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現在要做的就是放下感情,拿出五到十年的時間來為你的事業打基礎。想想看,你要是有了宋康昊前輩,甚至是薛景求前輩、安聖基前輩的地位,娛樂圈中又有幾個女人能抵擋的住你的攻勢?」

孫藝珍意有所指的道。

「怒那,真不是感情問題……不過,引發的後果一樣,就像怒那說的過猶不及。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解決。」徐賢俊泄氣的閉上眼睛,自己的這種心態就像一頭倔強的牛,自己根本拉不回來,反而帶着自己走向深淵。

「那就不要再想這件事情,想一些輕鬆搞笑的事。比如綜藝,如果咱們電影上綜藝宣傳的話,你認為上哪個綜藝好,是談話類的,還是野外類的?你又打算用什麼樣的橋段來吸引觀眾的注意力?我可給你打個預防針,你的宣傳效果要是沒有《對我》在runningman中那樣好的話,怒那我可是要教訓人的。」

孫藝珍用一副惡狠狠的樣子盯着徐賢俊。

「啊……我腦子現在轉不動了,一時沒有好的想法。難道還要讓你的前男友「白鍾學」前輩(孫在劇中要私奔的男人)被我暴打一頓嗎?還是說咱倆進行換腦技術,我把我的腦子一半給你,你把你的一半給我?然後咱倆都忘記其他人,只記得彼此?還是說你被惡龍搶走了,我要當那個擊敗惡龍拯救公主的勇士……」

徐賢俊開始了自己的頭腦風暴。

「啊,我想到一個。」孫藝珍卻是雙手一拍,高興的跳了起來。

「么?怒娜想到了什麼?」徐賢俊有些詫異的看着孫藝珍,倒不是因為她能想出方法,只是有點好奇。

「主持人可以問我一些我做過的事情,如果我記得那就算了,如果我不記得的話……那就懲罰你,不記得一件懲罰你一次,你看怎麼樣?」孫藝珍笑的眼睛都眯了起來。

「啊……怒娜你可真毒!不過,可以這樣,你不是演過很多角色嗎,每個角色都有男朋友或老公,然後問我是否知道你的這些男朋友和老公的名字,我要是能答出一個,這個人的名字就會從你的腦海中永久的擦除,要是我完全都答對了,那麼他們便永久的都會從你的腦海中消失,那時候你腦海中就只有關於我一人的記憶,你就完全屬於我了。作為獎勵,嗯,什麼獎勵好呢?女僕裝怎麼樣?」

說到最後,徐賢俊禁不住的調戲孫藝珍來,他現在性格中帶着越來越多的男主角哲洙因素。

「呀,你個臭小子,又想占努那我的便宜,我打死你。」孫藝珍舉起拳頭,對着徐賢俊的胸膛就是一拳。

「怒娜,又不是穿給我看的,是穿給廣大國民看的。想想看,這是一個很好的噱頭不是嗎?再說了,怒娜你都演了這麼多類型的角色,穿個女僕裝有什麼……別打……別打……我錯了。」

面對下手越來越重的孫藝珍,徐賢俊也只能開口求饒,這位努娜的力氣可不像前輩那樣小,嗯,跟Krystal有的一比。

「那這樣,咱們給國民來個約定,嗯,就以五百萬觀影人數為基礎,超過這個數值,我穿女僕裝,你小子要穿男僕裝,不,你小子也穿女僕裝!」孫藝君一拍手,情不自禁的為自己的想法鼓掌,上下打量著徐賢俊,眼睛越來越亮,她感覺自己的想法很靠譜。孫藝珍相信,很多國民會希望看到這男人女僕裝的。

「啊……怒娜,你真狠。」徐賢俊禁不住仰天嘆氣,女人狠起來男人真的比不過。不過,要是真的超過了五百萬觀影人數,別說女僕裝,讓他只穿着三角內褲坐地鐵都可以。

等到再一次拍攝,效果好了很多,雖然依然不能用,但是其中的進步顯而易見。

「OK.再來一次,作為備用。」李宰漢撒了一個善意的謊言,他可不想一棍子把他打回原態。 望着眼前仙姿玉貌,出塵如九天皓月高不可攀,令人只可仰視的女子。

與先前進入這具軀體的江芊夏相比。

儘管容貌別無二致,但氣質這一塊絕對是碾壓級別的。

白昊內心犯起了嘀咕。

難道是攻略任務提前了?

就和之前的江芊夏一樣,有新的魂靈進入自家人偶體內?

