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周佳琪悄悄的給宋乾打了一個電話過去。

然而宋乾的電話卻是處於關機的狀態,她根本就聯繫不上宋乾。

一下子周佳琪便知道,自己恐怕是猜對了,宋乾一定是遇上麻煩了。

周佳琪換了個號碼,又給周霖打了過去。

好在周霖的電話還能打通,周佳琪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電話一接通,周佳琪便擔心的問道:“宋乾在哪裏?他現在什麼情況?”

聽到周佳琪的問話,周霖知道,自己這個妹妹肯定已經猜到了什麼。

不過,宋乾現在已經脫離了危險,公孫忌的問題也已經得到了解決,這件事也沒有必要再瞞着周佳琪了,於是周霖乾脆就將事情的經過全部告訴給了周佳琪。

不過周霖還是有些保留的,關於宋乾的傷勢,以及受傷過程中的驚險這一部分,別周霖給簡化了。

“也就是說,現在宋乾已經沒有危險了?公孫忌那邊也被抓起來了?”周佳琪再次問道、

“是的,你不用太擔心,宋乾這邊有我照顧着,沒什麼大問題,過兩天就能出院了。”周霖回答道、

“我怎麼能不擔心呢,你說這麼危險的事情,他怎麼就能瞞着我們呢?”周佳琪的語氣了有着責備,但更多的卻是關心。

宋乾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她本應該陪在宋乾身邊的,而現在,她卻只能呆在宋乾的老家乾着急。

“你等等,宋乾醒了,我讓他給你說兩句。”

正當周霖和周佳琪通話的過程中,病房裏的宋乾醒了過來。

宋乾剛纔已經聽到了周霖和周佳琪電話裏說的那些話,對於這個轉身就將自己出賣掉的人,宋乾只能投以白眼。

周霖攤攤手,表示我也沒有辦法,便將手機拿給了宋乾。

“喂,是我。”宋乾接過電話說道。

電話那頭久久沒有傳來回應,宋乾將電話湊近了一些,這才聽見,電話那頭傳來的低聲哭泣的聲音。

這丫頭居然哭了。

“好了,別哭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嗎,放心吧,過兩天我就回老家來找你們了。”宋乾開口安慰道。

然而宋乾不安慰還好,這一安慰,周佳琪的哭聲更大了。

“你害我擔心死了知道嗎?嗚嗚嗚……”

“要是我再也見不到你了怎麼辦?”

“……”

周佳琪將自己這兩天以來的擔憂和委屈,一一的在電話裏對宋乾宣泄着。

但是周佳琪還是控制了自己的聲音,以免被吳小蓮和孫雅麗兩人聽見。

自己擔心也就夠了,現在宋乾已經脫離了危險,就沒有必要再讓她們也經歷一下這擔驚受怕的過程,這個過程並不好受。

宋乾安慰了好久,才終於將周佳琪的情緒給穩定了下來,並且重新定好了回老家的日子之後,宋乾才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之後,宋乾臉上帶着笑意,有人關心的滋味還挺不錯的。

只是以後還是不能再這樣讓她們擔心了。

宋乾在醫院裏躺了兩天,身體也恢復的差不多了。

在這兩天的時間裏,一直都是由周霖和唐昊兩人輪流來照看宋乾,宋乾對他們也是十分的感激。

這一次宋乾能夠順利脫險,還真的要好好的感謝一下週霖和唐昊兩人。

沒有周霖的提前通知,沒有唐昊的以身犯險,宋乾不可能這麼順利的將公孫忌給引出來。

當然,宋乾最應該感謝的,還是他自己。

如果不是他對自己這麼狠,硬扛着槍傷好幾個小時都沒有去治療,硬生生的等來了公孫忌。

這才讓公孫忌露出了馬腳,被唐老掌握了確鑿的證據。

如果不是這樣,宋乾想要解決公孫忌,還真不會這麼簡單。

這其中,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問題,最後遭殃的就只能是宋乾自己。

好在最後的結果是好的,宋乾現在也放下了心中一直懸着的一塊石頭。

把公孫忌這個問題解決完之後,宋乾也終於可以徹底的放開手腳,搞他的事業了。 今天是宋乾出院的日子,並沒有多麼的濃重。

也沒有電視裏演的那樣,各種大人物前來迎接宋乾。

只有周霖和唐昊兩人守在醫院的門口。

這件事知道的人本來也不多,一是因爲宋乾不想讓更多的人擔心。

二是因爲,宋乾現在好歹也算得上有頭有臉的人物了,靠着宋乾吃飯的人也不少。

如果宋乾出事的消息傳了出去,影響的可不止宋乾一個人。

最近一段時間,企鵝和阿狸兩家公司,正在籌備上市的事情。、

而宋乾作爲這兩家公司裏最大的股東,這個時候如果傳出宋乾出事的消息,對着兩家公司的上市肯定會產生很嚴重的影響。

就算能夠勉強上市,公司的股票也會受到影響。

爲了讓這件事的影響減到最低,宋乾選擇了低調,甚至還專門聯繫了唐老,讓他在公佈案情的時候,最好不要將自己給牽連進去。

這件事對於唐老來說,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再說了,公孫忌身上的問題可不止買兇殺人這麼簡單,他發出懸賞買宋乾命的事情,只是他犯下的罪行其中最輕的一條,他身上的問題還多得很。

