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不相信我就是不相信黨!”風哥說完這句就走向平臺,單手一撐半米高的平臺就上去了。我們跟在後面,以同樣的動作上了平臺。

我們一夥六人站在平臺上,下面數不清的圍觀人羣,場面異常的壯觀,豪情壯志油然而生。看着下面的人羣,我感覺我們不是來打架的,而是在開一場小型的演唱會。

時間用來等人,總是漫長的,就在我們等得不耐煩的時候,突然我聽到了人羣裏一陣的喧譁。

“王志鵬來了,王志鵬來了。”我向着外面看去,果然,王志鵬帶着一羣人走了過來,只是他後面的那羣人中有很多眼熟的人,卻不是初一的,但確實眼熟,就是一是想不起來到底在哪裏見過。

“哈哈哈!你們還真敢來啊!”離得老遠,我就聽到了王志鵬那囂張的笑聲。

“王志鵬,你要是不想打的話現在還來得及,低頭道個歉也就算了。”阿旭大聲笑道。

王志鵬不怒反笑道:“不用說了,要打就打吧!”

等王志鵬他們六個全都上來以後,我又仔細的看了看,不好,除了王志鵬和金海川以外其他人都是初三的。

雲天的話證明了我的猜測:“風哥,那四個人全都是初三的,都是韓少武的人,還有你看那個很高很壯的人,不就是上次我們被韓少武叫去廁所時,在外面守門的那個人嗎?”

風哥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而後他高聲道:“王志鵬,你怎麼跟韓少武了?”

“你不是說要扛七中嗎?怎麼還跟了韓少武?你的話怎麼跟屁一樣臭啊!”阿旭也在一旁埋汰道。

“哈哈哈!”我們全都大笑了起來。不只是我們,就連臺下的很多人都大聲笑了起來。

王志鵬哼笑一聲道:“我可沒有跟他,這些人不過是我請來的而已,而且這些人都是七中的,也不算我不守規矩吧?”

“廢話少說!”風哥把揣在懷裏的棍子給我後緩步向前走去,一直走到平臺中央才停下,他伸手指向對方揚聲道:“你們……誰先上?”

“唐風?”王志鵬驚詫道:“真沒想到你竟然第一個上!”

風哥身子站的筆直,揚起頭傲然道:“對付你們六個,我一個人富裕。”

風哥這話一出,頓時全場譁然,說什麼話的人都有。雲天焦急道:“風哥怎麼回事啊?就算他真要一打六也不用說出來啊,這樣就算他等會輸了我們也可以接着上啊!現在話說出來可就沒有迴旋的餘地了啊!”

阿旭和小青也紛紛說風哥太冒失了,我沒有說話,雖然還是有些疑惑爲什麼風哥會這麼說,但我還是選擇了相信他。這個時候只有我和楊光最平靜,也許關鍵時刻,只有我和楊光纔會選擇無條件地相信風哥吧。 “風哥可以的,看着吧!”我淡淡道。

“阿翔,哦不,是阿醉,阿醉說的沒錯。”楊光也在一邊點頭道:“唐風這麼做,除了是給他自己信心外,也是斷絕自己的後路,同時也是告訴他自己,一打六,他必須贏。”

聽楊光這麼一講,我也醒悟過來了,原來是這樣啊。我和楊光都相信風哥,只是我卻沒能看出風哥的用意,而楊光卻可以,和楊光比我還是有所不如啊,我心裏不免有些失落。

王志鵬一方人也被風哥這話驚到了,王志鵬怒極反笑道:“你也太自大了。”

風哥笑容收斂,那溫和的眼神陡然間變得無比凌厲:“是不是自大,上來比比就知道了,誰先來?”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麼我先上吧。”金海川一邊向前走去,一邊緩緩地說道。

風哥衝着他勾了勾手指,淡淡道:“來!”

金海川大吼一聲,猛地向前衝去,兩人之間的距離正在極速地拉近。而這時,風哥卻是負手而立,竟是沒有任何動作,由於我沒有站在風哥的面前,所以我看不出他是什麼表情,但是以我對他的瞭解,他現在一定在笑,那是一種自信的笑。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如我這樣相信風哥,就好比現在臺下的那些人,紛紛議論,說什麼的都有,臺下離我比較近的三個人之間的對話引起了我的注意。

“裝!都到這個時候了他還在裝蛋,真噁心!”一個捲髮男生說道。

一個嘴裏叼着棒棒糖的男生說道:“切!這你就不懂了吧!他這是明知自己必敗,這樣站在這裏不動的話,就算被打倒,他也可以爲自己狡辯,這也算是有自知之明吧!”

