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停下腳步,他們抬頭看去。眼前的火炎之谷全部淹沒在滔天的大火之中,他們憑藉著武神境界才沒有被火炎影響逼退。但實力弱的谷方蕭卻撐不住了,全靠月秀照料。

谷方蕭看了眼月秀,咬咬牙說:「月千歡,我去引開前面的人吧!然後你們趁機過去,我會去找你們會和的。」

不行!

月秀嘴裡的拒絕反對都快說出口了,卻又在最後時候吞了回去。

她緊緊握住谷方蕭的手掌,對他笑笑然後抬頭看向月千歡。「小主人,就讓我和蕭一起去吧。」

「不行!」谷方蕭堅定搖頭的看著月秀。他去,註定了是去送死。怎麼能讓月秀跟他一起去?

他實力太弱了,而且沒有理由去拖月千歡他們的後腿,還有拖累月秀。就憑他的實力,走不到最後的。谷方蕭嚴肅盯著月秀,「秀兒你不能去!」

「可是沒有我,你連靠近火炎之谷都不可能。怎麼去引開裡面的人?」月秀更堅定。她是死過無數次的人了,她不怕死。她不想在和谷方蕭分開了,哪怕這一次是真的死亡。

墨九卿挑眉,低頭看向月千歡等她回答。

月千歡一直盯著火炎之谷看,谷方蕭和月秀的爭執她全部都有聽見。此時回頭,月千歡冷冷看著兩人。「你們現在去送死沒有任何意義。所有人一起進去看看再做決定。」

「可是裡面的人……」

月千歡:「她在修鍊之中,或許沒空搭理我們。」 透過不斷往裡面延伸攀爬,然後冒著被燒斷無數根藤蔓的凌天,月千歡看到了火炎之谷深處的情景。

她看到了一個女孩,她盤腿坐在火炎之谷的核心。那是最炎熱,連他們都承受不了的地方。女孩卻輕輕鬆鬆,一滴汗水都沒有的坐在裡面修鍊。她以火為修鍊,坐在那裡宛如雕像。

若不是他們要去東南方向,必須要經過這個火炎之谷。如果繞路的話,得多走十來天的路。在這裡,每浪費一天就意味著增加了死亡幾率。

他們對視一眼,最後分成兩人一隊緩慢謹慎的走進火炎之谷中。

月千歡和墨九卿走在前面,後面是鳳九黎跟霽華,再然後月秀和谷方蕭。

他們走了有半天,才進入火炎之谷的深處。抬頭,他們清清楚楚看到了女孩。之所以稱作女孩,是因她才八九歲的外貌。一席火紅色的裙子,露出光潔的後背,還有白皙的小腿。

女孩盤腿坐在火炎之谷的核心,閉上眼專心的修鍊。

月千歡光看著那擁有可怕溫度的烈焰都一陣心驚。更難以想象,女孩是怎麼做到將如此可怕的力量煉化為自己力量的。只能證明一件事,這個女孩十分強大!

絕不是她年紀對等的實力。他們看不透這個女孩,有可能這個女孩的實力比他們所有人都要強!

月千歡壓低嗓音,小聲說:「不要驚動她,誰也不要做什麼。咱們只是路過而已。」

「走吧。」墨九卿握住了月千歡的手。

他們謹慎盯著女孩,緩慢邁步從女孩的身邊繞過去。幸運的是,他們成功繞過去了,全程女孩都沒有動一下。

還不敢鬆氣,他們立馬轉身離開,速度極快一分都不停。等遠遠離開了火炎之谷后,他們才鬆了口氣。然而月千歡他們並不知曉,在他們前腳剛走時,後腳女孩就睜開了雙眼。

她瞅了眼月千歡他們離開的方向。然後從懷裡拿出來一個羅盤,女孩說:「查查剛剛那些人是誰。」

一個個名字浮現出來,並且標註了月千歡他們現在的方位。

若是月千歡他們在此看到,定會驚呆石化成雕像。這個小女孩居然就是本區域戰場的最強者,第一名!因為她擁有著第一才能有的羅盤,也有可能她不是第一,這羅盤是搶來的。

但不論前一個答案,還是后一個。都證明了女孩極其可怕,足以笑傲本封神戰場的實力!

