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愛情讓人變得殘忍

原本相愛的人變成心頭的針

越是愛的真

越是傷的深

就像黑夜和白天

相隔一瞬間

明知道說再見

還別說,小姑娘用女聲唱男人的歌還真有一種特別的韻味。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我們把它藏在心底的最深處,不願向任何人提及,只能偶爾的通過歌聲去抒發一下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對面的車已經只有幾米了,高。潮要來了,剛剛好,此刻的林雲氣沉丹田,默默的運氣,林氏龜息功瞬間運轉大小週天,對,這貨開始憋氣了,並把電瓶車減慢到一個最低的速度,又往渣土車道這邊靠了一點。

後面的張月絲毫沒有察覺,也許是因爲太投入,也許是真的開始感動自己了。

“天空啊下着沙

也在笑我太傻……”

張月的歌聲戛然而止,可不是天空正下着沙嗎,不用回頭,林雲也知道張月吃了滿嘴的灰塵。

電門兒一擰,錯過渣土車並快速的逃離《下沙》現場,效果達到了就好,可不能讓人家小姑娘心裏留下什麼陰影。

不過也沒什麼,這也算是爲未來的女司機上了第一課,無論任何時候都要遠離大貨車,這是教育意義非凡呀,對的,因爲這樣想才能減輕林雲此刻內心慢慢浮起的罪惡感。

“MD,我呸呸,一會回去給他們路基劉老闆打個招呼,好好教育一下這羣司機,這是趕着去投胎呀,開這麼快。”

等得電瓶車出了灰塵籠罩的區域,林雲假裝呸了兩口,裝模作樣的罵道。

後面的張月一陣的咳嗽乾嘔,林雲沒辦法,只能把電瓶車停在一邊,張月從後座下來,到路邊咳嗽乾嘔去了。

對了,後座下還備有未開封的礦泉水,這孫子把車靠好,拔下鑰匙,打開後座拿了一瓶礦泉水,遞給張月,十足的一個關懷備至的,體貼入微的紳士加暖男級別的大哥哥呀。

張月就着水漱了幾口,再把臉上打理了一下,可算是緩過來了。

“謝謝雲哥。”

“嗯,沒事,工地上就這樣,習慣了就好了。修路修路,可不就是吃灰喝土嘛。”

這貨絲毫沒有始作俑者的覺悟,對這個謝謝也沒有絲毫的受之有愧的感覺,也是夠了,神會懲罰你的。

等着張月收拾完畢,兩人繼續騎車前行,沒多久就來到了主線路基上的一個明顯缺口的地方,因爲要保證半幅施工車輛通行的緣故,像這種涵洞都是左右分開施工的。

林雲停好電動車和張月先後下來,走到基坑邊,一個比林雲明顯大一號的圓乎乎小胖墩快速的移動到了林雲的面前,對,球是怎麼移動的來着?真的是有一種既視感。

給林雲遞上香菸,並把一次性打火機遞給林雲,林雲也沒客氣,接過來點上,這貨開始慢條斯理的打官腔了。

“小李呀,都弄好了嗎?你應該昨天就預計好時間,提前通知嘛,你看我現在通知監理報檢,至少小半個小時才能過來,萬一監理辦沒車,還得派車去接。”

“對的,對的,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這小胖子要是插上尾巴估計也像小奶狗一樣屁顛兒屁顛兒的,求人辦事被人管,低調謙虛肯定是沒錯的,林雲見小李一副討好模樣,也不好再拿他開涮,算求,今後有機會的,暫且記下。

可見這貨惡趣就跟二桿子精神一樣是不間歇發作的。

林雲摸出電話,走了兩步,因爲這邊是屬於監理辦內部劃分的路橋二工區,也就是另一個專業監理工程師的管轄範圍,對的,老李頭兒。

“喂,李工呀,首件涵洞基礎鋼筋弄好了,你啥時候過來檢查一下。”

“嗯,知道了,小林呀,我現在有事過不去呀,下午吧,你讓他們繼續弄,把影像資料保存好,我下午上班就過去。”