“你們兩個知道個屁啊!唐風可是很能打的,這個全校都知道,金海川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我看唐風他肯定是有所依仗,你們兩個傻冒別不懂瞎掰!”又一個叼着煙的人湊了過去。

“……”

沒時間再注意臺下那三人的對話,因爲這時金海川已經到了風哥的面前,右手握拳,向着風哥的面龐打去。風哥依然一動不動,還是保持着那個姿勢。這一拳就快接觸到風哥的面頰了,感覺好像只差那麼一張紙的距離了。看到這,就連對風哥充滿信心的我也不禁爲他捏了把冷汗,不自覺地屏住了呼吸。

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就在那個拳頭快要打到風哥時,金海川突然向後倒飛了出去,落地後又劃出好一段距離才停止,那金海川就好像是被煮熟了的龍蝦一樣,蜷縮着身子在那痛苦地**。

這到底怎麼回事?心裏疑惑的同時我收回目光,目光移向風哥那邊,只見風哥正在緩緩收腿,動作雖慢,但卻很穩。我恍然,我剛剛一直在盯着上面,卻沒有注意下面,原來金海川是被風哥一腳踹飛的。接着我又是一驚,風哥這一腳到底使了多大的勁啊,竟然能把金海川一腳踹飛。

全場一片譁然,誰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更是沒有想到金海川竟然敗得如此直接、如此的快。看着風哥站在平臺的中央,聚集了四周所有的目光,在這一刻,風哥就是全場矚目的焦點,異常的拉風。

我長舒了一口氣,在爲風哥驕傲的同時,心裏也暗暗下定決心。

總有一天,我也要像風哥這樣!

而另一邊,王志鵬快步上前,搭着金海川的胳膊把他扶了起來,同時他目光兇狠地看向風哥,厲聲道:“唐風,你用得着這麼狠嗎?”

“怕了?”風哥揚起頭道:“怕了,那就賠錢,過來遞煙,再叫聲哥!”

王志鵬“呸”了一口聲,怒道:“等會有你好看!”

王志鵬小心的把金海川扶到後面讓臺下的一個人帶走了,也不知道去了哪。接着他跟臺上的剩下的人那些交談了起來,由於我們的距離有點遠,所以我聽不清他們說了些什麼。

就在這時,臺下忽然騷亂了起來,我轉身一看,原來是剛剛那個叼着煙的跟捲髮男和吃棒棒糖的那兩個人打了起來,估計是他們言語上起了衝突吧。這可真是臺上熱鬧,臺下也不甘寂寞啊!

我沒有過分的注意他們,因爲這時對面王志鵬那方人裏面又走出來了一個人。這個人一身黑,頭髮略長,看上去正符合這個年頭的潮流,長相平凡,但卻透露出一股子猥瑣的氣質。那人一邊向前走去,一邊笑嘻嘻地說道:“嘿嘿!我叫高陽,看你這麼能打,等會還希望你能手下留情啊!”

“廢話真多!”風哥對他沒有一點客套。

高陽像是沒有聽到風哥的話一樣,繼續向前走去:“哎,別這麼說嘛!怎麼說大家也都是七中的學生,場上是仇人,場下是兄弟嘛!”

這時高陽已經走到了風哥的面前,伸手拍向風哥的肩膀:“嘿,我說兄弟……”

“滾蛋!”風哥打掉了高陽拍向他的手。

異變突生!

就在風哥打掉了高陽拍向他的手的同時,高陽空出的那隻手猛地搗向風哥的肚子,風哥猝不及防之下捱了這一拳,捂着肚子向後連退數步。

“切!”臺下面一陣唏噓聲傳來。真是太卑鄙了,我憤怒的握緊拳頭,忍住了衝上去暴打他一頓的衝動。

高陽一擊得手,絲毫不給風哥緩氣的機會,大步向前一腳踹向風哥,風哥再次退了一步,險之又險地避開了這一腳。一擊不中,高陽再次向前,又是狠狠地一拳打向風哥。風哥不退反進,左手擡起擋住了高陽的這一拳,同時右手出拳打在高陽的鼻子上。高陽的頭被這一拳打得向後揚起,同時下面一腳也踢在了風哥的腿上。

風哥似被打出了真火,竟不顧腿上中的那一腳,猛地前衝,一把勒住了高陽的脖子,但速度卻絲毫不減,直接就把高陽摔倒在了地上。還不算完,在把高陽摔倒在地後風哥猛地一步跨出,擡腳跺在了高陽的肚子上。

這一腳跺準,也跺得狠,直把高陽跺得大聲痛呼,那悽慘的叫聲讓我心裏忍不住一顫,這風哥得多恨他才能這麼狠啊!

