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特凡諾的幾個電話打出來,引得四方震動。 今天SH市的警察局局長白少弘有點鬱悶。

已經是晚上8點多了,白少弘和往常一樣下班回到家。雖然SH作爲共和國犯罪率相對較低的城市,但是偌大一個直轄市每天發生的事還是很多的。

白少弘方向公文包,脫下穿了一天的警服,疲憊的靠着沙發上,把自己調成放空狀態。他的愛人拿來一件薄毯子給他蓋上,一臉心疼的看了他一眼,然後轉身去廚房給他盛飯。

忽然,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打斷了他一天之中難得的寧靜,把他從放開的狀態里拉回了現實,他不由得低聲罵了一句,然後拿過手機,可是卻只看到一個陌生的來電。這個號碼是他的私人號碼,知道他這個號碼的人都是他的家人或者朋友,像這樣的陌生號碼幾乎是不可能打進來的。

“喂,哪位?”稍微思考了一下,他還是決定接這個電話。

“是白少弘白局長吧,老夫譚千山,聽說你們抓了一個叫夜華的年輕人,這個夜華是我孫女兒的朋友和同學,我覺得這裏面肯定有誤會,所以希望白局長可以明察秋毫。”

“譚千山?您是譚老!”能知道自己這個號碼的陌生號碼,又叫譚千山,除了京城譚家的上代家主譚千山還會有誰,白少弘瞬間一個激靈,完全清醒了過來,不自覺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譚老您好,您的指示,在下一定照辦,您老就放心吧。”

“很好,白局長還很年輕,或許還能再進一步也不一定。”譚千山說完這句頗有深意的話,便掛了電話,而白少弘則彷彿被什麼東西砸到了腦袋一般呆住了,等反應過來之後,一股狂喜從腳後跟直衝後腦勺,讓這個中年漢子竟然忍不住在客廳裏就狂呼起來。

“老白,怎麼了?什麼事這麼高興啊。”他的愛人端着盛好的飯從廚房裏走出來。

“老婆,我剛剛接到京城譚家的譚老來的電話了。哈哈哈,看來我在退休之前還能再進一步了,真是天降餡餅啊。”白少弘笑道。

“噢,那譚老說什麼了?”他愛人問道。

“哦,對了,譚老提到了一個叫夜華的年輕人,說是被我們局子裏關起來了,而這個夜華又是譚老他孫女兒的朋友。我這就馬上給屬下打電話,放這個夜華出來,還要好吃好喝接待着。我不吃飯了,我先趕回局子裏去。”白少弘道。

可是還沒等他走出門,又一個電話來了,依然是陌生來電。

“喂,哪位?”白少弘接起了電話。

“白少弘嗎?我是葉家葉勝,你們警察局竟敢抓我孫子,我命令你們快放了他,不然你們整個警局就等着全部被撤職吧!”電話那頭的聲音傳來了一個頗具威嚴的聲音,那種上位者的氣勢,即使隔着電話,白少弘也完全感覺的到。

葉家?京城的那個葉家!白少弘瞬間一身冷汗,我滴個娘誒,今天這是怎麼了?怎麼這些大人物的孫子輩都被自己的屬下抓了,自己的屬下這是去了京城抓了一個加強連的世家子弟嘛?

“葉老,您先冷靜一下,請問您的孫子是哪位?”白少弘小心翼翼道。

“葉輝,哦不,夜無回,要不就是夜華,反正就是這三個名字裏面的一個,你快去放了他,不然老子一槍甭了你。”葉勝強勢道。

“您孫子還真夠多的,一下子就被抓了三個,”白少弘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道:“葉老,您放心,我這就立馬把您孫子放出來,好吃好喝伺候着,您老請息怒。”

“你小子少廢話,快去!”說罷,葉勝便掛了電話。

“到底是那個王八犢子把這個夜華抓起來的,這簡直是捅了馬蜂窩啊。”白少弘喃喃自語道。

“叮鈴鈴”,他的手機又響了起來:“喂,哪位?”

“白局長你好,我們是國家安全局的,我們有一位同事被你們局子裏的人抓起來了,我們希望你們能將我們的同事立即釋放。”來人雖然語氣很客氣,但是話語裏的不容置疑的意味讓白少弘也聽出了對方話裏的威脅。

“你們的同事是不是叫夜華?”白少弘問道。

對方一聽,有點意外道:“白局長知道他,莫非是白局長下令抓的夜華?”

