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形即將撐不住的時候,一個手掌落在了他的身後,支撐了他,他沒有倒下去。

「這樣就不行了?」紀羽淡淡一笑,跟戰形一起,並肩站在了第四十七層,只不過戰形看上去已經沒有力氣了。

「不行了,看來還是你厲害啊!」戰形擦了擦汗,苦笑道。

他感覺自己隨時都會倒下來,只要紀羽放手。

「別想這麼多,四十七層不是你的極限。」紀羽緩緩說道。

「可是我沒力氣了啊!」戰形有些鬱悶的說道,看著紀羽的時候他又有些無語……這小子似乎還很有力氣那樣,真是貨比貨得扔,人比人……也得扔啊!

縱寵將門毒妃 「保持普通的心境,一開始你太急了,所以消耗了太多的力氣。」紀羽拍了拍戰形的肩膀,笑道:「你現在休息一下,然後繼續走吧。」

看著紀羽,戰形腦中轟然一震,他似乎想明白之前紀羽為什麼不是一步跳上去了……這不是因為紀羽做不到,而是因為紀羽在觀察……相反他這麼做看上去雖然很酷,但卻消耗了太多的力氣。

想到這裡,他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紀羽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微笑著點了點頭。

他抬頭看向天梯,九九天梯,共有八十一層,現在他不過停在了四十七層。

繼續走!

咬了咬牙,他又一步踏出,強烈的力量轟然襲來,紀羽周圍散發出淡淡的血氣,那股壓力瞬間消失……

一步!

四十八層!

此時,紀羽超越了戰形,站在了第四十八層,所有人也都安靜了下來。

這小子……太厲害了吧!

「唉!果然是個小怪物。」戰形看著紀羽,苦笑著搖了搖頭。

接下來紀羽深呼了一口氣,又是向上走了兩層,一下子就停在了第五十層的位置……

「快!快!快去通知長老們!」

「五十層!天啊,天葉學院又要出天才了!哈哈!哈哈哈哈!」

「上天要眷顧我們了嗎!」

一些考核的負責人此時心中震驚無比,又歡快無比。

五十層啊,不知道多久沒有人上過了……這一次,竟然又出現了一個天才,踏上了五十層!

軒轅環身邊的那位長老震驚的看著紀羽,他承認自己的眼光出了問題,他心中同樣的痛快無比……五十層,終於又有人走上去了么?

「學院將會再添一個聖人啊!」他壓制了心中的興奮,自言自語。

「果然厲害……」軒轅環看著紀羽,心中同樣極為不平靜。

紀羽就這麼站在五十層的位置,久久沒動……

接著,他深呼了一口氣,一腳跨起,停在了半空之中。

「他……他還想再走!」

「不……不會吧?他還有力氣嗎?」

眾人震驚無比……紀羽竟然還要走?據說從五十一層開始,力量將會增加十倍,已經很久沒有人成功走上去了啊!

「安靜!別打擾他!」

這時,一個宏大的聲音兀然傳來。

整個學院瞬間安靜了下來……眾人更是驚訝與欣喜,他們看到了一個身影,從天梯的最頂端走了出來……

「大長老……」一些人小心的嘀咕著。

竟然是大長老走出來了!

沒有人能保持平靜,大長老……那是學院非常恐怖的一個存在,實力跟虛皇相差無幾,是紫天大陸最頂級的戰力之一,此時竟然也跟著走了出來?

「靠!那小子真是逆天了,我為什麼要跟他一起走啊,我的風頭都被搶了!」戰形苦笑,但從心底他同樣是高興以及興奮的,他知道,紀羽這小子真的不簡單。

紀羽沒有抬頭,像是不知道那大長老來了一般,雙眼微閉,此時,他就是這裡的主角。

血氣……慢慢的在體內醞釀著。

在那一步踏出的時候他就感覺到第五十一層絕對不能用普通的方式再走上去了,要走,必須要使用血氣的力量,否則絕對走不上去。

血氣緩緩的流動著,最後,慢慢的滲透進紀羽的戰氣之中。

此時,紀羽雙眼兀然睜開,一步,踏出!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雙眼瞪得大大的,嘴巴大張,卻不敢呼喊出來。

五十一層……他竟然走上去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天梯的周圍,一片嘩然之聲瞬間襲遍了整個現場,幾乎所有人的嘴巴都是張得大大的,有些錯愕的盯著天梯的位置。

五十一層……竟然真的是五十一層!多少年了,終於又能見到踏上第五十一層的人了么?