“好的,李工,你放心。”

拉到,不來更好,林雲掛了電話,給張月吩咐了幾句拍施工照片的注意事項,就和小胖墩拿着尺子下去擺拍檢查照片去了。

拍完照,給小胖墩說了監理下午來,讓他們繼續抓緊合模板,到時候監理檢查完,最好是今天就澆掉,小胖墩連連點頭,一口一個保證、放心,倒是讓林雲很受用,MD,天天被人管,可算是嚐到一點管人的樂趣了,態度好,嗯,以後沒事多過這個工點呢,找找平衡。

這段時間倒是偶爾有人指使了,測量組也解散了,各自歸位,但是這段時間這羣人被另一個分管隧道的項目副經理全給抽到隧道工區去做準備工作了,好景不長吧,又是光桿一條了。

彭鵬這小夥子倒是偶爾空出來吧,都是呆個一天半天就的又過去了,MD,真把林雲也當成羅兵一樣的老黃牛了。

林雲聽說隧道工區馬上要新建2#拌和站了,凡是管現場的科室今後都得留人常駐,直接吃住就在那邊了。

MD,這麼大一羣人,去山上打老虎嗎?真要是老虎來了,嗯,這幾人也差不多夠了,老虎應該能吃個半飽了。

處理完這邊的事情,快十點半了,林雲騎車帶着張月往回邊走邊看着,就這麼在主線路基沿途走走停停,每個工點都停留一下,囑咐幾句,再擺拍點照片,十一點多就來到了標頭位置,因爲標頭是一個立交樞紐區,離橋修好還早着呢,墩柱都還沒開始做。

張月不知道什麼原因,回來的路上一直不怎麼說話,也沒有去的時候的咋咋呼呼了,電瓶車拐到經過村莊的小道上,從這裏回項目部大概有六七百米的樣子,還別說,這邊的村莊自建房都建得相當漂亮。

清一色的新式小洋房,家家都是圍牆圍起來的小院子,四周都種上花草果樹,確實非常雅緻,讓人眼前一亮。

“雲哥,停一下,停一下。”

林雲聽得張月在後座招呼,趕緊停下來,這小姑娘車還沒停穩就竄出去了,那速度簡直是少有的敏捷,年輕人果然是澎湃的青春活力呀。

小姑娘直奔路旁的一所小洋房,小洋房圍牆外側有一個花臺,這就是小姑娘的目標了,一棵大概兩米多高的黃桷蘭,上邊開着好多白色的小花。

小姑娘快速的採了十幾朵,這麼小一棵樹,估計也採差不多了,聽得好像有狗叫和開門的聲音,小姑娘又飛快的跑回來,手腳麻利的爬上後座。

“雲哥,快走,快走,主人出來了。”

兩人騎着車飛一樣的快速逃離了“採花案”案發現場,等得主人出來也只能鞭長莫及了。

“兔崽子,慢點,別摔池塘裏邊了。”

聽着後邊傳來的不知道是提醒還是詛咒,林雲把電門兒都擰完了,哈哈哈哈,跑遠了兩人一陣大笑。

女人都是愛花的,都喜歡把漂亮的花佔爲己有。

年輕女孩也和男人大多是單細胞,無論怎麼樣的社會毒打,瞬間就會滿血復活。

年輕可真好呀。

生而爲人,無論男人女人,皆有或多或少的相似情緒和思維方式。

“天空呀下着沙,也在笑我太傻……”

後座上的張月此刻因爲採花成功的原因心情大好,又在開始循環哼唱着剛纔未完成的游鴻明的《下沙》的高.潮部分。

上午11:35

辦公室,林雲拿着張月記錄的數據,字如其人,美麗大方端莊。

快速的錄入到電腦上,計算出結果,再添加到已經完成的比對錶格上,還好還好,只差一噸多,600多噸的重量,這麼點,完全說得過去,平均到每個結構物也就幾公斤十幾公斤的事,合理的偏差範圍。

