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這也就是需要提升境界了,一定要突破到渡劫境之後,才能繼續提升他本身的修為。

因此,這段時間以來,莫宇辰一直在尋找突破的契機。

可惜了,這個突破的契機並不是那麼好找的。

「大哥,按照我們進來的時間計算,現在也差不多到離開了日子了。」

張慕白看到莫宇辰走出房間,立即迎過來說道。

莫宇辰聞言,淡淡地點了下頭,走到張慕白與蛟炎他們跟前,一起等待著最後的時刻。

今天,帝央秘境之外的空地上,五大仙院的導師已經早早來到此處,他們每人腳下都踩著一個巨大的飛行器,形狀各不相同。

「帝央秘境考核,終於即將結束了。」

看著帝央秘境的入口,南雀仙院的導師笑眯眯的說道。

而此時,東龍仙院的導師則是黑著臉,渾身散發著濃郁的煞氣,惡狠狠地盯著出口處。

在幾個月前,莫宇辰滅了他的分身,這件事情他可不會忘記。

藥香娘子:夫君,別動 「嘖嘖!也不知道這一次死了多少人。」

天靈仙院的糟老頭獰笑一聲說道,神情之間極其猥瑣。

而北玄與西虎兩院的倒是則是波瀾不驚地盯著出口,並沒有表達什麼。

三天之後,五位大乘境的仙院導師身上的氣息爆發,將帝央秘境外邊的天地填滿。

頃刻之間,帝央秘境的出口散發出一陣刺眼的光芒,讓在場的其他人忍不住閉上眼睛。

風王城中,莫宇辰他們幾人感覺到天地劇烈顫動,驚得朝著天空之中望去。

此時,他們發現,天空中的竟然硬生生地破開一個大洞。

「這大洞裡面該不會有什麼妖怪吧?」

張慕白驚訝地說道。

風滄溟聞言,笑著說道:「不會的,這就是咱們出去的通道。」

「事實上,帝央秘境只是一個考場而已。」

「進來的時候,那些仙院導師並沒有給我們明確的規則。「

「但是我們從這裡出去,這條通道就會給我們每一個人在帝央秘境裡面的表現匯聚成一章成績單,送到五大仙院的導師手裡。」

先婚後愛:霸道總裁別太壞 「什麼?這條通道還能記載我們所有人在帝央秘境的戰果?」

莫宇辰聞言心中一驚,疑惑地看著風滄溟。

此時,他心中真的慌了,擔心自己在禁魔之域裡面的事情也會被這條通道抖摟出來。

風滄溟點了點頭說道:「沒錯,這帝央秘境是太古時期那位的手筆,記載我們這些人的成績並沒有多大的難度。」

「風兄,你知道這張成績單上面記載都有哪些方面的嗎?」

莫宇辰強忍住心中的驚嘆問道。

「當然知道了,這成績單記錄的無非就是你在帝央秘境裡面所擊殺、擊敗的人。」

「而後在根據你自身的實力,將你分出等級。」

「分為五個等級,一等是最為頂級,以此類推到五等。」

風滄溟滿不在意地說道。

此時他並沒有發現,眼前的莫宇辰臉色變得極其難看。

因為,他原本還以為,自己殺了羅王和刑王可以隱瞞住。

可是現在看來,這件事怕是瞞不住了。

…… 「莫兄,你怎麼了?」

風滄溟見到莫宇辰的臉色變得不好看,好奇地問道。

「沒事……剛剛想到一些事。」

莫宇辰回過神,若無其事地說道。

而旁邊的張慕白則是興奮地說道:「風兄,按照你這麼說,那我大哥擊殺了邵王,他豈不是能夠位列帝央秘境第一名了?」

貴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蛟炎聞言,瞬間也精神起來。

他連忙點著頭附和道:「對對對,不僅僅是邵王,還有那些被我大哥擊殺的候級強者。」

「他這樣的成績,估計整個帝央秘境沒人能比吧。」

這白痴,真的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莫宇辰沒好氣地瞪了蛟炎一眼。

此時,他正在為了這個事情頭疼,可是他卻還好死不死的提這件事。

這一次的帝央秘境之行,莫宇辰殺的強者實在是太多了,而且這些人的背景一個比一個強。

如果以後這個名單出來的話,估計整個天靈都會震撼吧。

魔皇這兩個字雖然是在禁魔之域興起的,但是如果自己這些戰績流傳出去的話,恐怕那些人瞬間就能猜出是他吧。

所以,現在莫宇辰嘴苦惱地就這這個。

「莫兄,我們走吧!」

風滄溟看到周圍眾人不斷地離開帝央秘境,也不願意太過落後。

張慕白與蛟炎兩人聞言,齊刷刷地朝著莫宇辰看去,想要看看他的意思。

莫宇辰臉色沉冷地搖了搖頭,對著身邊兩位兄弟說道:「走吧,我們也出去。」

「該面對的總該面對……」

話音一落,他腳下一點,朝著虛空中衝天而起,走進那通往天靈大陸的通道。

此時,整個帝央秘境,只要還活著的人,他們全都朝著虛空中的通道衝去,一個個都激動不已。

然而,就當他們走出通道的時候,通道總會連續閃出一陣光華,一道道金色的光影飄到五大仙院那些導師手裡。

其中,這些人大多數都是處在四等或者五等而已。

當然了,也有人剛一出來,渾身上下立即被一陣極其耀眼的光華籠罩住,頭頂出現了一個古樸的三字,顯然就是三等資質。

不用說,這肯定是那些候級強者。

他們剛一走出通道,立即迎來了五大仙院導師的笑臉,並且得到他們熱情的迎接,詢問是否加入自己所代表的仙院。

最後,那個候級強者選擇加入了西虎仙院,西虎仙院那位導師斬獲一名天才,嘴巴幾乎都笑裂了。

