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他們已經在來的路上了,老闆,你還是趕緊回公司一趟吧。”

祕書在那邊有點着急的說道。

“我知道了,我馬上就回去。”

董盼盼的父親說完後,十分的激動,沒想到等了這麼久還是沒有白等。

“盼盼,王越那個窮小子竟然真的讓範氏家族的人給我們投資了,真的太不可思議了!”

“怎麼會這樣,他竟然真的讓範朵朵家裏面投資我們了。”

董盼盼一臉的震驚,他沒想到王越竟然這麼有話語權。

能夠說動範朵朵家裏面,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之前他還一直覺得王越只是個窮小子而已,根本沒什麼本事。

但是現在他越來越懷疑這幾天濱海市那個風雲人物,就是王越了。

這一次,王越之所以讓範氏家族的範真閒去談投資,其實背後,真正的投資人是自己。

他並不想讓這些人知道自己真實身份,所以王越並沒有過去。

不過,他能夠知道,如果這一次趁着這個機會發展董盼盼家族的產業的話,自己將會佔有很大的一筆股份。

“林詩柔,這一下我竟然佔有了董盼盼家裏面70%的股份。如果要是之前的話,根本不太可能。”

王越在家裏面看着這份文件,想了想,有點高興的說道。

旁邊的林詩柔聽到後,對於這些事情並不感興趣,不過他還是說道。

“雖然我不懂這些事情,但是我知道窮途末路這四個字。如今董盼盼的家族瀕臨倒閉,根本沒有人想要救他們。可以說他們家都已經到了窮途末路的時候,這個時候如果你去投資的話,別說是70%了,就算是90%的股份,他們也會同意的。”

“要知道,如果他們不同意的話,只能跑路了。他們到時候欠的錢可是一筆天文數字,就算是這輩子都還不起,但是如果要是接受投資的話,他們至少能夠在濱海市活下來,所以他們不管做什麼都會同意的。”

“你說的沒錯,雖然董盼盼家族的產業有些問題,但是他們很多新興產業還是很有設計理念的。這些產業都十分的有前途,我覺得可以升級轉型一下。”

王越看着董盼盼家族的涉及的產業,包括電子生產,還有餐飲業,都是一些傳統的行業,並不賺錢。

但是也沒有到倒閉的地步。

“董盼盼家裏面還有一些電子產品的授權書,如果這些要是能夠發展起來轉型銷售的話,還是很有前途的。而且他們在新城區還有電梯生產廠,我覺得也十分的有前途。”

王越看着眼前的這些產業,他覺得如果要是能夠發展起來的話,那麼將來確實還是很有前景的。

王越和林詩柔聊了一會兒後,直接接到了董盼盼的電話。

董盼盼十分的感激王越,隨後一臉激動地說道。

“王越,我真的很謝謝你,如果不是你的話,或許我們家真的要破產了。”

“如果不是因爲你和範朵朵是好朋友,我是不會幫你們的。”

王越說實話,其實並不是因爲範朵朵才幫他們的。

而是單純的看到他們的產業確實很有前景,所以他纔會幫忙的。

“不管怎麼樣,王越我都很謝謝你。我爸媽也很感謝你,他們聚仙樓定了一桌酒席,想要請你和範朵朵一起來,好好吃一頓當面感謝你,不知道你有沒有空。”

董盼盼的聲音很真誠,他現在十分的感謝王越。

如果要是沒有王越的話,範朵朵家裏面是根本不會幫他們的。

要知道,這一次範氏家族給他們投資直接轉型了很多企業,這一次簡直就是雪中送炭。

這讓董盼盼間裏面也十分激動,王越想了想就同意了他們的邀請。

不管怎麼樣,自己如今也是他們背後幕後的股東了,佔有70%的股份。

所以他現在和對方見一下,其實還是很有必要的。

晚上的時候,王越讓林詩柔開着車直接去接範朵朵,然後兩個人直接去了聚仙樓。

剛到大門口的時候,就看到董盼盼和他的父母走了出來,一臉的激動。

“王越,朵朵,你們來了。”

董盼盼看到王越來十分的激動,隨後不停的和自己父母介紹王越和範朵朵。

董盼盼父親董傑看着王越也十分的激動,隨後他上前說道。

“王先生,這一次真的太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話,範氏家族的也不會給我們投資,真的很謝謝你。”

董傑的話剛說完,董盼盼的母親也上前看着範朵朵說道。

“朵朵啊,阿姨真的很謝謝你,你們家族給我們投資救了我們,沒想到這麼久沒見你比以前更漂亮了。”

王越聽到這董盼盼的父母,不停地和他們這麼熱情的說話,其實還是有點不適應。

不過還是大家簡單的聊了聊,就走進了聚仙樓。

這一次爲了感謝王越他們,董盼盼的父母可是定了這裏最高級的包間,然後都是一些好酒好菜。

酒過三巡後,董傑想到了什麼說道。

“王先生,一個禮拜後是濱海市的海城盛宴。到時候很多富豪名流都會去那裏,到時候你和朵朵應該會去吧。”

