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青龍舔了舔手指上的血液,望向武凌天,道:「你的血液竟然擁有這麼強大的生機,難道這就是祖龍血脈的威能,若是吞噬了你體內的祖龍血脈,不知我會不會也覺醒祖龍血脈。」

武凌天見敖青龍將他血脈的生機歸咎於祖龍血脈,也是鬆了口氣,冷笑道:「敖青龍,你我都是妖族絕世天驕,你想殺我,難道不怕事情敗露,要知道我可是擁有祖龍血脈,而你不過是青龍血脈而已。」

「只要你死了,就沒人知道是我殺的,而且一旦我覺醒了祖龍血脈,即便被人知曉,難道妖族八大妖王就會為了你一個死人殺了我不成。」敖青龍已經打定主意要殺了武凌天,吞噬他的祖龍血脈,又怎會放過他,道:「還是乖乖受死吧!」

敖青龍為了殺死武凌天,直接動用了最強大的本命神通,青龍翻天。

一條長達百丈的青龍朝著武凌天衝擊而去,所過之處,虛空破碎,一切阻擋之物盡數化為灰燼。

武凌天眉頭緊鄒,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卻也沒有動用天脈之力,調動天地之力強行提升修為。

一劍隔世。

武凌天與體內本命劍氣融合,化為一把巨大五彩神劍,劍氣四溢,撕裂虛空,朝著青龍斬去。

一劍一龍相互攻伐,兩股強大的力量波及下虛空坍塌,五彩神劍終究不敵,被震飛出去,朝血池掉落。

武凌天顯露真身,嘴角溢出鮮血,顯然受到了重創,不過這點傷勢對他來說卻是微不足道,瞬息間痊癒,就在他準備反擊之時,血池出現一個巨大的漩渦,將他直接拉扯進了血池之中。

敖青龍的掌心出現一道猙獰的劍痕,顯然是被誅天劍氣所傷。

誅天劍氣的攻擊力絕對是武凌天所有底牌中最強的,無物不破,無堅不摧,即便是敖青龍的青龍不滅體也難以抵擋其攻伐之力。

誅天劍氣侵入他體內,不斷破壞他體內的生機,敖青龍掌心的劍痕一時間無法痊癒。

「可惡,竟然受傷了。」敖青龍目露殺機,體內的誅天劍氣太過霸道,竟然吞噬他的生機不斷壯大,讓他一時間難以拔除。

「決不能讓他搶先奪走傳承。」

敖青龍怎麼容忍武凌天先他一步奪走屬於他的傳承,不顧及體內的劍氣,直接強行將其壓制,縱身一躍,進入了血池漩渦之中。

武凌天出現在了一片血色的空間,四周瀰漫著紅色氣體,而這些氣體不斷侵入武凌天體內。

武凌天想要阻止,可卻無用,這些紅色氣體一入體內,他的心智就受到了影響,眉頭一鄒,「這些氣體有古怪。」

紅色氣體竟然侵入了他的識海之中,試圖感染他的靈魂。

識海之中,武凌天的先天之魂被紅色氣體包圍,心智被蒙蔽,雙眼泛紅,陷入了幻境之中。

「殺。」

武凌天一掌打出,一條金龍呼嘯而出,接著又是一拳,彷彿在和人戰鬥一般,可在這片血色空間中除了他之外再無他人。

武凌天如同陷入魔障一般,不斷的發出強大的攻擊,體內的真氣不斷消耗,若是這樣下去,必然會力竭而亡。

敖青龍與他一般無二,也被血色氣體侵入體內,陷入殺戮幻境之中,不斷的消耗自己的力量。

武凌天此時陷入殺戮幻境之中,幻境之中儘是他的敵人,他腦海之中只有一個字,那就是殺,殺得天翻地覆,日月無光,大地血流成河,似乎只有殺戮才能讓他變得強大,殺的人越多,他的實力就越強大。

突然,幻境之中的敵人出現了他的爹,娘,妹妹和姑姑。

「逆子,你還不住手,難道要弒父不成。」武天南咆哮道。

「天兒,你難道真的要殺了娘嗎?」雲逸柔一臉的痛苦。

武凌霜哭泣道:「哥哥,我是你妹妹啊!你怎麼忍心殺我。」

之後又是武天香,武天香的絕世容顏多出了一絲凄美,讓陷入殺戮的武凌天心中一顫。

「不。」

武凌天陷入了痛苦的掙扎之中,怎麼也下不去手,腦海之中出現了一個惡魔的聲音,「殺了他們,他們都是你武道之路的絆腳石,只有殺了他們,你才能以殺證道,逆天改命。」

「破。」武凌天低喝一聲,先天之魂發出一道道金光,將血色氣體逼出體外,恢復了清明,卻是感到極為虛弱,丹田的真氣消耗嚴重,只剩下不到兩成。

「這一切都是幻境,好可怕。」武凌天心有餘悸,若非幻境之中出現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犯了他心中的忌諱,恐怕還真無法掙脫出幻境。