月千歡他們並不知曉此事。他們順利走近了一座草海后,才有空閑停下來喘兩口氣。這裡的草海足足有四五米高,堪比森林一樣。而且葉子邊緣鋒利如刀,這鋒利還不能傷害到他們皮膚,但如果不張開屏障隔絕的話,恐怕沒走多遠,衣服就不能穿了。

席地坐下,霽華從九重空間塔里拿出乾糧遞給月千歡他們。霽華嘀咕:「真奇怪。九重空間塔可以往外面拿東西,就是不能進去。」

如果能進去,他們就能安全很多了!

但顯然這種作弊的方式,在封神境是絕對不允許的。 等幾女都洗漱好了以後,眾人才圍坐在一起擼著烤串。

「林辰,剛才我們賺的金魂幣呢?快轉給我。」寧榮榮一臉激動的看著林辰,雖然這一千金魂幣對她來說不止一提,不過好歹是她自己賺的,而且還是不費力就賺到的,她要回去讓她爹爹好好的看看,自己也能賺錢了。

「金魂幣?什麼金魂幣?」奧斯卡一臉疑惑的看著寧榮榮。

寧榮榮滿臉傲嬌的說道:「當然是我賺的金魂幣啊,本大小姐賣了一串烤串就輕輕鬆鬆的賺了一千金魂幣,不像你,長了這麼大全部家當才幾百金魂幣。」說道這兒她不由得嫌棄的看了奧斯卡一眼,也不知道自己是被豬油蒙了心還是為什麼,怎麼會看上了這麼一個不靠譜的傢伙。

林辰笑了笑,沒有給幾女轉賬,而是直接從戒指中拿出了六千金魂幣,給她們一人分了一千金魂幣。

六千金魂幣可不少,放在桌子上給人的衝擊力還是挺大的。

奧斯卡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寧榮榮,然後滿臉討好的說道:「榮榮啊,你是在哪兒賣的烤串啊,是誰給你買的啊?」

「你想幹嘛?」寧榮榮戒備的看著奧斯卡。

「當然是去賣吃的給他啊,就你的手藝烤出來的烤串他都能出一千金魂幣購買,那要是我的香腸,他肯定會花大價錢購買。」奧斯卡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寧榮榮的烤串都能賣上一千金魂幣,那麼他的香腸最少的一千五百金魂幣起價。

寧榮榮狠狠的掐了奧斯卡一下,然後滿臉不滿的說道:「你說什麼,你的意思是我的手藝很差嗎?」

「沒沒沒,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我就是想看看是那個神豪居然願意花一千金魂幣買一串烤串,要是能和他多做一點生意,肯定會賺的盆滿缽盈的。」奧斯卡馬上轉移話題,笑話,他那兒敢惹寧榮榮啊。

看著這小兩口鬥嘴,眾人都是善意的笑了笑。

…………………….

沒多久,眾人就吃的差不多了,然後都說要回去上課了,林辰也沒有說什麼,不過他把兮兮三女給留了下來,反正他們去上課也沒什麼用,一會兒自己還要帶她們去走生意呢。

等眾人走了以後,林辰拿出了一個儲物戒指交給了弗蘭德,裡面放著自己在藍星帶過來的衝擊椅和登錄器,還有林辰給系統配套兌換的電纜和插座什麼的,不過並不是全部,因為林辰打算去開一個『彼岸花』主題網咖,所以還得留上一部分。

至於弗蘭德這邊林辰並不擔心,生意怎麼做昨天他都已經知道了,所以林辰並不擔心,在說了,這麼簡單的事情要是弗蘭德做不好,那他就不是林辰認識的那個生意人了,他還特意的叮囑了弗蘭德,登錄器什麼的沒人限購一台,因為林辰要開網咖,肯定也有人想著效仿,到時候搶自己的生意就不好說了。

林辰現在要去做的事情就是去買一個足夠大的地盤,然後再和兮兮三女去拍賣行買女僕…..額,不是女僕,是買那些女服務員,當初自己可是答應過兮兮她們的,現在也該履行承諾了。

交代好弗蘭德以後,林辰想了想自己到底該去哪兒買土地,總不能一直去麻煩寧風致啊。

這時候林辰看到了門前正在排隊的一群人,想了想林辰走到門前問道:「你們誰家有或者知道這附近有什麼地方有房子或者店鋪要賣的?」

「老闆你是要擴大店鋪的地盤嗎?」

「對啊,老闆你終於要擴大店鋪了嗎?」

……………

林辰無奈的搖了搖頭,這群人估計都是排隊排怕了,所以一直想著讓自己擴大店鋪面積。

「都別廢話了,有沒有家裡有要賣的或者知道哪兒有賣的?」

林辰再次詢問以後,隊伍之中有幾個人站了出來,都是一群穿著錦衣的公子哥。

「那好,剩下的人繼續排隊,你們站出來的幾個人就和我一起去看看店鋪吧。」

…………….