王志鵬一方人中再次衝出了一個人,速度極快,那人一身白色運動裝,寸頭,一米七五左右的個頭,身材精壯。他竟然絲毫不給風哥喘息地機會,飛起來一腳踹向風哥的胸口,風哥雙臂交叉擋住了這一腳,但卻受着這一腳的衝擊之力向後連連倒退,那感覺好像隨時都會摔倒一般。

“操!”雲天大罵一聲就要衝上去幫風哥,而阿旭和小青也好像再也受不了似得要隨雲天一起衝上去。

我和楊光連忙把他們兩個攔住,我看着他們說道:“別去,讓風哥來!”

“你們這樣衝上去幫他,唐風非但不會領你們的情,更可能會怪你們,讓他自己來,別衝動!”楊光也在一旁沉聲開口。

聽我們這麼講,他們三人這才安分下來,但從他們那捏緊的拳頭以及充滿了憂慮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出他們的內心並不平靜。不只是他們,我的內心又何嘗不是波瀾起伏。

在我和楊光阻攔他們三人的時候,那個白衣寸頭和風哥已經打在了一起。那個寸頭的腿上功夫似乎不錯,下面頻頻出腳,這不得不讓我懷疑這寸頭是不是練過跆拳道之類的腿上功夫。

風哥連續打倒兩個人,再加上身上被捱了幾下,現在又碰到這個這寸頭,這可真是火上澆油啊,我看的出來風哥的喘息已經漸漸加重。也許是風哥至今還沒來得幾好好地喘上一口氣,又或許是這個寸頭實在不簡單,風哥對付他已經不如對付之前兩個人那麼輕鬆了。

風哥不行了嗎?不,風哥必勝!

我的腦海在劇烈地翻涌,但眼睛卻眨也不眨地看着平臺中央那兩人的打鬥。在寸頭又一次被摔倒後,再次躲過風哥一腳的同時,他一把抱住了風哥的右腳腳裸,肩膀頂着風哥的膝蓋向前一壓,就想把風哥撂倒。

哪有這麼容易?風哥反應很快,左腳向後跨去,右腿彎曲,身子猛地向前倒去,同時彎臂成肘,藉着身子倒下的趨勢照着寸頭的後背就砸了下去。

“嘭!”的一聲,即使是離他們有六七米遠,我依然清晰地聽見了這聲悶響,可想而知風哥這一手肘的力道之重。

風哥趴在寸頭的身上,慢慢站起身後,一腳跺在了寸頭的背上,然後又是一腳,連續兩腳之後,就在風哥還想在來一腳時,一個聲音傳了過來。

“唐風,夠了!”

話音剛落,王志鵬向着風哥衝去,風哥轉頭看向王志鵬,笑着搖了搖頭,又是一腳跺在了寸頭的後背上,那寸頭也算是個硬骨頭,愣是沒吭一聲。

王志鵬見風哥竟然不顧他的勸阻,這一腳還是落在了寸頭的身上,頓時把王志鵬氣得大吼一聲,離得老遠就舉起了拳頭,看他那架勢簡直就是恨不得立馬就把風哥打倒在地。

風哥看着離他越來越近的王志鵬,仰頭大笑了起來,那笑聲中夾雜着的是目空一切的狂傲。

“來吧!” “大鵬回來,我上!”

王志鵬剛跑出去,他身後一個身影就竄了出來,一把搭在他的肩膀上。他和王志鵬說了會話,然後緩步向着風哥走去。

“一打六?呵呵!大話每個人都會說。打贏三個人已經算你很了不起了,但是也就到此爲止了,這場打完後你就該下去了。”那人一邊走着一邊說着:“記住我的名字,我叫鍾凱!”

臺上落敗的人已經全都被他們的人扶了下去,王志鵬一方還站在臺上的就還剩三個了。向着風哥走去的鐘凱,王志鵬,還有一個就是那個很高很壯的人。看上去我們這一方的勝面似乎很大,但是不到最後誰也說不準到底誰會贏。

最主要的還是風哥先前說要一挑六的那句話,讓很多人都把這場六對六的街霸賽看成了是風哥一對六的個人賽。如果風哥不能獨自打贏對方六人,那麼即使最後我們贏了,也會損些面子。相對於面子,我更關心的是風哥,看得出來,剛剛那個白衣寸頭給風哥的傷害還是不小的。

閒話少說,鍾凱已經離風哥越來越近了。他看風哥不說話,再次嘲諷道:“如果不行的話,趕緊認輸吧,別死要面子活受罪,要不然等會被我打下去,那面子丟得可就更大囉!”