這些血色氣體竟然能夠蒙蔽我的先天之魂,還好先天之魂強大,破除了這個可怕的殺戮幻境,不然他即便不死,也會成為一個殺戮狂魔。

而眼前的血色空間消失不見,他出現在了一個空曠之地,上空浮現著拳頭大小的猩紅血液,釋放出可怕的殺戮氣息。

「這難道是真龍族強者留下的精血。」武凌天從這滴血液中感受到了可怕的力量。

突然,空中的血液發出一道龍吟聲,化為了一條猙獰的八爪血龍。

血龍一雙血色眼眸盯著武凌天,看得武凌天直發毛,他感覺如同陷入殺戮之中,不可自拔,先天之魂釋放出金光,抵擋著這股殺戮之意。

嚇得武凌天直冒冷汗,這眼神也太可怕,只是一眼就讓他險些陷入殺戮之中。

血龍直接鑽入了武凌天體內,武凌天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血龍融入了他的祖龍血脈之中,對其血脈進行改造。

武凌天直接化為了祖龍真身,不過卻青色的龍鱗卻是變為了紅色,化為了一條血龍,釋放出可怕的殺戮氣息。

武凌天之所以痛苦,不僅僅是因為血龍對其血脈強行改造,還是因為他識海之中出現了許多關於血龍的記憶。

血龍屬於龍族中的異種,主殺戮。

每一條血龍出世,都代表著真龍族將面臨一場可怕的災難。

從記憶中得知,血龍生於中古時期,是一尊妖聖,實力逆天,其蘊含的記憶龐大至極,若非武凌天擁有先天之魂,恐怕根本無法承受這些記憶的衝擊,會化為血龍,也算是血龍的另類重生。

可惜血龍的算計要落空,遇到了武凌天這個怪胎。

武凌天吸收了血龍有用的記憶,將沒用的記憶全部清除。

血龍的傳承非同一般,武凌天從血龍的記憶中找到了一門道術大殺戮術,以及真龍族的一些強大神通。

「這次賺大發了。」武凌天欣喜不已,每一門道術都是極為珍貴的,世間道術不過三千之數,能得一亦是天大氣運。

他可是見識過一門道術,屍王夏禹所施展的大血神術就十分逆天,憑藉一門殘缺道術就可以弱勝強。

根據血龍的記憶,大殺戮術在三千道術中排名第九,位列十大逆天道術之一,其強大之處可見非同一般。

血龍的精血所蘊含的力量非同尋常,即便是改造了他的血脈消耗大半的力量,剩餘的力量也是十分強大,武凌天煉化血龍精血殘餘的力量,消耗的真氣迅速恢復,比吞噬煉化那些仙靈石還要快得多。

「一股作氣突破先天二重天巔峰境界,到時即便遇到敖青龍也不會落入下風。」武凌天沒有立即離開,開始煉化體內剩餘的血龍精血。

丹田之中混沌真火燃燒,淬鍊真氣,武凌天控制著混沌真火,開始淬鍊體內全身骨骼的骨髓。

被淬鍊的骨髓如同琉璃一般在骨骼中流動,強化全身骨骼。

有大量真氣支撐,武凌天的混沌真火後繼有力,根本不需要擔心真氣的消耗。

人體有二百零六根骨頭,而武凌天卻是有三百六十五根,合一周天之數,這就是先天生靈與人族的不同,生命層次是兩個不同的等級。

根據血龍的記憶,那些先天生靈各個都神通廣大,天生就有著神靈的力量,稍微修鍊就堪比大帝。

他雖為先天生靈,卻不是天地所孕育而出,每一個先天生靈都是經過了無盡歲月才孕育而出,而他則是後天生成,只能慢慢的去挖掘體內的潛力。

先天混沌青蓮道體的威能武凌天不過才開發出了億萬分之一。

每淬鍊一根骨頭,武凌天的實力就會增強一分,至少可增強十牛之力。

也多虧血龍的精血蘊含著龐大的能量,不然武凌天不知道要消耗多少資源,才能將體內的三百六十五根骨頭全部淬鍊成功。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武凌天已經修鍊了三天的時間。

