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不相信我是你的親生父親,那我今天就證明給你看看。你信不信我跟你的動作想法是一模一樣的。”老者站在一棵大樹下面對夏東強說道。

“你說你是我的父親,那你就證明給我看看,如果真的跟你說的那麼邪乎,那我就認你這個父親,如果不是的話,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我一定會取下你的首級。”夏東強好不客氣的說道,雙腿一蹬,向老者衝去。

老這使出同樣的招式,兩人使用這招的間隔只有不到0.1毫秒的時間,要想檢測老者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來慢動作肯定是不行的,或許有的人反應快,你的招式他很快就能跟上來的。唯一能夠檢測的辦法就是使出一套快速的自創的組合拳,這樣的話一沒有招式可尋,二就算你反應再快也比不上我的速度,只要你是假的,你很快就能露餡。

終於夏東強使出自創的招式,龍虎雙飛,所謂的龍虎雙飛就是利用自己的速度優勢打出一套快速的自創的組合拳,手腳並用的那種。這招的優點就在於他不受那些條條框框的束縛,或許你這一次打是這個招式,下次打的時候是下一個招式。

“一、二、三、四、…、九十九、一百。”夏東強使用的龍虎雙飛整整打了一百個回合,這一百個回合老者全都跟夏東強大的一模一樣,有的招式甚至比夏東強出拳的時間還要快,夏東強簡直不敢想象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切。

他停了下來,雙手撐地,不停的喘着粗氣,剛剛使出百分之百的力道大戰了這麼長的時間已經耗盡了夏東強渾身所有的力量。

“現在你該相信我跟你說的那些話了吧。我就是你要苦苦尋找的親生父親。”老者走到夏東強面前將夏東強從地上扶了起來。

忽然夏東強伸出鐵拳,對着老者的面部就是一記狠狠的鐵拳,空中飄着一絲殘血,老者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你當初爲什麼要狠心的將我拋棄?你知道嗎?這些年來我一直在找你們,我就想知道你們當初爲什麼要狠心的將我拋棄。”夏東強有些情緒激動地說道。

老者從地上爬了起來,擦了擦嘴邊的殘血,“孩子,其實你是很幸運的,你應該慶幸我們把你拋棄,不然你是不會生活的這麼幸福的。”

夏東強仰天大笑,“這是什麼笑話,我被你們拋棄了,你們卻說我是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你知道這個笑話有多麼的可笑嗎?你知道我這些年來受過多少苦難嗎?我從小被養父收養嗎,但是養父是一名殺手,雖然養父對我很好,但是由於養父的特殊的身份,我們一直沒有什麼親人,在我的眼裏我是多麼的想跟普通的孩子一樣過上普通的生活啊,但是我沒有,我一天都沒有…”夏東強哽咽的說道。

老者走到夏東強身邊,做了下來,“孩子,我理解你這些年的辛酸苦楚,但是有的事情遠遠比你想象的更加的複雜,你知道你的配飾上面爲什麼有八四九二七這五個數字嗎?你知道他代表着什麼寓意嗎?”老者拿着夏東強的配飾說道。

“我只知道我是八四年出生的,但是九二七我一直不知道,養父曾經告訴過我他是在大雪紛飛的那一天將我抱回來的,所以這個九二七應該不是我的生日。”夏東強語氣略微平緩的說道。

“不錯,這個九二七不是你的生日,九二七代表你是我的第九百二十七個孩子。”老者十分淡定的對夏東強說道。

什麼?第九百二十七個孩子?這也太扯淡了吧?這件事情怎麼可能發生呢?一個人的生命中只有短短的幾十年的光陰,能夠生育的也只有那短短的二三十年,“那時候您生育我的時候您應該才二十歲出頭,您怎麼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生出那麼多的孩子呢,父親,您這個玩笑未免有些開大了吧?”夏東強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

老者搖了搖頭,“其實你就是我的父親,我想你應該知道基因克隆技術,你其實就是我的克隆體。”

“什麼克隆體?不會吧?現在國際上對動物的技術還沒有克隆成熟,對人的克隆一直是國際醫學界禁止研究的項目,您現在又說我是您的基因克隆體?這個位面有點太荒唐了。”夏東強驚訝的說道。