但是具體又那些問題,這個唐老並沒有和宋乾細說。

宋乾也能理解,估計公孫忌身上的問題,涉及到一些隱祕的東西,不方便讓自己知道。

宋乾也沒有去計較這些,他只需要知道這個公孫忌算是徹底的完蛋了就行。

不單單是公孫忌,甚至連整個公孫家都會受到這次事情的牽連。

出了這麼一個事情,公孫忌也算是認栽了,他知道即便自己能夠出去,也會受到公孫家的各種排擠。

自己的兒子已經廢了,現在自己又遇上這麼一個事兒,他也已經心如死灰了。

所以公孫忌直接就將自己做的事情給認了下來,並且還將公孫家這些年來,犯下的一些事情全部都給抖了出來。

隨着公孫家的倒下,便意味着京都又將掀起一番勢力的爭鬥,大家都忙着重新分配蛋糕,當然也就沒有心思去關注宋乾這個小人物了。

就比如之前本來打算來報復宋乾的王傑,知道公孫家倒下之後,他便打消了這個念頭,忙着在京都吞噬公孫家的產業。

本來王傑和周佳琪訂婚,就只是一場商業的聯姻而已,然而聯姻的目的,正是爲了對抗正在崛起的公孫家、

但是現在公孫家已經不攻自破,王傑對這門婚事也就沒有那麼看重了。

唯一讓他過意不去的也就是面子的問題而已,宋乾當着那麼多人的面羞辱了他,讓他十分的下不來臺。

然而這一切,在利益面前又算得了什麼呢?

一個小小的宋乾,還不至於讓王傑放棄公孫家這麼大一塊蛋糕,而把時間浪費在他的身上。

這麼簡單的選擇,王傑還是能夠選得出來的。

而宋乾這邊,也因爲公孫家的倒下,而獲得了一段安寧的日子。

在這段時間裏,送必須抓緊發展,讓自己成長起來。

不然等王家處理完公孫家的爛攤子之後,騰出了手來,肯定就是要對周家和宋乾下手的。

宋乾這個人,就是一個憂患意識十足的人,他絕對不會因爲目前的安逸狀況而鬆懈絲毫。

不過目前宋乾還沒有時間考慮這麼遠,現在他第一時間要做的事,就是回一趟老家。

給周佳琪等人一個交代,並且把老家的事情給處理徹底。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宋乾的大伯宋富貴那是越來越囂張了。

聯合了李翠蓮的老公各種搞事情,讓曲靖這個廠長很是頭疼。

工廠已經建起來有大半個月了,廠子裏面的工人也招了幾十個,但是這些人,目前都只能望着空蕩蕩的工廠乾瞪眼。

因爲廠子雖然有了,但是卻沒有原料啊,一個食品加工廠,沒有原料還加工什麼?

不僅是曲靖頭疼,劉百萬和劉毅的日子也同樣不好過。

他這邊拿了宋乾那麼多的投資,把附近的山頭全部給承包下來,就是想要大幹一場。

然而公司纔剛起步,就遇到了這麼多的困難。

對於宋乾的大伯宋富貴搞事情的情況,劉百萬心裏當然也清楚,但是他卻找不到證據啊。

契約情人:總裁女人帶球跑 明知道是宋富貴在背後搞鬼,他也拿宋富貴沒有什麼辦法。

這個宋富貴聰明得很,這一切的事情雖然是他在背後出點子,但是真正落實的時候,他卻從來都不出面。

他只負責出主意,而具體實施的人,卻並不是他。

還有一個讓宋富貴十分爲難的問題,那就是宋富貴的身份。

這畢竟是宋乾的親大伯,而劉富貴養殖場的錢都是宋乾投資的,他又怎麼好去處理宋富貴呢?

劉百萬拿捏不定宋乾對宋富貴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態度,他就不敢輕舉妄動。

好在宋乾那邊已經知道了這個問題,並且也派了人過來處理。

這才讓劉百萬的壓力小了一些。

而宋乾派過來的這個人,當然就是龍彪。

龍彪雖然不擅長做什麼管理,但是他擅長看場子啊。

對付幾個不講理的村民,讓龍彪出面,還是十分有效的。

當龍彪來到劉百萬的養殖場之後,那些半夜上山偷東西的人,果然少了很多。

但是這也不是長期的辦法,總不可能一直讓龍彪他們呆在這裏守着不是?

再說了,這片山這麼大,龍彪他們才幾個人,他們能鎮得住一時,還能一直嚇唬住別人?

龍彪來到宋乾的老家之後,他才真的知道了什麼叫窮山惡水出刁民這個道理。

這些人對龍彪他們也害怕,但是害怕歸害怕,別人該幹啥還是幹啥,大不了就辛苦一點,就和你耗着,你總有休息的時候。

用龍彪的話來說,他現在就像是成天防着老鼠一樣,防着這些人上山偷東西,簡直心累的一批。

這根本就不是長久的辦法,想要徹底解決這個問題,還是得要從宋富貴的身上下手才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