短短三天,武凌天就平靜血龍精血龐大的力量做後盾,將體內三百六十五根骨骼盡數淬鍊,全身骨骼都釋放出淡淡的金光,骨髓如琉璃。

武凌天睜開雙目,眼中釋放出金光,一股強大的氣勢釋放而出,此時的他,修為已然達到了先天二重天巔峰之境,一身力量已經達到一龍之力,有了與敖青龍爭鋒的本錢。

本想繼續淬鍊體內的血髓,可血髓不比骨髓,血脈極易受創,不能一觸而就。

武凌天之所以要淬鍊血髓,也是為突破先天三重天打好根基。

先天三重天是換血之境,血髓強大,才能激發出他血脈之中的潛力,武凌天決心要打造出最強的血脈,自然眼光要放長遠。 正當武凌天準備離去之時,敖青龍也出現在了傳承之地。

敖青龍望著武凌天的眼睛充滿了意外和憤怒,他沒想到竟然被人捷足先登了,屬於他的傳承被人奪走了。

「敖天,交出傳承,我可饒你不死。」

武凌天心中冷笑,面色卻是極為平靜,道:「敖青龍,你果真不愧是妖族絕世天驕,竟然能夠通過考驗,可惜,還是來遲了一步。」

「不過你想死殺我,卻是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對於敖青龍,武凌天是真心的佩服,他可是領教過殺戮幻境的可怕,若非他有先天之魂,恐怕想要破掉幻境也不是一朝一夕的,敖青龍卻是能夠在短短數天內就破掉殺戮幻境,心智絕非一般。