“也許你不信,但是這個就是事實,我就跟你大體的說說吧,我跟你的母親在年輕的時候效力於某個殺手的組織,那時候我跟你的母親的兩個人在武藝上面都有着驚人的天賦,可是好景不長,你的母親英年早逝,那時候我們的殺手組織在國際上面已經做得非常大,並且在醫院方面也有過研究,特別是在克隆領域這一塊。

那時候有一個瘋狂的醫生,名叫‘瘋狂洛人’,他在克隆領域的研究甚至比國際醫學院的研究都要快很多。他當時提出一個設想,就是將我的基因跟你死去的母親的基因結合在一起,大量克隆我們的後代,由於我們具備很多的天賦,因此他相信我們的後代在武功方面也不會很差。

那時候我感覺到恐懼,想要從那個殺手組織脫身,但是很不幸運的是我被他們軟禁了下來,這還不算,他們每天從我的體內抽取基因,將我的基因跟你的母親結合在第一,然後再放到第三個母體中,讓第三個人將你們生下來。你是我第九百二十七個孩子。”

“照這樣說的話我除了養父跟您之外,我還有兩個母親?”夏東強對父親問道。

“是的,你有兩個母親,一個是爲你提供胚胎的母親,還有另一位就是生你的母親。生你的那個母親或許是良心發現,也或者是發現了他們的陰謀,具體的原因我也不清楚,我只是聽說我的一個孩子生下來不久之後不見了。那時候我就在內心暗暗的祈禱,希望你能夠活下來,當我今天見到你之後,我感到很欣慰。”老者略帶微笑着說道。

“那您一共有多少個孩子?”夏東強好奇的問道。

“兩千多個。”當老者回答夏東強這個問題的時候,夏東強差遠暈死過去,兩千多個,這麼可怕,就算在過去的帝王之家,一個皇帝老二也才生個幾十個的,老爹竟然生了兩千多個,真不愧是自己的老爹。

“剛剛您說剩下來的他們都會幾成父親跟母親的基因,那我想知道的話這兩千多人生下來武功都那麼的厲害,這是多麼的可怕啊。”夏東強擁有這麼強大的武功本來是一件十分自豪的事情的,但是這個世界還有兩千多人跟自己長的一模一樣,武功還又相當,現在想想自己的武功算個屁啊。

老者搖了搖頭,“雖然有兩千多個孩子,但是能夠存活下來的概率只有萬分之一,由於瘋狂洛人對克隆技術的要求比較高,在追求質量跟技術的同時,大大減少了你們的存活率,兩千多個孩子能夠活下來的只有四五個,前幾天,你的一爲弟弟在執行一次殺手任務的時候意外身亡,所以我現在的孩子中只剩下你這麼一個兒子了。”老者對夏東強說道。

“老爸,我想問你一個問題,我是克隆的您的,但是爲什麼我的模樣跟您的模樣有這麼大的區別呢?”這點夏東強很匪夷所思啊,因此夏東強必須要問清楚一點。

“過多的抽取我身上的基因導致我身上上的某些基因在短時間內嚴重缺陷,所以我的臉部就編程了這個樣子,不能來我還以爲這次我是活不成了,不過好在瘋狂洛人很快就死了,再加上每一次的克隆花費的成本十分的昂貴,存活率又太低,所以上面就終止了這項計劃。我才能夠活下來,繼續做我的殺手。”老者回答道。

所有的問題夏東強都弄明白了,現在夏東強真的感謝自己是個孤兒,要不是當初那個生母將自己拋棄的話也許夏東強會跟那些兄弟姐妹一樣,從小生長在一個殺人集中營中,早早的就喪失了生命。

“父親,既然我們這次相認了,您就不要走了,以後跟兒子一起過讓子來養您,您就好好地安享晚年吧。”夏東強激動地對父親說道。

“不行,我這次是出來執行任務的,不過這次的任務不是很緊迫,我可以在這邊多住幾天,等我執行完這次任務之後向上面申請退出,到時候我在跟你生活在一起也不遲啊。”父親語氣和藹的對夏東強說道。

“說了半天還不知道父親您的姓名呢?”夏東強問道。

“姓名只是一個代號而已,你就暫且叫我刀鋒好了。”

