掛了電話,蘇輕開始煮肉。

今天晚上他就只準備做一道菜,土豆燉牛肉。

不過準備了一鍋極品米飯,沒有米飯搭配牛肉土豆湯,是不香的。他的速度很快,但是,林澤更快!

「九星龍若拳第二式,摘星拳!」。

林澤右手成拳,整個身子的力量匯聚於拳尖之上,猛然出手,一拳轟在奎哥的臉頰上。

砰!

在一聲轟然巨響中,奎哥碩大的身軀直接被擊飛了出去。

……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二百二十八章你爹我馬上就來 「算你識相!」雪衣繼續悠閑吃著葡萄。

剛吃完一顆,就聽外面的侍女喊道:「王后午安。」

這偌大的司徒府,能稱呼一聲「王后」的,非司徒妃莫屬!

雪衣立刻鯉魚打挺從軟塌上跳到了地上,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葡萄放在了桌上。

然後乖乖站在門口等著司徒妃進門。

這動作快得令司徒凌和冀小海汗顏。

他們倆也從曖昧之中脫離,起身迎接。

司徒妃還是那般從容不迫,緩緩進入房間。

冀小海道:「王后。」

司徒凌道:「姑姑。」

雪衣道:「伯母。」

司徒妃微笑著點了點頭,將目光落在了雪衣身上,內心十萬分滿意。

能斗得過老爺子,也算是個不錯的兒媳婦了。

時至今日,司徒妃仍然誤會雪衣和柳飛白是一對。

「對了,飛白呢?」司徒妃疑惑問道。

她此次前來,就是打算跟柳飛白商討一下雪衣的事。

奈何未見人影。

司徒凌答道:「白哥他買吃的去了,應該馬上就回來了。」

司徒妃點了點頭,又看向了冀小海,思索道:「凌兒,聽府上的人說,你與這位冀姑娘走得很近?」

司徒凌毫不避諱,點頭應道:「是。」

司徒妃又問道:「她是哪家姑娘?」

「她是……」司徒凌猶豫道:「她是青淵來的。」

司徒妃嘆息道:「你可知道,他國之人,若非身份尊貴,否則,嫁入司徒家都是做小。」

「讓小海做小?!」雪衣瞬間瞪大了眼睛,想也不想便拒絕道:「不行!絕對不行!

要是讓小海做小,我就把司徒凌打暈,帶回我們青淵做贅婿!」

面對雪衣這第二套方案,司徒妃輕咳一聲,尷尬道:

「你們若是將凌兒帶走,便是要徹底斷了司徒家的香火,這自然是不可以的。」

「那我不管,反正小海不能做小!」雪衣噘著嘴誓不妥協。

「司徒家在整個蒼玄國乃第一家族,凌兒娶妻,自然是得門當戶對才是。」

司徒妃又說道:「先前將凌兒接回家裡,已是折了面子。

再讓凌兒娶別國寒門姑娘,莫說是我爹,就是整個蒼玄國的人,都不會同意。

你們要知道,若是牽扯別國,就不單單隻是司徒家的事了。

司徒家也不是王上,可以肆意妄為!

當初王上娶我,也只是仗著武力罷了,可司徒家,並沒有那般強硬的武力。

此事若是鬧大,王上很有可能會插手,到時候就更沒法周全了。」

聽她這麼一說,雪衣也冷靜了下來。

別的都不怕,她最擔心的還是孟天承會插手。

那般兇殘之人,還不知道怎麼對付冀小海。

腦中靈光一閃,雪衣看向司徒妃,「小海若是蒼玄國之人,做正室還是有可能的吧?」

司徒妃點了點頭,「此事難點便在於此。」

雪衣問道:「那你們臉上那顏料如何得來的?」

司徒妃不愧是一國之母,心思通透。

雪衣這麼一問,司徒妃便洞悉了她的心思。

「是從礦石之中提取的,可那些礦都是由王上掌控的,每年製成的顏料都會存放在國庫。」

司徒妃說完,便看到雪衣摸著下巴陷入沉思。

她不由提醒道:「你可千萬別想著進國庫去偷。」

雪衣抬頭問道:「為何不能?」

「庫房的鑰匙由王上親自看管,你是根本不可能從他那裡得到鑰匙的!」

司徒妃解釋道:「即便有了顏料,可還需找人收留她,再將她的名字登記在冊,這名冊存放之地,重兵把守。」

雪衣連忙擺了擺手,「太難了,唉……主要是我沒時間!還是把司徒凌綁回去算了!」

冀小海忽然出聲道:「既然事不可為,便算了吧。」

三人一起看向她。

雪衣詫異道:「小海?」

司徒凌亦是忍不住出聲:「小海……」

正當此時,門外忽然傳來柳飛白的聲音:「什麼事不可為?」

接著就見他推門而入,手上拿著一堆好吃的。

那香味,隔著老遠雪衣都聞到了。

柳飛白關上門,將東西放在桌上。

雪衣一股腦將事情告訴了他:「師兄,今時不同往日!

