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估計龍應少將是將自己當成那種流浪商人了吧。

「那瑟,我看你也不像是商人,更像是殺手或者說是傭兵之類的吧。」龍應少將說,「你們這種人原本在危機爆發之前是不允許存在的,這個想必你是知道的吧。」

「龍應少將言重了,危機爆發之前,我只是個大學生。」那瑟說,「我本來也只想做一個普通人,但是現在的情況不允許,所以我只好拿出自己曾經不願意拿出的東西了。」

「我這一次來本來只是打算來接人了不過竟然在這裡遇到龍應少將你,你的隊伍,還有我的師兄,所以我就順便來談下合作。」那瑟說,「我和我的師兄塔納托斯是一種人,都有著超越普通人的能力,而且我也知道你們現在在嘗試攻打風翼庇護區。」

龍應少將面不改色,雙手卻十指相扣放在了桌子上。

這是一個潛藏信息——他開始重視這件事。

「剛才我也已經說過了,我其實是風翼庇護區Genesis公司反抗組織的領袖。」那瑟說,「所以對於庇護區的攻打我想我可以提供一定幫助。」

「那麼,請問,那瑟西斯,你能告訴我你擅長什麼。」龍應少將說,「像你的師兄塔納托斯非常擅長破壞,你今天橫跨的那一座橋就是他砸斷的。」591看小說網

「不瞞您說,在危機剛爆發不久,我接受了來自一個殺手組織的訓練。」那瑟說,「而且在危機爆發之前,我還和黑幫有一定的交涉,在風翼庇護區的黑道上也小有名氣,所以我的隊伍可以成為你敵後的特工組織,無論是刺探情報還是發起刺殺,我們都可以完成。」(作者:你那叫做小有名氣?你那明明是殺出一片威名好吧?)

「你剛才也說了這是交易,那你需要我們做什麼?」龍應少將問。

「我希望你們可以協助我們尋找我們的同類。」那瑟說,「至於後續的一些條件我會繼續提,當然你們也可以給我們繼續安排一些更危險或更難的工作。」

「其實我很好奇你們這些傢伙。是哪來的?」龍應少將問。

「我們與人類的物種不同,只適合人類看起來差不多。」那瑟說,「有些原因我也沒有辦法解釋清楚,由於我們現在有一些同類還在地球的另一邊解決另一件事情,在他們結束那一件任務以後,我可以協助你們完成關於我們的研究。」

「難道你就這麼樂意拿你自己或者自己的同類做樣本嗎?」龍應少將問,說實話,面前這個年輕人的確有些有趣,但是不得不承認,他說的話的確有些是真的。

「這個你大可放心,我們當中有一位,她可以在一個小時內治好任何外傷。」那瑟說,說到的明顯就是南芊芊這個外傷搶救大師,「所以我們無論是身體任何一個部分的樣本,你們都可以隨意採集,除了那位以外。」

顯然南芊芊是不能自己給自己縫合傷口的,這是最最致命的。

龍應少將開始坐不住了。

如果有那位在的話,傷亡率能夠直接降到零。

這種能力未免太過於恐怖了。

「那瑟西斯,我想問你,像你們這樣的人是都有一隻這樣的手臂嗎?」龍應少將問。

「龍應少將你這個玩笑言重了。」那瑟抬起惡魔之爪,仔細瀏覽了一下自己很久沒有觀察過的鱗片花紋,「我和我師兄只是觸犯了我們族群當中不可以觸犯的禁忌,所以才會落下這種毛病,真一種強大而危險的力量,就算是我們也不能隨意觸碰。」

「那我可以問一問你們的族群有名字嗎?說不定未來華夏的國土上可以再多一種民族。」龍應少將說。

這個已經算是間接拉攏了吧。

直接告訴他自己是神好像不太合適吧。

畢竟像這種軍人好像都是不信神的,那麼就換一個說法吧。

「我們族群每個都有不同之處,所以我們也就按照自己的不同之處追溯過去的傳說,你也看出來了,我們的名字都來自於神話。」那瑟說,「所以我們自稱為神族,叫我們神祇也是可以的。」

「也許你們的先祖在遠古的時候的確被過去的人們封為神。」龍應少將說,「我這兒有一個錄像,不知道那瑟西斯有沒有興趣來看看。」

「恭敬不如從命了。」

……

看完那個錄像,那瑟當時不淡定了。

這個錄像那瑟簡直再熟悉不過了。

而且還是第一視角的。

農門婆婆的誥命之路 好巧不巧,這個錄像就是當初那瑟一個人徒手殺翻了整個煙雨植物園的錄像。 「那瑟西斯,我沒有其他意思,只是想要確認一下,這個是你嗎?」龍應少將說,「我已經將這一段錄像給塔納托斯看過了,他說你對這隻手臂的力量還很不熟練。」