這事算完了,一切安好,經得起查驗,悄悄的把結果發曾老闆QQ上,林雲長出了一口氣,開始在椅子上宕機癱瘓。 工程人生

第一卷

第十八章 看電影不如吃燒烤!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愛離別、怨長久、求不得、放不下。

———倉央嘉措《問佛》

一個詩人,一個哲人,一個爲情所困的年輕人,一個只活了23歲的的六世達。賴喇嘛,他選擇了放下一切,甚至是自己的生命,但卻留下了不朽的篇章

人生就是一場單程旅行,並不是比賽,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目的地。

執著嗎?

爲何不放下自在。

放不下是最大的苦,世人皆高估了自己的重要性。

對於歷史的長河來說你我皆如沙粒般渺小。

除了所應當熱愛的人,一切對你我來說都不是那麼的重要。

除了熱愛着你我的人,也再沒人會覺得你我是那麼的重要。

勘破、放下、自在。

不要做那被俗世矇蔽的眼。

不要讓那鮮紅滾燙的心變得漆黑骯髒和臭不可聞。

————————————-

吃完飯,睡午覺,這是必修課,幹工程時間越久就越需要。

工人們需要午睡來恢復體力,而管理人員們則需要午睡來清醒紛亂的大腦。

其實管理人員離開了工人什麼都不是。

而工人離開了管理人員也會一無所成。

而這兩者也並不是舵手和船員的區別,因爲那樣比喻並不準確,並不完全都是指揮和領導的從屬關係,反倒是我們從工人身上學到的更讓我們受益匪淺。

更像是同甘共苦的兄弟,只要我們能放下身段,去和他們打成一片。你會發現,除了女人可愛,他們也同樣可愛。

我們對他們的需要程度甚至遠遠的超越他們對我們的需要程度。

他們絕對比我們重要,絕對!

吃過午飯,林雲躺在牀上午睡,因爲好基友陳雷還沒回來的原因,這貨還真睡不着,躺在牀上瞎想。

吃飯那會看樣子好像要下雨了,但願午休起來這雨能下得下來,阿彌陀佛,林雲在心裏默默的祈禱着,不一會兒就睡了過去。

一覺醒來,果不其然,下雨了,陳雷這小子不知道啥時候回來的,躺在牀上還沒有起來,林雲看看時間。

才兩點四十,要不下雨的話,離上班時間還有一會兒呢。

既然醒了,自然就得起來,也不去管陳雷,難得下雨,只有下雨才能讓大家這樣偶爾的放肆。

下雨天,管理人員或三三兩兩的出去聚餐、看電影、或找個對方躲起來小賭怡情。

工人們倒是沒有這麼小資,睡覺玩手機成了他們最大的消遣,聚餐看電影是不會去的,因爲大部分花錢的活動他們都不喜歡。

不喜歡嗎? 疼夫攻略:我的凶萌寶藏妻 也有小賭怡情的,輸贏不過三十五十,一百二百。輸的人垂頭喪氣,贏的人歡天喜地。

林雲來到辦公室,只有羅兵在,這貨真的是一頭老黃牛呀,兢兢業業,毫無怨言,只是人生真的該如此嗎?

這個浮躁的時代,這樣的人太少了,但如果全部都是這樣的人,那工作和生活中得少了多少的樂趣,林雲本就是浮躁的,與世人一樣,所以羅兵並沒有錯,而是他和這個時代顯得格格不入而已。

坐定,點一根菸,林雲難得的翻起了近期正在施工的和準備施工的節點圖紙,臨陣磨槍不利也光嘛,多少還是要做到了然於胸的。

這一翻,還真就慢慢的看進去了,人嘛,只要認真了,蹲廁所都會有收穫。

大概三點十分的時候,辦公室進來兩個人,一個是指揮部的王主任,一個是林雲從未見過的小夥子。

不用問,林雲都知道他們的來意,肯定是J1監理辦查臺賬發現的問題,已經上報了,至於這裏邊的事情,林雲是看不透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