「哈哈……看來老天都在幫我西虎仙院啊。」

那西虎仙院的老頭仰天大笑起來,樣子極其猖狂,惹得另外四位導師滿臉不痛快。

不過,雖然他的樣子猖狂,但是他能收下開門紅肯定高興。

畢竟他們這些導師都不知道帝央秘境裡面的情況,鬼知道裡面還有多少天才高手,說不定都死光了。

所以,能斬獲一位天才強者,無論是誰,肯定會很開心。

「哼……該死的老東西,不就是一名垃圾候級強者嗎?」

「我們東龍仙院有邵王一人就足夠橫掃你們全部了。」

東龍仙院的導師陰冷地怒罵一聲。

可憐的這位導師,他知道此時此刻還不知道邵王已經死在莫宇辰的手裡。

「沒錯,我們北玄仙院的風滄溟天賦超群,一個就能抵得過數十個候級天才了。」

「對了,還忘了告訴你們,除了風滄溟之外,刑王也準備加入我們北玄仙院。」

北玄仙院的導師顯擺地說道。

他這敦化,瞬間惹得其他人都震驚了,就連東龍仙院的導師也立即投來嫉妒的眼神。

要知道,他們東龍仙院在五大仙院中,一直是處於老大的角色。

可是現在,北玄仙院竟然將兩大王級天才收入麾下,這讓喜歡充老大的東龍仙院面子往哪擱?

現如今,他只希望邵玉龍的實力能夠壓倒其他王者,成為此次帝央秘境考核的第一名。

因為只有這樣,他們東龍仙院才能找回面子。

可惜他此時並不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邵玉龍已經死了。

很快,時間慢慢地過去,從帝央秘境裡面出來的人越來越多。

他們這些人中,有些人得知自己的評分之後,原本驕傲地腦袋瞬間低下。

按照五大仙院定下的規則,但凡是平分四等以上的天才,都可加入任何一個仙院。

至於五等的天才,他們只能是進入仙院,從一個雜役弟子開始。

而三等評分的天才,他們會得到重點的培養,雖然不能說馬上進入核心圈,但是也是仙院關注的對象。

只要他們能多加努力,成為進入核心圈基本上是沒問題的。

至於二等評分者,那幾乎就是一步登天的存在了,他們一進入仙院就是核心圈的存在,就連仙院的導師都得對他們笑臉相迎。

而在往上的一等評分,帝央秘境考核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了。

因為,想要得到一等評分,實力方面必須是能在通天碑上留名。

所以,五大仙院的導師對這個等級的天才只是憧憬,並不指望能出現一個。

轟隆!

……

陡然間,虛空中猛然閃出一道極其耀眼的光芒,將整個天地都照亮。

緊接著,一道壯碩的身影從光芒中緩緩走出,在他的頭頂上有無數光華凝聚成一個二字。

「是付王!」

老公大人,莫貪歡! 周圍眾人見到來人,立即發出一聲驚嘆。

不過,南雀仙院的導師卻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因為他能夠看得出來,付王是黑著臉,肯定是在帝央秘境裡面遇到強者了。

「老師,弟子沒用,讓您失望了!」

付王失落地來到南雀仙院導師面前,低聲說道。

南雀仙院的導師聞言,對著他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算是安慰他一下。

周圍的幾個導師見到這一幕,瞬間明白了這句話裡面的含義。

他們意識到,這一次帝央秘境之行,肯定是出現黑馬了。

不然的話,以付王高傲的性格,不可能會如此失落的。

很怪,風滄溟也出來了,他身上同樣是散發出讓人雙目刺痛的光芒。

雖然說,他的光芒比付王暗淡一些,但是也瞬間牽動了眾人的心弦。

…… 緊隨其後,廖王也從通道裡面出來。

他的出場也不容置疑,依舊是一陣極其璀璨的光華,扣緊在場所有人的心弦。

跟前面兩人一樣,五大仙院的導師都是笑盈盈的王者對方,期待著他的選擇。

此時,廖王臉上凝重地回過頭看了通道一眼,並沒有理會那幾個導師,反而是期待著莫宇辰的出現。

能夠在禁魔之域裡面得到那麼多奧義晶王,或許裡面有一些運氣成分的存在,但是其中的實力肯定少不了。

廖王心中能隱隱猜到莫宇辰有可能就是那個魔皇,只是猜測終歸是猜測,他並不敢說出來。

不過,莫宇辰屬於什麼等級,他就特別關注了。

「呼哧!」

不等他想完,虛空中風雷大作,一片金紙在風雷中孕育出來。

可是很快,通道裡面彈出一隻巨大無比的手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伸進狂暴的風雷之中,揪住那張金紙,不讓它飄向五大仙院的導師手裡。

緊接著,通道裡面激射出一道如同是恆古穿梭而來的紫金之光,看起來無比的古樸神聖,將周圍那些天才青年頭頂上的金光壓得黯淡無光。

「天啊……紫金光……是紫金光出現了。」

「這是皇級……」

東龍仙院的導師見到這一幕,滿臉激動地呢喃道。

而旁邊地其他四院的導師也一樣,他們全都屏住呼吸,直勾勾地盯著通道,連眨眼的時間都沒有,生怕會錯過什麼精彩的瞬間。

很快,虛空中的風雷似乎被那隻大手急怒一樣,竟然不受控制地滾動起來,想要將那隻巨掌粉碎一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