“刀鋒,父親就跟電影裏面的刀鋒戰士一樣,不僅武功十分的了得,而且性格還很剛毅。”夏東強說完跟父親兩個人哈哈大笑。

“我挺別人都教你夏東強,強兒啊,父親有件事情想要跟你講一下,雖然你我父子相認,但是我並不像現在就讓別人知道你我之間的關係,要是別人問起你來,你就暫且說我們是老友就行了。這點你知道了嗎?”刀鋒吩咐道。

“父親您就放心吧,您吩咐的事情孩兒照辦就是。”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夏東強看看了手邊,神情忽然變得莊重起來,“壞了壞了,父親,我們得趕緊回去了。”沒得父親反應過來,夏東強就拉着父親向錢跑去。

“我的個去,我說強兒,你能不能把我放下來啊,你這樣的話我很難受的唉,你讓我換個姿勢行不行。”父親大聲地對夏東強說道。

“哎呀,父親,你就先別管這麼多了,時間已經來不及了,咱們還是趕緊走吧,再不走的話馬上那兩個小妮子就要生氣了。”夏東強拋出了十二碼的速度,這要是去晚了自己就吃不了兜着走咯。

兩人來到夏東強停車的地方,這時候雪妮跟子怡依然站在那邊,子怡不停的抹着眼淚,而雪妮則站在那邊不停的將手機放在耳邊,然後又把手機拿了下來,又放在耳邊,接着又拿了下來,如此反反覆覆的坐着。

“對不起,我們回來晚了,我跟我的老朋友聊着聊着就到了興頭上了,因此就忘了及時回來了。”夏東強略顯歉意的說道。

“一句回來晚了就想了事是嘛?你知道嗎?我跟子怡是有多擔心你嘛,你知道嗎,子怡在這邊已經哭了快兩個小時了,你知道嗎…”雪妮在那邊叨叨叨叨地不停的說着,夏東強哪裏敢還嘴,就像個做錯了事情的孩子一直低着頭。

“我說你這個姑娘,我們都回來了,而且他都已經向你賠禮道歉了,你就不要再這麼糾結了好嗎?”每一個父親都有着護犢情節,當看到自己的兒子被女生數落時,刀鋒是在忍不住就踢夏東強說了兩句。

夏東強深知現在的雪妮正在氣頭上,是最不能惹的,因此當他的父親在幫自己說話的時候,夏東強趕緊拉了拉父親的胳膊,但是這一切都爲時已晚。

“還有你,你以爲你不說話我就不說你了嗎?我們幾個剛要回去你就拿着個刀子上來,你嚇唬誰啊,你是他的朋友你可以跟我們回家之後在慢慢地敘舊嘛,你那個匕首那還是老朋友嗎,有這麼對待老朋友的嘛。”雪妮得理不饒人的說道。

“好了好了,雪妮姐,既然東強哥都已經回來了,您就不要再說他們了,你這樣說下去東強哥心裏也過意不去的。咱們還是早點回去吧。”子怡擦了擦眼裏,勸雪妮道。

“算了,我今天就不跟你們計較什麼了,以後要是在這樣的話我肯定不會放過你們兩個。”雪妮說完跟子怡走上轎車坐在了轎車的後排。

“我說東強,你怎麼娶了這麼一個脾氣暴躁的老婆,這個女人嘴好犀利,以後你可要當心一點哦。”刀鋒打趣的對夏東強說道。

“你們兩個還在嘀嘀咕咕,嘀嘀咕咕的說些什麼啊,還不趕緊上車,這都幾點了,你們難道不想回去嗎?”見夏東強又在外面婆婆媽媽的,雪妮心裏這氣就不打一處來。

“咱們還是趕緊上車吧,其實雪妮平時還是很好的,只是發起脾氣來有點嚇人。”夏東強趕緊幫父親打開了車門。讓父親先坐了上來。

由於刀鋒的半邊臉沒有了,因此刀鋒出門的時候總是要帶着一副面具,“我說這位老伯伯,您現在多大了,怎麼喜歡像個小孩子一眼,總是喜歡戴這個面具呢?”開着不久後,雪妮對刀鋒問道。

夏東強聽到這句話之後着實替父親捏了一把汗,第一是害怕父親聽了之後會生氣,第二就是到時候雪妮萬一要父親把面罩拿下來的時候怎麼辦?