「快……快去稟告長老們!」

考核的負責人急急忙忙的喊道,生怕錯過了什麼似的。

而軒轅環旁邊的那個長老渾身都是震了一下……他久久的盯著紀羽所站的位置,五十一層,那的確就是五十一層,已經超過了第五十層,這一霎,他只感覺如夢似幻,原本以為不會再有人走上五十一層,但這一切似乎都出乎了他的意料。

紀羽深呼了一口氣,站在五十一層,他神色凝重無比。

顯然,他也感覺到了五十一層跟五十層的差距,那簡直就是天壤之別,若是在煉化了血氣之前讓他走五十一層,也許能走上去,但代價絕對是三個月下不了床,畢竟五十一層開始的那種壓力實在是太過恐怖了,讓人顫抖。

「恩?」紀羽眉頭微微一皺,他微微抬頭朝著遠處望去,嘴角露出了幾分不易察覺的笑容。

有人在盯著他,而且不止一個,這些都是從天葉學院內部傳出來的氣息。

聯想到軒轅環剛走完天梯就有一個長老出現的事情,紀羽便知道自己大概是被這學院的長老們盯上了,而這些……的確也是他想要的。

總算是習慣了那種恐怖的威壓,紀羽深呼了一口氣,他站穩了,甚至感覺自己還能繼續向前走。

他不遲疑,而是又開始抬腳,繼續朝著更高的一層走去……

「他,他還要繼續!」

「不會吧……他還有力氣?難道要打破記錄?」

「說不定他就是沖著記錄而來呢?」

一些圍觀的人似乎已經有些麻木了,看到紀羽還要繼續向前走,只是覺得有些震驚,天梯的記錄是七十六層,是幾十年前的一個天才走的了,除此之外,便再也沒有人能走到這種地步了。

現在……紀羽想要挑戰那個記錄么?

但很多人腦中的第一個想法都是……不可能!五十一層固然讓他們震驚,但離七十六層實在是太遠了,紀羽雖然厲害,但沒有誰會相信他能走上第七十六層,實在是不可能。

紀羽自然也不會理會這些人在想些什麼,他只是覺得自己還有力氣,於是乎……

一步踏出,那種壓力比想象中的要小了,他知道,那是因為他周圍產生的血氣力量起到了作用,將那種恐怖的壓力給同化了。

很快……第五十二層,第五十三層……像是水到渠成一般的被紀羽踏過去了。

「那小子真變態……我已經要沒力氣了。」戰形看著紀羽的背影,心中滋味難明,他停在第四十九層,已經快要脫力了,但紀羽卻在他前面,甚至似乎比他還有力氣。

這未免讓他感覺有些苦澀,有些無奈……他戰形其實也是一代天才,雖然沒有軒轅環那麼高調,但他的潛力絕對不會比軒轅環要差,甚至還要高,天乾城的天才之位,肯定是有他戰形的一席之地的,他表面上的確是不在乎,心中對這種稱呼的確也不那麼的看重……只是,不管是再輕視也好,心中終究是有那麼一種小在意的。

現在,紀羽站在他的面前,似乎打破了自己那麼一點點的小虛榮,什麼叫天才?紀羽似乎為他詮釋了這個意思。

紀羽還在前進,許多人都安靜了下來,他們緊握著拳頭,心中更是緊張無比,似乎自己就是那個正在走天梯的人一般。

安靜得有些詭異……甚至連心臟的跳動聲都能聽到,紀羽的每一步都是那樣的清晰。

五十四……五十五……五十六……

一層又一層,紀羽的力量像是無極限一般,不斷的向前走著,一些同樣跟他走天梯的人也安靜了下來,他們站在自己原本的位置上,看著那個高高在上的身影,久久不語。

似乎是在見證一個歷史的誕生,他們像是比紀羽更加的緊張。

「六十層了……」有人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有些口乾舌燥的說道。

「呵呵,沒想到他竟然這麼厲害。」軒轅環苦澀的看著這一幕,原本以為自己已經足夠天才了,但跟紀羽比起來,自己似乎差了很多。

六十層,他沒走到這麼高,但他也走過天梯,走到四十多層的時候就感覺到了那種近乎變態的力量,現在紀羽走上了六十層,這讓他心中震驚無比,自愧不如。

「他是另類人,你的潛力也不差。」那長老震驚的同時,也沒有忘記安慰軒轅環,生怕這一個好苗子被打擊得一蹶不振了。

軒轅環點了點頭,他知道長老的意思是什麼。

六十層,紀羽又刷新了一次記錄,他久久的站在第六十層的位置,一動不動……

「怎麼回事,他難道還有力氣?」

「他難道真的想要衝擊那個記錄嗎?」

「不……不會吧?據說七十六層的記錄當年天祿師兄可是走了兩次的。」

許多的議論聲慢慢的響起,所有人都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紀羽。

當年天葉學院百年一見的天才天祿,第一次走天梯也就停在了第六十層,但他在畢業之前又走了一次天梯,最後留下了七十六層的終極記錄,學院創院以來就沒有人能夠打破了,今天……難道紀羽要挑戰那個記錄么?