那瑟不語。

「這個錄像帶已經是很早前的信息了。」那瑟說,「延遲的情報與不存在沒有區別,如果我願意,我的能力不止於此。」

畢竟現在的那瑟和原先是不能同日而語了。

至少是比之前那個只會執行,甚至被人耍了都不知道的憨批強多了。

但是工具人的命還是擺脫不掉的,比如說現在就在這雖然是領袖,還要在這給別人跑腿。

那是沒有辦法,這樣才會顯出那瑟誠懇的態度和決心。

當然這樣也大大增加了那瑟自己的見識以及資歷,避免到時候出現空頭指揮的情況。

也只有真正的接觸到了一件事情所有的過程自己才能成為真正優秀的領袖。

真正優秀、受愛戴的領袖。

「那麼你現在是有所超越了?」龍應少將問,這個問題其實並不重要,畢竟無論是相較於人類500倍還是600倍其實對於一個普通人來說沒有區別,對於上千人的軍隊也沒有區別。

如果無法抵禦,依舊不堪一擊,畢竟神祇和人類的區別是有多明顯,龍應少將已經知道了。

本來他是不相信的,但是見識過塔納托斯的能力之後,他發生改觀了。

而且是徹底推翻自己過去的理論。

世界太龐大了,自己作為一個人類過於渺小。

有些東西也許是某些人故意為了保護人類,所以刻意收斂或者進行收容的結果。

所以也感謝SCP基金會的付出。(那瑟:作者!站住!過分!你飄了吧!)

「那瑟西斯,我對於你的力量表示認可,但是我不能夠立刻相信你。」龍應少將收起DV機,「畢竟我沒有權力去相信一個認識都還不到3個小時的陌生人,就算是我同意,我的下屬也不會同意,畢竟我們現在為了擋住那一頭怪物,始終緊繃神經,不能夠因為幫你,而拿我下屬的性命開玩笑。」

「如果我能殺掉那個怪物呢?」那瑟問,「這個作為誠意夠不夠?」

龍應少將沉默一會,目光下沉片刻,「不認為你由那個能力。」

「我想這件事對於你來說其實只有好處。」那瑟說,「以我的能力,如果沒有殺死那一隻怪物,也足以重創它,你們就可以乘機圍剿;如果我殺死了它,你們也有了一個優秀的盟友,不是嗎?」

的確是這個道理。

龍應少將不語,似乎是在考慮這件事。

「你用什麼保證你不會激怒那個怪物后逃走?」龍應少將問。

還是不信任自己啊……

「我說了我是個商人。」那瑟說,「不如我們來做一筆交易吧,就當是開門紅之類的。」

龍應少將坐直了了身子表示洗耳恭聽。

「你幫我去找一個叫段黑錘的人,我去獵殺那隻怪物。」那瑟說,「你的人手想必現在已經散布整個C市了吧?不然的話,你們又怎麼保證確定那隻怪物的行蹤呢?」

「那我們怎麼保證你會按照你說的做呢?」

「你可以在我身上幫上遙控炸彈和定位器。」那瑟說,「C4和GPS,你們應該還是有的吧。」

讓別人在自己身上綁上炸彈,也真不知道這傢伙是一個貨真價實的瘋子,還是本來就裝瘋賣傻呢?

但是那樣生殺大權也的確是掌握在了龍應少將這邊。

這樣那瑟就不得不完成他所說的。

畢竟現在那瑟的身體狀況有個非常衝突的情況。

可以承受非常大的力,從高處跳下,別說是獵魔人傑洛特,普通人能摔死的高度都沒問題。一起看小說www.17kxs.cc

但是另外一邊子彈、刀槍棍棒斧鉞鉤叉這些武器卻還是可以對他造成創傷的。

也就是說在他身上綁個炸彈也是可以把他炸死的。

可能是摔不死的這個狀況是出於一種特殊的加護存在於身上吧。

龍應少將表情慢慢和緩下來。

那瑟一笑,成了!