“我年紀大了,有的時候就喜歡像個小孩子一樣,這不跟那個《天龍八部》裏面的老頑童一樣嘛,年紀大了之後每天保持快樂的心情。”父親的這番話讓夏東強舒了一口氣,還好父親沒有生氣,不然的話就完犢子了。

“這點您啊倒是跟夏東強挺像的,別看他現在也二十好幾了,有的時候卻跟跟個小孩子一樣,讓人難以接受。”雪妮又接着說了一句。

那必須一樣啊,他畢竟是我的父親嘛,而且我還是克隆的父親的基因了,這點就更像了。

“老爺爺,要不明天也給我弄一副面具吧,我沒事的時候也可以把他戴出去嚇嚇人。”子怡興奮的說道。

當聽到這句話之後車裏面所有的人除了子怡都冒出一身的冷汗,原來這面具戴着就是爲了出去嚇人的啊,這面具就有這麼醜麼?夏東強跟他的父親兩個人都無語了。 回到家之後,琳娜正坐在沙發上面看着報紙,見夏東強開門進來。琳娜趕緊從作爲上站了起來,“你們終於回來啦,晚上我做了你們的飯,你們吃飯了嗎?沒有的話我現在就去給你們盛飯。”琳娜很體貼的對夏東強說道。

夏東強回頭看了看雪妮跟子怡,這兩個小妮子均用一種不屑的眼神看着自己,“你們看看,你們看看,人家琳娜一有時間就知道做飯給我們吃,你們兩個,唉,我對你們實在是太失望了,心痛啊,心痛。”夏東強故意用手摸着自己的胸口說道。

“夏東強,你可別這麼快就健忘啊,我跟子怡平時也沒少給你做過飯啊,你忘記了,上個禮拜晚飯是誰給你做的?”雪妮雪妮將包包放在了沙發上對夏東強說道。

“好像是你們做的。”夏東強故意將聲音壓得很低,都快讓人難以分辨夏東強到底說的是什麼。

“什麼?好像?”雪妮故意將音調提了上來,“我們子怡沒有聽清楚,麻煩您再給我們重複一遍,上個那頓晚飯是誰給你做的?”雪妮手指繞圈對夏東強說道。

“好了好了,不就是一頓晚飯嘛,咱們就不要這麼計較的啦,誰做都無所謂,誰做都無所謂。”夏東強皺着眉頭說道,要是在這麼下去的話夏東強遲早會被這兩個小妮子給折磨死。

“這位是?”琳娜這纔看到站在夏東強旁邊的有位帶着面具的陌生人。

“他是我的爸爸的一位朋友,我跟他已經有好多年沒有見面了,這次偶然的相遇,所以要在我們這邊多住幾天,我想大家應該沒有什麼意見吧?”夏東強看着眼前的三位美女說道。

“這邊你是房東,又是老闆,我沒什麼意見。”琳娜說完點起了一根香菸。我去,這外國女子跟華夏女子就是不一樣啊,華夏女子一般都不抽菸,因爲在普通的場合抽菸一般都會被認爲這女子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在國外就不一樣了,國外女人抽菸就沒有那麼多的框框束縛,想抽就抽唄。好歹夏東強之前做殺手的時候經常去國外執行任務過,因此還是比較開放的,而一旁的雪妮則顯得保守了很多,不停的在往後挪動着,夏東強心裏知道雪妮這是在躲閃。

“在這邊我最小,所以我挺東強哥哥,東強哥說什麼就是什麼,我跟着東強哥哥走。”子怡嗲裏嗲氣的說道。

夏東強又看了一眼雪妮,“你看我幹嗎,你們這麼多人都同意了難道還要徵求我的意見嗎,我當然是一萬個不反對啦。”雪妮回答的時候故意饒了一個大灣子,把在場的所有人都涮了一遍。

“我說雪妮,以後說話能不能不要這麼繞彎子啊,我還好,要是這邊有人跟你一樣不會腦經急轉彎,這就誤解了。”夏東強調侃的說道。

“你妹的,夏東強,我恨你,你想說我智商低就直接說好了,幹嘛還在那邊兜圈子。”雪妮說完揪着夏東強的耳朵,疼的那夏東強那個嗷嗷嗷直叫啊。

十秒過後,雪妮終於將夏東強的耳朵從手中放了開來,夏東強右手不停地挫折自己的耳朵,嘴裏不停地吹着氣,雖然不能夠吹到自己的耳朵上面,但這似乎能夠減少自己的痛苦。

“好了,好了,咱們到現在還沒有吃飯呢,我去看看廚房還剩下多少菜。”夏東強看了看廚房,這廚房的菜明顯的不夠的啊,這裏的菜充其量只夠自己吃而已,想想自己的是老爸的基因克隆的,老爸的飯量應該不是小到那裏去,想到這裏,夏東強就更需要去買菜啦。

