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裡傳來了兩人歡笑的聲音,接著就是旖旎的親吻喘息聲。

林庸輕輕褪著小葵的外衣,問道:「可以嗎?」

小葵有些害怕地搖了搖頭。

林庸鬆開了手,卻被小葵一下抓.住:「嗯……我是……你輕點。」

林庸點了點頭,小心翼翼地闖進了小葵的世界當中……

……………………………………………………………………………………

兩人一直纏.綿到了深夜,最後小葵在林庸懷裡呼呼地睡了過去,臉上還帶著**后的緋紅。林庸卻捨不得睡過去,一直望著懷裡的女孩,心裡又歡喜又忐忑。

自己的選擇,到底是對是錯? 輪迴判書

魂魄竟翔白鴿

原判譴墮三惡道共計三千六百世現歷盡第一百八十七世

萬法皆空無有往複判再墮畜生道以歷第一百八十八世生為綠海龜

因果劫破殼后在沙灘表層停留半個時辰

崔珏

第一百八十八世?

林庸如果沒記錯的話,上一世自己是一百三十四世,這突然跨度的六十多世是怎麼回事?

稍一思索,林庸就想明白了。自己在西疆阻止了叛亂行動,拯救了村民,同時在輪迴里,也阻止了三十多起暴力事件,估計正是源於這幾件事而獲得的陰德,自己才得以跨越六十多世的懲罰,直接成為海龜。

但是,這次的因果結是不是太簡單了?自己沒看錯吧!只用在沙灘停留半個時辰就行了嗎?

另一方面,林庸有些無奈地意識到,這次好像還只能乖乖地經歷孵化過程了,因果結上已經明文標出:『破殼后』,那麼如果沒有經歷『破殼』這個過程,自己就不算完成因果結。

想到那『生苦』,林庸有些不寒而慄,又要經歷一次了嗎?

那就……來吧!

再痛苦的命運,自己也要坦然面對。林庸大步走向奈何橋,迎向自己新的人生。

——————————

嗷嗷嗷嗷~~~

這是一片蔚藍的海域,整個海面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著翡翠般的光芒,濕膩的海風吹動著潮汐涌.向遠處,拍打在小島金黃色的沙灘上。

天上的海鳥嗖地一下穿過林庸在空中漂浮的身體,成群結隊筆直地飛向那座小島,像是虔誠的信徒找到了天堂。

林庸沒有被眼前的美景所迷惑,越是美麗,危機的反差就會越劇烈,他仔細感受了一下牽引力,正是從身下的這一片沙灘傳來。

他降下.身子,慢慢朝沙灘靠了過去。正看見一隻五厘米長的灰褐色小海龜,突然從沙坑裡破開蛋殼,笨拙地擺.弄著自己的身體,看了看這個五彩繽紛的大世界后,用鼻頭嗅了嗅海風吹來的方向,便朝著海邊小跑而去。

它越跑越快,胖胖的四肢在鬆軟的沙子里一上一下,小腦袋也左搖右晃,看起來可愛極了。眼看著它就要投入大海的懷抱,進入蔚藍的新世界。

就在這時,一隻巨大的海鳥突然從天而降,一下子擋住了它的去路。它全身漆黑髮亮,寬大的雙翅像支架一般立在身體兩側,下巴還長著猩紅的脖肉,長長的尖喙帶著倒鉤,猛地朝地上的小海龜狠狠一啄,一下就刁進了嘴裡!小海龜在那尖喙之間來回掙扎,脆弱而柔軟的身子也開始變形擠壓,那海鳥仰起頭開合數下,小海龜就無聲地進入它的腹中。

一個剛出生的生命,竟然就這麼快速地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

林庸一個寒噤,轉眼一掃整個沙灘,才發現沙灘上幾乎到處都是這種海鳥,他們埋頭一下一下地啄食著,仔細一看,竟然都是些剛出生的小海龜。

林庸震詫之餘,不禁害怕,這些海鳥如同生命收割機一般,一啄就是一條小生命,簡單地數了一數,自己看到的所有破殼的小海龜,在這兩分鐘之內,竟然無一隻生還,全部死在了那些海鳥的尖喙之下!