最後,林辰在幾個公子哥的帶領下,買下了一個比自己萬界店分店還要大的店鋪,雖然沒有像寧風致那樣只花了一個白菜價就買到了,但是價格也還合適,畢竟在這幾個公子哥和林辰的忽悠下,店鋪原來的老闆直接被忽悠的找不到東南西北,所以花了一百五十萬金魂幣給拿了下來,本來如果繼續忽悠下去的話花費的金魂幣估計會更少,不過看在兮兮幾女是女生難以等待的份上,林辰直接敲定一百五十萬金魂幣給買了下來。

林辰也沒有虧待帶自己來的那幾個公子哥,沒有讓他們回去排隊,而是直接把身上的登錄器賣給了他們,反正自己身上還剩下不少的登錄器,一個網咖綽綽有餘。

打發了他們以後,林辰直接往店鋪裡面塞了六百套衝擊椅還有插座什麼的都放了很多,然後直接讓系統幫助自己把這個店鋪改裝成為一個三層的『彼岸花』的主題網咖,一層樓兩百台衝擊椅,至於為什麼自己要把衝擊椅什麼的東西放進去,那是因為他不想被系統坑,要是不放衝擊椅,系統肯定的給自己加進去,到時候花費的兌換點就更多了。

由於改造不是一下就完成的,所以林辰關上了店鋪大門以後,就帶著三女朝著天斗拍賣行走去。

因為他們買的店鋪距離天斗拍賣行並不是很遠,所以沒一會兒四人就來到了天斗拍賣行。

幾人剛走進拍賣行,就有一個看上去是負責人樣式的人來接待他們,這讓林辰詫異了一下,話說自己前次來的時候並沒有這個待遇。

不過那個主管接下來的話語就讓林辰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兒了,只見那個人一臉笑意的看著林辰說道:「不知道林店主大駕光臨,有何需要啊?」

聽到這話林辰就知道為什麼這人這麼熱情了,感情是知道自己的事情了。

那人滿臉笑意的打量著林辰,心裡也不由得感嘆林辰的年輕,這麼年輕的一個人,開了一個店鋪,賣的東西就連他們的老闆都覺得特別的神奇,畢竟那是能讓先天沒魂力的人重新獲得修鍊機會的東西,而且還能輕描淡寫的解決一個魂聖,也就是說這個年輕人的店鋪至少也擁有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守護,要知道就是他們天斗拍賣行也只有兩位封號斗羅守護,就這麼一個小店鋪就有一個封號斗羅強者守護,簡直就是逆天了。