“哦,不不不,你們誤會了。我馬上就釋放夜華,你們不用着急。”白少弘已經徹底沒了脾氣。

“那就多謝白局長了。”對方說完就掛了電話。

白少弘嘆了口氣,披上了外套,拿上車鑰匙就出了門。

等他開車開到警局門口的時候,他的手機又一次響了起來。

“喂,楊市長,這麼晚找我有什麼事嗎?”白少弘接起了電話。

“老白,我說你是怎麼搞的?是不是你這個局長不想當了?啊!”對面的楊市長咆哮道,“意大利大使館給我們打電話過來了,說你們抓了他們最尊敬的客人。我說你的手下能不能有點眼力勁兒啊,怎麼什麼人都敢抓?”

“楊市長,您說的那個人是不是叫夜華啊?”白少弘小心翼翼地的問道。

“知道還不快把他放了啊,娘希匹的,以後叫你手下的人招子放亮點,別整天給老子找麻煩。”電話那頭的楊市長罵罵咧咧的掛了電話。

一連被幾個大佬電話轟炸了之後,白少弘的肚子裏也一肚子火氣。今天到底是哪個兔崽子給老子捅了個XXXL號的馬蜂窩,大晚上還讓不讓人安生了!

白少弘走進局子裏,兩個值班的民警見他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便立馬上前問好,道:“白局長,您不是下班回家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你娃個碎慫,今天有誰抓了個叫夜華的年輕人?”白少弘氣不打一處來,厲聲道。

那兩個民警見局長髮如此大的火,嚇到瑟瑟發抖,小心的回答道:“今天就曹副局長抓了個年輕人回來,關在了電監裏面,不知道那個被曹副局長抓回來的年輕人是不是叫夜華。”

“電監?瓜慫,這個曹白皮,膽大包天吶。你們兩個,快隨我去電監把人放出來。”白少弘一聽關在電監,簡直要瘋了。要知道,這電監一般是用來對付窮兇極惡而且有點功夫的兇徒,如果這位夜華少爺關進電監的事兒被那些大佬知道,自己頭上這頂烏紗帽指定保不住了。 白少弘看到夜無回的時候,夜無回正老神在在的坐在牀上,背靠着牆壁發呆。

“葉少爺,對不住了,是手下人不懂事兒,把您誤抓進來了,您還請多多包涵。”白少弘走上前陪着笑臉道。

夜無回一聽這話,便知道自己的救兵已經出手了,當下也放下心來,道:“既然知道抓錯了,那還不快放我出去?”

白少弘點頭如搗蒜,道:“葉少爺,您別急,這就讓您出來。小張,還不快去給葉少爺打開門,小李,快去準備些熱飯熱菜給葉少爺填填肚子。”

兩個民警在白少弘的指揮下立馬動了起來。

半小時之後,夜無回坐在局長辦公室裏,看看寬大的辦公桌上擺着的滿滿當當的精美佳餚,不禁有些感嘆。半小時之前,自己還被關在牢房裏,生死未卜,此時卻已經坐在局長辦公室裏,享受着大餐。他沒看過周星馳的電影,不然他會用星爺電影裏的一句話來形容此時的心情:“人生的大起大落來的太快,實在太刺激了。”

“葉少爺,這些菜也不知道您吃不吃得慣,如果您不喜歡或者還需要別的什麼,請您告訴我,我去給您準備。”白少弘陪着笑道。

“夠了,我也吃不了那麼多。局長大人,你也坐下來一起吃一點吧。”夜無回一邊啃着一根羊腿一邊道。

白少弘以爲夜無回作爲大家族的子弟,自然是從小山珍海味吃大的,哪裏知道其實他從小生活在八部衆,又經常出去執行任務,能好好吃頓飯就已經是奢望了,又哪裏會有機會吃這種桂林公館大廚做出來的精緻菜品呢?

“您吃好就行了,就不用管我了。”白少弘哪裏敢和夜無回坐一桌吃飯,此時他恭恭敬敬的站在桌邊,不時給夜無回遞一下水、紙巾什麼的,如果不是穿着制服,誰能知道這個人竟然是警察局長呢?

“白局長,外面來了兩個自稱是國安局的人,說是來接葉少爺的。”小李忽然推開門,報告道。

“噢,快讓那兩位同志進來!國安局的同志那麼大老遠過來,怎麼能讓他們在外面等着呢。”白少弘立馬道。

“是,局長。”小李立馬出去了。

過了一會兒,小李領着兩個人走了進來。

原本正在埋頭吃飯的夜無回擡起頭,見到來人,驚喜道:“丑牛教官,寅虎教官,你們怎麼來了?”