風哥雙手環抱在一起,淡淡道:“你的廢話好多!”

如果風哥開口罵鍾凱倒還好說,但這一句話卻是直接把他給噎到了,氣得他臉色發青,伸手指向風哥:“你……”

風哥打斷道:“你還有完沒完,我來這不是陪你閒聊的,不打滾蛋!”

這回鍾凱不再廢話,上前一腳踹向風哥的肚子。風哥哼笑一聲,側步滑開就躲過了這一腳。不等鍾凱收招,風哥猛地一腳踹在了鍾凱的肚子上,這一腳把鍾凱踹得“蹬!蹬!蹬!”往後直退。

不給他緩氣的機會,風哥大步向前,一把就抓住了他的脖領子,直接就把他給拎了起來,那鍾凱竟然就這麼被風哥給扔了出去。

快!從鍾凱出腳,再到他被風哥給扔出去,這一切只發生眨眼之間,又豈一個快字了得!

看那鍾凱先前說話的氣勢,我還以爲他有多麼的了不起,但誰都沒想到他竟然就這樣被風哥給扔了出去,這個結果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

不對,我再仔細一想,風哥一腳就能把金海川踹飛,爲什麼剛剛那一腳卻只是讓鍾凱倒退,是鍾凱比金海川強,還是因爲風哥快要力竭了?

楊光嘆了口氣道:“看唐風的手,他累了。”

嗯?我仔細看了看,發現風哥背在身後的那隻手一直在做着同樣的一個動作,握拳,鬆開,握拳,再鬆開,相同的動作反覆做個不停。

“他在幹嘛?”顯然,小青也發現了這一點。

“他剛剛那一下雖然把鍾凱扔了出去,但是看樣子他並不輕鬆啊!”楊光給出瞭解釋。

是啊,連鍾凱在內,風哥已經連續打倒了四個人,一點休息的時間都沒有,特別是剛剛和那個白衣寸頭打的時候很是吃力。

風哥還能堅持得下去嗎?

鍾凱在地上躺了好一會才捂着肚子爬起來,可是他卻不敢再往前衝了,他看着風哥,那眼神裏充滿了一種叫作畏懼的情緒。這不得不令我感到無語,韓少武怎麼會有這樣的小弟?

“換人吧,這人不頂用,銀樣臘槍頭!”風哥不屑地說道。

王志鵬的臉色很是難看,揮了揮手讓臺下一個人上來把鍾凱扶了下去,之後他看着風哥說道:“雖然以前和你們打過不少次,也知道了你確實很能打,但沒想到,你竟然這麼能打。”

“那你們還要打麼?”

“打了再說吧!”王志鵬扭了扭頭,大步向着風哥走去。

說起王志鵬,他也算是一個人物,至少他很會混,剛到七中沒多久就收了很多初一的小弟。也許是與他的家庭有關,無論是他的穿着打扮,還是他的說話方式都有一種社會人的氣質,這樣的人就算是在混亂的七中也是少有的。而且他本人的身體素質也不差,我聽人說過他從小學開始就經常打架,很少有人能打得過他。

現在他面對的是體力不在全盛時期的風哥,兩個人到底誰能更勝一籌,這還是未知之數。

這時王志鵬已經衝到了風哥的面前,迅速的一拳揮出,而風哥也是直直的一拳向他打去。雖然王志鵬出拳在先,可風哥的拳速明顯要比王志鵬快上不少,後發先至,打在了王志鵬出拳的臂彎處。

得勢不饒人!一拳打中後,風哥下面又是狠狠地一腳踢在了王志鵬的膝蓋上,這一下直接就把王志鵬給踢到了。

一如之前那樣,風哥上前一步,擡起腳跺向王志鵬的胸口。我清晰地看到了王志鵬眼中掠過的那一抹狠色,他竟然不閃不避,而是用兩隻手抓住風哥跺向他胸口的那隻腳。即使風哥的腳被他抓住了,但餘力未消,這一腳還是踩在了王志鵬的胸口上。

“啊——”王志鵬大吼一聲,不顧胸口處的疼痛,奮力翻身連帶着雙臂使勁,胳膊肘壓在了風哥腿彎處,這一下竟然把風哥壓得單膝跪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