「我這次來是想和你們天斗拍賣行談一筆生意的。」

「生意?難道林店主要和我們天斗拍賣行合作售賣的那種神奇的魂導器?」聽到林辰的話,男人眼神一亮,滿臉激動的看著林辰。

看著一臉激動的男子,林辰笑了笑,「不是,我只是想來給你們買幾個服務員而已。」

那人失望的嘆了口氣,也對啊,這麼神奇的東西誰願意和別人分一杯羹啊。

「不知道林店主需要多少侍女啊?」

林辰轉身看了看兮兮三女,三女對著林辰點了點頭。

林辰嘆了一口氣,無奈啊,誰讓自己有這麼三個有聖母心的媳婦兒呢。

「不知道你們拍賣行裡面有多少從小培養到現在的服務員啊?」兮兮她們的意思林辰知道,是讓全部買下來。

那個主管疑惑了一下,想了想說道:「有一百二十人左右吧。」

一百二十個左右,林辰想了想,自己的主題網咖六百台衝擊椅,算下來一百二十個服務員應該差不多,就是負責打掃衛生,跑腿送東西之類的事情,一百二十個人並不多。

想好了以後,林辰說道:「一百二十人左右是吧,那我就全部要了,上次我聽七寶琉璃宗的寧宗主給我說過,一個服務員你們賣十萬金魂幣,對吧?」

「全要?」那人疑惑的看了看林辰,不過他也沒說什麼,朝著身邊的一個侍女吩咐了一下,那個侍女就退了下去。

林辰點了點頭,然後把自己的紫金卡掏了出來,對著那人說道:「一百二十個人就是一千二百萬金魂幣,我轉給你吧。」

當金魂幣劃過去了以後,林辰轉身看著三女道:「好啦,現在你們該放心了吧,當初給你們許下的諾言也算是完成了。」

三女笑著給林辰獻上了香吻,這可把那個主管羨慕的不要不要的,年輕多金,而且還有這麼多美女相伴,這簡直是一個成功的典例啊。

沒多久,被主管吩咐下去的那個侍女就走了回來,然後對著主管點了點頭。

那個男子笑了笑,從自身的儲物魂導器中拿出了一沓紙張交給了林辰,「這是她們的賣身契,現在就交給林店主了。」

在一個侍女的帶領下,林辰四人來到了一個大廳,裡面正站著很多很多的服務員。

看著清一色的美女,林辰也不由得愣了一下,即使自己閱美無數,不過那是一個或者幾個的,現在這兒是一大群,看上去給視覺的衝擊感還是很強的。

「咳咳,我知道你們都在疑惑為什麼會把你們集中在這兒來,我現在告訴你們,你們所有人都被我買了下來。」

聽到林辰這話,一群人的眼神瞬間黯淡了下來,不過很快便就釋然了。

林辰不由得笑了笑,「你們放心吧,我買你們去並不是要你們幹嘛,只是讓你們做服務員而已,也就是幫我打掃打掃衛生,跑跑腿什麼的。」

接著,林辰把她們的賣身契全部拿了出來,然後說道:「這是你們的賣身契,現在我就把它毀了,也就是說你們都自由了,如果你們願意幫我做事情的就留下來,不願意的現在就可以離開。」說完林辰就一把火把手上的一沓賣身契給燒了。

看到這一幕,眾女眼中都出現了濃重的異色,她們都知道自己的價格,十萬金魂幣,對於很多人來說不是一個小數目,沒想到這人直接就這麼付之一炬了。

等了五分鐘,在場的人沒有一個離開的,應為她們都知道,如果沒有人庇護,那麼她們很有可能成為別人的玩物。

林辰笑了笑,「既然你們都留了下來,那麼就證明你們都願意為我做事情,我也不會虧待你們,不過我也不能虧待自己了,所以我給你們一個月一萬金魂幣的工資,也就是說你們幫我做一年不到的事情,你們就可以擁有自己的經濟來源了,怎麼樣,這個條件怎麼樣。」

給她們開這麼多的工資可是林辰盤算過才說的,林辰算的是,自己的網咖有六百套衝擊椅,以『彼岸花』的熱度,一天最少也得有四百套衝擊椅工作,一小時算一百金幣,一天二十四小時,一天收入也就有九十多萬金魂幣,一個月也就是幾千萬金魂幣,到時候一個月開一百二十萬的工資並不多。 「霽華,能拿東西出來已經很不錯了。若是完全不能,我們也沒有辦法。」月千歡對著霽華無奈笑著說道。

霽華刷的眼睛亮晶晶看著月千歡,他說:「九重空間塔是娘親的。要不我還給娘親你,說不定就可以進去了呢?」

月千歡搖搖頭,拒絕了霽華將九重空間塔還給她的提議。

聞言,霽華頓時皺眉。「娘親為什麼不要?」

「九重空間塔已經重新認識你為主,那它就是屬於你的。霽華不可以輕易將它轉送給誰,就算是娘親也不可以。它是月家的瑰寶,要好好守護它。」月千歡說道,霽華明白的點點頭。

不過霽華心底還是有另一層定義。九重空間塔再重要,也沒有娘親和爹爹重要!

他又取出一盤麻辣鹵鴨,剛剛伸手要遞給墨九卿。然而遞到一半突然連菜帶盤子的被隔空吸走了,月千歡他們立馬起身拔出利劍,冷冷盯著盤子飛走的方向。

小娘子不凡 墨九卿低喝:「是誰?出來!」

咔咔!