來人正是十二生肖戰士中的丑牛和寅虎,他們在接到午馬的電話之後,立刻行動起來。他們先是打了電話給白少弘,之後就立刻驅車趕了過來。隱門大比之後,他們在SH還有些事情要處理,所以還沒來得及離開SH,這一次正好可以趕過來救夜無回。

“午馬他給我們打電話,說你被這邊的警察局抓起來了,我們就立馬趕過來救你。對了,是誰這麼不開眼,敢對你下手?”寅虎問道。

“聽說是什麼副市長的兒子,叫什麼許少宏來着。動手的是什麼曹局長,看來這些帳,我要一一和他們算算。”說到許少宏,夜無回的牙根都有點癢癢了。

“許副市長的兒子?這位公子哥的來頭可不小啊,聽說他爹,也就是SH市的副市長許寶駿可是京城許家的人,要動他們可不簡單呢。”寅虎道。

“看這位許大少爺的作風,這許副市長爲官之道就可窺一斑。有這樣貪贓枉法的高官,我們的共和國如何能騰飛崛起?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這個許副市長我也一定要把他拉下馬。”夜無回道。

“無回,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這樣的貪官贓官自然會有國家收拾他們的,你現在要做的事就是和我們回去,好好休息。”丑牛道。

“兩位教官,無回沒有意氣用事。被關在牢房裏的幾個小時,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副市長的兒子,本身無官無職,可是卻能在他爹管轄的地方權勢滔天,一個得罪了他的人隨便以一個莫須有的罪名便可以關起來,而且說不定就這麼死在牢房裏,對外卻宣稱洗臉死,躲貓貓死,何其哀哉!這種事情,簡直就是我們共和國的恥辱!今天我能得救,那是因爲我有特殊身份,但是像那些無官無職又沒有身份的平民老百姓呢?他們就活該被這些贓官之後活活欺壓死嗎?憑什麼!我們這不是人民當家作主的人民共和國嗎?我們華夏太多這樣的貪官贓官,這個許副市長就是我第一個要拉下來的!”夜無回一番話擲地有聲,旁邊聽的人都聽得一愣一愣。

“無回,你這個想法太危險了,華夏的政壇不是你想象的那麼簡單。現在一號首長也在反腐,像許寶駿這樣的貪官贓官遲早會被拉下馬,你就別跟着瞎摻和了。”丑牛道。

“算了,先不說這個了,兩位教官,我身上被一個高手下了禁制,封住了修爲,你們幫我解開這個禁制吧。”夜無回話頭一轉,道。

“好,你先脫掉上衣。”丑牛道。

當夜無回脫掉上衣時,寅虎和丑牛的眼睛不由得睜得老大,臉上也泛起了怒氣,而一旁的白少弘的臉色則立刻變得慘白無比。

此時,夜無回露出來的上半身,幾十道殷紅的傷痕縱橫交錯,簡直讓人慘不忍睹。

“白局長,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他的身上會有這麼多的傷痕?!”寅虎悶聲道,而他語氣裏所蘊含的怒氣,讓這位局長大人的腿肚子都在打抖。

“我……我……我真不知道啊,小張,小李,你們快說說,這是什麼情況?”白少弘的聲音都在打抖,這位少爺雖然沒有性命之憂,可是這身上的傷很明顯是被自己手下的人用警棍打的,想推脫都推脫不掉。

“局長,兩位國安局的同志,這和我們也沒有關係啊,葉少爺身上的傷應該是曹副局長手下的人乾的,你們要找,就找他們,放過我們吧!”小張見到夜無回這一身的傷,也嚇呆了,雙腿一軟,直接“噗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 “一定是曹白皮的兩個心腹手下所爲,他們向來只聽曹白皮的話而完全無視我這個正牌局長,就因爲曹白皮的上面是許副市長。哎,沒有一個靠山,在這個臥虎藏龍的SH灘真的壓力很大啊。”白少弘無奈道。

“今天也是這個曹白皮親自帶隊來捉的我。一個警察局副局長,不辨是非,甘心做許少宏這個人渣的走狗,如何對得起人民和國家給他的這個職位?既然要做,我就先拿這個曹白皮和他兩個人渣手下開刀。既然SH灘頂着一大片烏雲,那就讓我修羅來將它驅散!”夜無回眼神堅定道。

“好吧,既然無回你這麼堅定,那我們也會在後面支持你,你放心大膽出手幹就是。”寅虎道。

“不過在此之前,我先帶你見見兩個人,他們或許會對你之後的行動有幫助噢。”丑牛道。

“他們現在在哪?”夜無回好奇的問道。

“就在門外。你們現在進來吧!”寅虎道。

“吱呀”,厚重的門被推開,兩個高大強壯的男子走了進來。

“巨石,青竹!”夜無回驚喜道。

“老大,好久不見。”巨石咧開大嘴,露出一個憨厚的笑容,而青竹雖然在一旁不動聲色,但是他眼眸中的笑意卻是濃到化不開。

“你們兩個臭小子,在西南那邊這麼久了也不和我聯繫,是不是打算不認我這個老大了?”夜無回激動的走上前,在巨石的胸口上捶了一拳。

“嘿嘿,老大,這不能怪我們,是教官他們一直封閉訓練我們,這一次過來找你之前還讓我們去神農架做了個任務才放我們過來找你的。老大,我可想你了。”巨石說着,雙手一伸,給了夜無回一個大大的擁抱。