“介個,廚房裏面的飯菜肯定是不夠吃的,我還是去外面買點菜吧。雪妮子怡,你們兩個跟我下去一下,你們兩個喜歡吃什麼我就買什麼給你們吃。那個爸,不…”夏東強差點要說漏嘴,要不是自己反應及時真的就要露餡了。

“刀鋒叔叔,你想要吃點什麼,我去給你買。”夏東強對父親說道。

刀鋒一陣大笑,“你小子,我吃什麼難道你都忘記了?”夏東強一陣雲裏霧裏啊,自己纔跟父親認識了這麼短短的時間,父親喜歡吃什麼自己怎麼可能知道呢?

“難道你忘記了?我們兩個之間的祕密?”刀鋒在那邊提醒道,當刀鋒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夏東強忽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子,我滴個擦擦去,竟然把這個給搞忘記了,自己是父親的複製體,自己喜歡吃的東西就是父親喜歡吃的東西,還要問父親這些幹嘛,直接買自己喜歡吃的東西就行了。

“你們之間的祕密?”三個女生異口同聲的說道,她們將目光聚焦在夏東強以及刀鋒身上。

“夏東強,你不會是耽美吧?”雪妮不可思議的問道。

“去去去,你纔是耽美呢,我說你們三個想到哪裏去了,我跟我叔叔從小就喜歡對對方講自己的祕密,當時刀鋒叔叔就把自己的愛好告訴了自己,因此刀鋒叔叔喜歡吃什麼東西我都是知道的。”夏東強十分得意的說道,“那個琳娜,今天是你做的飯,所以你就不用出去了,留在家裏陪着我叔叔,我跟雪妮子怡出去一會就回來。”夏東強說完帶着雪妮跟子怡走了出去。

“我說夏東強,你買個東西自己過來買就是了,幹嘛非要帶着我跟子怡啊,我們兩個今天累得,心裏是十萬個不願意跟你跑啊。”雪妮略帶抱怨的語氣對夏東強說道。

“我知道你們兩個是不想跑,但是呢,我今天下午不是做錯了事情嗎,讓你跟子怡等了那麼長的時間,我這不是要賠禮道歉的嘛,所以我纔會帶上你們兩個的,今天你們要吃什麼我都給你們買,一點都不含糊。”夏東強十分大度的對兩位美女說道。

“額,看不出來啊,夏東強,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度了啊,你這樣的話讓我跟子怡有點受寵若驚了啊,如果我們兩個今天不要點什麼東西的話豈不是對不起你,子怡妹妹,你說對吧?”雪妮略帶開玩笑的語氣對夏東強說道。

“東強哥,我要吃人蔘,我要吃鮑魚,我要吃木瓜,我還要吃燕窩…”子怡不聽的報着菜單。

足以足足報了有五分鐘,這五分鐘的時間夏東強只覺得頭頂上有一陣烏鴉飛過,這小妮子說的這些個東西現在去的那些菜市場有的賣嗎?即使有的賣自己去買了之後回來也不會做的呀?即使會做的話這麼多的菜坐下來合計晚上就不用癡兒,直接改吃午飯的了。

“子怡妹妹啊,你看這樣好不好,你說的那些東西呢,你東強哥平時都沒怎麼做過,你東強哥哥怕到時候現學先做我怕做的不好吃,這樣吧,咱們今天這麼來,這買的纔到時候誰做就行了,這樣的話就行了。”夏東強yin蕩的笑道。

“我說今天怎麼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呢,原來還是老樣子啊,夏東強,你又給我們開空頭支票啊。”雪妮跟子怡同時用一種鄙視的眼神看着夏東強。

“哎,你們別說,這事可不賴我,我是想滿足你們的每一個要求的,但是你們說的那些菜我真的是不會做啊,我要是會做的話我就做給你們吃了,實在不行這樣,你們要買的東西我全都給你們買回來,回來之後我再花點時間鑽研鑽研,學習那些菜是怎麼做的,等我學會了再給你們做,你們看這樣行不?”夏東強擺出一副十分誠懇的樣子。