這就是自然,最殘酷的自然!在你最弱小的時候,意味著你最危險的時分,越是弱小,就越有人想要把你吞掉!林庸印象當中那些身長一米多的大海龜形象已經不在,全都是這些小海龜破殼而出后,眼巴巴渴望生命的眼神。

這簡直就是屠殺!林庸實在看不下去了,心裡卻清清楚楚地意識到,這就是自己即將要面對的未來,不久的將來,自己也會破殼而出,那自己到底能否活過半個時辰?

很可能連幾十秒都堅持不下去!

牽引力越來越大,林庸仔細地感受了一下牽引力的來源,竟是來自身後蔚藍的大海。一隻一米長的大海龜從浪花里浮了上來,沉沉的後背上蓋著一座大山般的巨殼,四肢不像陸龜那樣粗.壯踏實,卻是呈寬扁的蹼狀,拍打著細密的金沙,絲毫不理會身邊的這些海鳥,執著地從沙灘穿行而過。來到沙灘深處的一片灌木叢旁邊,用四肢和腦袋刨起洞來。

它要下蛋了!林庸一下飛進了它的肚子里,那大海龜轉過身來,在剛刨好的約半米深的沙坑裡,串珠一般地產下了八十多枚海龜蛋。

而林庸就成為八十多枚海龜蛋的其中一員。

大海龜將沙坑埋好之後,就轉身朝大海有了過去,彷彿一點都不擔心這窩小海龜的未來一般。這是一個神奇的過程,因為這大海龜自己,本身就是這麼過來的,它也曾面對過這幫猛禽的捕殺,更在危險的海底世界苟延殘喘,從殘酷的屠戮當中逃出生天,卧薪嘗膽二十多年後,重回這片沙灘。

從前,在它最脆弱的時候,幾乎所有的生物都是它的天敵,而今,整個世界它已經沒有天敵!

它理所當然的認為,自己的孩子,也必須這樣!

——————————————

林庸猛地醒了過來,打了一個機靈差點翻下床來,還沒從蛋殼中的黑暗世界回過神來。

林庸驚魂未定,那海鳥捕食屠殺的畫面,還映在腦海里久久揮散不去!他喘息了一會兒后,伸手在臉上一抹:「沒事,你再睡會兒吧。」

說完便爬起來簡單洗漱,用手機聯網,瘋狂地查找著關於海龜的的一切。

一個小時候,林庸絕望地放下了手機。

千分之一!

一隻破殼的小海龜長為成龜的概率不足千分之一!而且,平均百隻小海龜,只有一隻能從沙灘邊緣跑向大海!

而林庸要面對的,不光是那不足百分之一的概率,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因果結竟然要求自己在那片地獄般的沙灘上,停留整整一個小時(即半個時辰)!想要活下來,簡直就比彩票中頭獎的概率還要微小。

林庸苦笑一聲,自己竟想當然地認為,這次的因果結會非常容易,沒想到,卻是目前為止,最難的一次。

他太弱小了,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他連掙扎的餘地都沒有。難道自己就這麼坦然接受命運?

不,一定有什麼辦法!

林庸估算了一下時間,小海龜從產卵到孵化大約需要五十天的時間,在這五十天的倒計時里,自己一定可以制定出逃出生天的計劃!

對了,我可以先確定位置,如果有了位置,說不定自己可以人工地幫助輪迴中的自己,完成因果結,林庸仔細地思索起夢境當中那個小島的一切,想要在腦海當中尋找出它的位置信息。

嗡!

林庸眉心一熱,一個球形的物體出現在了自己的腦海當中,球的兩端伸出了萬千條弧線,將球包圍起來,林庸能明顯的感受到這個球體的形狀,同時自己正是這球體上微不足道的一個小點。

這是什麼……

感受著球狀物體上面熟悉的板塊和紋路,林庸差點脫口而出……這好像是……地球!

我的額頭上竟然有一個地球?

是的,這個球體上的板塊大陸和海拔分佈和自己映像當中的地球完全一樣,同時自己也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位置,就在亞洲的燕平市郊。

這是地圖嗎?不!這哪裡是地圖,根本就是GPS!林庸這才意識到,這正是上一世白鴿賦予自己的能力——全球磁感定位!