「那這樣吧,你看看那個怪物的照片,再仔細考慮一下?」

「有嗎?」那瑟頓時整個人都來精神了,此刻情報無比重要。

自己是真的混成獵魔人了啊……

就像某個戴著狼頭徽章、三米就能摔死的貨那樣的傢伙。

但是沒有辦法,自己是奧林匹斯第一獵手,隨機應變和遊走突襲是自己的特長所在,所以,這種臟活累活交給自己也沒有辦法。

不過自己來就自己來吧。

不然還指望普通人士兵去對付這些遠古的魔物?

雙手接過龍應少將遞過來的手機……華為?

這質量著實過硬啊。

表面受到了強光照射的痕迹,背面嚴重褪色,閃光燈和攝像頭都壞了。

但不影響使用。

那瑟仔細看了看照片,這是……

螯肢?

「這個……你們是沒有拍到全貌嗎?」那瑟問。

「當時在場的所有士兵都被閃瞎了。」龍應少將說,「所有可以拍照的設備拍到全貌的全部報廢,所以說這是唯一線索。」

能夠使用光的魔物?

那瑟仔細一想,立馬知道是哪個了。

「我需要塔納托斯隨行。」那瑟說。

「為什麼?」龍應少將問。

「那是沖著塔納托斯來的。」那瑟說,「而且也只有我是不能徹底制服它的。」

那究竟是什麼呢?

北風之獸,也是塔納托斯的寵物,波瑞阿斯。

雖然大部分作品里它是人類,更不如說是用塔納托斯的形象示人。

它的本體就是——天蠍!

沒錯,諸位天蠍座的看官老爺,你們的本命是掌管殺戮和痛苦的殺神,駕馭寒冰天蠍的塔納托斯,而天蠍是帶來寒風的巨獸,名叫波瑞阿斯。

雖然那瑟都沒怎麼見過塔納托斯駕馭波瑞阿斯,但是帶著塔納托斯一定是有益的。

順便一提的是,水瓶座是樂神伊奧,射手座是太陽神阿波羅,雙子座是雅典娜厄洛斯,天狼座(在中國叫北斗七星)是阿爾忒彌斯,其他的……

之後補充,也不算晚。

畢竟,波瑞阿斯會出現在這,一切都很明顯。 「塔納托斯,這一次,你我算是久違的聯手了。」那瑟對塔納托斯說。

獨家寵妻:總裁大人別過來 「那是什麼傢伙?」塔納托斯問。

「你的老夥計,波瑞阿斯。」那瑟說。

「北風之獸,天蠍波瑞阿斯?」塔納托斯問,略感頭大。

「你應該不至於解決不了他吧。」那瑟問。

「沒什麼,就是沒想到會是我現在最不想打的傢伙,實在讓我有點難以接受。」塔納托斯說。

塔納托斯的造型,是一個惡魔。

一個有著犄角,生著惡魔手爪的惡魔。

為了讓眾人恐懼,所以他還蒙著眼睛。

其實,是他的目光太溫柔,反而使得所有目標都沒有辦法再畏懼他了。

所以他蒙上了眼睛。

而波瑞阿斯就是第一個見過他的眼睛的人。

波瑞阿斯生於北方,在是世界之樹的果實的化身,算是與復仇女神涅墨瑟斯為姐弟——雖然他們沒有相認過。

但是他們都因為沒有父母,而顯得格外魯莽。

在北方漂泊的波阿瑞斯因為被蠍子蜇傷,所以為了抵禦蠍子的劇毒,將自己漸漸變為了半人半蠍的怪物,或者說——半神。

所以,他是以馴獸的身份進入奧林匹斯山的。

但是在北風呼嘯的北方,海皇波塞冬的行宮北冰洋的上空,他得到一件渾然天成的武器——極光。

他將極光收藏在自己的水晶蟄針當中,作為自己的絕對制勝手段。

然後被蒙著眼睛的塔納托斯打怕了,乖乖的成為冥界的獄卒。

他的姐姐涅墨瑟斯就不一樣了,被生命女神拉克西斯發現,然後從雅典娜那裡學會了劍術,從普羅托斯那裡學會了知識,從那瑟西斯,及那瑟那裡學會了禮貌,從阿瑞斯那裡得到寶劍和頭箍,成為了腳踩毒蛇,手持天平,身攜寶劍的公正的復仇女神。

但是涅墨瑟斯終究沒有父母,也沒有心,所以也不會愛上任何人。

也是最早的女權支持者了。

姐弟倆,都是跟著塔納托斯混出來的。

所以,塔納托斯下不去手。

「用刀背吧。」那瑟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