「既然你想死,那就成全你。」敖青龍殺意凜然,直接展露出最強戰力,青龍不滅體一出,狂暴的氣息席捲而出。

重生之嫡女為凰 不過威勢卻是比之前弱了不少,可見敖青龍在陷入殺戮幻境時消耗了不少的力量,一身戰力沒有處於全盛狀態。

武凌天化身十二丈金身,一掌轟出,二十五道掌印合一,化作一條百丈金龍朝敖青龍攻去。

突破先天二重天巔峰境界,武凌天已然能夠施展二十五重降龍無極掌,降龍無極掌已經被武凌天推演到了極致,九九歸一,已經算是絕世武學了,攻伐之力霸道無匹。

敖青龍一爪之下,摧金裂石。

百丈金龍被他以狂暴的力量撕成兩半。

「殺。」敖青龍全身釋放出可怕的殺戮之氣,雙眼發出紅光,顯然是沒有侵入體內的殺戮之氣清除乾淨,又對武凌天露了殺意,陷入了殺戮之中。

神龍擺尾。

敖青龍身後一條粗大的龍尾掃向武凌天,武凌天避之不及,龐大的身軀被掃飛出去。

直接衝破了傳承之地,再次陷入了紅色的殺戮空間。

紅色氣體再次入侵武凌天的識海。

「殺。」武凌天再次受到殺戮之氣的影響,眼眸射出一道紅光,與敖青龍廝殺。

就在武凌天陷入殺戮時,烙印在他識海中的大殺戮術竟然自行運轉起來。

武凌天化掌為刀,一刀斬出,長達百丈的殺戮刀意朝敖青龍斬去,這一刀不再是簡單的刀之真意,而是融合了殺戮意境,形成了殺戮刀意。

敖青龍此時也是陷入殺戮之中,無法自拔,更加不懂得如同避開攻擊,一味的硬碰硬,一拳迎了上去。

殺戮刀意破掉了他的拳印,斬在了他的身軀上,堅不可摧的青龍不滅體防禦被破,龍鱗破碎,可傷勢卻是迅速痊癒,恢復力驚人。

大量的紅色氣體朝著武凌天體內涌去,武凌天的力量不斷暴漲,越戰越強,敖青龍落入下風。

敖青龍不懼死亡,兩人搏命大戰三百回合,兩敗俱傷。

武凌天的胸骨被打斷了兩根,血肉模糊,敖青龍身上的龍鱗也沒一片完好的,不是殘破就是被打碎,若非他的青龍不滅體極為變態,恐怕已經死了。

冷酷殿下拽拽愛 武凌天也終於恢復了一絲清明,識海之中懸浮著一個玄奧的字,如同天地神紋,武凌天從未見過,可卻知道這是一個殺字,正是大殺戮術凝聚而成。

所有的血色氣體都被殺字吸收,也正因為如此,武凌天才得以清醒過來。

敖青龍卻是依舊處於殺戮之中,不顧傷勢繼續朝武凌天攻擊。

隱婚,天降巨富老公! 武凌天可不想再和他打下去,不然再次陷入殺戮之中,那就麻煩了,果斷的選擇了離開。

敖青龍卻是沒這麼好運了,被殺戮之氣纏住,無法恢復心智,一但他無法清醒,必將隕落。

武凌天離開血池,拖著重傷之軀找了個隱蔽的峽谷療傷。

身上的傷勢武凌天不是很重視,畢竟有不死血脈,在重的傷勢也不足為慮,可他識海中的殺字卻是時刻影響著他的心智,若是不能控制,畢竟沉淪,化為一個殺戮魔頭。

「想要掌控殺字,就必須領悟殺戮真意,大殺戮術我現在還無法參悟,不過我有天脈,卻是可以藉助大殺戮術領悟出殺戮真意,以殺止殺。」

武凌天靜心凝神,藉助天脈之力,達到天人合一的玄妙境界。

道術是三千大道的一種體現,修鍊道術可參悟三千大道。

所謂神通不敵道術,即便神通在如何強大依舊不如道術。

神通是人創出的,亦或者是天生的,可道術卻是直指大道本質,道術可演化出萬千神通。

大殺戮術前名第九,其上還有大毀滅術,大五行術,大造化術,大陰陽術,大輪迴術,大因果術,大時空術,大命運術,其下則是大吞噬術。

並不是說道術就一定比神通強大,要知道神通除了分小神通,大神通以及絕世神通外,還有更為強大的仙人神通,聖人神通,神靈神通以及大帝神通,因為超越了神通的威能,被稱為仙術,聖術,神術以及帝術,威能逆天。

除了大殺戮術外,還有一門極為可怕的龍族聖術,天龍八音。

武凌天可是知道聖術的珍貴,即便是那些所謂的九品宗門也沒有聖術,只有那些聖地才有。

他所修鍊的誅天九劍就是一門聖術,不過他只學會了第一劍,只有將九劍都學會,且九劍合一,方能展現出聖術真正的威能。

大殺戮術所凝聚而成的殺字不過是一個偽道字,世間道字只有三千之數,分佈在諸天萬界之中。

根據血龍的記憶,玄黃大世界之外還有許多大世界,不過關於諸天萬界,血龍的記憶中卻是極少。

半月後,血池乾涸。

一條百丈青龍盤卧在池底,青龍睜開龍目,露出了一雙猩紅的眼瞳,兩道紅光直入雲霄,一道龍吟響徹虛空。

血龍化為人形,化為了一個紅衣男子。

而紅衣男子正是敖青龍,敖青龍雙眸化為了紅色,聲音低沉道:「敖天,你奪走了屬於我的傳承,卻是沒想到這血池乃是血龍的雙眼所化,這才是最大的造化,讓我擁有了一雙神眼。」

原來武凌天離開血池后,敖青龍陷入殺戮之中,瘋狂的吞噬血池力量,而血池乃是血龍隕落後的一雙眼瞳所化,讓敖青龍擁有了血龍的殺戮之眼。

敖青龍目露殺機,道:「敖天,我一定會殺了你,奪回屬於我的一切。」

而武凌天卻是不知敖青龍非但沒死,反而得了一樁大造化。

即便知道,武凌天也不會放在眼裡,畢竟他有著世間最強大的神眼,天罰之眼,這才是他最大的底牌。

除此之外,他還有毀滅之眼,不必殺戮之眼差,甚至還要強上一籌。

武凌天閉關的峽谷內突然湧出一股強大的殺戮氣息,緊接著一道蘊含殺戮刀意的百丈刀氣破開虛空,朝著一座山峰斬下,山峰被一分為二,殺戮刀意剝奪了山峰上的一切生機,整座山峰化為一座孤峰,不復任何生機。

武凌天望向死氣沉沉的孤峰,震驚道:「好恐怖的殺戮真意,與刀之真意結合起來的殺戮刀意好強大。」

半月的時間,武凌天藉助天脈之力,不但領悟出了殺戮意境,更是將殺戮意境提升為了殺戮真意。

即便他有大殺戮術可以參悟,可大殺戮術極難參悟,藉助天脈之力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也只參悟出一些皮毛,卻也讓他受用無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