林庸差點笑出聲來,有了這項能力,未來在戰略上,自己就無形地站在了一個制高點。

只是……林庸還是無法找到海龜出生的沙灘,因為除了黃昏……亞熱帶……這兩點信息外,其他的內容一概無知!也就是說,整個地球,有上千座島嶼都符合這個條件,到底是哪一個?

林庸收回了腦海中的地圖,來到窗邊,出神地看向了遠方,心底里生出一絲無力感。

這時電話鈴聲響起,林庸一看,是隔壁的小葵。

按下接聽鍵,林庸也不拿起電話,隨意甩在床頭,已經聽到電話里的呼喚:

「臭大皮~你在看啥呢~」這聲音嬌慢甜蜜,一下子就衝散了林庸心中的鬱結。打開全息聲吶一探隔壁,林庸立馬咽了下口水。

全息中,小葵揉著隨意披散的長發坐在床邊,用被褥裹著自己的身子,小腳可愛地翹.起,一搖一搖似乎很有興緻。

林庸擠出一絲苦笑:「臭大皮又是什麼?喂,你哪來的這麼多外號?」

「這有什麼?我隨口就能再給你取十個八個的~你個賴臉頭~腫老八~打屁蟲~大灰狼~!」

這樣的鬥嘴反道讓林庸心情好了不少,眼睛一眯,打開窗子想來個惡作劇:

「什麼?你居然說我是大灰狼!」

小葵得意洋洋,也不管林庸語氣變換,趕緊抓起被子擋住半張臉:「說了你又能幹什麼?」

就在這時,一個黑影居然從酒店窗子里鑽了進來,臉上帶著壞笑:

「哼哼~小紅帽童鞋~大灰狼想吃早餐了!」

「哇啊~~!!!有鬼啊!不要過來~!」

林庸衝上去伸出手來,正要往下撓,哪知觸感一軟,發現小葵此時竟然只穿著內衣,乍泄春光一下就讓林庸轉過面去一臉尷尬!

「臭流氓~你真動手啊!看我尖尖碰碰拳!」

「哎呦!喂!怎麼這麼狠啊?哪有直接戳眼睛的!」

————————

四月的春風帶著最浪漫的氣息,大街上兩個人同行,卻被林庸刻意拉開一定的距離。

「今天想去哪兒?」林庸實在無趣,轉頭傲慢問到。

「去哪兒都行~!」小葵似乎也沒什麼注意,好像只要跟著他就行。

「這樣,既然來了也不能讓你白來,吃完早餐,你陪我去研究所配合庄老先生做研究,下午我們倆就去完成你昨天說的那幾個旅遊願望,怎麼樣?」

「同意!」小葵立刻故意湊進了些,一跳一跳似乎忘記了所有煩惱一般。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林庸在研究所的任務很簡單,每天抽血化驗,全身檢查。

而庄老進入工作狀態后,彷彿變了一個人一般,完全沉浸在神秘的雙螺旋體世界當中,越是研究林庸,越是感到驚異。看林庸的眼神也越來越古怪。

「不知你意識到了沒有,你的能力,正在慢慢增強。」庄老看著研究報告對林庸說道。

「什麼意思?」林庸不解到。

「你的基因鏈和你剛入隊時,有明顯的區別,我不知道你的變異是從哪裡來的,但我可以告訴你,你的變異基因和你的自然基因還在慢慢融合,可能你消化新的基因需要一個過程,當這個過程結束之後,你的變異才算真正飽和。單就力量變異來看,你現在的力氣,已經比你剛入隊的時候,增強了近四成。」

林庸驚訝道:「還有這種事?我是說怎麼感覺自己力氣越來越大了。那麼我還會繼續變強嗎?」

庄問搖搖頭:「任何事都有一個極限,你的力量基因已經基本融合完畢,成長也開始放緩,想要變強,只能從後天的鍛煉中獲取。但是你其他新變異的能力,還有融合提升的空間。」

林庸點點頭,也對,因果結帶給自己的獎勵應該屬於先天性優勢,一個小孩成長為大人都要十幾年,這基因融合同樣需要一個過程。但最終能不能有效運用,卻全靠後天的磨練。

林庸配合完早晨的研究后,庄問讓他明天再來,看著這個專註而孤獨的老人,短短几個月的時間裡,臉上蒼老的皺紋變得更多了,老來喪子,卻依舊堅持在為祖國奮鬥的第一線,林庸心中不禁升起一絲敬意:「庄老,有些題外話,我不知當不當問。」