戰形早已經撐不住的停在了五十層,無力的坐了下來,他抬頭看了看紀羽,心中更是嘖嘖稱奇,這小子難道要逆天了?

時間不斷的流逝著,紀羽獨自一人安靜的站在六十層的位置,他雙眼眯起,安靜,但沒有人敢去打擾他。

「他這是怎麼了?」

「不知道,別出聲,我覺得肯定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了!」

就在這句話剛剛說完之時,天梯之上的能量波動瞬間變得異常的激烈……

空氣之中戰氣此起彼伏,如同洶湧的波浪一般,衝擊著所有人的感知。

「突破!他竟然是要突破!」

這時,不知是誰大吼了一聲,聲音之中充滿了震驚。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的確,紀羽是要突破,當他站在第六十層的時候他就感覺到自己的修為似乎被逼到了一個瓶頸當中。

戰氣的不斷涌動告訴他,他即將到達一個極限了。

天空戰師三階的力量在丹田之中不斷的涌動著,來自天梯的壓力被血氣本源不斷的煉化著,幻化成自己本身的力量,之後又不斷的衝擊著自己的丹田。

紀羽想要走上第六十一層,但忽然就被一股龐大的力量壓迫,他踏不出那一步!

柳暗花明,他感覺到了滂沱的力量衝擊著自己的丹田,衝擊著自己天空戰師三階的瓶頸。

此刻,他沒有任何的猶豫,沒有比這一次更好的機會了,若是放棄的話他肯定會後悔的,於是,他下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放開丹田,衝擊瓶頸!

天空戰師三階的力量不斷的膨脹著,紀羽不敢有任何的怠慢,急忙開始調整著自己體內的情況。

感受著越來越強大的戰氣,紀羽此刻不再猶豫,任由著強橫的力量衝擊著瓶頸。

轟!

丹田之中發出了一陣轟鳴之聲,紀羽只感覺自己像是通向了一片新的世界一般,所有的壓力瞬間被釋放一空。

天梯周圍的戰氣在此時也開始變得躁動了起來,瘋狂的涌動著。

天空戰師三階的瓶頸被突破了,紀羽水到渠成的到達了天空戰師四階的地步。

然而這股涌動並未馬上停止,而是又一次不斷的涌動,開始衝擊著五階的瓶頸。

「突破了……不過那種能量的波動還沒有停止,他還想要繼續突破么?」

一些人感覺到了紀羽的異變,喃喃道。

突破一個等階已經很不容易了,這小子欲求不滿,難道還想繼續?

「長老,要不要我們將他喚醒,這樣無休止的突破他也許會爆體而亡。」

此時,一些長老已經來到了現在,考核負責人有些擔心的看著紀羽,又不敢亂來。

「別亂動,我想他心中應該有數的。」那長老雙眼頗有深意的看著紀羽,淡淡的說道。

「哼!怎麼可能……那傢伙怎麼會還活著,還走到那裡了……可惡!」

人群之中,一個不甘的聲音響起,一人滿臉怨恨的看著紀羽,似乎要將紀羽生吞活剝了一般。

他正是衛其,衛昔的表弟,當初慕芊芊同樣將他打傷了,他心中對紀羽可謂是充滿了怨恨,原本以為諸王學院會對紀羽進行制裁,但卻沒有想到這小子竟然沒事,而且還來了天葉學院……走到了那一步!

看著現在的紀羽,他就感覺到一種無力的感覺,天梯的第六十層,就算他再蠢,也不會不明白這意味著什麼,走到這種程度的人,哪一個不是天才?紀羽走完之後一定會有長老出現收他做弟子的,那個時候他想要報仇……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了。

想到這裡,他便非常不是滋味,憑什麼!憑什麼那小子就能有這種運氣?

只是他自問自己走不了這麼高……難道就這樣要放棄了么?不,他不甘心!

衛其的雙手緊緊握起,指甲都要握進血肉裡面了,報仇……他腦中時時刻刻都被這兩個字給填充著。

……

感受著天地能量的波動,紀羽強迫著自己安靜下來,剛剛到達天空戰師四階,他躊躇了很久,最後他決定了,在衝擊一次瓶頸,要到達五階!

三年成皇的承諾如同一座巨山一般壓在心中,他不願意放過任何的一次機會,這一次的突破也許會有風險,但他更相信自己能將那種危機磨滅了!

想到這裡,他便不再猶豫,繼續吸納著天地能量,準備進一步的突破。

「他瘋了嗎!他一定是瘋了!」

「他想死嗎……難道還想繼續突破!」

「哎!太衝動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