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但是他們這些人一停下來,後面的人就不敢再往前跑了。

而是消無聲出的,讓出了一段距離。

因為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他們很希望這些人之間動起了手,因為只要傷那麼一兩個,他們的幾率就會大大的增加。

「看來這一戰在所難免了,不過我可不可以退出戰局。因為你們這些人加起來,都未必是我的對手。」君武在陳述一個事實,一個這些人都知道的事實。

他們這些人也確實不敢對君武動手,畢竟這傢伙的實力修為在那裡擺著。

一個武宗六重,這個境界就足夠碾壓他們所有人。

不過有偏偏不信邪的,她走到了君武面前。

君武看這個人,臉色有點難看。

他可不敢,對劉俊之的老婆動手。何況面前還站著三位,走出來的人就是周雪,這可讓君武十分的頭疼,戰也不是,不戰也不是。

於是君武落荒而逃。

石昊天一上手可真不客氣,立刻用上破石開岩的白虎功法。

但是他估計錯誤了。

周影雪可不是什麼軟柿子。更何況這兩天她需要發泄出來。

冷天殊的不告而別,對於她的打擊很大。

所以石昊天這一爪,被周影雪十分清楚的接下。

白虎爪雖然攻擊力無雙,可這種攻擊,對於周影雪來說,根本連撓痒痒都算不上。 周影雪很輕易的擋開這一爪,什麼攻伐無雙,在周影雪看來,都是能夠抵擋的。

石昊石很驚訝地看著周影雪,他沒有想到的是。

對方竟然能夠輕輕鬆鬆的躲開,這不應該呀,境界差異這麼明顯,這個女人,竟然能夠輕易的躲過去。

難道面前這個女子,和劉俊之一樣,是個妖孽的存在。

石昊天自認為自己的實力就已經很不錯了,但是在他出生的這個年代,有幾個人已經穩穩的壓制住了他。

成為武神,飛升界上界的石宗,化身為域外天魔的石宗毅,以及君武,劉俊之等等。

而且石昊天,也十分的清楚,他和這些人之間的差異。

君武在第一次出現在他視野的時候,就穩穩地壓他一頭。

而且劉俊之的實力,石昊天也是十分清楚的,這個傢伙並不能用常理來推斷。

因為他太厲害了,具有能夠獨自滅殺天魔的實力。

而天魔寧願選擇石宗毅,也不願意選擇他當自己的憑體,其實早已經說明了問題。

那就是石宗毅要比他強。

對於這些石昊天都能忍受,但是令他沒有想到的事情是。

暗戀成歡,女人休想逃 如今又有一個人,表現出來不出的天賦和資質。

要換做從前的石昊天,他還可以忍受,可是現在,心境上已經悄然的發生了變化,使他不能忍受這一切。

石昊天壓抑了太久,他一直都認為自己無論如何努力,都是徒勞。

前面那幾個人,如同大山一般壓得喘不過氣來。

而且現在又有一個人,隱隱又要超過了他。

對於這個,石昊天是不能容忍的。

雖然規定,不可以死人,不可以廢人修為,但是沒說不可以暗中動一些手腳。

石昊天決定,決定嘗試一些小手段。

「石大長老,如果再不加以管束的話,石昊天,遲早會墜入邪魔歪道。」劉俊之根本不需要遮掩,因為這是事實。

經歷了魔族入侵的那件事情后,石昊天的心境和性格都發生了改變,原本劉俊之以為他自己能夠調整過來,現在看來他是真的小看了這個真命天子。

雖然沒有達到無藥可救的地步,可是已經顯現出了苗頭。

如果不加以阻止的話,恐怕他會越走越遠,最終導致無法回頭。

冷大長老對於劉俊之的話,十分的贊同。

其實他也早已看出了不對勁的地方,他最開始也希望石昊天能自己調整好。

不過現在看來這種希望並不大。

因為他已經越陷越深。

這是一個泥潭,如果石昊天一旦真的踏入其中,那可真的是無藥可救。

現在還早,加以約束的話,能夠讓他回頭。

周影雪看了看石昊天,這真是一個悲哀的人,雖然是天生至尊。

可是魔族入侵一戰,恐怕石家三兄弟中,他是表現最為糟糕的一個。

石宗毅為了斬殺一個天魔,自身甘願遁入魔道,化做天魔的憑體。

得知了這個消息之後,周影雪不知道該喜該悲,前世的種種恩恩怨怨,早已經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敬佩,現在看看石宗毅已徹底的改變了,已經跳出了原來的那個結,原來他的命運。

不過化身為域外天魔的他,不知道他的命運今後將如何?