司徒凌現在是司徒家的人了,小海又是青淵的人,他就算可以娶小海,也得小海做小!」

柳飛白輕笑一聲,從袖中取出一物,「看這個。」

那是個深紫色鐵盒,掌心大小,上面雕著纏枝紋。

「這是什麼?」雪衣不解地問道。

冀小海和司徒凌皆一臉疑惑。

唯有司徒妃忍不住笑了,「飛白,你從何處得來的顏料?」

柳飛白笑道:「我小時候去過國庫,順手拿的。」

司徒妃又問道:「你拿這個做什麼?」

柳飛白莞爾一笑,隨口說道:「沒什麼,只是覺得好看,就拿了。」

他又補充道:「另外,冀姑娘的身份問題也不必擔心,我很早之前就跟程家聯繫好了,只要將冀姑娘送過去便可。」

司徒妃問道:「程家也是一流家族,你怎可能讓程家讓步?」

「施了些小恩惠而已。」柳飛白又是笑笑,隱藏好了所有情緒。

他不可能告訴他們,曾經花費巨大代價,才做成此事。

他鋪好了所有路,只待有朝一日,可以成為蒼玄國人,幫助母親。

做那幕後之人,讓親人不再痛苦。

即便,改名換姓、改頭換面,失去本來面目,他也在所不惜!

可現在,他親手斬斷了這條路。

司徒妃點了點頭。

司徒凌牽起了冀小海的手,冀小海深情回望著他。

雪衣大力拍在柳飛白肩上,「師兄你可真是厲害!一下子就解決了所有難題!」

「那當然,誰讓我是你師兄!」

柳飛白順手將桌上的油紙包好之物遞給她,「帶了只烤雞給你,嘗嘗!」

「謝謝師兄!」雪衣一把拿過烤雞,打開油紙。

入目便是金燦燦的烤雞,香氣四溢。

她連忙撕下一隻雞腿,大朵快頤。

柳飛白每次看到她的吃相,都忍不住想笑,「師妹你慢點吃,沒人跟你搶!」

一邊的司徒妃看他那麼寵著雪衣,嘆息道:「你這傻孩子,怎麼還師妹師妹的叫!」

柳飛白答道:「她就是我師妹啊!」

司徒妃的眼神充滿了疑惑:「只是師妹?」

雪衣啃著雞腿,百忙之中抽出空來插了一句:「對啊!我們就只是師兄妹!」

柳飛白猜出了她的心思,說道:「娘你別多心,人家有心上人了!」

司徒妃眸中滿是探究:「哪家的公子比你還優秀?」

柳飛白輕嘆一聲:「就是青淵第一大家族蘇家,也是武林盟主之子,蘇言。」

啃著雞腿的雪衣瞬間覺得手裡的雞腿不香了,她立刻抬頭問道:「蘇家?武林盟主之子?」

柳飛白很是好奇:「怎麼,你不知道?」

雪衣搖了搖頭,內心掀起了驚濤駭浪。

蘇言居然有如此深厚的背景?!

結合冀小海的經歷,蘇言真的會娶她為妻嗎?

該不會也打算讓她做小吧?!

不……

柳飛白看她這反應,忍不住唏噓,「看你一天到晚那麼囂張,我還以為你知道呢,搞了半天,你什麼都不知道。」

得知這個驚人的消息,雪衣立刻坐不住了:「走走走,我們快點回去!我要好好問問他!」

柳飛白點了點頭:「確實得儘快回去了,不過這幾天我還有其他事要忙,時間就定在五天後吧!」

「我滴個娘嘞!」雪衣嘆了一聲,又忍不住喃喃道:「我滴個娘嘞!」

她好不容易撮合了冀小海,也算是見識到了大家族的勢力。

司徒家雖然也是大家族,但蒼玄國的實力沒法跟青淵國比。

至於那蘇家,內部究竟如何。

稍微一想,雪衣就覺得頭大。

該不會以後,她也得天天跟這個斗、跟那個斗吧?

完了呀!

我滴個娘嘞!

冀小海不知何時來到了雪衣身邊,將手搭在她肩上,看著震驚不已的雪衣,安慰道:

「雪衣,別擔心,我相信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