啃鴨骨頭的聲音,緊跟著一聲甜軟倒吸氣的嗓音。「嘶!好辣啊,這是什麼東西?好辣好辣,可是好好吃!你們還有嗎?」

肉眼可見的空間波動,隨後一個紅裙女孩出現在他們面前。

看到女孩的那一刻,所有人後背都緊繃了。月千歡沉眸,是她!是那個在火炎之谷核心修鍊的女孩,她怎麼會出現在這兒,難道是在跟蹤他們?

女孩一點也不在意月千歡他們的緊張和戒備,一口一口的啃麻辣鹵鴨,女孩吸溜吞口水,辣的眼睛都紅紅的。卻堅持不懈的追問:「這究竟是什麼呀? 冷帝寵溺的復仇皇妃 你們還沒告訴我呢!」

霽華:「……麻辣鹵鴨。」

「麻辣鹵鴨?」女孩可愛的歪著腦袋,疑惑的眨眨眼。「那是什麼東西,我從來沒有聽說過。你們還有別的好吃的嗎?」

說著,女孩已經速度啃完了麻辣鹵鴨。她眼睛發亮的看到霽華先前取出來的菜肴,立馬好奇的勾勾手指頭將每一盤菜都抓過去,張嘴就吃。一心只有美食,完全沒有顧及這裡還有人。

月千歡他們詭異的沉默了。尤其是看到女孩啥都吃,比如香料,比如花椒的時候,他們面面相覷。

這看起來,就像是從沒有吃過飯的一樣!

『怎麼辦?』月千歡眼神詢問墨九卿。

這女孩實力還不知高低,但十分危險!目前看起來沒有敵意,反倒是一心顧著美食的模樣有點萌。但月千歡並沒有因此就放鬆對女孩的戒備警惕之心。

可是他們總得做出點反應,不可能一直這樣盯著女孩看啊。

「你們還有嗎?好好吃啊!我從沒有吃過這麼多好吃的!」女孩吃完了最後一盤子,饞的舔手指頭。她朝月千歡他們說話,卻是眼睛直勾勾盯著霽華。顯然她是知道這些東西是霽華拿出來的。

這個女孩來的多久了?

連霽華從九重空間塔里取出東西都看到了。

霽華沉默了兩秒,他開口:「你想吃,我們可以給你。但你必須得坐下好好說話,不許動手!」

「好呀!」 帶著一群人來到了自己的剛讓系統裝修的網咖,林辰推開門走了進去,然後說道:「以後這兒就是你們的工作地點了,你們在這兒安安心心的工作,主要工作就是在別人下機以後去打掃衛生,如果客人有什麼需要你們還是要滿足,但是我說的需要可是正規的需要啊,比如讓你們幫忙買點兒吃的或者買點喝的什麼的你們都要盡心的幫助別人,不過要是有人調戲或者非禮你們,那麼不用忍,直接揍他丫的,出了什麼事情我擔著。」

既然答應兮兮她們要給這幫人一個安身之所,林辰就會儘力做到最好了,不做就不做,要做就做最好的。

系統改造的這個主題網咖可是很智能化的,和藍星上的網咖一樣,有吧台,吧台有主機可以控制登錄器的信號接收,每套衝擊椅也有編號,網咖裡面還有一套全方位的監控設備。

最值得一提的是系統給網咖安裝了一台獨立的黑科技發電設備,也就是說整個網咖都有獨立的供電線路,不需要受到外界的影響,而且三樓被系統劃分成為了一個包廂區,也就是三樓是許許多多的包廂,那是給一些有身份的人使用的。

林辰給系統兌換了一百二十套網咖配套的經驗包,給她們一人發了一個,她們服用后都對網咖有了一些了解,也知道了自己需要做些什麼。

和之前不同的是,林辰在這幫人的眼中看到了希望,以前都是死氣沉沉的,現在她們充滿了對生活的渴望。

林辰試用了一下,網咖內的一切都正常運轉著,林辰還專門給網咖安裝了三個『洗鍊區』,三層樓,每層樓有一個,『洗鍊區』的意思就是當有人在遊戲中購買到『洗鍊』機會後,可以去那兒進行洗鍊,裡面不僅有衝擊椅,而且還有兩個獨立的澡堂,一個是男生澡堂,一個是女生澡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