而石宗,他的表現則更為驚艷。

一夕之間,連破好幾個境界,最終成為武神。

並且終結這個戰爭,不過他卻無法控制自己自身的力量,所以只能飛升界上界。

而據傳聞,這位天生至尊,他的表現卻是極為差,被一個地魔完全的拖住了手腳,面對天魔的時候畏首畏尾,完全是將自己以前所積攢的良好形象,在一天之內完全毀去。

但是周影雪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是適應力也十分強大。

但是他的名聲也一落千丈。

而荒古法會,是他從新積攢自己名聲的開始。

只不過這一次註定他又是悲劇的,就算沒有自己,他也絕對是打不過君武的。

周影雪都得承認,除了劉俊之以外,就只能數石宗和君武。

結果也證明,周影雪的眼光是十分毒辣的,這兩個在他記憶中早已經死去的身影,竟然全部的將自己的命運改變。

因為原本的軌跡中,石宗會在魔族入侵的時候戰死,君武會身受重傷,最後變成凡人。

他的成就也只是曇花一現,並且迅速的消失。

作為一個凡人,根本支撐不了括蒼山,這個五品宗門。

可是現在看來,他們已經打破了自己的命運。

一個成為神武大陸傳奇,一個迅速崛起的傳奇。

另一個實力修為還在,周影雪雖然不知道他們經歷了什麼?

但是無可否認的是,這一切都跟她這位便宜的小師叔脫不了任何關係。

現在自己得到的消息是,這位小師叔竟然徒手將一個天魔玩死!

這簡直比他能硬扛武聖,更天方夜譚。

而眼前的石昊天,可能就是悲劇中的一部分。

本來重新崛起的道路,硬生生的被人斬斷。

而這次斬斷他道路的人,是周影雪自己。

不過周影雪並不會放水,他是來找自己麻煩的。

那麼自己也不會輕易的饒過他,畢竟現在的自己是他惹不起的。

天生至尊,說起來很唬人。

但是只要沒有達到武聖十重天生至尊的那種境界。

說白了,只是一個無用的空頭傳說罷了。

何況石昊天的至尊骨殘缺不全,就算他能夠達到那種程度,可是缺少了至尊神通。

他的實力也會大打折扣。

石昊天很驚奇的看著周影雪,因為周影雪的淡定,早已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而且周影雪能夠輕輕鬆鬆的打開自己的那一爪。

就說明她不是一個省油的燈,她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和她的境界不符。

可不可以不要忘記我 而且對於她來說,境界並不是唯一衡量她實力的標準。

石昊天動了,不過這一次他改變了目標。

他的目標變成了景群星,因為通過石寧,他了解了很多事情,這個女人也和劉俊之有一些瓜葛。

只不過他似乎忘了,忘了周影雪的存在。

周影雪自己從來不願用任何兵器,因為她可以通過自己的元力,幻化成她所需要的兵器。 周影雪的手中,立馬多出了一把長劍,而且這把劍在陽光的照耀下,發出了刺眼的光芒。

因為周影雪十分清楚,在他們這些人當中,恐怕只有石昊天,在對戰景群星的過程中,使出自己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力量。

並且會毫不留情。

而正在這個時候,君武也動了起來,因為他和白雲飛,受到了劉俊之太多的幫助。

所以他不會讓石昊天有任何下手的機會。

而太極宮的一位弟子,看著這些劍拔弩張的人,心中卻是十分無奈。

他們在這裡打架,受到最直接影響的,恐怕就是剩下這些處於第一梯隊中的人。

這名太極宮的弟子,雖然實力也不錯,並且他的年齡也不大。

不會超過二十歲。

但是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因為它只是一個侯爵境,在一位武宗面前是完全不夠看的。

但是他對這個周影雪也有了解,那個女子可不是普通的角色。

能夠在一群侯爵境當中,脫穎而出。

她本身的實力就應該不俗,畢竟武侯,他雖然有個侯字。

但是和武宗和侯爵境相比,她還是差的太多了,但是這個女人的表現,卻驚艷了他們所有人。

在速度方面。恐怕只有,第一的石昊天能夠完勝她一籌。

能夠當上一派掌門,或者在各個世家中能夠擔任要職。

這些強者們當然能夠看出問題的所在。

同樣他們也十分好奇,紅楓山莊究竟是個怎樣的門派?

一個原本只是一品宗門的小門派,在三個月之內迅速的崛起,雖然表面上是三品宗門,可是實際上他們早已經達到了五品宗門的條件。

因為他們的掌門的實力是武宗三重。

但是這並不是他們的關注焦點,他們真正關注的是點蒼派。

一個只有數十位弟子,卻十分強大的五品宗門。

而且這個門派的掌門,竟然是一個妙齡女子。

並且沒有人能夠看出來她的修為深淺,境界的高低。

這才是最為要命的事情。

而且還擁有一個武宗六重的強者,而個要看年齡,也不超過二十歲。

石昊天最後還是決定放棄了他的打算,他不可能,況且能夠壓制住他修為境界,這樣的人根能不好惹。

而且他也看過君武的招式,並且他也不得不承認,如果將那些招式一一的施展出來。

恐怕他會立馬都被打成重傷。

面對著這個無法戰勝的對手,他還是選擇了躲避。

只要他不動手的話,君武也懶得理他。

至於他向周影雪動手,君武是絕對不會從中摻合的。

因為他知道,恐怕這一次石昊天又要丟臉了。

因為面前這個女子不好對付,這一點,君武是知道的。

雖然算上這次,君武只是第三次見到周影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