“他們原本會和子鼠他們一起去隱門大比的,不過在神農架耽擱了一點時間,所以來晚了,我們也是爲了等他們過來纔沒離開SH的。你們三個很久沒見,肯定有很多話想說,你們現在找個地方聊聊吧,我和寅虎還有別的事兒,就先走了,有事兒就聯繫我們。”丑牛道。

“好的,今天麻煩二位教官了。”夜無回道。

丑牛和寅虎點點頭,然後離開了。

夜無迴向白少弘說了幾句話之後,便也帶着巨石和青竹走出了警察局。

剛剛走出警察局,一個女孩低着頭迎面便要往夜無回的懷裏撞,夜無回則下意識抓住對方的雙臂把對方擋住,然後仔細一看,卻發現對方是自己的同學,早上才見過的蘇佩。

蘇佩剛剛很恍惚的就要往裏面走,低着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忽然面前出現一個黑色的身影,她猝不及防,直接就要往對方懷裏撞,不過旋即就被對方抓住自己的雙臂,控制住了衝勢。她擡起頭,見是夜無回,驚道:“葉輝,你怎麼出來了?”

“我自然有我的辦法。你怎麼到這兒來了?”夜無回問道。

“上午你和那個許少宏發生了矛盾,我知道他肯定會找你麻煩的,就派人暗中跟着許少宏,果然看到他派人把你關進了警察局。你是因爲我而得罪了許少宏,我自然不能讓你因爲這個原因而受到他的迫害,這就打電話給我哥,讓他幫忙想想辦法救你出來,可是他說家族裏的長輩都去參加個什麼會議了,要的等明天才能回來,我沒辦法,只能先來警察局,向警察局的人表明身份,起碼保住你今晚的安全。我這纔剛要進去,就看見你出來了。”蘇佩倒是一口氣說了很多話,說完之後,長呼了一口氣。

“謝謝你了,我現在和我兩個兄弟找個地方喝一杯,你一塊兒去吧?”夜無回道。

蘇佩倒對於夜無回如何出來挺感興趣,聽他這樣說,便一口答應了他的邀請。

巨石走到停在警局門口的一輛悍馬旁邊,打開了後車門,讓夜無回和蘇佩上了車,然後他坐上主駕駛,青竹坐上副駕駛,悍馬在一陣轟鳴聲中啓動,迅速消失在了蒼茫的夜色當中。

白少弘在門口看着夜無回他們離去,深深呼了一口氣。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一股莫名的興奮忽然在胸膛內蔓延了開來。

曾幾何時,他從一個小小的郊區派出所所長被調到市局,然後一步步的走到今天這個位置,本來一腔熱血,一腔抱負地想在這個位置上爲人民爲百姓做實事,可是沒過多久,許寶駿安排了曹白皮來當副局長來制衡他,而自己雖然職位比曹白皮更高,卻苦於沒有堪比他的後臺和背景,他做所有的事都束手束腳,當初的滿腔熱血也漸漸冷卻了下來。

可是今天不一樣了,許寶駿終於惹到了不該惹的人。葉家和譚家在華夏的地位,普通人或許不知道,而他這種已經在官場混過幾年的人自然可以明白這兩家在華夏政壇的能量和實力,絕對不是一個小小的SH市副市長可以抗衡的。

SH或許真的會如那位葉家少爺所說,迎來屬於它的晴天吧。

*************************************************************************

封藏時光咖啡館。

夏天愣愣地看着手機,她手邊的那杯拿鐵已經完全冷掉,再也冒不出一絲兒白氣。

“夏天,吃點東西吧,這是我叫店裏大廚專門給你煎的牛排,是你最喜歡吃的菲力呢。”林文從後廚端着一盤熱氣騰騰的牛排走過來,放在了夏天的面前。

斗羅之通靈卷軸 “謝謝你,林文哥,我不餓。”夏天搖搖頭,道。

“哎,傻丫頭,你再怎麼擔心也不能餓壞了自己的身體啊。別等到時候夜華沒事出來了,你卻病倒了。這杯拿鐵冷了,我去給你換一杯熱的來。”林文看着茶飯不思的夏天,輕聲嘆了口氣,端着冷掉的拿鐵轉身又去了後廚。

“叮噹當”,咖啡館大門前掛着的風鈴忽然響了,大門也被推開,幾個人走了進來。

夏天聞聲,轉頭一看,原本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瞬間變得興奮起來:“夜華學長,你出來啦,沒事了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