“算了吧,東強哥,您總是那麼的忙,我看指望你是指望不上的咯,我看這樣,東強哥今天你會做哪些菜你就買哪些菜,只要是東強哥做的那些才子怡都是喜歡吃的,這樣總是可以了吧?”現在輪到子怡在這邊使壞了,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夏東強想死的心都有了,這自己會做的菜還真不少,要是自己會做的每一樣菜都買的話,那這個菜市場有百分之八十的才都要被自己買光了,到時候不是到菜市場來買菜,是到菜市場來賣菜。

“不行不行,要是每一樣我會做的菜都買的話整個菜市場都要被我洗劫一空的,到時候咱們就別指望今天晚上吃飯了,要不這樣吧,今天晚上咱們就做個十個八個菜的,你們選的時候儘量選的簡單一點,我這邊做起來也比較容易的呀。至於那些條件,我下次再答應你們行不?”沒有辦法,夏東強只有委曲求全了。

“算了,既然東強哥這麼說了,雪妮姐姐,我們就給東強哥一個臺階下下?讓東強哥做十個最拿手的好菜?”子怡一邊說一看看着夏東強,臉上的表情足夠yin蕩啊。

“行,只要夏東強答應,我這邊就沒有問題,要是夏東強最後挑三揀四的話,那我們兩個就要加條件的。夏東強,你說這個條件你能不能夠接受?我跟子怡已經足夠真誠了,要是你再不答應的話,嘿嘿…”雪妮這是在給夏東強施加壓力啊,要是夏東強今天不能夠答應的話,那夏東強今天就慘了。

“好好好,我都答應你們,我都答應你們,今天晚上你們提的條件我都答應你們。”夏東強說完帶着雪妮跟子怡走進了菜市場,就在這時,夏東強的手機響了。

“喂,我是夏東強,你們找我有什麼事情嗎?”夏東強邊接電話邊將錢包從口袋中掏出,將錢包放在了雪妮的手上,示意自己又重要的電話,不能去親自買菜了,讓雪妮帶着子怡去買菜。

“強哥,這兩天我跟龍少清點了一下taizi黨的資產,我們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taizi黨出了一點不動產之外,沒有流動資金。”無情在電話那邊對夏東強彙報到。

夏東強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雖然這taizi黨沒有東海幫那麼富庶,但也不至於落魄到這種地步吧?好歹還是比自己的青龍幫有錢的吧。

“是不是這筆錢被人給吞了,這taizi黨絕對不可能沒有錢,他要是沒有錢的話就不配叫taizi黨這個稱號。”夏東強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仍然相信taizi黨將錢藏在,某個地方,只是現在還沒有被查到而已。

“老大,不是taizi黨沒有錢,而是taizi黨在就將錢財給轉移走了,龍少說每次收完保護費什麼的,或者是每次會計的賬本上一有幾十萬的現金,那個李天霸就會將賬上的錢給取走,這樣的話能夠留下的錢就寥寥無幾了。”無情將具體的情況給夏東強解釋了一下。

“那不動產呢,不動產應該有不少的吧?現在房價這麼貴,把那些房子什麼賣掉的話應該還能賺不少錢的吧?”夏東強在電話這邊問道。

不過無情的回答讓夏東強更加的傷心,這是爲什麼呢?“強哥,不動產是有,但是不能賣,即使賣了之後也拿不到錢,因爲在幫派決戰之前,taizi黨就把那些不動產給抵押套現了,因此那些不動產將不屬於我們。”夏東強有種被人耍了的感覺,幹那種感覺一點都不好受。

尼瑪,勞資帶人跟taizi黨決鬥,到最後錢錢錢沒有撈到,就連不動產也沒有,合着忙活了半天自己還倒貼醫療費用了。

都說一些***傻,在夏東強看來,這些***也不傻嘛,這李天霸早就料到會有這麼一天,早早的在決戰之前就將所有的資產給轉移了,這樣贏了的話再拿錢去贖回來,輸了的話自己也沒有什麼損失。夏東強不得不佩服李天霸的經商頭腦,這可以以後自己學習的榜樣啊,以後自己也要這樣。

“那現在我們公司的賬戶上面還有多少資產?”夏東強在電話中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