“海城盛宴。”

王越聽到後愣了一下,他記得濱海市確實有海城盛宴,好像都是一些富豪和名流結交的場所。

要知道這個海城盛宴一年只舉辦一次,確實十分的盛大。

能夠在這個宴會上結交到很多有錢有勢的人,甚至很多明星也會去,爲的就是能夠結交到豪門的公子。

範朵朵聽到董傑的話後,點點頭笑着說道。

“我父親每年都會去的,對了,王越這件事情我還沒來得及和你說,要不然你到時候陪我一起去吧。不然的話,每年我一個人真的很無聊。”

範朵朵家族如今也是濱海市數一數二的大家族,所以這一次海城盛宴他當然會去的。

每年範朵朵家族都會去,只不過範朵朵對於這種上流聚會並不感興趣。

如今有了王越陪着,所以他還是很期待能和王越一起相處的時光。

“好啊,到時候你給我打電話,我一定會去的。”

王越聽到後,笑了笑。

他對於海城盛宴並不感興趣,不過既然範朵朵想要讓自己陪着他過去的話,那麼自己就去吧。

要知道這海城盛宴上肯定有很多貴公子,說不定到時候會騷擾範朵朵。

所以有王越在的話,範朵朵也能夠少一些麻煩

“今年海城盛宴有幾個市值百億的大公司,一起聯名舉辦的。其中一個好像就是慧能公司,如今慧能公司的市值已經直逼千億了。其實之前我一直沒有機會去參與,今年竟然有這個機會,我也倒是挺想去看看的。”

董傑在一旁笑了笑,直接說道。

之前自己一直沒有機會,今年竟然說道了他們的邀請,所以他還是很高興的。

當然他這一次去,也是想讓之前那些對他們見死不救的家族們好好看看,現在他背後可是和範氏家族關係很好。

所以說不定以後還會變得更加強大。

不過,這慧能公司和好幾個市值百億的公司一起舉辦是有門檻的,一般人如果沒有會員的話是進不去的。

當王越聽到這裏後,皺着眉頭,沒想到是慧能公司和其他幾個市值百億的公司一起聯名舉辦的海鮮盛宴。

那不就是自己的公司嗎?

他倒是挺感興趣的,如今慧能公司發展已經越來越好了,說不定已經是值直逼千億。

那麼自己的身價也會越來越高的。

隨後想了想說道。

“對了,何氏家族的人會去嗎?”

“他們當然會去了,何氏家族也是這一次的舉辦人之一,所以他們應該會去參加的。”

董傑說完後,忽然想到了王越之前和何斌關係並不好,隨後他站出來立馬說道。

“王先生,你放心吧,如果何斌那小子要是找你麻煩的話,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沒事,放心吧,我就是隨口說說。一個何氏家族而已,我根本不放在眼中。”

王越笑了笑,隨後說道。

如果何斌要是敢找自己的麻煩的話,就別怪自己對他不客氣了。

雖然何氏家族也是這一次海城盛宴的舉辦家族,但是如果他們要是敢對自己動手的話,那麼自己不介意直接將他們從海城盛宴的名單上除名。 海城盛宴一般人根本進不去,甚至都是會員制的。

來的人大多都是數一數二的大集團的子弟,或者是家族的人。

至於海城盛宴,也是結交名流的好機會。

這一次,很多富豪還有明星美女都會去這裏。

其實王越對於這種交流聚會並不感興趣,只不過範朵朵說她想請自己去,他就同意了。

其實他還想見識一下慧能公司和其他幾個市值百億的公司一起舉辦的這個海城盛宴,到底有多麼盛大?

吃完飯後,王越江範朵朵送回了家裏,然後和林詩柔離開了。

在路上的時候,王越忽然想起了之前的鑑定書。

小米確實是王小雪的孩子,王越苦笑了一聲,也不知道現在該怎麼告訴王小雪這件事情。

眼看王小雪的病越來越好了,如果要是告訴他的話會不會讓他受了更大的打擊,讓病情加重。

這讓他一時間有點爲難了起來。

在經過商場的時候,王越突然讓林詩柔停了下來,他想給小米買一些日常用品。

林詩柔自然沒有意見,隨後和王越下了車,然後向着商場走去。

“這個人長得好像雲冰卿的那個緋聞男友,他好像是林冰卿的上司,也不知道兩個人到底什麼關係。”

“就是啊,雲冰卿這麼火,難道是被他給包養火的嘛,誰也不知道到底怎麼想的。”

“是啊,我聽說雲冰卿還結過婚的,說不定他是和王越一起結婚的。”

聽到這些人正在議論紛紛,林詩柔皺着眉頭想要上前,直接被王越拉住了,他無奈的笑笑說道。

“還是算了,由他們去說吧。”

“難道你不生氣嗎?”

Leave a Comment