一厚臉皮的稱號了!”

“哈哈哈!”顧藏鋒假裝沒有聽到裘自在的話,“對了,要保護的人究竟是誰?一個教授而已,來頭很大嗎?需要我和妖嬈親自出手!”

裘自在輕輕點了點頭:“對方的來頭……嗯……對方你應該認識!孔沐風,不陌生吧?”

“是他?孔沐風?”顧藏鋒微微一怔,“我當然認識他!老熟人了!”

“嗯,我知道你認識他,所以今晚過來沒有帶任何有關於他的資料!龍族所能夠提供的資料,和你腦海裏對孔沐風的瞭解比起來,簡直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嗯……”顧藏鋒輕輕點了點頭,“是血影的人要來殺他了嗎?”

“不是!”裘自在搖了搖頭,“血影在幾年前向我們龍族保證以後不再找孔沐風的麻煩,所以我們纔將被擒的幾個血影殺手放了!前幾天,龍族總部得到可靠情報,紅衣教準備對孔沐風動手了,至於紅衣教爲什麼會突然決定對孔沐風動手,着我們就不得而知了,經過龍族總部慎重考慮,最終給我們南方省分部下達了保護孔沐風的指令!”

裘自在所說的紅衣教,是全球十大頂尖勢力中的一個。

“應該的!”顧藏鋒深深地抽了口煙,“孔沐風給龍族帶來這麼多好處,要是龍族不管他的安危,那真會寒了人心!”

“對啊!所以我們南方省分部經過一次會議,最終決定派你和妖嬈一起去保護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