可看了一眼系統面板,依舊顯示距離下一次任務還有八天時間。

想詢問系統,對方究竟是何方神聖。

然而系統卻選擇了直接裝死,沒有任何回應。

欣賞完這張絕世美顏,他目光習慣性下移。

心想江芊夏未能適應的大寶貝,對方會不會也覺得有些頂不住。

目光在高聳之處停留了三秒不到。

白昊驀然感覺右肩一涼。

下意識疑惑轉頭望去。

被所見到的恐怖一幕,嚇得面無血色。

整隻右臂,化為飛灰。

大腦此時也終於反應了過來。

劇烈的疼痛,如海嘯般猛烈襲來,鑽心蝕骨。

白昊疼痛得單膝跪地,咬緊牙關。

用左手死死捂住鮮血正汩汩流出的右肩傷口。

而作為這一切始作俑者的女子,卻面露疑惑。

望向自己方才伸出的那一指。

方才察覺到眼前男子落在自己胸前的不善目光,感到被冒犯了的她,自然而然伸出手指。

這一指,應直接洞穿他的眉心,就地結果此子。

然而卻出現了,絕不應該存在的偏差。

在出手的剎那,竟下意識避開了要害。

她柳眉微蹙,問道:「我失去了幾乎所有的過往記憶,你究竟是何人?」

白昊把心一橫,決定搏一搏!

用力在傷口上按了一把。

當即痛得雙目通紅淚水洶湧。

聲音顫抖哽咽。

「我可是你的夫君呀,想當年我們愛得那麼深愛的那麼認真,發誓三生三世生死與共!」

正所謂富貴險中求!

儘管白昊此生說過無數的謊話,但是現在這一個,絕對是最刺激的!

搏贏了,單車變航母!

從此之後,將擁有個牛皮無比的仙子當靠山。

搏輸了,腦袋掉了碗大的疤,回爐重造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是生是死,就看這一波了!

「夫君?」

女子神情有些恍惚,然而片刻后,似察覺到了什麼表情冷若冰霜:「我仍是完璧之身,你竟膽敢騙我,受死吧!」

一股絕強威壓噴薄而出,直接將白昊整個死死壓倒在了地面上。

「等等!救命啊,謀殺親夫啦!」

白昊仰起頭高聲求饒。

大腦開始瘋狂運轉,尋找求生之路。

比如說自己天生陽虛腎虧不舉?

好像也解釋得通。

可自己血氣方剛定力這麼差,稍微一試不久暴露了嗎?

突然,想到了那一夜初次見面時的場景,他腦中冒出了個絕佳的借口!

「沒過門!我還沒過門呀!剛剛成親還來得及洞房花燭,就遭遇了強敵來襲,娘子你為了保護我身受重傷記憶丟失!」

「呵!一派胡言,你以為我還會再信你的鬼話嗎?」

「我有證據!可以證明!」

不久后,那件原本穿於她身上的如火嫁衣被拿了過來。

嫁衣入手。

便有一種心意相連的共鳴感,使她確信這的確是自己的所有物。

並且這嫁衣,乃是件極其強大的仙靈寶器。

採用十多種無上仙金抽絲,加入真龍鱗爪、鳳凰翎羽等諸多神獸部位,最後又經九天神火祭煉千百年而成……

所以,此人難道真的是自己未過門的夫君?

再想起先前的「失手」。

女子一時間有些遲疑了。

「若你真是我夫君,為何渾身上下毫無任何靈力,如一介凡俗?」

白昊閉上雙眸,努力擠出幾滴眼淚,悲嘆道:「當年娘子你捨身相護,神魂受損長睡不醒,於是為夫耗盡全身所有修為,這才換得你醒來。」

好在平日裏,沒少上看一些仙俠玄幻的網絡小說,這些專業辭彙用起來信手拈來。

道理上,好像一切都說得過去。

正欲再仔細求證一番。

卻發現自己今日的蘇醒時間要結束了。

「我如今身軀,每日只能蘇醒半個時辰,我究竟與你是何種關係一事以後再言。」

說完,她手掌一揮。

白昊斷掉的右臂,重新生長而出。

「多些娘子!娘子真是太棒了!」

打又打不過,只能嘴上佔佔便宜這樣子。

「就算真如你所言,你曾是我的夫君,在我記憶恢復前也做不得數,不得再如此稱呼我。倘若你所言有虛,待我恢復記憶時,定會將你挫骨揚灰魂飛魄散!」

丟下這句話,她飄然離開。

回到水晶棺內休眠。

留下經歷了斷臂又重生,被最後挫骨揚灰魂飛魄散的威脅,嚇得瑟瑟發抖的白昊。

坐在還殘留着餘溫的沙發上。

猛灌了幾大口水,才稍稍平復緊張的心情。

從剛剛對方的話語里,他有了個大膽的猜測。

那女子,並非是如江芊夏之類的攻略目標魂靈。

而是這具「人偶女友」的原主。

一個擁有強大超凡之力,美麗又可怕的仙子!

從攻略系統出現,到後來江芊夏魂穿過來,一鍋鏟斬斷自家廚房的的時候,他內心信奉科學的三觀便已經炸裂了。

那麼現在問題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