庄老取下老花鏡:「嗯?怎麼了?」

林庸面上升起一絲悲傷:「您兒子的死因……查得怎麼樣了?那左三……」

庄老聽完,神情不留痕迹地涌.出一縷哀默:「那左三,國家收集到的罪證,已經足夠他死一百次了。」

林庸怒道:「那為什麼還不出手!」

庄問嘆了口氣:「罪惡,會吸引罪惡,很多罪惡都不是獨立存在的,左三不是一個人,他是一張網。作為全中國財富前五的人物,他的崛起是從黑暗當中走出來的,想要把他拉下馬,起碼要拉下兩個省的高官,同時涉及地方官員無數!在沒有充分準備之前,這會極大的影響國內的秩序穩定。而且,他現在涉及到了一個國際性的犯罪問題,也就是塗影現在正在調查的『基因黑市』。我們要通過他引出背後『基因黑市』的犯罪頭領,等這件事一過,必然將他繩之以法!」

林庸聽完,不禁對庄老肅然起敬:「您以個人愛恨為輕,以國家大局為重,祖國有您,真是一大幸事。」

庄老突然一笑:「看你一天遊手好閒的,給你個任務!」

林庸站直了身子:「有什麼指示!」

庄老伸手拍了拍林庸的肩膀:「晚上回去和寧寧視頻通個話,她在滬城,老念著你。」

林庸嘿嘿一笑:「好嘞,我也挺想她的!」

………………………………………………………………………………………………

晚上林庸和小葵躺在床.上,用手機和千里之外的寧寧打開了視頻通訊。

剛一接通,林庸就看見寧寧穿著一身乾淨的校服,坐在一個慈祥的老奶奶懷裡。

「哥哥~!你終於打給我啦~!」 連環妙計 寧寧在視頻里笑得十分燦爛,看來這個小女孩,已經漸漸走出了陰霾。

林庸一見寧寧,臉上也情不自禁地升起一抹親切的笑容:「小英雄一天到晚都忙著拯救世界,剛剛有機會坐下來休息一會兒,就立刻打給你啦~」

寧寧粉嘟嘟的小.臉一扭:「吹~牛~!你現在明明就和姐姐在一起!」

小葵臉紅:「寧寧,別聽他的,姐姐也想你~這兩天在首都,我們去了好多地方,故宮、香山、鳥巢……等你放假了,姐姐來接你,姐姐帶你一起玩兒~」

「我不信~」

林庸對小葵使了個眼色,示意讓我來。之後遙遙伸出自己的小指頭對著鏡頭:

「你居然不信,看來只有用老方法了!」

小葵咯咯一笑:「拉鉤!」說完也對著鏡頭伸出小指彎了彎。

「蓋章!」林庸用拇指在鏡頭上一戳。

寧寧也伸出小小的拇指,戳在了鏡頭上。

視頻一直聊了半個小時,林庸和寧寧才依依惜別掛了電話。想著寧寧重新過上了健康穩定的生活,林庸心裡也由衷地為她感到開心。

美景短如春夢,一眨眼,半個月的時間就悄然過去,這半個月里林庸和小葵天天同吃同行,遊山玩水,可以說這是林庸距今為止,最幸福的一段時光。直到最後一天,將小葵送到飛機場,林庸才意識到自己有多麼的不舍。

眼淚、告別……纏.綿悱惻的離別落下劇幕,林庸似有一絲抽離感,真想這麼跟著小葵離開這裡,去到一個只有他們兩人的城市,但最終,林庸只是輕輕將小葵的藍色鴨舌帽壓低了一些,目送她進入了檢票口。

他知道沒有這樣的城市。

輕輕.握住脖頸上的項鏈,他只能在心底告訴自己,一切都得從腳下開始,當自己真正無懼這個世界,哪裡都能成為那座城。

離開飛機場后,林庸第一時間給駱尚打了個電話:

「隊長,休假完畢。」

駱尚鏗鏘有力地說道:「庄老也給我說了,你這半個月的配合讓他的研究有了很大的進展,恢復得怎麼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